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4)
書系編號:Xg009-010
書籍名稱:史上第一混亂(卷9) (卷10)人在江湖〈大結局〉
作  者:張小花
定  價:$270元*2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725-1
原印條碼:978-986-352-725-1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9.20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課堂上分析K線,人稱「股神」的,竟是大名鼎鼎、去西天取經的玄奘大師?為了解救被呂布抓的關羽,隋唐第一猛將李元霸也只好搞穿越到三國出任務?究竟還有多光怪陸離卻又見怪不怪的事情會出現呢?
※前世是死對頭的項羽和劉邦來到現代,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們的心結該如何打開?行刺秦始皇失敗的荊軻,兩人在今世重逢,竟能盡釋前嫌、和平共處一室?逆時空穿越,古人也跳Tone!徹底顛覆你的歷史知識!
※年度最受歡迎網路怪才作家張小花另一絕倒眾人、腦力大開的爆笑經典小說!作者發誓亂不驚人死不休,混到極致亂到崩潰的神穿越搞笑劇混亂上演,徹底顛覆傳統穿越小說!
※書中人物個個都是歷史上叱吒江湖的狠角色,高顏值,夠大咖,絕對令你血脈賁張的超狂亂作!網路排行榜第一名,在網上掀起一股搞笑風暴。網友評此書之於穿越小說,相當於《鹿鼎記》之於武俠小說。

作者簡介:
張小花,男,閱文集團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這一代的武林》、《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內文簡介:
亂世出英雄   英雄怕搗亂
古人也來亂   史上最混亂

不怕豬隊友,只怕沒對手;
不怕你來亂,只怕不夠亂!
張飛打岳飛,打得滿天飛:
項羽花木蘭,莫名送作堆?

三桂虞姬竟同框,荊軻秦王也來亂!
劉邦李白還搞粉絲見面會?
司馬遷的《史記》到底是會不會?!
人生難得幾個秋,不笑不罷休:
人生不過幾個妞,不亂不退休!
歷史名人群集現代,且看強哥如何搞定!

聽聞關羽回到三國後,在虎牢關被三國第一猛人呂布所抓,蕭強立即組成救援小組,包括隋唐第一猛將、唐高祖李淵的三子李元霸,眾好漢也紛紛自告奮勇欲一同前去,他們能從呂布手中平安救回關羽嗎?另一邊回到大宋的李師師竟然也被金人擄走,包子受到牽連也成為人質,蕭強立即變身現代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不惜與金兵開戰,這場世紀對決又是誰勝誰輸呢?

【不混亂便利貼】秦瓊賣馬——秦瓊,字叔寶,是唐朝開國皇帝李淵的兒子李世民領導下的一員大將。隨李世民統一宇內,成為開國元勛。《隋唐演義》第八回中說秦瓊在潞州落了難,窮得連飯店錢也付不出,被迫到連自己的坐騎黃驃馬也得賣掉,無奈人在倒霉的時候,連馬也沒有人要。後人即將「秦瓊賣馬」比喻英雄末路。

【目錄】
第一章 大唐高僧
第二章 三英戰呂布
第三章 金兀朮
第四章 夢回唐朝
第五章 借兵之旅
第六章 當頭棒喝
第七章 八國聯軍
第八章 最後一根稻草
第九章 巾幗不讓鬚眉
第十章 英雄遲暮


內文精摘:
羅成把長髮高高紮起,收拾得緊身俐落,手持一桿亮銀槍,面目俊美氣勢不凡,像個神族戰士一樣,看來這小子是準備大幹一場了。
聯軍之所以這麼長時間沒人討敵罵陣,是因為各諸侯都怕呂布,所謂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在人才緊缺的三國時代,誰也不願意混戰中損失了手下的大將,我們這些外援一但主動要求出場,他們巴不得呢,於是給我們讓出一條道路。
我隨眾人來到兩軍陣前,右邊是關羽,左手處是張飛,老張還沉浸在大哥被俘的擔憂中,跟我們誰也不多說,催馬就要上前。
單雄通道:「翼德兄少安毋躁,待我去取頭陣。」
張飛見橫空跑出個愣頭青,跟關羽不滿道:「二哥,這都是你什麼時候認識的朋友啊?」
單雄信來到關前,把槊一指道:「呂布小兒,快快出來受死。」
關上群兵都鼓噪起來,不多時吊橋放下,一員大將把大刀背在身後闖了出來,關二哥輕咦一聲道:「我說他哪去了,原來是在這兒。」
還不等我問,單雄信已經點指喝道:「來將何人?」
大刀將橫刀輕蔑道:「我乃董太師座下關西華雄是也,汝為何人?」
我詫異道:「這人還沒死呢?」
關羽道:「是啊,我剛才還納悶呢,原來他不守汜水,跑到這來守虎牢了。」
「那這麼說,二哥還沒有名揚天下?」
我們知道關羽溫酒斬華雄相當於畢業生交了論文,這以後待遇才提上去,看來二哥回到三國以後引起的連鎖反應不光劉備被擒這麼簡單。
關羽笑道:「以後揚名的機會多得是,區區一華雄何足道哉?」
單雄信聽了華雄報名,知道這是一員名將,點頭道:「你不用問我是誰,說了你也不知道。」
哪知華雄卻執著道:「不行,我刀下不死無名之鬼。」
單雄信失笑道:「好吧,我是大隋朝單通單雄信,十八條好漢中排名最末一位。」老單因為記恨李唐,所以報名時只說自己是隋朝人。
華雄迷糊道:「隋朝?卻沒聽過。」
單雄信笑道:「早說了你沒聽過。」
華雄張狂道:「十八條好漢又是什麼東西,讓你們的頭條好漢出來鬥我!」
「只怕你還不配——看槊!」單雄信不再囉嗦,挺槊就扎,華雄揮刀格開,叫道:「喲,還有幾分本事。」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這兩個人一交手就來了個旗鼓相當,精彩紛呈,我原來以為華雄鐵定是幹不過單雄信的,可事實上這傢伙還是很有水的,要不是一出來就碰上武力值排前五的關羽,他很可能可以成為徐晃許褚一類的大將。
老單雖是排名譜上見的著的英雄,可身在異地,馬和兵器都不順手,所以倆人殺了個難解難分。
秦瓊見單雄信雖然不落下風,但惟恐時長多變,在羅成背上輕輕一推道:「表弟,你去接應一下,替回單二哥。」他深知自己這個表弟能耐,對付華雄綽綽有餘。
羅成卻無動於衷,道:「為個華雄不值浪費體力,我來此的目的只為呂布一人耳。」
秦瓊嘆了口氣,對關羽道:「二哥,華雄還需你斬,我去引他過來。」
關羽剛想阻止,秦瓊已經策馬奔出,鐵槍探出隔開單華二人,叫道:「二哥暫且休息,我來鬥他。」
單雄信見是秦瓊,又不欲以多勝寡,哼了一聲退回本陣。
秦瓊邊用槍挑逗華雄,邊笑道:「我知道你的規矩,刀下不死無名之鬼嘛,我叫秦瓊,是隋唐第十六條好漢。」
華雄怒道:「你們的第一呢,不是老末就是倒數第三,拿老子當鬼糊弄呢?」
秦瓊笑道:「等你贏了我,自有那排名靠前的來收拾你。」
他和單雄信一亮相,頂如做了一個大廣告,兩軍陣中的士兵將領紛紛相互嘀咕:「隋唐十八條好漢到底是什麼人,都有誰呀?」
秦瓊對華雄就遊刃有餘多了,二哥用槍戳戳劃劃戲弄著華雄,一邊隨口說些俏皮話,把個華雄氣得哇哇大叫,大刀潑水一樣砍來,秦瓊敷衍了他一會,趁二馬錯鐙的工夫故意示個弱,撥馬回營,華雄哪裡肯放,緊追著殺到。
秦瓊挑逗他半天就是為了此刻,邊跑邊叫道:「二哥,叔寶禮到,注意查收啊——」
關羽明白秦瓊是一心想讓他拋頭露臉,嘆口氣拖著青龍刀迎了上去,他讓過秦瓊,揮手一刀砍掉華雄頭盔,華雄大驚失色,莫頭逃回關裡。
關羽橫眉立目道:「今天有貴客臨門,關某不殺你,以後休得猖狂。」
眼見華雄落敗,關上一人冷眼向下望來,此人身高約在兩米左右,頭戴三叉束髮紫金冠,身披百花戰袍,手按寶劍,微微冷笑。
羅成眼尖,一見這人裝束便叫道:「呂布!」
關羽此時也看見了仇人,揚刀怒喊:「小兒,速速放了我大哥!」
張飛也鞭馬來到場上,跟著關羽一起叫道:「有膽的出來和你爺爺決戰!」
呂布笑瞇瞇地趴在城牆上,冷言冷語道:「兀那黑頭,你也不是沒見識過呂某的手段,就算你跟那個紅臉漢子一起也不是我的對手,徒自取其辱,恕不奉陪。」
張飛和關羽同時臉紅,卻是再怎麼叫罵,呂布都笑盈盈的無動於衷,面對關張這樣的猛將,他竟然視若無物,連關都懶得出。
關羽沉著臉仰望關頭,張飛受了這侮辱,臉比二哥紅,指著呂布左一個直娘賊,右一個狗東西咆哮連連,看樣子再罵一會呂布沒怎麼樣,就得先把自己氣死。
猛然間,一員小將闖到關前,指著關上呂布說了一聲:「三姓家奴,你給我下來!」
呂布臉色大變,雙手按在城頭勃然道:「你……你是何人?」
不等羅成回答,呂布抓起方天畫戟顫抖著直指羅成道:「小白臉別跑,你給老子等著!」說著鼻歪口斜地消失在城牆上。
羅成面有得色道:「看來罵人還是得戳中他的痛處才行。」
「三姓家奴……」張飛先是失笑,繼而喃喃道:「我怎麼沒想到這麼適合呂奉先的綽號?」
羅成愕然道:「這不是你給他起的外號嗎?」
呂布被人叫三姓家奴的事我也略有耳聞,只不過後來才知道這是張飛的原創——想不到黑大個兒罵人這麼陰損。
因為呂布最先是丁原的義子,後被董卓收買殺丁原,又認董卓為父,加上他的本姓,正好是三姓,別說他本是一個反覆無常的小人,就算再有苦衷,這也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配上「三姓家奴」這個外號,直戳人脊梁骨,你叫呂布怎麼能不抓狂?!
不過從兩軍陣前和呂布的反應來看,羅成應該才是第一個這麼叫他的人,這也不足為怪,罵人也是需要心情的,就比如有人借你二十塊錢不還,這雖是件小事,可你氣不過,於是挖空心思地想出幾句促狹話來損這小子。
一般這樣的心態下比較容易出經典,為人們所廣為流傳,張飛上回在虎牢關前和劉關同戰呂布就屬於這樣的情況,「三姓家奴」一詞實是神來之筆;可是這次還不等他有閒情逸致來挖苦呂布劉備就已經被抓了,所以這句話反而是羅成給呂布用了。
羅成引呂布下關,抱拳對關張說:「兩位哥哥且回,看我戲耍三姓家奴。」
張飛撇嘴道:「小白臉,可別說大話。」
關羽拉了他一下,跟羅成抱個拳道:「羅兄弟小心。」他看出羅成傲氣沖天,又不知他底細,於是拽著張飛回歸本隊。
羅成綽著槍,悠閒地望著城門,一通鼓響,呂布面色鐵青手挽方天畫戟快馬衝出城來,我們一看都樂:這小子氣得頭髮都跟彈簧似的,一圈一圈繃在頭上。
關二哥卻看著呂布的坐騎呆呆道:「那是我的赤兔……」
我說:「那你叫牠一聲,說不定牠還認得你。」我知道馬這種動物靈性十足,像項羽騎的瘸腿兔子就認了項羽三輩子。
關羽搖頭道:「強求無益,隨牠選擇吧。」
呂布被羅成罵了一聲三姓家奴,幾乎氣炸心肝肺,也不多說,大戟指著羅成道:「你是何人,報名受死!」
羅成道:「我乃隋唐第七條好漢羅成。」
兩軍士兵及將領忙紛紛議論:「第七條了,不知道第一條來沒來。」
羅成一報完名,呂布大戟已經兜頭蓋了下來,羅成舉槍一架,看樣子頗為吃力,但隨後抖手就是一排槍影子扎了回去,呂布輕描淡寫地閃開,冷笑道:「什麼十八條好漢,我看也不過如此。」
呂布這句話大概也戳中了羅成的痛處,羅成雖然在十八強裡只排第七,但敗績很少,所以羅成目中無人慣了,今天遇見一個比他更自大的,一句話連十八條都帶進去了,羅成自覺在秦瓊和單雄信前顏面無光,加上又在關羽張飛那誇下了海口,一心求勝的他奮起十二分精神,大槍像出水的怪龍一樣盤絞咬扎,呂布恨他出口陰損,方天畫戟也步步不讓地攻了過來。
這二人,一個是下山的猛虎,另一個……是另一頭下山的猛虎,在場上你來我往地互戳起來,我們就坐山觀虎鬥,兩軍將士看得頭暈目眩。
其時趙雲還未出世,能用槍跟呂布叫板的也就只有羅成一人,那邊打了個飛沙走石,這邊人們好奇心更強了,他們聽秦瓊等人口口聲聲說十八條好漢,這才出來三條就已經攪得風雲突變,不知另外的十五條來沒來,目光不禁都朝我們這邊掃來,更有不少人揣測我就是這十八人裡的主將。
我面帶高深微笑,把裝著板磚的包拿在手裡微微搖著。
這邊,鐵槍跟方天畫戟的戰鬥也很快到了三十合,槍這種東西,其實就是棍子上多個尖兒,雖然也有刃,但主要講的是刺和挑,所以出手就容易快;而方天畫戟更像是槍、戰斧、大刀的結合體,砍扎捅都可以使,對武將的綜合素質有更高的要求,所以自古使戟的將領沒有太弱的。
呂布用戟的特點更加明顯,集中體現了槍的快和刀的狠,不但在速度上不輸羅成,而且力量也足。
羅成占不到便宜,五十合一過明顯落了下風,兩腮通紅呼吸急促,已經在勉力支應了,秦瓊見狀叫道:「呂布厲害,表弟速回。」
羅成本來是憋著勁上的,這時聽表哥讓他退下,又羞又惱,再次鼓起精神揮舞長槍向呂布扎去,秦瓊再怎麼喊也充耳不聞了。
呂布跟羅成打了一會兒便知這年輕人不是自己對手,這時以單手持戟,好整以暇地撩撥開羅成的攻勢,笑道:「小白臉,你不是挺狂的嗎,怎麼這麼快就沒力氣了,是不是在你娘懷裡奶沒吃夠啊?」
虎牢關上的守軍和呂布帶出關的人馬聞言,都轟一聲笑了起來。
秦瓊憂心忡忡道:「壞了,表弟非玩命不可。」
果然,羅成好端端的一個小白臉此刻硬是學起了張飛,哇哇大叫著纏住呂布不放,自他出道以來,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那時的大將講究輸陣不輸臉,像呂布這樣拼命挖苦人的也不厚道,不過也活該,誰讓他罵人家是三姓家奴呢——加上二胖現在的姓氏,那就是四姓了。
呂布嘴上說著風涼話,眼裡可沒放過觀察情況,羅成雖然不是他對手,可他要想一招得手也不是那麼容易。
又是幾個回合一過,心浮氣躁的羅成左肩漏洞大開,呂布綽戟刺到,羅成慌亂一架,卻只蕩開了來勢,呂布手一擰,方天畫戟收回來的時候,在羅成的頭髮邊「噌」的一下劃開了羅成的髮束,長髮披散下來,狀極狼狽。
秦瓊一看,再也顧不得其他,催馬挺槍上前要搶救羅成,與此同時,跟他一起衝出去的還有單雄信。有矛盾歸有矛盾,畢竟是當年一起結義的兄弟,在生死關頭,單雄信這個大哥還是很疼這個小么弟的。
秦瓊無暇多說,坐在馬背上微微朝單雄信點了點頭,單雄信眼神不看他,嘴上道:「你左我右,接下羅成。」
二人一分馬,果然分左右向呂布殺來,一槍一槊齊齊扎到,呂布並不著慌,用戟頭叉住秦瓊的槍尖,戟尾一拐便磕開了單雄信的槊,這一招使得一氣呵成妙到顛峰,兩軍陣前不管是敵是友都忍不住喝彩。
羅成被呂布一戟畫成披頭四,在馬上愣了一下,好像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既而就像瘋了一樣再次分槍扎向呂布。
猛將格鬥我也見了不少,知道羅成已經瀕臨脫力邊緣,加上受了打擊,很可能神智已經不太清醒,而這時秦瓊的槍還在呂布的月牙裡絞著不能拔出,雙方一較力,秦瓊被拽得一個趔趄,單雄信用槊一托,秦瓊這才重得自由,當下三員大將圍著呂布團鬥起來,四條兵器舞得花團錦簇,四匹戰馬盤桓交錯,就像打鐵一般乒乒乓乓互毆。
只是這回,這個隋唐版的三英戰呂布仍舊占不到絲毫便宜,所以不消片刻,這三個人都頻頻遇險,秦瓊和單雄信本意只是接應羅成回陣,無心纏鬥,誰知羅成發了性子,這兩個人只能陪著挨打。
趁一個照面的機會,秦瓊喝道:「表弟,你寧要我和單二哥賠了性命你才甘休嗎?」由此可見秦瓊是很懂說話技巧的,他如果要說「你寧願賠了性命才甘休嗎」那羅成八成更得受刺激,他這麼一說,極盡委婉,人比較容易愧疚。
果然,羅成一怔,鐵青著臉拍馬歸隊,秦瓊和單雄信相互掩護著往我們這邊跑來,只求全身而退的二人,招法更加鬆散,被呂布攆著追了十幾米這才脫困。
守關軍見主將得勝,都高舉兵器歡呼起來,呂布大為得意,橫戟哈哈大笑,然後策馬在兩軍陣前來回狂奔,耀武揚威道:「吾尚有餘勇可賈!」
好幾次,他的馬離我們就只有幾米遠了,嚇得聯軍連連後退。
我問身邊的人道:「他說的什麼意思呀?」
關羽沉著臉道:「意思是他還沒過癮,有很多力氣沒使出來。」

羅成回來以後也不整理頭髮,喘息良久方歇,臉色陰鬱得可怕,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盯著呂布出神,張飛安慰他道:「小兄弟,你已經很不錯了。」
看著矜驕無限的呂布,我這才猛然想起:李元霸呢?我們這回來可不是為了讓呂布給羅成削髮的!我使勁轉頭,卻見身後空空如也,剛才這傻小孩還在呢,我焦急道:「你們誰見元霸了?」
張飛道:「你說的是一個扛著怪東西的孩子嗎?」
我忙道:「是啊!」
張飛道:「哦,這孩子頑皮,也不知怎麼把匹馬給騎尿了。」不滿道:「你來幫我們打仗領著個孩子幹什麼?」
關羽也不知那孩子就是李元霸,寬慰我道:「放心吧,一會兒我叫人幫著找找,肯定丟不了,那是你侄子啊?」
秦瓊低聲跟我說:「元霸只怕是找馬去了,他扛著那石錘加上人,起碼五百多斤了,普通馬是得尿。」
我們正在著急,忽聽身後軍隊裡一個甕聲甕氣的聲音道:「你這匹馬不錯呀,給我騎騎吧。」
我在馬上挺直身子觀望,果見李元霸扛著大錘站在一個長鬚飄飄的中年人馬前,他見人家馬不錯,伸手便把這人拉了下來。
這人看樣身分不低,旁邊立刻有護衛拉出兵器喝止李元霸,這中年人微微一笑道:「不妨,這孩子膂力不凡,日後必是壯士,他既然喜歡這馬,便送了他吧。」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