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31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15【渡劫弭禍】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35-0
原印條碼:978-986-352-735-0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9.10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在修者的世界中,為了更精進自身修為,必需不斷晉級修煉,然而每前進一步時,亦會有相應的劫難伴隨而來,修者唯有靠更堅定的意志與功力來弭禍化解心魔,在這個與人獸共爭的惡劣環境中,方逸能夠否極泰來嗎?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本系列即將進入最精彩高潮的完結篇,喜愛本書及打眼的讀者千萬不要錯過。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方逸與龍旺達來到了連雲海域的布衣島,發現此島環境優美,靈氣繚繞,十分適合將來將妻女一家老小都移民至此,便決定落戶於此,更加入了布衣宗,成為宗主之一,並有自己專屬的小島,可種植靈穀自營為生。就在一切看似完美之際,唯有彭斌仍是下落不明,為尋找彭斌,方逸與龍旺達帶著小魔王終於踏上前往混亂之島的路程,這一路上,他們將遇到什麼危險?又如何化險為夷?而方逸還要渡過多少劫難,才能修成正果?

【神幻小檔案】御劍術——御劍術有多種,一是通過氣操縱劍凌空飛行,常見於武俠小說;二是通過寶物鍛造靈力強大的飛劍法寶,依靠飛劍靈力來凌空控制劍體,常見於網路修真小說;三是修煉者憑藉自身靈力凌空控制劍體,常見於古典仙俠類小說或者遊戲中,功力高深者,飛劍可千里取人首級。

【目錄】
第一章 布衣黑金
第二章  悟道茶
第三章  人間仙境
第四章  伴妖丹
第五章  跨界傳送
第六章  人獸大戰
第七章  無盡雷海
第八章  正林真人
第九章  天霄城主
第十章  再遇海盜

 

內文精摘:

到後院坐定,方逸給宋天宇和宋曉軍泡了杯他從連雲海域帶出來的靈茶,玉泉山燒煮的開水剛一澆下,一股茶香就撲鼻而來,宋曉軍只是一嗅之間,整個人就感覺頭腦清明,身體似乎都輕了幾分。
「方逸,你……你這茶是從哪兒來的?你是不是發現什麼秘境了?」宋天宇一臉狐疑的看著方逸。
「老宋,這個先不談!時機成熟時,我會告訴你的。」
不是方逸不想告訴宋天宇連雲海域的事,而是實在有苦衷,不能告訴他。
「方逸,老哥我你也信不過嗎?」宋天宇從儲物袋裡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布囊,遞給方逸道:「這是上次孫長老許給你的東西,你看看如何?我們宗門可不做哪些過河拆橋的事。」
「這是什麼?」方逸打開一看,頓時愣住了,「老宋,這些上品靈石是給我的?怎麼這麼多?」
布囊裡面,赫然有十塊拇指大小的靈石,他的神識感覺到這絕對是上品靈石無疑,因為這些靈石都是靈氣緊鎖,只有用神識才能察覺到。
「你先把靈石收好再說。」宋天宇訴苦道:「我這段時間帶著這些靈石,就感覺像帶著炸藥包一樣,生怕被人給搶了,現在好了,靈石交到你手上,那就和我沒關係了。」
「老宋,你們宗門去開發那個秘境了?」方逸試探地問了句。
「嗯,你走後,宗門就派人過去了。」宋天宇興奮的說道:「那個秘境價值很大,雖然靈氣消失了,但裡面有很多上古時期殘留的資訊,尤其是一些陣法,對我們很有用。」
「那就好,」方逸點點頭道:「那些東西我當時沒太留意,就算留意了也不認識,給你們倒是物盡其用了。」
「方逸,你也知道,這些東西不太好計算價值,所以就換算成十塊上品靈石,說起來你還是吃虧了。」宋天宇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原來在方逸沒有探索到的地方,還有一處深藏地底的稀有礦脈,雖然靈氣消失使得礦脈的品質下降的很厲害,但裡面的一些稀有礦物仍然價值連城,甚至可以作為戰略級的資源。
這些東西,都是無法用靈石來換算給方逸的,左思右想之下,宗門的高層才決定拿出十塊上品靈石作為給方逸的獎賞。
「老宋,不談什麼吃虧不吃虧的,一處對我而言沒用的秘境,能換到這些靈石我就知足了。」方逸大方地說:「放心吧,你們就是在那裡面發現了上品靈石礦,我也不會眼紅的,更不會將那個地方的秘密告訴別人。」
「那就好,那就好。」宋天宇擦著汗說。
「老宋,那秘境的事就不談了,我這次是想讓衛銘城和司元傑從修者界出來。」方逸和宋天宇談到正題。
「方逸,他們哥兒倆估計這段時間出不來了。」宋天宇為難地說。見方逸表情大變,趕忙擺手道:「你別急,不是他們兩人出了什麼事,是修者界發生了大事,十萬大山的獸潮開始了!」
「你是說十年一次的獸潮嗎?」方逸問。
「是啊,這次的獸潮要比以前嚴重許多。」提起十萬大山的獸潮,宋天宇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看了一眼旁邊的宋曉軍說道:「你今天聽到的事,一個字都不能外傳,知道嗎?」
按照修者界制定的規矩,裡面的事是不允許外傳的,但宋曉軍是宋天宇的嫡親侄子,又經常向修者界傳送物資,是以宋天宇也就沒讓他離開。
「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宋曉軍立即表態道。
說起來宋曉軍算是和修者界很常打交道的世家子弟了,但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獸潮,只感覺最近世俗界各大世家向修者界運送物資的頻率高了很多,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是修者界發生了戰爭。
十年一次的獸潮,雖然會讓修者死傷慘重,但那也是對修者的一種歷練,只有在生死關頭,修者才能突破自己極限,晉升到更高的境界之中。幾乎在每一次獸潮中,都能湧現出許多天才修者,在若干年後,這些修者無一不成為各個宗門的頂尖戰力,這算是獸潮對修者界正面的作用之一了。
另外獸潮也會讓修者得到很多煉丹煉器的材料,妖獸的妖丹還有皮毛等物件,可以讓修者用於煉丹和煉器,每次獸潮結束後,修者界都會發起拍賣,貨源便是從妖獸身上得到的物件。
「方逸,是這樣的,雖然發生獸潮後,各大宗門確實要求散修參戰,但我們卻絕對沒有強迫他們倆去。」宋天宇解釋道:「衛銘城和司元傑這兩個小子聽到發生獸潮,非要去十萬大山的周邊歷練,我專門去勸他們,但這倆傢伙誰都不聽我的話,我也沒辦法啊。」
衛銘城和司元傑一來有宋天宇的照拂,加上兩人住的地方又是昊天宗的地盤,基本上沒有什麼危險。
但是獸潮發生後,兩人看到很多散修興高采烈的要去狩獵靈獸,於是哥倆也動了心思,決定要參與到獸潮大戰中。
「這兩人……」聽完宋天宇的話,方逸頓時說不出話來,衛銘城和司元傑都是成年人,他們決定的事,自己就需要承擔後果,方逸沒辦法去指責宋天宇和昊天宗。
「老公!」此時,柏初夏走了進來,剛才宋天宇的話被她聽到耳裡,衛銘城似乎有危險,終於忍不住出聲了。
「先別急!」看到妻子著急的樣子,方逸揚了下手,看向宋天宇道:「老宋,獸潮大戰危險係數高不高?」
「方逸,我不瞞你,獸潮大戰中,雙方的死傷都很高!但是你別太擔心,衛銘城和司元傑都被編入我們昊天宗的隊伍裡去了。」團隊作戰比起孤軍奮戰相對而言,安全上要提高許多。
「老宋,獸潮會持續多久?」方逸問。
「長則半年,短則一個多月,這次獸潮才剛剛開始。」宋天宇回道。
「初夏,你別擔心,我現在就前往修者界!」方逸安撫妻子道:「放心吧,我會把那兩人給安全的帶回來的。」
「方逸,你……我跟你一起去。」柏初夏忽然說道。
「你去了,女兒怎麼辦?」方逸搖搖頭,別說有女兒,就算沒有,方逸也萬萬不肯讓妻子去涉險。
「那你也別去,路是表哥自己選的,他應該承擔後果!」終究是丈夫的重要性占了上風,柏初夏在心裡做出了選擇。
「沒事的,你還不知道我的實力嗎,遇到危險我逃走的把握總是有的。」方逸拍拍胸脯道。
「方逸,依我說你也別進去了。」宋天宇眼神複雜的看著方逸,唯恐他也成為炮灰。
「老宋,還是那句話,就算打不過,我也有把握能逃出來。」方逸擺了擺手,打斷宋天宇的話。「老宋,救人如救火,咱們廢話少說,還是快點去修者界把人給接出來要緊。」
「那,好吧,咱們現在就去!」宋天宇跺了跺腳道。
方逸歉疚地看向妻子說道:「原以為可以陪你和女兒一段時間的,沒成想修者界又出了這種事,我去把他們帶回來,你和女兒好好在家等我。」
「老公,你要小心,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柏初夏眼中滿是不捨。
「你老公福澤深厚,不會有事的。」方逸拍拍妻子的手,轉向宋天宇說:「我去交代些事情,然後咱們馬上就走,你安排好交通工具。」
來到死亡谷深處的大陣之中,方逸發現之前接待自己的那兩個煉氣期修者已經換人了,把守傳送陣的是兩個先天修者,見到宋天宇,十分恭敬的迎了上來。
「到了,方逸,咱們先去宗門,然後我陪你去找衛銘城和司元傑。」
雖然是在遠離十萬大山的地方,但這裡的氣氛也緊張了起來,不少人在先天修者的指揮下運輸著物資,幾乎見不到煉氣期以上的修者,他們應該都去十萬大山參戰了。
宋天宇帶著方逸來到了昊天宗的駐紮地。
「師叔,您回來啦?」一個先天弟子滿臉堆笑的說道。
「準備一隻靈鷲,我要回宗門。」宋天宇命令道。宋天宇很會做人,隨手扔出一顆丹藥。
「多謝師叔,您這邊請。」拿到丹藥後,那個先天弟子愈發恭敬,幾乎是一路小跑的領著方逸和宋天宇來到後院。
「靈鷲?這是被馴化的靈獸?」
來到後院,方逸看到一隻站立著足有三米高、外形像一隻大鵰的鳥兒站立在院子當中,那桀驁不馴向四處張望的模樣,顯示出這應該是一隻通曉靈智的靈獸。
「嗯,宗門一共三隻靈鷲,這隻是放在這裡備用的。」宋天宇自豪的說。
修者界對靈獸的豢養已經延續無數年了,其中最難馴化的就是會飛行的靈獸,昊天宗的運氣不錯,數十年前宗門內的一個弟子,在晉級到煉氣期的時候,居然領悟了馴獸的神通,結果這個弟子最後被御獸宗給要走了,但御獸宗補償了昊天宗兩隻馴化的靈鷲。
後來這一公一母兩隻靈鷲又生了個小靈鷲,所以現在昊天宗一共有三隻靈鷲。
「老宋,你們這靈鷲賣不賣?」
看著站在院子裡左顧右盼異常神武的靈鷲,方逸不禁有點動心,飛禽靈獸在連雲海域的實用性更強,如果能淘一隻過去,日後自己去一些近的地方就不用坐船了。
「老弟,這個主意你就別打了。」宋天宇連連擺手道:「這可是我們宗門的寶貝,絕對的非賣品。」
彷彿是聽懂宋天宇的話,那隻靈鷲高高昂起腦袋,口中發出一聲清脆的鷹鳴,雙翅微張,得意的衝宋天宇扇動了一下翅膀。
「鷲兄,拜託了,咱們回宗門!」宋天宇來到靈鷲前,恭敬的抱拳施禮,雖然對方只是隻靈獸,宋天宇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那隻靈鷲鳴叫了一聲,隨之展開雙翅,歪了歪腦袋,示意方逸和宋天宇上去。
「得罪了。」宋天宇又抱了抱拳,這才上了靈鷲的背部,坐穩之後,對方逸神識傳音道:「抓緊牠的羽毛,這小傢伙有時候很調皮。」
方逸沒有坐下,而是站在靈鷲的背上,只感覺身下的靈鷲雙翅一振,兩人彷佛沒有絲毫重量一般,靈鷲的身體就沖天而起,只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飛上數百米的高空。那種急速帶來的勁風,讓宋天宇趴伏在靈鷲背上,雙手緊緊的抓住翅羽,深恐掉了下去。
反倒是站著的方逸,身形異常的穩健,不管是升空還是急速飛行,方逸都穩穩地站在靈鷲的背上。他的體表似乎有一層保護膜,空中的罡風吹到他身前的時候都會向兩邊分開,風力再大也無法撼動絲毫。
靈鷲的飛行速度極快,不過修者界地域廣袤,一整塊陸地不知道有多少千萬公里,以靈鷲的速度,也整整飛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靈鷲降落的地方,是一座高山半山腰的平臺,從空中看只不過是個小白點,落在地上之後才發現這個平臺足有數百米大小,平臺的邊緣處還有一個傳送陣,傳送陣旁有一排房屋。
「這速度真是要比飛機還快了。」方逸驚嘆不已,看向靈鷲的眼神愈發地熱烈了。
幾個先天弟子聽到動靜,從房屋中迎了上來,眼睛不禁瞄向方逸,因為昊天宗的山門內通常是不允許宗門之外的弟子進入的。
其中有兩個弟子拎著籃子,來到靈鷲身前,從籃子裡拿出一塊切成條狀的鮮肉,靈鷲低頭一叼,將肉吞入口中,剛才的急速飛行,對牠的力氣消耗顯然不小。
「這位是你們方師叔,是咱們昊天宗的客人!」宋天宇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方逸的身分,說道:「你們帶方師叔去休息一下,我先去丹堂見宋長老。」
「師叔,宋長老現在不在丹堂。」一個弟子報告:「宗門內的各位長老都離開了,只有孫長老一人留在宗門。」
「啊?怎麼會?」宋天宇聞言愣了一下。「長老們都去哪兒了?」
「聽說十萬大山戰鬥慘烈,各位長老很可能是去參戰了,具體情形我不清楚,宋師叔,孫長老肯定知道他們的去向。」那個弟子回道。
「孫長老在哪裡?我先去見他。」宋天宇轉頭對方逸說道:「你也認識孫長老,就一起過去吧。」
「孫師叔!」宋天宇帶著方逸推開一個古木建築的房門,大聲喊了起來。
「天宇,你回來啦,可見到方……」
端坐在房中的孫長老話沒說完,就看到跟在宋天宇身後的方逸,連忙站了起來,臉上露出笑容,說道:「之前請你你不來,怎麼這次反倒進來了?快請坐,童兒,快點上茶。」
和方逸說話的時候,孫長老的眼睛不斷的瞄向宋天宇,他擔心方逸是來算帳的,因為昊天宗開發那秘境的所得遠不止十塊上品靈石,所以孫長老連聲讓座之後,又喊著身邊伺候的童子上茶。
「孫長老,不必客氣……」方逸被孫長老的舉動搞得有點不明所以,難不成他看出了自己的修為?按理說不應該啊,以方逸現在的神識施展斂息功法,別說一個和自己同階的修者了,就算是金丹期強者都未必能看得出來。
「咳咳,孫長老,方逸是來找他那兩個兄弟的。」宋天宇領悟孫長老眼神中的意思,連忙咳嗽了一聲,說道:「我已經和方逸說明了那個秘境的事,方逸也收下那十塊上品靈石了。」
「哈哈,我還以為你不滿意呢。」孫老長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方逸的來意,打了個哈哈道:「來者是客,咱們先喝茶再說。」
「長老,門中發生了什麼事啊,為何宋家堂主也離開宗門了?」宋天宇忍不住問道。
「哎,還不是前線的死傷太過慘重,宗門長老都去馳援了。」孫長老嘆了口氣,道:「受傷的弟子太多,從宗門內運送丹藥過去有些耽誤時間,所以宋長老乾脆去現場就近煉丹,可以節省許多時間,以免宗門的弟子因為沒有丹藥而喪失性命。」
「孫長老,我那兩個兄弟是不是和貴宗的人在一起?會不會有危險?」聽到孫長老的話後,方逸愈發的擔心了。
「他們倆只是跟去見識一下,並不會上戰場的。」孫長老聞言道:「方逸,你放心吧,在去之前就說好的,他們兩人只能待在第四道防線,只要人類修者沒有全線崩潰,他們就不會有危險。」
和人類前往十萬大山獵殺靈獸一樣,獸潮是無數靈獸妖獸從十萬大山中傾巢而出,去蠶食人類修者們佔據的地盤,守護家園的修者自然要全力相抗,幾乎所有的宗門都會派駐出主力,在十萬大山的週邊設置重重屏障。
第一層修者組成的屏障,也是整個戰場最為慘烈殘酷的地方,全都是由各個宗門和散修中煉氣後期以上的修者組成,他們是對抗獸潮的主力軍,必須要將獸潮的勢頭給遏制住。
第二層屏障,則是由築基期修者帶著煉氣初期和中期的修者組成的,他們的任務是斬殺從第一道屏障中突圍出來的漏網之魚,雖然也會有死傷,但遠不如短兵相接的第一道屏障那般慘烈。
至於第三道屏障,相比之下就要安全很多,各個宗門的宗主甚至一些金丹期強者,都會隱於其中。第四道與其說是屏障,倒不如說是一個觀戰群體,都是各個宗門潛力巨大的低階弟子,他們往往在遠離戰場的高處觀看修者和靈獸們之間的戰爭,用以磨礪他們的心性。
據說在一萬多年前的時候,修者界的靈氣還很濃郁,那時甚至有超越元嬰期老怪的修者存在,是修者界最為繁榮昌盛的時期。
但就在那個年代,十萬大山中有一隻擁有蠻荒神獸血脈的妖獸覺醒,牠帶著無數妖獸一舉突破人類修者對十萬大山的封鎖,那一戰打得天昏地暗,慘烈無比,可以說是修者界最為黑暗的一個年代。
十萬大山中的妖獸奴役了人類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道門出現一位驚豔絕世的修者,才帶領著人類重新將妖獸趕回了十萬大山,奪回了人類在修者界的主動權。
那個道門天才成為了人類修者的領袖,一度壓榨著妖獸的生存空間,直到那一代的道門傳人失去了蹤跡之後,修者界的妖獸和人類修者,逐漸形成了一種相互牽制的平衡。
「修者界竟然被妖獸奴役過?」聽到孫長老的話,方逸頓時睜大了眼睛,在他的印象裡,人為百靈之長,只有人類征服奴役其它種族的份,何時人類竟然也經歷過如此黑暗的時期。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