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604
書籍名稱:這一代的武林4【武當聖女】
作  者:張小花
編  者: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67-4
原印條碼:978-986-352-667-4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1.18

出版重點:
※為了抵制青城派,王小軍走訪武當,終於見到了大名鼎鼎的武當聖女,然而她身為武當派的師叔祖,明明是一姐,怎麼竟成了公路稽查員?更不時化身武當車神,她究竟是武當剩女還是聖女?王小軍又會跟她擦出什麼火花?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作者簡介: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內文簡介: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王小軍從一個武術白癡陰錯陽差地竟變成了武功高手,不但自學練成鐵掌第一重境,又突破障礙練成了纏絲手大法,跌破一眾人等的眼鏡,不知少幫主到底是廢柴,還是天才?!胡泰來也在王小軍的鼓勵協助下終於解毒。青城掌門余巴川為了自己的野心,竟偷襲峨眉派,眼看峨眉就要慘遭滅派,王小軍能力挽狂瀾,化險為夷解救眾人嗎?

【武林秘笈】武當:創立於湖北省武當山,為內家之宗,據黃宗羲的《王征南墓誌銘》,武當派為宋人張三豐所創。其功法特點是強筋骨,強調內功修練,講究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以慢擊快,之後的太極拳等均是從武當內家拳繁衍發展而成。

【目錄】
第一章 散花天女
第二章 初上武當
第三章 苦孩兒
第四章 游龍勁
第五章 武當小聖女
第六章 傳奇人物
第七章 太極推手
第八章 豬八戒再現
第九章 下一個誰來?
第十章 驚鴻劍

內文精摘:
當下一名道士領著胡泰來和唐思思去了廂房,另一名道士便推開正屋的房門,讓王小軍頗為意外的是,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大圓桌,屋子很寬敞,圍繞著圓桌大約有十幾個人稀稀落落地坐著,桌上擺著茶杯,卻飄著股飯味,看來是剛吃完晚飯。
帶路的青年道士進屋後躬身道:「各位師伯師叔、大師兄,王小軍施主到了。」
王小軍猛然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見禮,嘿然道:「各位道長剛吃完啊?」
他說完這句話就發現屋裡其實只有少數幾個人是穿著道袍的,剩下的人,歲數都在五六十左右,服飾各異,有的把玩著茶杯,有的無動於衷地往這邊掃著。
王小軍正感局促,正對面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淡淡道:「王師弟這邊坐吧。」
帶王小軍來的道士道:「這位就是我們大師兄沖和子。」
大師兄俊朗幹練,他起身在王小軍的肩上一拍道:「叫我周沖和就行。」隨即往身邊一指道:「這是劉平師叔。」接著依照順序把屋裡各人都介紹了一遍。
王小軍也記不了那麼多,只知道這些人有俗有道,論輩分都是周沖和的師叔,但屋裡顯然以周沖和為主,然後是劉平次之。
周沖和還有劉平都沒穿道服,周沖和也沒留長髮,只有劉平把前面剃得很短,在後腦勺留了一縷長髮,這會攏了個小抓髻綁起來,看著像藝術家似的。
王小軍胡亂地跟屋裡的人打過招呼,周沖和帶著微微歉意,像是和眾人說話,又像是對王小軍道:「王師弟是前天到的武當,可我們今天才知道——」一指劉平道:「要怪你就怪劉師叔。」
劉平打個哈哈道:「江輕霞把電話打到武當,內線是我接的,她就說有朋友要來武當玩讓我接待一下,我也沒往別的地方想,腦子一抽就讓王道明負責了。」
王道明顯然就是王小軍他們剛到那天安排他們的王道長。
劉平又解釋道:「小姑娘嘛,還不就是有同學想來武當山逛一逛,她也沒把話說清楚,不過王胖子招待人還不至於出紕漏,這兩天你們應該玩得不錯吧,哈哈。」
王小軍愕然無語,原來他和唐思思的想法都被坐實了——人家武當派壓根也沒把他們當成客人,在他們眼裡,江輕霞無非就是個少不更事的「小姑娘」,他和胡泰來還有唐思思就更是來討糖吃的小屁孩而已了。
最讓王小軍不舒服的是劉平的語氣,表面上是在道歉和解釋,可怎麼聽都有種官官方說法的味道,話裡話外不斷暗示自己能給個說法已經是給足了面子。王小軍等人不但不應該生氣,還要感恩戴德。屋裡的老頭子們也個個神情自如,絲毫沒有覺得慢待了客人的歉意。
周沖和微笑道:「我們也是昨天才知道武當山上來了武林同門,那位苦前輩大鬧紫霄宮的時候,是王師弟出手才把他引開的吧?」
王小軍道:「你怎麼知道?」
周沖和道:「那兩個被打暈的保安迷迷糊糊地就聽見有人報名說自己叫王小軍,你說可笑不可笑?」
王小軍面無表情道:「我看也沒啥可笑的。」
他心裡更窩火了,武當派的人明明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居然懶得和保安們多說一句解釋的話,搞得自己做了惡人。
再轉念一想漸漸也想開了,王小軍察言觀色,見在座的老頭們個個精氣內斂但神采奕奕,想必隨便一位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耆老名宿,比起峨眉這樣沒有頂梁柱又陷在是非之地的門派,武當才是真正的大派,自己在人家眼裡本來就是小孩子,也不怪被人看輕。
想到這,王小軍陪個笑臉道:「我們這次來武當,是想拜訪淨禪子他老人家——」說到這他四下張望,淨禪子顯然沒有在座,也不知是到哪兒去了。
周沖和解釋道:「我師父在省裡有個會要開,可能還要幾天才會回山,王師弟是純為拜訪還是有事?」
王小軍直言道:「實話實說,我是有事要求他老人家。」
周沖和道:「不妨說來聽聽?」
他這句話說得自然而然,屋裡的老頭們也沒人反對,
王小軍聽他稱淨禪子為師父,再結合帶路的道士稱他為「大師兄」,心裡已經對周沖和有了定位——看來這是目前武當第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以後掌門的位置八成要傳給他,所以淨禪子不在,周沖和儼然就是武當之主。
他有心等淨禪子回來,只是這麼說肯定會得罪周沖和,再一想,大家都是年輕人,有些話反而好說,於是道:「這就說來話長了,我先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小軍,是王東來的孫子。」此言一出,老頭們終於多少露出了動容的表情,王東來名震江湖,王小軍的名字卻是頭次聽說,還有很多人甚至不知道王東來還有個孫子。
王小軍苦笑道:「雖然這麼說,不過我已經不是鐵掌幫的人了,但我要說的事卻還跟鐵掌幫有關——周師兄和各位前輩肯定都知道武協吧?我爺爺身為武協常委主席,兩個月後的武協大會上再不露面就會丟掉這個身分,本來規則就是給大家遵守的,但我想厚著臉皮提個非分的請求,希望武當派到時候能網開一面,同意讓我爺爺延期報到。至於為什麼,那就牽扯到另外一個人,青城派的余巴川,大家也都知道吧?」
王小軍把余巴川如何派余二到鐵掌幫作惡,誤傷了胡泰來的事一說,又順帶一提他們上峨眉解毒的事,至於他大敗余巴川的事蹟,一來無關武協的事,二來有自賣自誇的成分,所以沒講,在他看來這種事大概早在武林傳開,他多說也沒意義。
屋裡眾人聽完依舊面無表情,似乎除了王小軍是王東來孫子這件事帶來一點波瀾外,他們既不關心余巴川幹了什麼,也不想知道王小軍為什麼要阻止余巴川。
劉平道:「所以你來武當的目的,是想讓掌門師兄在兩個月以後的武協大會上同意延長你爺爺的任期,用以破壞余巴川的目的?」
王小軍點頭道:「是的。」
周沖和聽完王小軍的敘述淡淡道:「聽你所說,這是你們鐵掌幫和青城派的私人恩怨,余巴川的所作所為也都是你的一面之詞,我們武當怎好就此推翻武協的規定呢?」
王小軍道:「余巴川幹的事很多人都親眼目睹,你甚至可以打電話質問他本人,聽他如何狡辯嘛。」
劉平擺擺手道:「我們修道之人在於靜心養性,所以武當派有規定,在山上時不能使用電腦手機這些東西。」
王小軍頓時恍然,難怪他跟這些老頭接觸後明顯感覺他們遲鈍麻木,原來他們是和當今的武林脫軌的,所以他們既不知道王小軍為何人,也不知道他最近做了什麼事。
王小軍懇切地道:「事關武協的前途,周師兄就破例一次嘛,你隨便給哪位你認識的同道打個電話,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
周沖和仍不為所動地道:「無論是真是假,總之這事我們做不了主,還是等我師父回山以後,請他老人家定奪。」
王小軍無語,心說你做不了主還問,一個櫃臺接線員瞎替老總答應什麼五億的大買賣啊……
既然這事兒談不攏,雙方一時就沒了話題,王小軍其實已經在想是不是該告辭了,人家態度明擺著沒把自己當回事,就算等淨禪子回來也是一樣,有這時間還不如去華山派碰碰運氣,何必耗在武當?
這時周沖和大概也覺得尷尬,沒話找話道:「王師弟,你和苦前輩動手沒受傷吧?」
說到這,王小軍氣就不打一處來,抖著手道:「怎麼沒受傷,我腿扭了,胳膊閃了,心也在滴血!不是我說你們,那個老瘋子既然是你們武當派的,你們又知道他瘋,就該好好地看著他,別讓他出來,昨天這是碰上我了,要是普通遊客被他打到山底下去,這責任誰負?」
周沖和大概是自覺理虧,支吾道:「苦前輩雖然胡鬧,不過還是有分寸的,一般不會武功的人就算打他罵他,他也不會動手。」
劉平補了句道:「師侄這不是安然無恙嗎?看來還是很有根基的。」
「沒有!」王小軍火大道:「你們不能因為他是武當派的人就瞎開脫吧?我沒被他打死是因為他還要留著我的命跟他玩,老瘋子嫌我武功低,你們知道他幹了什麼嗎——他硬是要把他的武功教給我,再讓我跟他打,有這麼欺負人的嗎?」
周沖和馬上道:「他要教給你什麼武功?」
「好像叫游龍勁?」王小軍隨口道。
此言一出,全屋子的人群情聳動,劉平大聲道:「你沒聽錯?他要教你的確實是游龍勁?」
王小軍道:「沒錯呀。」
劉平顫聲道:「王師侄,你的機緣可足以羨煞旁人啊!」
王小軍警覺道:「什麼意思?」
這種浮誇的表演早年間在有人利用罐裝飲料詐騙的時候經常看見,無外乎是騙人說中大獎了,然後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去領獎,所以把中獎的鐵環給你,再從你手裡套點現——騙子們開頭都是這麼一驚一乍故作姿態的。
王小軍小心翼翼道:「我讀書少,你們可別騙我,我又沒打算憑這個訛你們……」
劉平激動道:「你有所不知,當年我們的師尊龍游道人在仙去前的最後幾年自創了一套武功,就是游龍勁,可是這套武功我們只是聽說卻從沒見過,我師尊他老人家一輩子行雲野鶴,很少在山上待著,他創游龍勁時還在江湖漂泊,身邊只有苦前輩相隨,待師尊回山彌留之際已經無法再傳功了,所以這套功法我們也只是聽他老人家說起過,卻一直無福親見。」
王小軍道:「那你們倒是跟老瘋子學啊。」
劉平嘆口氣道:「你也見了,苦前輩瘋瘋癲癲,我們修道之人講究平和沖虛,他每次回山總要搞出很多事端來,派內弟子多和他有過齟齬,他身分特殊,我們又不能對他不敬,可是無論怎麼客客氣氣總歸不順他的心意,所以我師尊羽化成仙後,他就各山頭浪蕩也不願意被我們供養,尤其是不待見穿著道服的道士,你若不會武功還罷了,要是會武功非被他揍一頓不可。甚至有人對他禮敬有加也會惹得他不高興,覺得是我們中間有人化裝改扮了去騙他。」
王小軍失笑不已,他現在終於知道苦孩兒為什麼瞧不上胡泰來了,老胡就不該叫他「前輩」。
「老瘋子面都不願意和你們見,所以你們也就無從跟他學游龍勁了?」
劉平先是點點頭,隨即道:「那個……你還是不要這麼稱呼苦前輩,他自幼因智力問題被人遺棄,四五歲上為師尊收養,雖然沒正式拜師入門,按位次來說仍是我們的師兄。」
王小軍點頭道:「原來是個苦命人,難怪你們師父叫他苦孩兒——不過他就喜歡人叫他老瘋子。」
劉平無奈道:「你叫得,我們卻叫不得,山上很多弟子按輩分都是他的徒孫。」
王小軍道:「要我說你們就該把他抓住關起來,每天好吃好喝伺候著,送幾個皮糙肉厚的給他打,老瘋子雖然瘋,但我看他還是知道誰對他好,慢慢感化以德服人嘛。」
「呃……這個辦法……抓他嘛……」劉平說到這忽然滿臉通紅道:「咳咳,說實在的吧,我們都打不過他。」
「啊?」王小軍目瞪口呆。
周沖和忙道:「我師父和幾位師伯自然是能制得住他的,只是他們礙於身分不方便出手罷了。」
王小軍道:「就是說,武當派裡能打過他的不好意思動手,剩下的都是打不過他的?」他嘿嘿一笑道:「行了,你們自己發愁吧,我這就要告辭了,哦,明天我們自己搭車去火車站,就不麻煩各位了。」
周沖和卻道:「你不能走!」
王小軍納悶道:「我為什麼不能走?」
周沖和道:「既然你和苦前輩有緣,他肯把游龍勁教給你,那你不如留下來學會它——」
劉平眼睛一亮道:「不錯,這個辦法好!」
屋裡的一干老頭一個個頓時變成了笑容可掬的老爺爺。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