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32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16【道門傳人】〈大結局〉
作  者:打眼
編  者:
定  價:280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36-7
原印條碼:978-986-352-736-7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10.08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從小,方逸只知道自己是孤兒,也一直以為將自己帶大的老道士不過是個貌不驚人的鄉野粗人,殊不知老道士竟是天道一門的得道高僧!而他教導方逸的各種技能其實都暗藏深意,究竟老道士是何許人也?而他想傳承給方逸的,又是什麼?
※本冊為《神幻大師》系列之最終本,在歷經常人所無法想像的悲喜起落之後,方逸能否心想事成,人生一切圓滿呢,請千萬不要錯過本書!也請繼續支持本社即將推出的官場大戲《權力巔峰》,本書由網路超紅作家夢入洪荒所著,深刻真實呈現官場詭譎的暗黑面,喜愛官場小說的讀者絕對不會失望。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在歷經許多神奇的經歷及不可思議的冒險之後,方逸終於在機緣成熟時體悟到天道的精髓以及人生的真諦,也了解到自己傳承的門派及師父當初的教誨深意,使他不再執著於俗世凡塵的表象,更堅定未來的奮鬥目標。雖然身邊的至親摯愛先後離他而去,無法一直陪伴他到最後,然而,人生至此已達圓滿,夫復何求?!他知道天道終將永續循環,生生不息。

【神幻小檔案】識海——指一個人腦裡記憶體存儲的全部知識有如大海般寬廣。通常人進入深度睡眠時就進入了識海,只不過大多是在識海淺層。識海分四層,淺層、中層、深層和底層。淺處有如過往雲煙,離開識海時便會忘記。中層則較具條理性,而深層和底層幾乎少有人能到達,有一定危險性。

【目錄】
第一章 生死鬥
第二章  魂花
第三章  歲繳
第四章  星辰金石
第五章  幽冥湖
第六章  武鬥大會
第七章  不凡機緣
第八章  通過試煉
第九章  仙界法印
第十章  道門傳人

 


內文精摘:
第二天清晨,幽冥府中。
方逸和彭斌四人被引領到一座佈置著層層法陣的院子,這座院子正中有一座傳送陣,在傳送陣旁,除了三長老之外,還有另外兩位修者。
方逸神識掃過,其中一位修者他看不出修為,另一位則是金丹中期修者,應該是另外一座島嶼的島主和其心腹。
今年的歲繳前十,幽冥島只占了兩個名額,出了彭斌的金沙島外,還有蒼月島,如果不出方逸所料的話,那個金丹期修者極有可能就是蒼月島的島主。
「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果然,三長老擺手招了方逸和彭斌走近了些,說道:「這位是蒼月島的島主,李青竹,金丹中期修者。」
這位蒼月島島主,容貌十分儒雅,看上去年歲不大,當然,修者的修為可不是從相貌上可以看出來的,有些看似年輕的修者,實際上已然是幾百歲的老怪物了。
「這位是金沙島島主,彭斌。」
三長老將彭斌介紹了一下,至於李青竹身邊那位金丹初期修者,還有方逸三人,三長老倒是沒有再相互介紹,很顯然,其餘人等都是隨從,場內除了三長老之外就以彭斌和李青竹為主了。
「今年歲繳,咱們幽冥島所轄區域也就出了你們兩家,進入秘境之後,希望你們能夠相互照拂。」三長老的目光從兩人身上掃過,最後在方逸的身上停頓了一下。
「謹遵三長老吩咐。」李青竹躬身道,隨後對彭斌笑道:「彭島主的事跡,李某也略有聽聞,以金丹初期境界斬殺金丹中期的修者,佔據了金沙島,實在是了不起,進入秘境之後,還望多多關照。」
「大家同屬幽冥島管轄,相互照應自然是應該的。」彭斌笑道:「彭某修為淺薄,倒是要李道友多多提攜。」
「行了,你們也算認識了,別在這裡互相客氣了。」三長老擺手打斷了二人的寒暄,說道:「老頭子我還要親自送你們過去一趟。」
七人踏上傳送陣,傳送陣泛起一陣空間漣漪,七人身影頓時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時,眾人耳邊傳來了一陣陣轟隆聲響,循著聲音望去,就見廣闊的海域之上,閃過了一道道雷霆,那些雷霆,最細小的都有小樹粗細,大些的甚至堪比蛟蛇的身軀,即使相隔著過百里的距離,方逸和彭斌等人都能感覺到陣陣威壓。
這些雷霆閃電連綿延伸,不知邊際,像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將海域一分為二。
「這,這難道是雷暴區?」方逸腦海中突然想起修者界和無邊海域的銜接處,有一片雷暴區域,傳說就是元嬰老怪進入其中,恐怕都要隕落。
眼前這無邊無際的雷暴區域,瞬間讓方逸將兩者聯繫到了一起。
「穿過這片雷暴區,或許就是修者界了?」方逸在心中猜測著。
傳送陣被佈置在一座孤零零小島上,舉目四望,周邊再沒有一座島嶼,只能看到遠處天際閃爍著的萬鈞雷霆。
「這座島嶼是我們三家聯手佈置的,週邊有防禦陣法。」三長老看了幾人一眼,說道:「之所以在這裡佈置一個據點,就是為了距離雷暴區更近一點,不然從距離最近的鬼王島到這裡,最短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行。」
釋放出神識探知了一下四周,三長老笑道:「看來我們來的還算早的,不知道那兩島的人何時才會到來。」
「三大島嶼共同看守的秘境,就在這雷暴區中?」彭斌指著遠處一片雷霆閃電,一臉狐疑的問道,如此天威,就是元嬰老怪怕是都不敢入內,以他們的修為,怎麼可能進入其中?
「沒錯,不用擔心,不會讓你們去送死的。」三長老說道:「先登船吧,要想進入秘境,必須要乘坐鎮雷號前往。」
單憑金丹期修者的能力是無法進入雷暴區的,於是三大島嶼聯手煉製了一艘大船,取名為鎮雷號,以層層陣法抵禦雷電,用於進出雷暴區之中,而且也只能在雷暴區的邊緣處行進。
出了傳送陣,三長老向守護在島嶼上的守衛出示了權杖,對彭斌、李青竹說道:「想要登上這座島嶼,必須有長老親自帶領才行,擅自登島者,殺無赦,就算手持長老權杖也一樣。」
「奶奶的,不知道那雷暴區中有什麼機緣?」三長老這話說的彭斌直咽唾沫,越是看管嚴密,就越說明其中有了不起的寶物。
「三長老,這秘境之中究竟有什麼寶物?」旁邊的小魔王忍不住問道。
「呵呵,那可不能說。」三長老搖搖頭,賣著關子道:「你們進去了以後自然會知道。」
李青竹掃了一眼方逸,心中略顯驚訝,在他看來,小魔王擅自開口,已然是有些逾矩了。
別看李青竹面相年輕,但坐上島主之位也有七八年的時間了,對於幽冥島的這位三長老多少還是瞭解一些的,三長老雖然看上去慈眉善目,與諸多島主說話也算客氣,但卻也不會隨意搭理島主下面的人。
眼前這年輕人,從骨齡上判斷應該還不到二十歲,築基後期的修為,但是聽三長老與他說話的言談語氣,似乎兩者之間並不陌生,心中驚訝的同時,李青竹也留意起了小魔王。
即將登船之際,又有守衛的修者上前,按照規矩,凡是登船前往雷暴區秘境的修者都要發下心誓,不得洩露秘境之中的任何情況。
六人分別發下心誓後,這才登上了「鎮雷號」。
這艘「鎮雷號」上,劃分出三個區域,將三座島嶼的修者隔離開來,以儘量避發生不必要的矛盾。每一個區域都有一座獨立的船樓,以供修者們休息。
他們上船不久,沙魁和賀木年也陸續帶著修者登上「鎮雷號」,當沙魁和賀木年看到方逸和彭斌四人的時候,神色頓時顯得有些錯愕,雖然很快就掩飾了過去,但是眼神之中透出的凶戾氣息卻是暴露無遺。
「他娘的,金丹後期了不起啊,等老子晉級了,把你們全都幹掉!」
彭斌惡狠狠地瞪了回去,從那幾人的神色中他也能看出來,之前被引入那詭異秘境的事情,肯定就是這兩人幹的。
「大哥,不要節外生枝。」方逸給彭斌傳音道:「在這裡爭鬥起來,三長老未必會維護咱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我知道!」彭斌悻悻的收回了目光,沒有再釋放出自己的敵意。
十座中型島嶼,除了金沙島外,全部都是兩位金丹修者的組合,因此有不少人對金沙島這邊投來目光,雖然金沙島此次前往的人最多,但修為卻是最低的。
所有人員到齊,三長老和沙魁、賀木年三位長老下船,按照規定他們是不可以前往那處秘境的,幾人下船之後,「鎮雷號」起航向雷暴區駛去。
「嘖嘖嘖。」彭斌搖頭咂舌道:「這『鎮雷號』速度真快,還能抗住雷暴區的雷霆閃電,你們說這『鎮雷號』得值多少靈石?」
「值多少靈石不知道。」方逸笑道:「但我估計它一天消耗的靈石,一定不會少。」
這艘「鎮雷號」比方逸他們從杜均那搶來的海盜船大了近十倍,能抵禦雷暴區雷霆的層層陣法,更是比那艘海盜船所無法相比的。
那艘海盜船每天的消耗都高達七塊上品靈石,按照方逸估算,這「鎮雷號」要是打開所有陣法在雷暴區中行駛,每天的上品靈石消耗怕是需要數百塊。
「這『鎮雷號』的防禦陣法真的能扛住這些雷霆閃電嗎?」距離雷暴區越來越近,無數雷霆之中夾雜著煌煌天威,讓龍旺達有些不寒而慄。
龍旺達本就處在半步金丹,只差一步就要渡劫成丹,所以對於雷劫非常敏感,這雷暴區中的雷電威力,讓龍旺達感覺心中一陣悸動,自己進去的話,怕是瞬間就會被劈死。
小魔王倒是還好些,看著這片雷暴區隱隱有著興奮神色,天雷珠更是在體內蠢蠢欲動,感覺這其中有什麼東西吸引著他。
「轟隆隆!」「鎮雷號」駛入雷暴區,隆隆雷聲震的方逸幾人神識都有些發麻。
眼睜睜看著無數粗細不同的閃電落下來,幾人都不約而同的緊張起來,直到籠罩在「鎮雷號」周圍的防禦陣法將這些雷霆全部擋住,幾人這才放鬆下來。
不只是他們,「鎮雷號」上有多半修者都是第一次來到雷暴區,和方逸等人此時的心境也沒什麼區別。
駛入雷暴區後,在近乎領域般的雷霆阻滯下,「鎮雷號」的速度驟然慢了下來了。
「太壯觀了。」方逸看著船外的一道道雷霆驚嘆道,他們此時就像是行走在雷海中一般。
「除了威力大了些,和我的雷霆領域也沒什麼不同。」小魔王撇嘴道。
「小魔王,你能吸收煉化這雷暴區中的雷電嗎?」方逸神識傳音問道。
「不行。」小魔王道:「那些細小些的還可以,大些的我也承受不住。」
忽然一道巨型閃電落下,將整艘「鎮雷號」全部都給籠罩起來,海面上瞬間波濤洶湧。
「這麼大的雷電,要是沒有陣法阻擋,這一船人估計都要灰飛煙滅了。」彭斌叫道。
饒是有陣法擋住,這道雷霆的餘威,依舊震的方逸等人神識感覺到陣陣麻痹,就算是李青竹這種金丹中期修者,臉色也都有些發白。
「據說,進入雷暴區之後,還要行駛三天才能抵達。」方逸道:「我們還是去船艙休息吧。」
「其實這艘船一直都是在雷海邊緣行進的,你們無需擔心,自行去休息就好。」李青竹的身形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幾人身邊。
彭斌三人連連點頭,單單看著這些雷電,幾人都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還不如躲進船艙休息,俗話說眼不見為淨。
李青竹和那位金丹初期修者,又站了一會兒後也回到了船艙。
「鎮雷號」在雷暴區域中緩緩行駛了三天三夜後,方逸和彭斌等人開始感覺到船隻正在逐漸加速,紛紛出了船艙來到甲板之上。
也不知道這三天三夜,駛出了多遠的距離,這片區域的雷暴漸漸稀疏起來,再向前行駛了近千海裡之後,這片海域似乎形成了一片中空區域,雖然偶有雷電閃爍,但是稀疏細密,就算築基後期修者也能夠輕鬆抗過。
再次駛出一段距離,大船上突然有人說道:「再前方,有十座小島呈扇形排列,從左到右依次為一到十號島嶼,根據你們取得的名次按號登島。」
「『鎮雷號』三個月後返航,企圖逗留者,殺無赦!」
「雷海裡居然還有小島。」彭斌道:「這還真是難得,也不知道是怎麼被發現的?」
十位島主們取出各自的船隻,繼續向前行駛了幾十裡,便見到呈扇形排列的十座小島。
方逸和彭斌四人駕駛船隻登上了七號島嶼。
「這座島嶼還真是小。」上島後,小魔王神識迅速覆蓋了整座島嶼,島上只有一座府邸和一片胡泊,算上岸邊岩石這些,加起來也就是古林島十分之一大小。
進入府邸,有兩位煉氣期修者迎了上來,很客氣的說道:「歡迎幾位前輩上島。」
「你們是這裡的僕從?」龍旺達問道。
「是,幾位前輩若有吩咐隨時傳喚即可。」其中一位修者道:「我叫十三,他叫十四。」
「十三十四?」小魔王道:「哪有人叫這樣的名字。」
「回前輩。」十三道:「這是混亂之島給我們安排的名字,好記。」
「十三。」方逸問道:「雖然這島上雷電已經極為稀疏,可是煉氣期修者也是扛不住吧。」
「回前輩。」十三道:「我們的確扛不住,不過我們在府邸之內,有陣法保護,倒也不用擔心雷電。」
「你的意思是……你們始終都得待在這座府邸內?」龍旺達道:「那你們多久輪換一次?」
「啊?」十三一愣,隨即苦笑道:「前輩說的哪裡話,沒有輪換,我們終生都在這座府邸之中當僕從。」
這些煉氣期修者,僥倖熬過了小島三月、中島三月,登上大島之後,早已身無一物,為了能夠活下去,只能將自己賣身給三大島嶼,有些天賦資質好的,被三大島嶼留下來培養,剩餘這些天賦差的,便被發配到各處當作僕從。
「不過好歹吃喝不愁,也不用擔心安全,能這樣終老,在混亂之道上也算不錯了。」十四接口說道。
煉氣期修者能夠在混亂之島週邊的島嶼上熬過三月的,已經是十不存一,再從中島上生存三月,更是難上加難,因此十四對於現在的能安穩修煉的現狀,也還算滿意。
在十三十四的帶領下進了府邸,彭斌問道:「十三,這座島上有什麼寶物?」
「寶物是沒有。」十三說道:「外面那片湖泊對四位前輩來說應該就是寶物了。」
「四位前輩沒事時,就在湖泊中修養即可,那片湖泊中的水堪稱靈液,對於金丹老祖們也是有幫助的。」十三繼續說道:「不過幾位前輩記得,夜間一定要回到府邸來,到了夜間,雷霆會密集起來。」
「嗯,待會兒去看看,另外,這三個月,我們不會一直待在這兒泡澡吧。」彭斌繼續問道。
「自然不會。」十四道:「按照日期計算,七天後會有虛空之橋出現,四位前輩到時候要通過虛空之橋去往另一處地方,這座島嶼,是供幾位前輩休息用的。」
「哦。」彭斌恍然大悟道:「原來這裡還不是真正的秘境。」
熟悉了府邸之後,方逸和彭斌四人便出了府邸,來到島上那片湖泊處。
「這湖泊中的水汽好像都帶有雷電屬性。」站在湖泊邊,方逸看到湖面上蒸騰著霧氣,湖水之中有著絲絲雷電,閃爍著絲絲寒光。
「下去試試。」小魔王第一個跳入湖中。
「我也去試試。」方逸笑道,一步邁入湖水之中,立刻被溫熱的湖水包裹,周圍絲絲閃電環繞,刺激著周身毛孔,給人一種麻癢但極舒適的感覺。
「真是舒服。」方逸口中發出了一聲呻吟,說道:「這雷電能量刺激身體,比地球上那些所謂的溫泉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倍。」
包裹著周身的溫水中帶著絲絲靈力,緩慢而有節奏的滲透進入體內,再加上如細絲般的雷電刺激,讓方逸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在發生著某種蛻變。
「難怪那些中型島嶼拼了命的想要擠進歲繳前十。」彭斌道:「這還沒有進入真正的秘境,這湖水都算寶貝了。」
彭斌雖然主要是靠吸收其他修者的修為來修煉,但是偶爾也吸收上品靈石中的靈氣,這湖水中滲透進皮膚的靈力,竟比上品靈石中的靈氣還要精純。
「就算是不吸人修為,就在這池子裡泡上個十年八年,我也能到金丹中期了。」泡在這湖水中,彭斌都有一種不想出來的感覺了。
「別說十年八年了,就是讓我泡上十天八天也好啊。」方逸道:「可惜到了晚上會有雷霆出現,咱們還要回到府邸之中去躲避。」
「你們說,三大島嶼為什麼不在這裡直接佈置傳送陣?」龍旺達此時也下到了水中,只感覺渾身靈力駁動,舒服的他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傳送陣應該過不來。」小魔王對於空間的理解最深,開口說道:「雷暴區之中的空間,幾乎都是扭曲的,普通的傳送陣沒辦法跨越這種扭曲的空間,我的瞬間移動也不行,要是強行一動的話,說不定就被被扭曲空間切割成碎片。」
「能夠抗衡雷暴區的雷電,還能抵禦扭曲的空間,三大島嶼打造這艘鎮海號,也真是下了大功夫。」方逸道:「也不知道那秘境之中,究竟有什麼東西值得三大島嶼動用這麼大的手筆。」
「七天之後就知道了。」龍旺達頭仰頭靠著湖岸,閉著眼睛享受著如靈液般的湖水:「咱們還是抓緊修煉吧,我倒希望在這兒多待些時日。」
天色漸晚,湖水上方的雷霆果然開始變得密集了起來,絲絲雷電之力溢入湖水中,讓幾人身體頓時感覺有些麻癢,不敢多呆,方逸四人從湖水中出來,回到了府邸中。
等到了深夜的時候,整座小島都已經被雷電給籠罩起來,水桶般粗細的雷電更是隨處可見,就連小魔王都待在府邸沒敢出去。
到了第二天清晨,雷電又漸漸稀疏起來。
就這樣,方逸四人白天在湖水裡泡著,夜間回到府邸中休息,隨著時間的推移,四人均覺得肉身強度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經過雷電能量的淬煉,幾人感覺自己的靈力都精純了幾分。
七天後,就在這座府邸上空,突然出現一道拱橋,拱橋的一端拱門連接到這座府邸的上空,另一端拱門則是一片漆黑,從外面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形。
「這就是虛空通道了。」十三站在那拱橋下面說道:「四位前輩從虛空通道便可以進入秘境了。」
「這,靠譜嗎?」面對那道拱橋上扭曲的空間和對面黑漆漆的拱門,彭斌有些猶豫:「這沒問題嗎?一旦捲入虛空之中,就算金丹期也得死。」
「前輩放心,每年都有前輩們來,這虛空通道絕對是安全的。」十四說道。
「好。」彭斌一咬牙,飛身穿過府邸上空的拱門來到了拱橋之上。
站在下方的方逸看去,彭斌的身軀似乎都被扭曲的空間拉扯的四分五裂,連忙問道:「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彭斌驚異的看著自己的身軀,一會兒胳膊似乎離體了,一會兒半個身子都像是分離開來,他自己卻沒有什麼感覺,而且神識識海都異常清晰。
「我們也上去。」方逸飛身踏上拱橋,龍旺達和小魔王連忙緊隨其後。
「小魔王,你能感應到對面的空間嗎?」走在最前面的彭斌問道。
「別說對面,我連你那裡的空間都感應不到。」小魔王搖了搖頭,說道:「這空間本來就是扭曲的,按理說修者一上來就要被撕碎了,可,可咱們都沒事啊。」
這些虛空通道,應該是元嬰老怪們佈置的手段,以小魔王現在的境界,還理解不了,在小魔王搖頭的時候,方逸看到的景象卻是它的腦袋離開了身體,那樣子很是詭異。
來到對面的拱門前,彭斌猶豫了一下,飛身跨越了過去,方逸等人沒有猶豫,也先後穿過那扇拱門。
四人再次出現,入眼處是一座近萬米高的山峰,山峰之上,有著種種宮殿建築,也不知這些宮殿是有什麼材質打造而成,歷經無窮歲月,那些宮殿盡顯滄桑古樸,但卻沒有絲毫衰敗跡象。
若不是時而從天而降的雷霆閃電,方逸等人甚至以為他們已經出了雷暴區。
山腳下,竟有四位金丹修者看守。見到方逸等人,四位金丹修者均是一愣,往年都是兩位修者,且基本都是一位金丹中期和一位金丹初期,今年卻是一個金丹初期帶了三個築基期小輩過來,而且裡面居然還有一個築基中期的修者。
「難道我們輪值的這三十年,混亂之島的中島島主,都淪落到這種水準了嗎?」
「去年還都是金丹中期來著。」
「說不定人家有些特殊本事呢。」
「反正不關我們的事。」
這幾個金丹修者,見到方逸四人之後,頓時連連搖頭,等方逸四人走到近前,四位金丹修者例行公事,檢查完了四人的晶卡,其中一人說道:
「進入山峰之中,你們四人需立下心誓,山峰之中,所見所得所知,都必須如實上報,所有卷宗文字,不得擅自抄錄帶離。」
「還有,每隔十五天必須出來上報一次。」另外一個金丹初期的修者補充道。
「這他奶奶的就是歲繳前十的獎勵?」
彭斌聞言立刻翻臉,只是四個金丹初期,對他來說解決起來並不麻煩,這段時間彭斌已經憋屈的很厲害了,眼下還真是殺人之後進入秘境奪寶的心思。
「彭島主。」其中一位修者見彭斌的態度,心中也有些惱怒,道:「我們也只是按上面規矩辦事,你不想照做,大可以回去。」
「咦?你還來氣啦。」彭斌沒好氣地道:「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們?」
「呵呵,殺了我們?好大的口氣。」那位修者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彭斌,道:「莫說你殺不了我們,就算殺得了,你以為你們能跑得了?」
「算了,大哥。」方逸伸手拉了拉彭斌,道:「此次歲繳前十,也有幾位是往年歲繳前十的島主,既然他們肯再次前來,定是有什麼好處。」
想到自己還需要借助那能穿越雷海的船隻回去,彭斌只能壓下火氣,氣哼哼的立下心誓,向山腳下走去。
「這是什麼……」來到山腳下,抬頭望向山門牌匾,上書著三個大字。
「和巨石城堡的文字有些相像。」龍旺達道:「彭老大,你看得懂嗎?」
彭斌仔細的看了一會,搖了搖頭,說道:「很像,但還是有些不同。」
「這座山峰似乎是一個宗門。」彭斌指著其中的一個字說道:「和巨石城堡中的文字相對照,這三個字的最後一個字應該是『宗』。」
彭斌雖然好勇鬥狠,但他卻有個連方逸都無法與之相比的能力,就是語言文字上的天分。
「有了這個突破口,裡邊的卷宗記錄,或許我能看懂一些,不過需要一些時間。」彭斌沒有太大的把握。
「沒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上古修真時代的一個宗門,不知道怎麼,破碎後掉落到雷暴區之中。」方逸說道:「現在也只是在山門外,走,咱們先上山去看看。」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