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607-608
書籍名稱:這一代的武林7【武林醜聞】8【潑天陰謀】
作  者:張小花
定  價:280 特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78-0
原印條碼:978-986-352-678-0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3.20

出版重點:
※一向為世人敬重的武當派大老竟然爆發醜聞?震驚了武林界!醜聞究竟是真是假?或是有心人故意栽贓?這樁醜聞跟王小軍又有什麼關係?王小軍能查出真相嗎?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作者簡介: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內文簡介: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明明是武俠動作片來著,怎麼竟變成搞笑賀歲片了?王小軍等人為了找出究竟是誰在暗中阻撓峨眉派正在進行的投資大案,於是央求擅於易容術的楚中石把幾人都易容改裝,在楚中石的巧手之下,王小軍成了學霸工程師,唐思思被打扮成一個俗豔的蛇精女;陳覓覓則是強勢女助理;胡泰來卻成了梳著小油頭的娘炮,他們的變裝秀真能揪出背後的那隻黑手嗎?

【武林秘笈】
暗器:便於在暗中實施突襲的兵器,為古代常見的人力投射和刺戮的類型,如鏢、彈弓、袖箭等,至清代達至鼎盛,最厲害的應該是當屬血滴子;孔雀翎、金錢鏢、無影針以及廣為人知的「小李飛刀」,皆是著名暗器。

【目錄】
第一章 騎虎難下
第二章 蒙面人
第三章 這是什麼情況?
第四章 易容術
第五章 變臉
第六章 賭注
第七章 你是王小軍!
第八章 天大醜聞
第九章 武協大會
第十章 退出江湖

 

內文精摘:
王小軍照著鏡子,只見一個四十多歲豐神俊朗的中年人出現在鏡子裡,不禁道:「還是個老帥哥。」忽然道:「這副臉不會也是那人臨時易容出來的吧?」
楚中石道:「不會,對方若無誠意,千面人是不會跟他打交道的。額外送你一個建議——不要想著抓住千面人,就算你有這樣的想法也千萬別讓他看出來,否則我保證你這輩子再也別想有這樣的機會了。」
陳覓覓詫異道:「我們想找回真武劍,當然得抓住他了!不然為什麼千辛萬苦地去跟他會面?」
楚中石道:「那我不管。」
胡泰來道:「明天見面之前,我們事先埋伏在附近,四個人一起動手總比一個人把握大吧?」
楚中石警告道:「不要自作聰明,你們身上武人的氣質太強,千面人一見你們就會警覺。」
王小軍道:「那我怎麼辦?」
楚中石道:「你沒事,你身上沒有那種氣質。」
王小軍:「……」
楚中石道:「明天我會先替你們引開本主,王小軍等我消息再出現。」
陳覓覓道:「多謝。」
楚中石道:「交易而已,不用謝我。你們就在這裡開房住下,沒事就不要露面了。」
暫別了楚中石,四個人在新開的房間裡商討具體細節。王小軍在鏡子前顧盼道:「楚中石沒見過幕後主使的話,我現在這個樣子,說不定就是那人的模樣。」
陳覓覓道:「這也正是我想到的。」她掏出手機對王小軍道,「轉過來,我多拍幾張,說不定以後能派上用場。」
王小軍一邊擺出各種姿勢,一邊又搖頭道:「這人年紀輕輕,不像有那麼高深武功的樣子,況且他敢隨意露面,肯定不是什麼武林名流。做千面人這一行的,不可能只有一個主顧,說不定這人只是讓他去偷個大鑽石、偷幅名畫什麼的。」
陳覓覓道:「總之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我們明天一定要抓住千面人!」
王小軍憂心道:「明天他必然不會隨身帶著真武劍,要是我們失敗了,以後再抓他可就難了。」
陳覓覓安慰他道:「先別想這些,只要盡力就好。」
唐思思忽道:「不行,這樣不行!」
眾人納悶道:「什麼不行?」
唐思思道:「王小軍你聲音太嫩了,你看我爸、我大伯誰說話哪是這樣?」
王小軍心一提道:「沒錯,這人四十多歲了,我才廿一!」
胡泰來道:「就說感冒了。」
唐思思否決道:「感冒只能讓聲音沙啞,你見過騰格爾感冒了聲音變成張藝興的嗎?」
胡泰來焦躁道:「這可怎麼辦?難不成見了面剛打聲招呼就被人看出來?」
王小軍默然地走進浴室並關上了門,陳覓覓無奈地看了一眼唐胡二人,走到門口輕聲道:「小軍,你壓力也別太大了。」
就聽王小軍在廁所裡嘶聲裂氣地唱著:「亞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唐思思擔心道:「這人是不是崩潰了?」
胡泰來攤手道:「你覺得他會是那樣的人嗎?」
這時王小軍唱完高腔,又換了一首歌荒腔走板地唱了起來,陳覓覓一愣之後忽然嫣然道:「我知道他的法子了。」
那一夜,王小軍在廁所裡把所有歌都唱了一遍,等他出來後,嗓子已經完全啞了,說起話來,聲帶裡就像填滿了瓦楞紙片,光聽聲音別說四十歲,就算他說他明天過八十大壽也有人信!
為了方便王小軍行動,其他三人決定另開一間房讓他獨住。胡泰來和唐思思走出去後,王小軍特意拽了一把陳覓覓,陳覓覓道:「你有事嗎?」
王小軍滿臉通紅道:「覓覓,我必須得跟你交代一件事,我和江輕霞之間發生過一個小插曲,就是……怎麼說呢,她說我們是姐弟,我也很認同這種關係,但是之前……」
陳覓覓諒解地道:「我明白,你們倆都至情至性,有些小曖昧也正常,但我相信你們都是磊落之人——再說,你在認識我之前做過什麼我才不管,我只要求你不要三心二意。」
王小軍嘿然道:「得。」
第二天,楚中石一早先來給王小軍補妝,說道:「千面人他們差不多這個時間也該到了,但是我不知道他們誰先到,如果是你的本主先來,那就一切好說,要是千面人先到,我們不曉得他會化裝成什麼樣子,那就複雜了。」
王小軍道:「所以呢?」
楚中石道:「所以咱們得有個分工,你先去顯眼的地方待著吸引千面人,我在一旁給你打掩護,如果先看到本主我就把他引開,這裡面千萬不能出丁點差錯。」
王小軍點頭道:「好。」他站在酒店樓上的天井裡向下瞭望,酒店大堂中間有一個玻璃餐廳,便道:「我就在那裡等著。」
楚中石拍拍他道:「一會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不要失態,一切以我的手機訊息為準。」
這時陳覓覓他們也來了,楚中石交代道:「你們三個都是熟面孔,沒得到我的批准前誰也不許出現,因為不知道和你們擦肩而過的人中哪一個是千面人。」

王小軍下樓來到玻璃餐廳,找了一個面對著酒店大門的位置坐下,然後點了一份早餐。玻璃桌上映出他現在的樣子,王小軍不禁有點出神。
就在王小軍愣神的工夫,就聽門口的侍應生道:「先生裡邊請。」
他無意中一抬頭,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另一個他自己已經從門口走進來,並且大概也覺得這邊的位置不錯,大步地走了過來!
王小軍下意識地把頭低下,那人似乎也是一臉困惑,遲疑了片刻又繼續走來。
就在這時,一個瘦弱的漢子在那人肩膀上拍了一把,用尖細的聲音道:「跟我走,這邊。」正是千面人的聲音。
王小軍低著頭,心裡懊惱無比,他們精心策劃了兩天的行動,到頭來居然就這麼失敗了!楚中石哪裡去了?他為什麼沒有阻止那人進入酒店?
王小軍心有不甘地抬頭觀望,就見那瘦小的漢子把手搭在那人肩上往門口走去,同時回過頭來衝他眨了下眼睛,王小軍驚詫莫名,愣了幾秒鐘之後才明白:這漢子原來就是楚中石改扮的。隨即恍然,楚中石自然也不會以本來的面目出現,他模仿千面人的聲音把自己要冒充的人引開,這事兒總算成功了一半。
想到這,不禁長出一口氣。
「有什麼有趣的事嗎?」一個小職員模樣的年輕人站在他的桌前,他斜挎著一個肩包,穿著廉價的西服,用有些淡然的神情問了一句。
「你?」王小軍下意識道。
「我。」年輕人已經在他面前坐了下來。
王小軍一個激靈,這年輕人,聽聲音正是千面人!
王小軍努力想裝出熟絡的樣子,可又不知道他和千面人之間當不當得起「熟絡」這兩個字,於是也淡淡道:「你來了。」
千面人道:「看來我的易容術又精進了,居然連你都認不出,我是不是該得意一下?」
王小軍思索這句話,顯然兩個人關係應該是很親近的,但是接下來有一個很致命的問題馬上接踵而來:他完全不知道該跟千面人說什麼!
在沒有答案以前,他只能沒話找話道:「吃過了嗎?」
千面人卻道:「你嗓子怎麼了?」王小軍飆了一夜高音,這會兒聲音聽起來又沙又啞。
王小軍道:「鬧了一場病。」
千面人吃驚道:「以你的修為怎麼會鬧病?」
王小軍微微點頭,看來本主的武功不弱,這也是他見千面人的主要目的——儘量套取有用的情報,最好能套出幕後主使的名字。他也在用這個機會細細地打量著千面人,他有一張平庸的面孔,和那身衣服一樣普通,不過王小軍知道這只是他化妝出來的臉而已,看身形,千面人偏瘦,身量不高,然而這些也是可以用縮骨法改變的,只有放在桌子上的那雙手,十指修長,很是耐看。
千面人無意中掃了一眼王小軍面前的早點,冷不丁驚叫道:「你不是吃雞蛋會過敏嗎?」王小軍面前一片狼藉的餐盤裡,赫然有半個切開的雞蛋。
王小軍心一提,自打千面人出現,他就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沒想到千算萬算還是在這種始料不及的細節上出錯!
迎著千面人猶疑的目光,王小軍故意輕描淡寫地把那半個雞蛋撥在一邊道:「套餐裡帶的。」其實他已經吃了半個了。
千面人忽道:「你今天跟我的話好像沒以前那麼多了。」
王小軍手托著下巴道:「最近煩心事多。」
千面人一怔,意興闌珊道:「這次我叫你來,是想把你讓我找的東西交給你。」
王小軍壓低聲音道:「得手了?」他自認這麼問沒毛病,千面人是賊,又用了一個「找」字,看來本主確實是他的主顧。
果然,千面人哼了一聲道:「我何曾失過手?這東西在我手裡已經很長時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從肩包裡抽出一個四十多釐米,用黑塑膠袋裹著的長條形東西,低聲道:「交給你也好,為了這東西,武當派的人四處打聽尋找,而且陳覓覓和王小軍他們已經知道是我偷的了,那天在唐家堡,那個胡泰來居然認出我來了。」
王小軍的心猛烈地跳動起來,千面人說的,難不成是真武劍?他故意淡淡道:「他們怎麼知道真武劍在你手裡?」
千面人嘆了口氣道:「那天我在武當冒充苦孩兒的事兒是瞞不住的,加上我的聲音又這樣,只要是同行就知道是我幹的了,好在武當派再厲害,不知道我的真面目想找我也是勢比登天。」
王小軍伸手道:「給我。」千面人後面的話,他只是恍恍惚惚地聽了個大概,想不到那長條物就是大名鼎鼎的真武劍!
千面人往前一遞,王小軍喜形於色,千面人突然往後一撤手,王小軍拿了個空,不禁一驚。
千面人譏誚道:「瞧你高興的那個樣子,這東西到底哪裡好?」
王小軍嘿然道:「辛苦你了。」
千面人把一根手指放在臉蛋上,促狹道:「不行,不能就這樣給你,用你的秘密來換。」
王小軍五內俱焚,只得強顏歡笑道:「我有什麼秘密?」
千面人正色道:「你說武當派有一個天大的醜聞,這些天你都在搜集證據,這醜聞到底是什麼?」
王小軍張大了嘴,武當派?天大的醜聞?這可比真武劍更讓他震撼,現在他也無比想知道是什麼。
千面人見他發愣,不悅道:「你不說,我就不給你真武劍。」
「武當……醜聞……」王小軍現在要在極短的時間裡編出一個讓人信服的「醜聞」,他兩眼放空想了片刻,忽然正色道:「你知道嗎,武當派的大弟子周沖和其實是個女的!」
千面人瞟了王小軍一眼道:「胡說八道,再說這算什麼醜聞?」他揮手道:「算了算了,不說算了,反正把劍給你也是老大同意了的。」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