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倪匡奇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b005
書籍名稱:非常人傳奇之公主【精品集】
作  者:倪匡
編  者: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52頁
ISBN:978-986-352-721-3
原印條碼:978-986-352-721-3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9.7.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包含:<玲瓏手、金剛、波斯刀、尺蠖>四個故事
如豹一般美麗又充滿危險的奧麗卡公主,與智勇雙全但來歷成謎的年輕人,他們遊走黑白兩道,無畏冒險犯難,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任性的公主總是出難題給年輕人,年輕人該如何應付?而他們兩人心中的情愫,又會有什麼結局?
身在地球,心卻有宇宙大!
倪匡經典奇幻,網羅一切你想不到的異能量!
金庸說:「無窮的宙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倪匡)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
除了大名鼎鼎的衛斯理外,還有更多倪匡精采奇幻小說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玲瓏手】
流亡政客藏有四億美金的保險箱,被世界一流的大盜合力劫走了!然而,流亡政客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那是一個「任誰都打不開」的超級保險箱。
美麗卻霸道的奧麗卡公主向年輕人發出了一道「命令」,要是年輕人無法取得保險箱裡的東西,他的秘密就會被奧麗卡公主宣揚出去!而一旦年輕人的秘密被洩漏,後果不堪設想……
※【金剛】
奧麗卡公主遇上了生死關頭的難題,向年輕人求助。年輕人必須將近五萬公斤的黃金從南非運回印度,期限是一個月,否則後果難料!
※【波斯刀】
年輕人買下一柄達理阿王的佩刀,想送給叔叔做為禮物,在開車離開的途中,竟莫名在車上昏睡了四小時,而他精心準備的禮物,竟被人調了包……
當年輕人回頭向古董店經理詢問之時,經理竟告訴他:有一位美麗的女子在年輕人買下寶刀之後來過,並斷言年輕人在極短的時間內,一定會再來。
聽聞消息,年輕人心中極其混亂,那一定是她,一定是奧麗卡公主!
※【尺蠖】
奧麗卡公主受了年輕人的欺騙,買下膺品,導致破產。她怒火中燒地找到了年輕人,本想一槍殺了他,卻因一幅年輕人充滿感情的油畫而改變了想法,她轉而要年輕人幫她完成一件事:這次,她要成為奧麗卡印第安王國的女王!
 
※【目錄】
<1.玲瓏手>
‧世上最牢靠的保險箱
‧瀕臨退休的高手們
‧碰碰運氣
‧與奧麗卡公主相遇
‧最危險的美麗女人
‧正牌的大賊
‧海中的保險箱
‧四億美鈔的美景
 
<2.金剛>
‧黃金私梟的故事
‧金足球
<3波斯刀>
‧規模最大的古董店
‧寶刀被調包
‧美麗的公主
‧祕密跟蹤
‧表面上愈簡單的事愈複雜
‧藝術傑作的偽製品
‧獅心王理查的護心鏡
‧寶刀未老
<4.尺蠖>
‧山巒間的槍聲
‧奧麗卡的瘋狂計劃
‧最傻的傻事
‧進攻
 
【內文試閱】
西斜的太陽,光芒映在海面上,在海面上泛出一層層金波微蕩的光芒來。浮在那閃動的,黃金般燦爛的光芒之上的,是許多艘遊艇。
大多數遊艇整齊地排列著,也有不少正在駛出去,和有不少正在駛進來。海鷗懶洋洋地飛翔著,和這裏的人一樣--沒有什麼人來到蒙地卡羅之後會想到工作,而只是想到享樂。
這是一個享樂的地方,從停泊遊艇的海灣向前望,是一望無際的海洋,轉頭望去是各種各樣的建築物,在那些建築物中,有著各種各樣的享樂設備,只要你有錢,你會覺得人生的快樂原來是如此無窮。
就算躺在遊艇的甲板上,一動不動,也很少有其他地方可以比得上蒙地卡羅的。
那年輕人--就是那個年輕人--這時就躺在甲板上,幾乎一動不動。海水的蕩漾,使遊艇的船身,有時也會傾斜一下,每當這個時候,他身邊的杯子中,浮在金黃色酒中的冰塊就會輕輕相碰,發出悅耳的聲響。
那是一艘大約八十呎長的遊艇,在這個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世界遊艇展覽的海灣上,那只不過是一艘小遊艇而已。所以,這艘遊艇,和其他的幾百艘,一起排列著,一點也不引人注目。
那年輕人閉著眼睛,躺得如此之安靜,看來是完全睡著了。不遠處,有一陣嘻笑聲傳來,嘻笑聲漸漸近了,他仍然一動不動。那嘻笑聲是來自一群,或者說是幾個女郎,她們在緊靠在一齊排列著的遊艇上,一艘一艘地橫越過來,遊艇上的人,都向她們友善地揮著手。
雖然這裏的美女之多,是世界著名的,但是,五個如此動人的女郎聚在一起的機會,還不多見。
嘻笑聲漸漸近了,四個美女,都從旁邊的一艘船上,跳上了年輕人的遊艇,又嘻笑著奔了過去。而最後一個,在跳上了年輕人的船上後,在甲板上只奔了一步,像是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整個人向前仆了過來,正好仆向躺在椅子上的那年輕人。
她顯然無法控制自己了,所以像任何女人一樣,在她快要壓到那年輕人的身上時,她發出了一下尖叫聲。而那年輕人也就在這時,睜開眼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有點像電影裏的情節,那女郎直撲了上去,那年輕人立即張臂將她抱住,帆布椅子榻了下來,年輕人抱著那女郎,在甲板上打著滾,其餘四個女郎已奔遠了,一切似乎陡地靜下來。
當那年輕人和那女郎停止了滾動之際,他們都已經來到了船舷的一邊,年輕人仍然抱著那女郎,他的手按在那女郎腰肢上,那女郎穿的是露腰裝,所以年輕人的手,直接地碰到她柔滑的肌膚。
他們互相睜大著眼,望著對方,那年輕人一時之間,竟無法斷定這女郎是什麼地方的人,但是無可懷疑的是,那是他一生之中所見過的美女中,最美麗的一個。
她的膚色,是均勻的淡棕色,像是塗上了一層奶油那樣地柔和優美。她的頭髮是黑色的,眼珠是黑色的,可是她絕不可能是中國人,也許只有越南美女,才有這樣大而清澈,動人的眼睛。
那年輕人還在打量她,但是她已經輕輕推開了他,站了起來,年輕人還躺在甲板上,在這個角度,他更可以欣賞那女郎那雙線條優美、修長而毫無瑕疵的美腿。
那女郎掠了掠長髮,很大方地道:「對不起!」
那年輕人站起來,女郎已經轉過身,向外走去,年輕人挺直了身子,道:「等一等!」
女郎轉過身來,明亮的眼睛在夕陽餘暉中閃動著,年輕人作了一個手勢道:「我們的相遇,不是很突然嗎?」
女郎微笑著點頭,表示同意,年輕人也微笑著,可是他一面陡地伸手,緊緊握住了女郎的手臂,近乎兇狠地道:「妳替誰在做事,說!」
女郎在剎那之間,張大了口,臉上的那種驚訝的神情,和她雙眼之中所流露出來的那股驚恐的神色,使得那年輕人的心中感到了一股歉意。
她什麼也沒有說,也不掙扎,只是那樣望著對方,年輕人鬆開了手,吞著口水,道:「對不起,我想我可能弄錯了,妳或者不應該怪我,蒙地卡羅是一個奇特的地方,太奇特了!」
女郎沒有說什麼,後退了幾步,才緩過一口氣來,說道:「你懷疑我是什麼樣的人?」
年輕人揮著手,道:「別提了,妳不會是!」
女郎像是很感興趣,說道:「間諜?特務?負有神祕使命的特種人,你是什麼人?」
年輕人盯著女郎,道:「別再逗留在這裏!」
女郎吁了一口氣,道:「好的,可是,我可以告訴你,我是什麼人!」
她現出一股傲然的,高貴的神情來,將長髮攏到了腦後,然後道:「奧麗卡公主。」
年輕人的反應,一點也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聳了聳肩。
女郎反倒睜大眼睛,反問道:「怎麼?你時時有機會和一個公主說話?」
年輕人道:「不!第一次,不過,我才和一個皇帝見過面,所以不覺得什麼特別!」
奧麗卡公主作了一個奇妙、動人的神情,扭著身子走了開去。越過了船舷,丟到了另一艘船上,接著,她又越過了那艘船。
她還沒有走上岸,已經被暮色完全包圍了。
年輕人呆了一呆,轉身走進船艙去,船艙中有一個人正在打電話,一面用筆在紙上記錄著什麼。
玲瓏手他們四個人,究竟是第一流的人物,他們的估計不錯,年輕人到蒙地卡羅來,不單是為了碰運氣,還另外有目的。至少和他叔叔在這裏會合,這一點他們是估中了,在打電話的正是「中國人」。
年輕人走進來,坐下,「中國人」已經放下了電話,手中拿著那張紙,望著年輕人,道:「要聽聽有關她的資料嗎?」
年輕人有點沮喪,道:「我不想知道她真是我想的那種人!」
這句話聽來很模糊,但是「中國人」心裏完全可以明白他姪子的意思。
他道:「我也希望不是,但我們既然是在這樣奇特的地方,而她又是這樣奇特的一個女郎,了解一下她的來歷也很應該,對不對?」
年輕人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道:「好,我想她和越南的皇族有點關係。」
「中國人」看看手中的紙,道:「對,她是越南皇族的一個顯赫人物,和一個希臘女子的混血兒,一直風頭極勁的人物,在各種高級交際場合出現,一度是德國一個著名花花公子的密友,那個花花公子有一次送給她的聖誕禮物,是一座有兩千多名工人的工廠,她一直到現在,還擁有那工廠百分之八十的股權……」
年輕人忽然揮了揮手,道:「什麼性質的工廠?」
「中國人」略呆了一呆,看他的神情,他像是想問:「那有關係嗎?」但是這句話,他並沒有講出來,只是嘆了一聲道:「你比我想得更多,我想我是老了!」
他一面說著,一面又拿起電話來,電話接通之後,他問了一句,聽了一會,又放下電話,才說道:「是精密工業產品製造廠,她的工廠的產品中,最出名的一種,是小型電腦控制鎖。」
年輕人伸手在臉上抹了一下,手移開時,他神情苦澀。
「中國人」望著他的姪子,道:「不是偶然的?」
年輕人道:「我想不是,但是,誰會知道我們到這裏來是做什麼的呢?」
「中國人」又說道:「或許,只是巧合……」
他的話還沒有講完,船艙外已經起了一個洪亮的聲音,道:「中國人,你真的老了,只有老人,才會對任何事都作出樂觀的估計。」
一聽到那聲音。「中國人」揮起手來,又重重地拍下來,拍在自己的身上。而一個身形魁梧的人,也老實不客氣地自己推開門,走了進來。
進來的人,是齊泰維伯爵。
齊泰維伯爵一進來,就直走向「中國人」,張開雙臂抱住了「中國人」,用力地拍著他的臂,「中國人」推開了他,伸手指著他的鼻子,道:「你聽著,我們來這裏,另外有目的,絕不是你們計畫的那件事!」
伯爵笑著,道:「計畫是可以改變的,是不是?」
「中國人」像是很惱怒,來回走了幾步,然後提高了聲音,道:「不能!因為你們的計畫,根本是不可能實現的,根本不可能!」
伯爵坐了下來,望著「中國人」,道:「別激動,中國人,或許你另有計畫,但是有什麼比四億美金的現鈔更動人?」
「中國人」冷冷地道:「天上的每顆星都很動人,你去弄一顆玩玩?」
伯爵吁了一口氣,道:「直到我來到這裏,我才知道,打這四億美金主意的,不但是我們這幾個老前輩,而且遇有不少後起之秀,他們全是年紀很輕的人,使我感到奇怪的是,你的姪子,竟然和老頭子的意見一致。」
年輕人冷冷地插了一句話,道:「我是個冷靜的人,不是一個狂熱夢想者。」
伯爵現出很失望的神色來,道:「看來我們直接見面,也沒有用處?」
「中國人」斬釘截鐵地道:「沒有,絕對沒有!」
伯爵站了起來,他剛站起,一陣刺耳的警車聲傳了過來,連續了三四分鐘之久,伯爵連忙來到窗口,取出一隻小型望遠鏡,向岸上看著,然後,他轉過身來,道:「或許你們是對的,我想第一批狂熱的夢想者已經觸礁了!」
「中國人」和年輕人都不出聲,伯爵像是決定不下是去是留,而電話鈴卻突然響了起來。
「中國人」立時拿起電話來,他只聽著,當他聽到一半時,伯爵身上,忽然響起「滋滋」聲,伯爵取出一隻小盒子來,按下了一個掣,那時「中國人」已經放下了電話,伯爵過去拿起電話撥了號碼,對著電話吼叫道:「太遲了,你們的報告,比『中國人』的手下,慢了一分半鐘!」
他忿然放下電話,「中國人」道:「七個也很有點經驗的被捕,一個被擊斃,他們是屬於法國西南部集團的,是……」
伯爵忿然道:「是那個法國蠢才的手下,我真希望他也在其中!」
「中國人」道:「你如願了,他在內,我看,至少要二十年之後,才有機會看到他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