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28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12【請君入甕】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08-4
原印條碼:978-986-352-708-4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8.08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自一開始,田彬霏的計畫就不在貨,而在人。他會不遺餘力幹掉所有阻礙小妹掌控臥牛嶺的人,當葉小天死去,妙雯又徹底控制了臥牛嶺,這一切還不就是他田家的?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田妙雯聽說葉小天已經回來,這一喜真是非同小可。兩人雖不似葉小天與瑩瑩一般甜甜蜜蜜,也不似葉小天與凝兒一般同生共死,偏偏是她第一個與葉小天成就姻緣,擁有了葉小天妻子的名份。
葉小天不在臥牛嶺的這些日子,田妙雯頂著葉家主母的名頭,內外維護,嘔心瀝血,不知不覺間就把自己真正當成了臥牛嶺的一份子。
她要搶在見到葉小天之前,拿回那批重要的軍事物。她知道葉小天與瑩瑩情根深種,她知道葉小天與凝兒曾同生共死,而她雖是葉小天的妻子,倒是相互算計的時候居多,如果不是陰差陽錯,時勢相逼,她不會選擇葉小天,葉小天同樣不會選擇她。她並不覺得自己比起瑩瑩或凝兒來有什麼優勢,在她看來,她唯一超越這兩位閨中好友的地方,就是她操持一個大家族的本領,所以,她一定要把葉小天交給她打理的一切,完美地交還到葉小天手上!只不過她沒想到,這一切全是她哥哥的算計……

◎明朝小檔案:「宣德爐」
宣德三年,暹羅國使者為大明帶來了數萬斤風磨銅,朱瞻基命人將這數萬斤風磨銅化為銅水,鑄造成一萬八千多件禮器,其中包含了三千件香爐,這三千件香爐就是為後世收藏家心心念念的宣德爐。

【目錄】
第一章 耍鞭子的功夫
第二章 皇叔出馬求親
第三章 皇帝的情敵
第四章 入宮見駕
第五章 刷聲望的官員
第六章 這一次,是你救了我
第七章 樓歪了
第八章 拳頭才是硬道理
第九章 死士
第十章 請君入甕

內文精摘:
葉小天急急忙忙趕回館驛,剛一進驛館,就嗅到一股烤肉的香味兒。葉小天有些詫異,這可是大明朝廷設下專門接待各地赴京官員的所在,照理說沒理由搞成這般模樣,雖說這香味兒挺誘人……
葉小天隨便拉住一個驛卒一問,那驛卒哼了一聲道:「足下聞著這香味兒走就成啦,三娘子正在院中燒烤呢,哎!真不知她繼續住下去,會不會在我們驛館裡搞一場『那達慕』……」
那驛卒搖著頭離去,葉小天呆了一呆,急忙……尋著烤肉的香味兒趕去。葉小天趕到三娘子所住的大宅門口,香味愈加濃烈了,門口有四個高大魁梧的蒙古漢子正站在大門兩側。
葉小天知道找對了地方,立即快步上前,那四個大漢見他急急忙忙正奔大門而來,立即往門前一橫,抱著雙臂冷冷地看著他,也不開口。
葉小天站住腳步,拱手道:「不知三娘子可是正在宴請一位夏瑩瑩夏姑娘?」
一個大漢翻了他一眼,冷冷地道:「關你什麼事?」
葉小天道:「實不相瞞,夏姑娘與在下乃是……乃是……」
四雙牛眼瞪著葉小天,葉小天把心一橫,大聲道:「乃是在下的媳婦兒,如果夏姑娘在你們這裡,還請通稟一聲,我要見她!」
「哦……」四個滿臉絡腮鬍子的蒙古大漢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其中一人緩和了顏色,對葉小天道:「請稍等,我這就去稟報可敦!」
三娘子和瑩瑩真的在燒烤,本來三娘子是想依照中原習俗請她娘倆兒在廳中飲宴的,但瑩瑩對院中的燒烤很感興趣。三娘子本來也喜歡親自動手燒烤,只是囿於中原士紳有「君子遠庖廚」的傳統,所以才入鄉隨俗,如今見瑩瑩有這個興趣,乾脆就移出大廳,趕開廚子自己動手燒烤了。
瑩瑩正抓著一把肉串,按照三娘子的指點興致勃勃地烤著,眼看那肉串泛起誘人的顏色,正想遞一串給母親嘗嘗,一個蒙古大漢已經快步走過來,先對三娘子施了一禮,隨即便對瑩瑩粗聲大氣地道:「夏姑娘,你男人來找你!」
「啊?」夏瑩瑩驚得下巴差點兒掉下來:「我男人?」
夏夫人立即看向女兒,又驚又怒:「瑩瑩,你在京裡……結識了男人?」
夏瑩瑩急忙辯解:「我沒有啊!」
三娘子皺了皺眉頭道:「那人叫什麼,怎麼自稱是我小妹子的男人?」
那大漢呆了呆,他還真沒問過葉小天的名姓,葉小天說是夏瑩瑩的男人,他就麻溜兒的進來稟報了。夏瑩瑩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我去看看!」
夏瑩瑩抓著一把香氣四溢的肉串直奔院門口,三娘子和夏夫人互相看看,忙也拔足追了上去。
「是誰說是我男人?」夏瑩瑩站在門口,用一把肉串怒氣沖沖地向前一指:「你、你、還是你?」
門口站著葉小天的四個侍衛,夏瑩瑩一個也不認識,居然有人冒充她男人,當然惱火,想也不想便指問起來。
葉小天正在門側與一個吏目說話,那館驛的吏目見葉小天領著四個侍衛站在門前與蒙古勇士對峙,認得他們是來自貴陽的土官,還以為雙方發生了爭執,這要打起來可是大事件,是以急忙上前詢問。
葉小天正跟他解釋著,忽聽瑩瑩的聲音響起,急忙趕回門口,就見瑩瑩一手叉腰,杏眼圓睜,滿把的肉串兒向前指著,一臉悻悻之色,那櫻桃色的櫻桃小嘴兒上油亮油亮的,頰上也沾著點油膩。
「啊!」陡然看見葉小天,瑩瑩的一臉怒色登時不見,她驚訝地張大小嘴,一臉的不敢置信。葉小天微笑著走上去,柔聲道:「瑩瑩,你還好嗎?」
「你……你……」瑩瑩結結巴巴地說了兩句,把手伸了出來,呆呆地道:「吃肉串嗎?」
「你怎麼去了一宿,直到早朝才回來,嗯?你說!」萬曆皇帝看著徐伯夷大發雷霆!
閹人大部分都有漏尿的毛病,即便是一些經宮裡刀手很成功做過閹割術的閹人,由於缺了一個重要零件,少了一道括約肌的約束,在緊張、尿急等情況下還是會漏尿。
如果是閹割過程不完美,那就成了常流水兒,所以很多太監即便是勤洗澡,身上又帶了香味極濃郁的荷包,還是有股子很難聞的氣味兒。
徐伯夷雖然閹割的時候條件很惡劣,不過恢復的還好,只在緊張和尿急的情況下才會漏尿。此刻他就是又緊張、又尿急,所以……他又尿了。
因為奔波了一夜,連著急帶上火,這一回氣味兒還不小,萬曆皇帝摒住呼吸,厭惡地退了幾步,這才繼續咆哮道:「這點事兒都辦不好,真是一個廢物!」
徐伯夷眼見下擺都濕了,卜通一下就跪在了殿上,一則求饒,二則藏羞:「皇上!皇上啊,不是奴婢太無能,實在是這宮禁寸步難行啊……」
徐伯夷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述說他這一宿的辛苦,萬曆皇帝哪有閒心聽他訴苦。萬曆怒氣沖沖地擺了擺手,斥罵道:「一百斤麵蒸塊糕點,廢物點心!你去,請五皇叔來!」
萬曆說的這位皇叔叫朱行書,在宗室中論輩份是萬曆的叔父,論年紀和萬曆相仿,萬曆小時候他曾經陪太子讀過書,所以兩人感情很好。
不過這位五皇叔既不是親王也不是郡王,皇子除太子外一律稱親王,親王之子除長子襲爵,其餘王子一律稱郡王,郡王之子除長子襲爵,其餘王子一律稱鎮國將軍。這個朱行書就是鎮國將軍。
明朝的宗室既不同於漢晉,也不同於唐宋。漢晉宗藩裂土臨民,如同獨立國家。唐宋宗室不胙茅土,其賢能者皆策名仕籍,自致功業,國家也會委以重任。
但明代宗室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且不可參合四民之業(士農工商)。永樂削藩後,又把宗室當豬養起來了,所以宗室力量極弱。
永樂這麼做,是吸取歷史上各個朝代的教訓,防止宗室奪權,可傳統政權四大支柱…………官僚,宗室,外戚,宦官。他把宗室、外戚、宦官這三條腿全拆了,官僚集團就一家獨大了。
甭管官僚集團怎麼美化自己,他們一家獨大的危害,甚至猶在宗室、外戚和宦官集團之上,因為他們是直接治理國家、把持政務的一群人。
嘉靖帝在的時候曾經想曲線救國,讓宗室入駐南京,逐步再往北京轉移,加強宗室的影響力,從而制衡日益器張的官僚集團。
可惜官僚精團中能人太多,皇上的心思被他們一眼就看破了,於是他們行使「一票否決權」,否決了皇帝想剝奪他們「一票否決權的」的主意,搞得大明的皇帝們大多數都和大臣既相互依存又勢同水火,實在忍無可忍的時候就放幾個太監出來咬咬他們出口惡氣。
而朱行書因為連郡王都不是,爵位太低,再加上是皇上的玩伴,反正就這麼一個人,掀不起什麼風浪,所以難得地沒有被趕出京城。
朱行書正在家裡做一頭快樂的小豬: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實在閑極無聊就聽聽戲,反正國政大事一概與他無關,根本摻和不了,不想皇上突然派了一個太監來。
朱行書納悶不已,連忙撤了戲班子,叫人把那太監叫來。徐伯夷見了朱行書,傳皇上口諭叫他覲見,朱行書不敢怠慢,連忙隨徐伯夷進宮,一路走一路向徐伯夷詢問皇上召見的事由。
萬曆派徐伯夷去召他進宮,目的就是讓他先行瞭解一下情況,省得自己再費唇舌。另外……皇上是有自尊心的,有些話兒還真不好直說,朱行書可不是身邊的奴才,還是讓徐伯夷替他開口才好。
朱行書聽徐伯夷講述了一番,心中就有了譜兒:原來皇上是要自己去做媒人。
朱行書心中大定,其實皇帝每次禁民間嫁娶,開始選妃的時候,民間百姓都是風聞其事後搶先開始嫁女的,因為入選宮廷後成為皇帝寵妃的機會實在太渺茫,困在宮裡孤老一生,與親人一生不得團聚的機率超過九成九。
但皇上分明是愛煞了那位瑩瑩姑娘,徐伯夷又暗示只要她肯進宮,皇上立刻就可以封她為皇貴妃,開出這樣的條件,還不肯進宮的女人就實在絕無僅有了,這趟差使容易得很。
對他來說,壞處也不是沒有,百官聽聞此事後一定會竭力反對,一旦生米煮成熟飯,百官阻撓不得,恐怕會遷怒於他,不過有什麼關係呢?他是宗室,依附於皇帝而生存,只要取悅了天子,到時就算被趕到地方上去,也可以做一頭比在京裡更加自由和快活的小豬。
朱行書見到天子,萬曆皇帝面對這位從小的玩伴,竟然有些靦腆,半晌才道:「皇叔,朕貴為天子,一朝至尊,然生平快活事,實在屈指可數。這位瑩瑩姑娘,朕一見鍾情,從此朝思暮想、魂牽夢縈,再不能放下!如今請皇叔代朕求親,若能說服瑩瑩姑娘,與朕長相廝守,朕今生便了卻一樁憾事了。」
萬曆皇帝說著,眼睛便濕潤起來,朱行書也動了感情,皇上真是……不容易啊!有些時候處境比他這頭快樂的小豬還慘。朱行書慨然道:「皇上放心,臣此去,一定不負聖望,說服夏姑娘入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