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時代2019年9月新書資料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
書系編號:Xf429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13【天殘地缺】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39-8
原印條碼:978-986-352-739-8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9.10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少了雙腿的男人,他的臉上遍佈傷痕,彷彿一條條蜈蚣,使他的臉就像是用一張破碎的人皮縫合起來的,顯得異常恐怖……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田彬霏慢慢地垂下了眼簾。他和田雌鳳都想恢復田氏榮光,而且巧合的是,都想利用楊應龍。不同的是,田雌鳳這個女人是想扶保楊應龍奪天下,從中分一杯羹。而他本來的打算是想等楊應龍謀反,調動他全部的力量協助朝廷平叛,憑此倚天之功,求得朝廷重新分封思州、思南兩州之地的管轄權。
所以他和田雌鳳,可謂殊途而同歸。要說成功的難度,其實都不小,要說成功的可能,他和田雌鳳所採取的手段,成功的希望也都一樣渺茫,這樣的話,田雌鳳的主意似乎也並非不可一試。
楊應龍原本只是想從安宋田楊四大家之末,一躍成為四大天王之首。如果沒有這個慧黠而頗具野心的女人慫恿,楊應龍未必會有想問鼎天下的念頭。
田彬霏死過一次後,變得更加冷靜了。就憑田雌鳳在楊家的地位,以及她兩個哥哥身為兩路兵馬大總管的實力,楊應龍一旦舉事成功,那麼田氏以其大功,要分封田氏於夜郎稱王,未必不能。但,如果楊應龍失敗呢?


◎明朝小檔案:土司夫人的身分
土司是當地自稱的官職,朝廷還會另賜一個官名,符合朝廷官制的,諸如宣慰使、宣撫使、指揮使、知府、知縣等等。土司夫人也是如此,從一品到九品,會按照其丈夫的地位,封其妻子為相應的夫人。

【目錄】
第一章 血與火的考驗
第二章 碎裂的玉佩
第三章 大難不死之後
第四章 重陽踏秋之戰
第五章 天殘地缺
第六章 男子漢大丈夫
第七章 展大姑娘拒絕出嫁
第八章 小吏目大地位
第九章 千古一大奇事
第十章 葉大爺死啦!

 


內文精摘:
「哇~~~」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聲從房中響起,正哈著腰、搓著手,一左一右站在門邊的葉小天和文傲不約而同地挺拔了身子,脫口叫道:「生了!」
葉小天下意識地就要闖進房去,可手剛一觸及門簾,又硬生生地忍住,他也不懂這其中有些什麼規矩,雖然心急如焚,這時卻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嬰兒的啼哭聲非常嘹亮,中氣十足,文傲聽得眉開眼笑:「聽這聲音,一定是個男孩。葉大人,您聽聽,這聲音響亮的,哈哈哈……」
葉小天臉揪得跟個包子似的,心疼不已地道:「怎麼還哭啊,剛生的小人兒,這麼扯著嗓子哭,會不會把身子哭壞了?」
過了一陣兒,嬰兒的哭聲沒有了,文傲興奮地道:「可以進去了吧?怎麼還不讓我們進去呢?老夫不進去也就算了,大人您可是孩子的生身父親吶,這些婆子也沒人出來說一聲。」
葉小天的臉繼續揪得跟個包子似的,憂心忡忡地道:「怎麼不哭了呢?剛剛還哭得那麼響亮,突然沒了聲音,會不會出什麼事啊?」
文傲:「……」
終於,那身高十丈、腰圍也是十丈的胖大婦人又出現在門口:「可以進來啦!腳步輕一些,別帶起了風。」
葉小天如奉綸音,連忙答應一聲,像一個朝聖的信徒,虔誠地跟在那胖大婦人後面,屁顛屁顛地進了房間。
進了正廳,拐進東廂,繞過屏風,擠過一群婆子丫環,葉小天的眼睛就不夠用了。榻邊站著一個接生婆子,懷裡抱著一個襁褓,榻上躺著于珺婷,只露出一張臉龐。
于珺婷的臉龐佈滿潮紅,頭髮濕漉漉的,此時的于珺婷頭髮蓬鬆,微胖的臉龐一片潮紅,比起平時的嬌媚無雙實在不可同日而語。但她臉上卻洋溢著歡喜、滿足和一種前所未見的母性光輝。
就是這種大歡喜、大滿足的母性光輝,使她顯得比往常更加美麗。葉小天一雙眼睛掃過那襁褓,再掃過于珺婷,腳步遲疑著,不知道是該先去看看他與珺婷的共同骨肉,還是先去安撫一下孩子的母親。
于珺婷微笑著看著他,用有些虛弱但甜蜜的聲音道:「讓他……抱抱孩子。」
接生婆子把襁褓遞向葉小天,葉小天急忙伸出雙臂,小心翼翼地接過,彷彿他接的是一個一碰就破的氣泡,那份緊張到極點的謹慎小心引人發噱。
小小的襁褓,接在手裡感覺特別輕,似乎都沒一點份量的感覺。葉小天瞪大眼睛看著襁褓中露出的那張小臉,那小傢伙剛剛出生,居然瞪圓了一雙眼睛正在左顧右盼,渾然沒把正看著他的老爹放在眼裡。
初生的小孩子大多會閉著眼,不哭時如此,哭時也是如此,就連吃奶都是嗅著蹭著去找乳頭兒,有些小孩子甚至要這樣七八天,才會逐漸睜開眼睛視物。
但這個也要看孩子吸收的營養程度,于珺婷是一方土司,每日吃的是什麼東西?再加上她自己就是個武功高手,身體素質極好,所以這孩子甫一出生,就精力旺盛之極。
孩子用一雙烏溜溜的眼珠,好奇地打量著這個新奇的世界,葉小天登時笑得合不攏嘴了:「這小子,眼神好賊,一看就是個吃不了虧的主兒,哪像他爹我這麼忠厚老實。」
躺在榻上的于珺婷和站在一旁的文傲同時撇起了嘴角,葉小天忠厚老實?那天底下還有不老實的人麼?
文傲向旁邊的婆子問清了孩子的情況,輕輕揮了揮手,滿堂奴僕立即退了下去。文傲也悄然退下,葉小天抱著孩子在榻邊坐下,于珺婷立即示意他把孩子放在自己身邊。
葉小天把那小人兒放在于珺婷身邊,兩人開心地看著孩子的小臉,許久,于珺婷才輕輕歎了口氣,親昵地對小人兒道:「你這小傢伙,可是把你娘折騰苦了。」
葉小天佯怒地道:「你放心,我會替你報仇的,這小子以後要是不聽話,老子隨時打他屁股!」
「你敢!」于珺婷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我都不捨得打呢,才不許你動她一手指頭。還有,一口一個兒子,誰告訴你她是兒子,她是個女孩兒。」
「是嗎?」葉小天趕緊湊過去,仔細看孩子的臉蛋兒,驚訝地道:「難怪看著這麼像我,原來是個女孩兒,將來一定不會太醜。」
于珺婷瞪了他一眼,嬌嗔道:「什麼話,難道像了我就很醜?」隨即她便幽幽地歎了口氣,道:「女兒……,我是蠻喜歡。就是擔心由她來繼承我的土司之位,會不會有人不甘心,再讓她和我一樣受苦。」
葉小天挺起胸膛,傲然道:「誰敢!誰敢欺負咱閨女,老子滅了他!再說了……」
葉小天衝于珺婷擠眉弄眼地道:「咱們還可以再生啊。再給她生個弟弟,那麼做姐姐的就可以快樂無憂了。」
于珺婷大羞,輕輕拍了他一記,嗔道:「女兒在呢,你說的什麼混話。」
葉小天失笑道:「她還這麼小,什麼都聽不明白的,你擔心什麼。」
葉小天在廳中歡喜地兜了兩圈兒,忽然興沖沖地趕到于珺婷身邊,道:「我可不可以把女兒帶回山去讓爹娘看看,兩位老人家一定歡喜得很。」
于珺婷不捨地道:「那……總也得待孩子滿月以後再說,到時,我要帶著孩子一起。」
葉小天忙不迭地道:「成成成,全都沒問題!」
于珺婷貼了身,用手指貼著女兒幼滑的小臉蛋兒輕輕摩挲了一陣,柔聲道:「女兒都已出生了,她的名字你這當爹的可已想好?」
葉小天洋洋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葉某人做事,向來謀而後動。這名字我早就想好了,男女皆宜。」
于珺婷喜道:「快說來聽聽。」
葉小天道:「古語有云: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者難並也。我葉家偏要湊全了它,咱們家大閨女就叫葉良辰,可好?」

「葉良辰是什麼鬼?」風流儒雅的楊天王乜睨著嚴世維,一臉詫異。
嚴世維上次被葉小天悍然砍去雙手,此時雙手從及肘處安了一對義肢,一對木手,但其作用僅僅是顯得肢體健全,那雙手全然不起任何作用。
嚴世維解釋道:「這葉良辰乃于土司之女。名字是葉小天取的,不過于土司並不滿意,而且這孩子將來很可能要接任她的土司之位,不可能從了外姓,如果姓于,那麼……」
楊應龍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打斷了嚴世維的話。于珺婷本是他內定的二夫人,現在卻和別人連孩子都有了。不過,楊應龍對此毫不在意,他還曾經想聘展凝兒為妻呢,但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刺激葉小天努力攫取權力,一旦達到目的,也就毫不遲疑地解除了婚約。對于珺婷,他當然也沒什麼好可惜的。在江山面前,女人於他而言,實在是連一件衣服的份量都沒有。
田雌鳳娉娉婷婷地走上來,把一杯氤氳著香氣的蒙頂黃芽放在楊應龍手邊,嫣然道:「天王飼餵的這頭猛虎,可是氣候漸成了。現如今,整個銅仁已在他的掌握之下,石阡又被他搞得四分五裂,咱們是不是該把這頭放出籠的猛虎關起來了?」
楊應龍微微瞇起了眼睛,道:「我本以為,要讓他成了氣候,怎麼也得五至八年,不曾想此子如此了得,合縱連橫、巧間用計,居然這麼快就徹底掌握了銅仁,又把石阡弄得四分五裂……」
嚴世維被葉小天砍斷了雙手,恨之入骨,巴不得葉小天立刻就死,馬上進言道:「天王,葉小天為了義弟毛問智,不惜與四家土司決裂,以一己之力悍然反擊,很是贏得民心。現在,各方豪傑義士紛紛投向臥牛嶺,甘為葉小天效力,葉小天又探制了銅仁,如果再讓他得到石阡,其實力將凌駕於八大金剛之上,雖尚不及天王您,恐也有尾大不掉之勢,應該果斷下手,取他性命了。」
楊應龍點點頭,忽然問道:「那葉小安,如今怎麼樣?」
嚴世維道:「葉小安對其胞弟葉小天有諸多不滿,這一次葉小天砍了屬下的雙手,把屬下逐出臥牛嶺,葉小安更是憤怒,已經與其弟葉小天到了形同路人的地步。而且,葉小安和屬下依舊保持著秘密聯繫,因為屬下的雙手為他而斷,對屬下頗感歉疚。」
楊應龍微笑道:「這麼說,此人可堪一用了?他扮葉小天可像?」
嚴世維道:「葉小安與葉小天本就是一母同胞,自幼就在一起,存心想模仿葉小天的言行舉止,有何難處?只要他誠心喬扮,又在先入為主之下,恐怕除了他的父母和妻子,再無一人能分辨得出他與葉小天的區別,至少是不能確定。不過……」
嚴世維沉吟了一下,道:「他雖對葉小天深懷怨恨,卻還不至於到了加害手足的地步。」
楊應龍淡淡一笑,道:「你不是說,當初是他做生意賠了錢,卻害他兄弟遠下湖廣送信?非但如此,他還心安理利地受用了兄弟的獄卒之職?明明一切是他選擇,當初甘之若飴,現在看兄弟因為送一封信,奇遇連連,終成大業,又心生懊悔與嫉妒?」
楊應龍端起茶,輕輕呷了一口,淡淡地道:「利不足以斷其親,恨不足以絕其情,但雙管齊下,那手足之情也就淡薄到了極點,只需再稍稍施加外力,藕已斷了,還怕絲連?」
嚴世維把一雙木手用力一拍,發出「啪」地一聲:「天王英明!屬下這就去辦!」
「天王要對葉小天下手了。」
「偷龍轉鳳?」
「不錯!」
「葉小安……,此人雖與葉小天一般形貌,談吐也可模仿。但至親至近之人,恐怕不易瞞過。」
「人逢大變,總會有所改變的。稍有異樣有什麼關係?再者說,天王一旦得手,短時間內只會讓葉小安鞏固其地位,而不會讓他做出與以往大相徑庭之事,旁人縱然稍有疑惑,那般情景下,難道敢直指土司大人之非?至於至親之人……」
田雌鳳慧媚如狐的妙眸中掠過一絲狠辣:「哪怕他們看出不妥,事已至此,恐怕也只能緘默不語。如果他們不識相……哼哼!」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少了雙腿的男人。他的臉上遍佈傷痕,彷彿一條條蜈蚣,使他的臉就像是用一張破碎的人皮縫合起來的,顯得異常恐怖。他坐在一輛特製的木輪椅上,膝下空空蕩蕩,一陣風來,衣袂便無力地飄盪。
此人正是田彬霏,但他現在已經改名叫田是非,物是而人非。
田雌鳳的大哥田一鵬、二哥田飛鵬雖知此人來歷蹊蹺,可他們自然是不會往外說的,至於他人,又有幾個知道白泥田家究竟有多少人,此人是最受天王寵愛的三夫人找來的智囊,那就一定要尊敬。
田彬霏望著田雌鳳神采飛揚的俏臉,道:「楊應龍一旦攫取了山苗的武力,又控制了銅仁,分崩離析的石阡府很容易就會落入他的囊中,到時候播州勢力大張,必行謀反事!以一隅之地對抗朝廷,他能行?」
田雌鳳哂然道:「古往今來,有哪一支力量不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如果按照你這說法,陳勝吳廣還造的什麼反,他們連一隅之地都沒有;劉邦一小小亭長,憑什麼敢問鼎天下?楚只三戶,憑什麼敢放言亡秦;魏蜀吳又從何而來?」
田彬霏默然不語,田雌鳳興奮地道:「如果天王可得天下,則我田氏要做夜郎王又有何不可?就憑天王對我的寵愛,還有我兩位兄長所掌握的力量,以及你……,你的智慧和你暗中隱藏的力量!」
田雌鳳得意洋洋地道:「你不必否認,我知道你一定掌握著一股力量,否則你憑什麼試圖恢復田氏祖上的榮光?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