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5)
書系編號:Xh001
書籍名稱:權力巔峰(卷1)天羅地網(卷2)全線崩潰
作  者:夢入洪荒
編  者:
定  價:$27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750-3
原印條碼:978-986-352-750-3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10.21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新官上任的柳擎宇一到關山鎮就碰到前所未有的暴雨,洪水成災,百姓流離失所,然而,身邊的官員卻是冷眼旁觀,都在等著看好戲,現實的官場生態處處考驗著他的智慧,究竟還有怎樣的天羅地網在等著他?
※你想擁有多大的權力?你想爬上人生的巔峰?一條菸竟能扯出驚天內幕,權力的背後還有多少秘密?你知道權力高層不能說的潛規則是什麼?身為部屬不能做的禁忌又是什麼?天大弊案層出不窮,究竟是誰在搞鬼?民意代表關說不斷,真的是政治常態?
※夢入洪荒最強暢銷小說《權力巔峰》讓你看見如何擁有權力!如何走向巔峰!

作者簡介:
夢入洪荒,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千萬人氣爆棚網站作家,2010年在網站上發表官場小說《官途》,甫一上架即關注人數激增,目前已累積上千萬人閱讀。隨即再接再厲撰寫《權力巔峰》,更是火紅,談論度居高不下,關注人數不斷增加,從此人生也步入人氣作家巔峰。另著有《超級商業帝國》、《至高使命》等熱門網路連載小說。


內文簡介:
看不見的權力較勁
想不到的巔峰對決
比不完的機智交鋒

權力的滋味有多誘人,你要付的代價就有多大!
人生的巔峰有多精彩,你要做的犧牲就有多深!

權力令人腐化,卻有人不惜一切也要得到;
權力猶如春藥,仍有人一再沉淪無法自拔!
該如何擁有至高權力?要怎麼走上世界巔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誰才是那個永遠屹立的王者?

他有一種預感,
夏正德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那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呢?

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原本是特種部隊成員的柳擎宇從軍轉政,他的第一個仕途之站就是被派往小小的關山鎮擔任鎮長。這個派令頓時引起官場一陣喧嘩,眾人紛紛猜測此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的出身背景更是起人疑竇。而他到達關山鎮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權力被架空的挑戰,更慘的是,當地天雨成災,面對著天災與「人禍」,年僅廿二歲的他該怎麼和那些在官場上打混許久的政治高手玩計鬥智呢?

※權力語錄:
位置可以增加人的權力,但增加不了權威;
位置可以增加人的金錢,但增加不了素質!

【目錄】
第一章 老狐狸
第二章 危機重重
第三章 為官智商
第四章 攀龍附鳳
第五章 天羅地網
第六章 為民請願
第七章 狠辣殺招
第八章 直接交鋒
第九章 害群之馬
第十章 步步驚心

 

內文精摘:
七月飛火。太陽炙烤著大地。天氣悶得讓人發慌,稍微動一動,便滿身是汗。
關山鎮。鎮長辦公室內。
柳擎宇靜靜地坐在鎮長的位子上,心中思緒萬千。
今天,是他軍轉幹之後,正式上任鎮長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縣縣委組織部的一個排名最末的副部長李有福的陪同來到關山鎮的。當天晚上在鎮裡領導陪同下吃了晚飯之後,李有福便連夜趕回縣裡了。
此刻,是上午十點鐘,柳擎宇已經在辦公室裡面坐了兩個多小時了,然而,在過去的一天一夜外加兩個小時的時間內,鎮裡面沒有一個人來他這裡彙報工作,更沒有任何文件和資料傳遞到他這裡,他好像被整個關山鎮給遺忘了一般,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頭緊鎖,他在思考著。他心中清楚,這肯定是鎮委書記石振強的小動作,因為他發現,自從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鎮裡上任之後,這個鎮委書記就開始對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說是下馬威也不為過。
前天接風宴上,除了和比自己早一個月上任的鎮委副書記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態度則變得「曖昧」多了,不是互相對飲,就是與書記石振強觥杯交籌,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強都會朝他若有若無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鎮裡的威望……
柳擎宇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大腦飛快地轉動著。然而,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來為什麼鎮委書記石振強會帶頭針對自己。
按照常理來說,自己剛剛到任,不可能和他產生任何利益衝突和其他矛盾,但是偏偏石振強上來就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強的用意時,石振強也正在聊著他。
在石振強的辦公室內,常務副鎮長、鎮黨委委員胡光遠坐在石振強的對面,臉上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看向石振強說道:
「石書記,我真沒有想到,這次新來的鎮長居然是一個才剛剛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我很納悶,他到底有什麼背景,居然廿二歲就當上了鎮長,這也太誇張了吧。該不會這小子是個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則的話,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就當上鎮長呢?」
石振強的臉色十分平靜,他知道胡光遠對這個突然空降的毛頭小子搶了本來屬於他的鎮長寶座十分不爽,總是想要給對方上眼藥,雖然他這兩天已經給柳擎宇一個下馬威了,卻沒有絲毫放鬆警惕,當然也不會做得太過分。
因為他曾經試圖查閱柳擎宇的簡歷,卻發現除了一份簡單的簡歷之外,以他鎮長的許可權居然無法查閱更加詳細的簡歷,這一點是他對柳擎宇有所忌憚的主要原因。
不過雖然有些忌憚,卻並不懼怕,因為他是縣長薛文龍的人,薛文龍在景林縣經營數十年,勢力盤根錯節,新任縣委書記夏正德雖然上任快一年了,仍被薛文龍壓得死死的,可以說,在景林縣,薛文龍一言九鼎。
有薛文龍給他撐腰,他石振強誰都不怕,更何況柳擎宇只是個剛二十幾歲的毛頭小子。
不過對胡光遠來自己這裡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到這裡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細,以便知道如何採取下一步的計畫。
對於這一點,石振強自然是樂意看到和支持的,他雖然不方便直接對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個馬前卒衝鋒一下,試探一下柳擎宇的實力和火力還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強便笑著對胡光遠說道:「老胡啊,這個柳擎宇的簡歷我看過,絕對是個少年天才啊,他的簡歷上顯示,他十四歲便考上了清華,三年時間拿下了電腦專業學士、碩士、金融管理學學士、碩士學位。十七歲被特招進入軍隊,五年之後,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時的級別不詳,退役之前的部隊不詳,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夠直接過來當鎮長,足以說明此人非常厲害。老胡,你不要小看這個年輕人,不然你可是會吃虧的啊。」
石振強對胡光遠的個性十分清楚,這傢伙是個倔脾氣,做事喜歡逞能,越是說他不行,他越是來勁。
果不其然,石振強剛剛說完,胡光遠便拍著胸脯說道:
「石書記,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場上混了二十多年了,吃過的鹽比他看過的還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領教一下這個年輕人到底有多厲害。哦,對了,石書記,我已經吩咐下面的人把所有文件都送到我這裡來,柳擎宇那邊一點都不給他送,我要讓他閒得蛋疼,到時候感覺沒有什麼意思之後就自己捲舖蓋滾蛋。」
石振強淡淡一笑,並沒有表態,只是提醒道:「老胡,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團結啊。畢竟柳擎宇同志是鎮長嘛,雖然他沒有什麼工作經驗,但是你是老同志,要多幫幫年輕人。」
胡光遠一聽石振強這樣說,便明白石振強的意思了,連忙說道:「石書記您放心,我一定會注意團結,多替柳擎宇同志分憂的。」
說完,兩隻老狐狸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鎮長辦公室內。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之後,臉色已經平靜了許多。對於自己現在在關山鎮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因為在進入官場前,老爸就曾經對他說過:
「擎宇啊,你確定真的要踏入官場嗎?其實,以你現在在軍中的表現,要是留在軍中,將來肯定也會大有作為的。」
柳擎宇清楚地記得,當時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靜,對老爸說道:「爸,我非常清楚自己的選擇,因為我小時候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要當官,當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經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絲冷笑:困難算什麼!身為曾經狼牙特戰大隊的老大,我柳擎宇什麼困難沒有見過!
柳擎宇拋開所有的雜念,再次把自己從網上搜集來的一些資料和關山鎮的地圖攤開放在桌子上,仔細研究了起來。
作為關山鎮的鎮長,雖然現在自己還只能算是代理的,還需要經過人大選舉,但柳擎宇卻早已把自己當成實實在在的鎮長了。這些資料他從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開始仔細地研究起來。
關山鎮共轄廿五個行政村,全鎮共有八千戶,總人口三萬一千多人。鎮域總面積六一點八平方公里,其中耕地總面積兩萬八千多畝。
關山鎮地處山區,地勢比較低,在關山鎮外兩公里處有一座關山水庫,這座水庫的存在很好地調節了關山鎮的水利情況,但由於關山鎮地處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較少,所以這裡老百姓的日子過得十分清苦,尋常人家想要吃一頓肉只能等到逢年過節。
再次研究完資料後,柳擎宇感覺到心裡沉甸甸的,一邊仔細研究著地圖,一邊思考著該怎樣帶領關山鎮的鄉親們走向小康生活。因為在柳擎宇看來,身為一名鎮長,帶領老百姓們走向富裕,這是鎮長的職責。
就在此時,窗外原本毒辣辣的太陽正飛快退去,黑色的雲層彷彿萬馬奔騰一般從西邊的天空中疾馳而來,很快地,整個關山鎮上方的天空就像被潑了墨一般,黑得嚇人。
正在研究資料的柳擎宇感覺到眼前光線一下子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臉色便沉了下來。
他總感覺這兩天關山鎮的天氣有些悶得過分,空氣濕度太大,像三溫暖一樣。想起自己剛剛看過的資料,柳擎宇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想到此處,柳擎宇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在氣象局工作的大學同學陳天傑的電話,開門見山地說道:「鬼才老弟,快點幫我預測一下關山鎮最近幾天的天氣情況。」
陳天傑和柳擎宇一樣,都是以十四歲的年紀考上清華,陳天傑對氣象學特別感興趣,常利用課餘時間鑽研此道,被柳擎宇成為氣象鬼才。
接到柳擎宇的電話,陳天傑沒有任何廢話,立刻調出相關的氣象雲圖資料仔細研究了一下,隨後便給了柳擎宇回覆:
「柳老大,關山鎮的天氣情況十分複雜,以我的預測來看,關山鎮和你們整個景林縣未來三天內將會有大暴雨,但是事先聲明,這種機率並不是太高,僅僅是『有可能』而已;但我相信地方氣象臺在播報的時候,肯定會報導局部地區有短暫暴雨,因為他們絕對會按照機率最高的情形做預報。」
柳擎宇聽完後心中不禁一驚,雖然陳天傑說景林縣未來三天有大暴雨的機率很低,但是他卻清楚,在大學時,陳天傑的預測便以不走尋常路著稱,往往他認為機率很低的天氣,一旦他真的提出來,往往會應驗成真。
所以,對陳天傑的話,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來,因為他非常清楚,萬一景林縣下起大暴雨,那麼關山水庫必然會出現險情;如果關山水庫一旦出現潰堤情況,整個關山鎮大部分地區將會成為一片洪澤之地,鄉親們必定損失慘重。
想到這裡,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上的電話撥通了鎮委書記石振強的電話,沉聲說道:「石書記,我一個在北京氣象部門工作的同學說,咱們關山鎮這邊很有可能會連續三天下暴雨,我看咱們是不是開會部署一下水庫和沿岸大壩的防汛情況啊。」
接到柳擎宇電話時,石振強正在電腦上玩接龍,正玩得興起呢,聽到柳擎宇這樣說,隨手點了一下景林縣的天氣預報頁面,發現只是局部地區會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後天顯示僅僅是陰天,於是石振強一邊用滑鼠操作著遊戲,一邊拿著電話說道:
「小柳啊,我剛才看了一下我們景林縣的天氣預報,上面說只是局部地區會有短時間的大雨,並沒有說是我們關山鎮,而且短時間的暴雨並不會對水庫造成任何威脅,完全沒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嘛!當然啦,對你這種積極工作的態度我是非常欣賞的,不過,我們做事情必須要講究成本,所以開會部署什麼的我看就不必了,一會兒我給水庫管理科打個電話讓他們注意一下,盯著點也就是了。好了,我這邊很忙,先掛了。」
石振強說完就掛了電話,心裡對柳擎宇的話完全沒當回事,多大點兒的屁事也值得勞師動眾,這小子很不安分啊!關山水庫建了幾十年了,什麼樣的暴雨沒經歷過?就是真的連降三天大雨,最多也就是水庫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輕人就是容易聽風就是雨,腦熱衝動,這個要不得。
聽著嘟嘟的掛斷聲,柳擎宇壓住心頭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電話。他哪裡聽不出石振強電話裡的不耐煩和應付的語氣,柳擎宇的眉頭緊緊地皺起來,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想到水庫一旦發生險情將帶來的嚴重後果,柳擎宇心說這件事情關係重大,雖然自己和縣委領導連面都沒有見過,但還是應該向縣委領導彙報一下。柳擎宇立刻撥打縣委書記夏正德的電話。然而,夏正德的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撥通的狀態,無奈之下,柳擎宇只能先打給縣長薛文龍了。
電話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瞭解到的情況跟薛文龍彙報了一下。
薛文龍早就聽說柳擎宇到關山鎮當鎮長的消息,不過柳擎宇在上任前並沒有到他這裡來拜碼頭,因此他早已經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馬範圍之外了。
聽柳擎宇說只是他同學說景林縣會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譜的行列,於是應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見。」說完,便直接掛斷電話,嘴裡還嘮叨著:「你同學能有多大,他說的話能信嗎?有天氣預報是準確的嗎?你們鎮委書記還啥都沒說呢,你操哪門子心啊!真是一點規矩都沒有!」
見縣長薛文龍是這種態度,柳擎宇知道,縣長肯定沒有重視自己的意見,這讓他十分無奈。
此刻,窗外的天越來越黑了,風也越來越大,雷聲轟隆隆地響徹大地,一道道赤練蛇般的閃電不時照亮黑暗的天空。
室內的燈光已經打開,借著燈光,柳擎宇看著地圖上的關山水庫和上游景林水庫的位置,心中充滿了焦慮。他非常清楚,一旦大雨要是連下上三天三夜的話,就算是再好的水庫也很難守得住。
等待縣裡的指示嗎?縣委書記電話打不通,縣長不重視,根本不可能有啥指示;等著鎮委書記石振強來召開指示會議嗎?更不可能了!對方根本就不屑自己。
危機就在眼前,已經不能再等了!百姓的利益大於天!不能等,不能靠!必須要儘快動員它百姓轉移重要財產並加固水庫大壩,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確保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
想到這裡,柳擎宇立刻站起身來,邁步走到常務副鎮長胡光遠的辦公室,敲門後走了進去。
此刻,胡光遠正坐在電腦前看電影,看到柳擎宇走進來,立刻關掉頁面,笑著站起身來說道:「小柳來了啊,有事嗎?」
說話間語氣雖然客氣,但是稱呼上卻直接將柳擎宇降格了。
柳擎宇不由得一皺眉頭,冷冷地說道:「胡鎮長,你還是叫我柳鎮長好了,小柳這個稱呼我聽著有些不太習慣。」
柳擎宇雖然初入官場,但是在軍中待了好幾年,執行過各種任務,什麼情況沒有見過,胡光遠的這種小把戲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看到柳擎宇表情不佳,胡光遠只是呵呵一笑,說道:「好,柳鎮長,有啥事?」
柳擎宇臉色嚴峻地說道:「胡鎮長,我剛才認真研究過關山鎮和關山水庫的情況,也查了過去關山鎮的情況,關山鎮地處低窪地帶,往年遇到暴雨或者是大雨天氣,整個村子便路況堪憂,就是拖拉機也不容易出入。而水庫剛巧建在關山鎮的上方,容量是五百萬立方米,介於中型水庫和小型水庫之間,一旦暴雨下個不停,水庫水位上漲漫過堤壩,關山鎮頃刻間就會被大水給淹沒。如果水庫出現管湧或者無法承擔水壓導致潰壩,大水湧進關山鎮,後果將不堪設想啊。」
胡光遠聽柳擎宇這樣說,臉上露出一絲歉意之色說道:「柳鎮長,真是不好意思啊,你來晚了一些,石書記已經通知我過一會兒陪他到下面的鄉鎮進行調研,我還不知道啥時候回來呢。要不你再找找別人。」
聽胡光遠這樣說,柳擎宇也沒有辦法,只能轉身離開。然而,柳擎宇前腳剛剛離開,胡光遠便飛快地編輯好一個短訊從群組發了出去。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鎮黨委委員時,這些領導不是不在辦公室,就是已經有了工作安排,柳擎宇只找到鎮委副書記秦睿婕。
秦睿婕笑著從辦公桌後面站起身來,陪著柳擎宇一起在沙發上面對面地坐了下來。雙方也相互仔細打量起來。
在秦睿婕眼中,柳擎宇身材高大,足足有一米八九;皮膚呈古銅色,顯得十分健康,並且長得也很帥,面龐稜角分明,一雙大眼睛裡寫滿了剛毅和自信,雖然對方只有廿二歲的年紀,但是看起來卻很成熟。
在柳擎宇眼中,秦睿婕看起來有二十五六歲的年紀,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容貌出眾,身材前凸後翹,一身紅色套裝被她的好身材襯托地益發亮麗。尤其是坐在對面沙發上,她那雙修長筆直的美腿更是勾人魂魄,憑秦睿婕的條件,做模特兒絕對綽綽有餘。
雖然震驚於秦睿婕的美麗,但是柳擎宇還是很快收回目光,正色說道:「秦書記,我是過來找你商量一下我們關山鎮的防汛工作的。」
秦睿婕一愣,隨即問道:「你和石書記沒有談過嗎?」
柳擎宇嘆息一聲,把自己和石振強、胡光遠等人的對話情況跟秦睿婕說了一遍。
秦睿婕聽完後,立刻柳眉緊鎖,陷入了沉思之中。
秦睿婕雖然只有廿五歲,卻在官場中混了四年多,有著豐富的政治經驗。柳擎宇則表情平靜地望著秦睿婕。
柳擎宇從胡光遠那裡出來的時候,便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他感覺到關山鎮的這些鎮委委員們對自己似乎很有意見,有意地在孤立自己。要想破局,他必須拉攏一些支持自己的力量才行。
關山鎮幾個鎮委委員的簡歷他研究過,知道秦睿婕剛剛到任一個月,是唯一一個最有可能被拉攏過來的委員,所以和秦睿婕第一次的單獨會面,便開誠佈公的把自己所遇到的問題全都擺在了檯面上。
看到秦睿婕沉默不語,柳擎宇十分真誠地說道:
「秦書記,我知道我過來找你可能會讓你有些為難,但是我必須要十分嚴肅的告訴你,或許很多人、甚至是縣裡領導,都認為我們景林縣和關山鎮不會下多大的雨,但是我這個同學在上學的時候就被稱為氣象鬼才,他的預報準確率非常高,一旦他的預報應驗,那麼不僅僅是我們關山鎮會受災慘重,恐怕整個景林縣都會受災嚴重。
「對於縣裡的情況,因為級別的原因我無能為力,但是我已經把情況通知縣長薛文龍同志了,至於他怎麼做,我主導不了,不過對於我們關山鎮,不管其他人支持不支持,我都會盡力去做,我不希望我所執政的鎮出現任何災情,那是對人民群眾不負責任的表現。我知道在這時候讓你表態有些為難,所以秦書記,你不必太過為難。你先忙,我去號召群眾上大壩去加固堤壩去。」
說著,柳擎宇便站起身向外走去。
柳擎宇這一招是以退為進。通過這一招,他就能立即分辨出秦睿婕是一個什麼樣的官員,如果她是一個想著人民的官員,那麼就會支持自己,如果她只是一個為了自己官位考慮的官員,那麼她支持不支持自己都無所謂了。
看到柳擎宇邁步離開,秦睿婕的柳眉鎖得更緊了。
當柳擎宇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秦睿婕突然說道:「柳鎮長,你說,我們要怎麼展開工作?我支持你!」
柳擎宇緩緩轉過身來,看向秦睿婕說道:「秦書記,你確定你的選擇嗎?這次的任務將會很辛苦,需要冒雨……」
後面的話柳擎宇沒有說下去,眼睛緊緊地盯著秦睿婕的眼睛。
秦睿婕眼中露出堅毅之色說道:「柳鎮長,雖然對於你說的我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你為國為民的這份心是真的,以後的情況我不敢保證,但是這次防汛工作,我願意配合你。」
柳擎宇等的就是這句話,因為柳擎宇非常清楚,失去鎮委書記以及常務副鎮長等其他委員的支持,他想要全力展開工作已經不可能,但是有了秦睿婕這個鎮委副書記的支持,還是可以完成一些關鍵性的事務。
隨後,兩人便商量了一下,決定分頭行動,秦睿婕負責組織人力和帳篷等防汛物資,到關山鎮一些地勢較高、山體比較穩固不會發生土石流的地方搭建帳篷,以備應急之用。而柳擎宇則負責說服老百姓去水庫大壩上加固堤壩。
確定分工後,柳擎宇並沒有傻傻的馬上就開始,而是先把鎮政府辦公室主任洪三金喊了進來,對洪三金說道:
「洪主任,你立刻給關山鎮所有村的村支書或者村長打電話,通知他們立刻派人到水庫大壩上負責加固堤壩,否則水庫很有可能會發生潰壩危機。」
其實,洪三金在來之前就已經接到了胡光遠的短訊,告訴他不要配合柳擎宇的工作。所以洪三金聽到柳擎宇的指示後,臉上露出為難之色說道:「柳鎮長,現在外面下著雨,而且天氣預報說我們這邊根本不會有什麼大暴雨,恐怕下面那些村支書、村長們未必會按照您的指示去辦啊。」
看到洪三金推三阻四的,柳擎宇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冷冷說道:
「洪三金同志,你要記住你的身分,你是鎮政府辦公室的主任,對我的指示你不需要質疑,只需要去執行就可以了,出了任何問題由我擔著。現在,請你當著我的面一一給各個村子打電話,通知他們關山水庫很有可能會發生潰壩危險,然後跟著我去辦事。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可以把辦公室的副主任喊來,我立刻任命他為辦公室主任。」
見柳擎宇如此強勢,洪三金的頭一下子就冒汗了。雖然他知道胡光遠有石振強的支持,但是面對眼前這個年輕人,他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尤其他擔心柳擎宇會真的直接把自己拿下,提拔副主任上來,那可就虧大了。現在不過是打個電話而已,就算胡光遠知道也應該不會有多大的反應!
於是為了自保,他硬著頭皮開始給各個村子的村支書或村長打電話。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