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5)
書系編號:Xh007-008
書籍名稱:權力巔峰(卷7)雷霆專案(卷8)移花接木
作  者:夢入洪荒
編  者:
定  價:$270元(單冊)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786-2
原印條碼:978-986-352-786-2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20.01.09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官場上充滿了規矩。
別人讓你站著,你就得站著;
讓你等著,你就得等著;讓你熬著,你就得熬著。
※到底是什麼樣的雷霆大案,讓柳擎宇不惜賭上身家性命也要查個水落石出?隱藏在層層黑幕後面的那隻手又有多厲害?居然連國家法律都可直接無視,這世上還有公平道義嗎?柳擎宇能揭開弊案的真相,將那些人繩之以法嗎?
※你想擁有多大的權力?你想爬上人生的巔峰?一條菸竟能扯出驚天內幕,權力的背後還有多少秘密?你知道權力高層不能說的潛規則是什麼?身為部屬不能做的禁忌又是什麼?天大弊案層出不窮,究竟是誰在搞鬼?民意代表關說不斷,真的是政治常態?
※夢入洪荒最強暢銷小說《權力巔峰》讓你看見如何擁有權力!如何走向巔峰!

作者簡介:
夢入洪荒,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千萬人氣爆棚網站作家,2010年在網站上發表官場小說《官途》,甫一上架即關注人數激增,目前已累積上千萬人閱讀。隨即再接再厲撰寫《權力巔峰》,更是火紅,談論度居高不下,關注人數不斷增加,從此人生也步入人氣作家巔峰。另著有《超級商業帝國》、《至高使命》等熱門網路連載小說。

內文簡介:
看不見的權力較勁
想不到的巔峰對決
比不完的機智交鋒

權力的滋味有多誘人,你要付的代價就有多大!
人生的巔峰有多精彩,你要做的犧牲就有多深!

權力令人腐化,卻有人不惜一切也要得到;
權力猶如春藥,仍有人一再沉淪無法自拔!
該如何擁有至高權力?要怎麼走上世界巔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誰才是那個永遠屹立的王者?

官位,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尊嚴,真的可以如此捨棄嗎?
權力真的有那麼大的魔力嗎?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柳擎宇在招商引資上做出了令人驚嘆的好成績,也因為他的優秀表現,他被調到東江市擔任紀委的工作。在還沒上任前,他便聽聞東江市的官場充滿了重重弊案,官商上下其手,十分黑暗,背後更有一個惹不起的龐大的利益集團在操控著,為了使命感,他毅然而然義無反顧地踏上前往東江市的路途,卻沒想到此行竟是一次凶險無比的致命之旅……

【權力語錄】出身卑賤的小人一旦大權在握,就會比誰都凶殘。——克勞德蘭納斯

【目錄】
第一章 雷霆行動
第二章 豆腐渣工程
第三章 第一把火
第四章 無形黑手
第五章 借刀殺人
第六章 另闢蹊徑
第七章 跟紅頂白
第八章 笑傲一世
第九章 誰在撒謊
第十章 重大黑幕

內文精摘:
離開蒼山市後,柳擎宇直接到了白雲省省會遼源市。
考慮到距離通知書上所說的到市委組織部報到的日期還有兩天,柳擎宇決定趁這兩天的空檔,去東江市轉一圈,以便對東江市的情況有所瞭解。
他在新源大酒店開了個房間,把隨身物品都放在房間後,便到長途客運站,坐上了前往東江市的車子。
遼源市距離東江市差不多有一百多公里,正常情況下,坐車走高速公路兩個小時左右便可以到達了。
車子發動,柳擎宇便閉目養神起來。
兩個小時後,柳擎宇被車身一陣劇烈的顛簸給弄醒,看看手錶,離出發已經兩個多小時了,然而,他向車窗外看,竟然還沒看到一點東江市市區的影子,柳擎宇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按理說,車子都走了兩個多小時了,怎麼也該看到東江市了吧?柳擎宇觀察了一下路邊的商店招牌和廣告,發現的確已經進入東江市的範圍了。
再瞧了瞧,他發現車子是在村子裡穿行,而距離村子不遠就是一條高速公路。
柳擎宇不由得疑惑起來,對身邊一個老鄉道:「老鄉,這車子從遼源市到東江市這一段不是一直都在高速公路上走嗎?怎麼到了這裡就換走村子裡的小路了?」
老鄉聽柳擎宇這樣問,笑著說道:「小兄弟,你肯定是第一次坐這車吧?我告訴你吧,司機也不願意走這些小道,但是沒有辦法啊,高速公路進入東江市後不超過二十公里,便得走小路了,否則根本過不去。」
柳擎宇一愣:「前面不是有高速公路嗎?為什麼不走呢?」
老鄉聽柳擎宇這樣問,臉上立刻露出一絲憤怒,說道:
「是啊,有高速公路不假,但問題是『天宏建工』修的路根本是豆腐渣工程啊,這條公路自從去年九月分通車後不到三個月,有不少路段便坑坑窪窪的,路政的工人都快忙死了,三天一小修,五天一大修,從那之後,就沒有一個星期不動工的!
「更扯的是,一個月前,『天宏建工』負責重新翻修的東江水庫突然決堤,下游許多鄉鎮的農田被淹,遭受洪水直接沖擊、其他公司修的路一點問題都沒有,可是天宏修建的那段十公里的高速路只是被分流過來的洪水稍微一沖就垮了六公里!」
柳擎宇一聽,竟有這種事!忿忿地問:「難道發生了這麼嚴重的道路事故,那個天宏建工就沒有人管嗎?」
「管?誰敢管?人家在市裡有人,縣裡也有關係,普通老百姓誰敢過問這件事?!曾經有媒體記者聞訊過來採訪,但是卻突然暴斃,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記者願意來探問了。
「而且那段路沿線總有人巡邏,誰要是敢帶手機、相機之類的東西靠近就會被打,即便是當地的老百姓也輕易不敢靠近。」老鄉說到這裡,臉上顯得十分無奈。
柳擎宇震驚地道:「天宏建工這麼囂張啊!難道東江市市委市政府就沒有人來調查此事嗎?這段路就讓它這樣壞著嗎?」
老鄉嘆息一聲:「我聽說市裡半個月前就宣布招標重建這段路了,小道消息說,天宏建工已經報名參加競標,不出意外的話,這條路段還是由天宏建工來負責。」
「什麼?還是由天宏建工負責?難道那被沖毀的公路出現那麼嚴重的問題,東江市領導看不出來嗎?他們不知道天宏承建的那段路問題十分嚴重嗎?為什麼還讓他們參加競標呢?」
柳擎宇真的震驚了。
「這樣的事,就算是我這樣的老百姓都看得清楚,但是東江市的領導看不清楚啊,人家經過所謂的『周密調查』後,說那段路是因為洪水衝擊力過大才被沖毀的,和天宏建工無關。這年頭,官官相護,官商勾結,最苦的還是我們老百姓啊!我們村今年每個人都被徵收了一個人頭費,每個人五十塊,不交錢就不發各種補助!唉!」
說到這裡,老鄉一聲長嘆,顯得十分無奈。
這個老鄉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多歲,很是健談,雖然穿著沒有都市人那樣講究,看起來就是個鄉下人,但柳擎宇分析這個老鄉應該是個生意人,否則不會對市裡的事這麼瞭解。
聽到老鄉那聲充滿無奈的長嘆,柳擎宇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錐子狠狠地扎了一下般深深的刺痛。
他雖然還沒有正式上任東江市紀委書記,卻已經對東江市的問題有了初步的瞭解,他有些明白為什麼曾鴻濤都對東江市那麼重視了,看來東江市的問題不是一點半點啊。
他不明白,這麼嚴重的建築品管事件,甚至可能涉嫌官員瀆職,竟然沒有任何人承擔責任!另一個疑問也在柳擎宇的腦海中升起,東江水庫既然在一年前剛剛被重新修繕過,為什麼會決堤?
想到這裡,柳擎宇問道:「老鄉,東江水庫決堤那次,雨下了幾天?」
老鄉回憶了一下,道:「就下了半天,雨雖然大,但是正常情況下,水庫是不應該決堤的,因為那種規模的大雨幾乎每年都會有幾場,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而水庫重修後,只下一次就決堤了。」
老鄉有些意興闌珊的看向窗外。
汽車繼續前行,柳擎宇的心也隨著車身的顛簸漸漸下沉。
決堤的洪水、被淹沒的村莊和農田,還有被沖毀的高速公路,這些都和那家名叫「天宏建工」的公司有牽連,就連普通老百姓都看得明白的事,為什麼東江市的市領導們不清楚呢?
為什麼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句話?
東江市的媒體對此事沉默可以理解,但是遼源市的媒體為什麼也保持沉默?白雲省的媒體呢?
高速公路每公里的造價最少也得五六千萬,十公里就是五六億,難道錢就這樣打了水漂嗎?
最讓柳擎宇想不明白的是,東江市準備重新招標,對這條路段進行重建,而天宏建工竟然又要參與競標,如果這次真的又是天宏建工得標的話,那麼這裡面的問題可就太嚴重了。這一進一出可就是數十億的資金啊!難道東江市的市委班子對此就沒有一個人有異議嗎?
就在這個時候,老鄉突然用手拍了拍柳擎宇的肩膀,說道:
「小兄弟,看到沒,那裡就是被洪水沖毀的路段,你看,沿線每隔三四百米就有幾個人在巡邏,名義上是施工考察,實際上是防止有人靠近進行調查。」
柳擎宇順著老鄉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情形果然如老鄉所說,相隔三四百米的地方都有一個搭建起來的活動板房,板房外面的太陽傘下坐著四個人正在打牌。
柳擎宇心中一動,他雖然不是搞建築的,但是對高速公路的修建流程還是明白的。他立刻跟司機打了個招呼,讓司機停車,邁步向公路斷面處走去。
老鄉搖下車窗對柳擎宇喊道:「小兄弟,你千萬不要靠近他們啊,那些人下手可狠了!」
老鄉善意的提醒,讓柳擎宇心中暖烘烘的,與此同時,一股責任感也油然而生,自己即將身為東江市紀委書記,怎麼能容忍無數像這老鄉一樣的善良百姓忍受那些貪官污吏的壓榨呢!
不行!絕對不行!既然自己要到東江市上任,就要為東江市的老百姓做主,必須讓東江市的官場風氣大大地改觀!他不能容忍任何勢力、任何官員把他們自己的意志強加給老百姓,他不能容忍他們以權謀私!
當官必須為老百姓做主,否則,那就讓他們回家賣紅薯去吧!
柳擎宇向老鄉揮了揮手,逕自向公路斷面走去,他想要實地查看一下,這段高速公路到底是怎麼修的,品質為什麼會如此之差。
柳擎宇沿著農田向前走,到了活動板房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對方已經看到了柳擎宇。
一個彪形大漢拿起身邊的一個大喇叭喊道:「喂,你是幹什麼的?立刻離開此地,否則後果自負。」
他可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怎麼會在意對方的威脅之語,仍然向斷面處走去。
看到柳擎宇竟然不理會警告,彪形大漢把大喇叭往桌上一摔,騰的一下站起身來,不屑地說道:「哎喲,今天竟然碰到一個生瓜蛋子,敢到咱們哥幾個負責的地盤上撒野,兄弟們,好幾天沒有活動筋骨,咱們也該運動運動了。」
說著,便帶頭向柳擎宇衝了過去。
這哥們看起來有一米八五左右,臉龐黝黑,光著膀子,穿著大褲衩,胳膊上紋著一隻斑斕猛虎,看起來十分彪悍的樣子。
其他三個人雖然沒有這傢伙彪悍,也是一副十分囂張的樣子,聽黑臉大漢招呼,立刻站起身來,罵罵咧咧地說道:「奶奶的,居然敢給咱哥幾個找麻煩,先打斷他的雙腿再說!」
很快,幾個人便攔在柳擎宇面前,呈扇形把柳擎宇圍在當中。
黑臉大漢用手一指柳擎宇,道:「小子,你幹什麼的?剛才沒聽到我跟你喊話嗎?」
柳擎宇冷冷道:「你以為你是誰啊?這裡又不是你們家的地盤,我愛怎麼走就怎麼走,礙著你啥事了?立刻給我讓開,我要去前面溜達溜達。」
黑臉大漢聽到柳擎宇的話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去前面溜達溜達?小子,你是外地人吧,我警告你,這路沿線三百米內都是禁區,不許任何人踏入,否則後果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柳擎宇反問道:「禁區?誰劃的禁區?有東江市市委市政府的批文嗎?如果我非要踏入呢?」
這時,一個穿著花褲衩的瘦高個兒揮舞著手中的鐵管,劈頭便向柳擎宇的腦袋狠狠地砸下,邊砸還邊冷笑道:「這就是後果!」
黑臉大漢一看,知道柳擎宇就是個生瓜蛋子,也揮起了手中的鐵管,朝柳擎宇的腰部抽了過去。一時間,棍影重重,四個人向著柳擎宇下了狠手。
柳擎宇的眼神在頃刻間便變得犀利起來。
他沒想到對方一言不合便對自己下死手,自己要是普通老百姓的話,恐怕不死也得半殘了!
怪不得那位老鄉說沒有記者敢報導此事,看來這些人的確非常凶殘。到底是誰給他們如此凶殘的底氣?他們就不怕把人打死打殘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嗎?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這個東江市到底怎麼了?
一個個疑問在柳擎宇的腦中升起,柳擎宇的心情在這一刻變得異常煩躁,尤其是當他看到四根鐵管竟然先後向著自己要害之處狠狠打來的時候,柳擎宇發飆了!
電光石火間,柳擎宇猛的一伸手,便避過第一個出手的那個瘦高個的鐵管,同時,柳擎宇突然握住他的手腕,隨即一抖,這小子胳膊直接脫臼,鐵管瞬間落入柳擎宇的手中,同時,柳擎宇把鐵管猛的向外擋出,架開了黑臉大漢的鐵管!
隨即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黑臉大漢和其他三人全都被柳擎宇的連環腿直接踹倒在地上,柳擎宇揮舞著手中的鐵管「狠狠地把三個人教訓了一番。
考慮到此處遠離市區,如果打傷他們,流血過多,無法挽救的話容易出人命,柳擎宇並沒有打斷他們的手腳,但是他們每個人都結結實實地挨了柳擎宇八棍!
這八棍看上去並沒有打破四個人的筋骨皮膚,但是四個人挨了這八棍後卻全都倒在地上,口吐鮮血,想要再爬起來,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
他們不知道,柳擎宇因為恨透了他們肆意欺壓老百姓的流氓行為,在下手時用了八卦鎖陽棍,八棍全都打在他們的關鍵穴位上,而這八個穴位一旦被打中,便徹底鎖死了他們身上的陽氣貫通通道,從今以後,這四個人身上的陽氣將會逐漸萎縮,,鬍子也會漸漸消失,聲音變細,成為新時代的「東方不敗」。
搞定這四個人後,柳擎宇大步向前走去。
來到斷面處一看,柳擎宇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只見在斷面的西邊,通往東江市市區的方向,原本應該是高速公路路線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個高低起伏的小土丘,在土丘的旁邊,散落了很多高速公路的路邊資料,土丘與土丘之間,是被水沖出來的一條條的溝渠,水已經消失了,但是這些溝渠和土丘卻保留了下來。
在斷面的東邊則是沒有被沖毀的路面。但見路面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坑槽,大的如臉盆,小的如盤子,常常接連出現幾個坑。
再往前不遠處的路中央,突然出現數十米長的裂縫,柳擎宇走過去仔細一看,裂縫最寬處竟然有三指寬,如果是騎自行車的話,車輪肯定會陷進去。
柳擎宇順著裂縫把手插進去,順手抓了一把,放在路面上一看,發現抓到手裡的竟然全都是黃土!
開玩笑嗎?路下面竟然是黃土!
就算是一般的鄉村公路,在路面下也得添加一些石料來墊基吧?高速公路的要求就更加嚴格了,不僅要求有瀝青層,還得有混凝土層、墊土層,還得有流沙層,按照正常的施工,瀝青層下面應該是混凝土層,但是自己卻一把就抓出了黃土!難道自己這把抓得太深了?
他又在不同位置上抓了幾把,發現抓上來的全是黃土,根本就沒有看到混凝土。
柳擎宇拿出手機上網查了一下,發現按照規定,瀝青層的合理厚度應該在九至十二釐米,他用手量了一下實際厚度,竟然只有四釐米,這還是他放寬了量的結果,如果照實際測量的話,能夠有三釐米多一點就不錯了。
看到這種結果,柳擎宇便知道為什麼路面會開裂了!
這絕對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啊!根本就沒有按照施工標準來施工!這樣的路面不出問題才怪!
看到這裡,柳擎宇的心徹底涼了!但是很多問題他也想明白了!他總算知道為什麼東江市這麼急地對這段公路重新招標的原因、明白為什麼沿線要有人看守,防止閒雜人等,尤其是記者靠近了。
想到這裡,柳擎宇拿出自己的手機對斷面兩側分別進行拍照和攝影存證!對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
然而,他沒有注意到,就在距離他幾十米遠的地方,那個黑臉大漢看到他拿出手機拍照後,,立刻撥通了一個電話,通報道:「老闆,我們遇到了一個疑似記者的人,他把我們都打傷了,正在用手機拍照採證,你趕快派人過來吧!」
電話那頭傳來憤怒的聲音:「又一個找死的!那我就成全他!」
掛斷電話,黑臉大漢怨毒地看著柳擎宇一眼,喃喃道:「孫子,得罪我們老闆,你死定了!」

柳擎宇自然不知道黑臉大漢在背後鼓搗的一切,因為此刻他的心思全都聚焦在這十公里的高速公路上。
柳擎宇沿著斷面東側向東殘存的路段行走了整整一公里,看完這個路段後,他氣得差點直接罵娘!
這哪裡是高速公路啊,就算是鄉下的土路都比這個平整!一個大坑套著一個小坑,一條裂縫接著一條裂縫,整條高速公路就像是乾旱了十年八年的土地,慘不忍睹!
至於兩邊的護欄,就更讓他抓狂了,護欄顧名思義,要起到保護阻攔的作用,但是這裡的護欄尺寸比正常的高速公路護欄薄了一半都不止,遠遠地看還像那麼一回事,走近一看,根本是一層薄薄的鐵片,風一吹,鐵片便嘩嘩作響。
柳擎宇感覺自己真的有些錯亂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要知道,在公路的建設過程中,第一波有監理公司在現場進行監理,第二波還有建設方,也就是東江市有關部門技術人員和領導負責驗收把關,就算是監理方與承建方沆瀣一氣,路面的瑕疵被掩蓋,但是公路兩邊的護欄可是一直都豎立在那裡,一目了然的啊,難道大家的眼睛都瞎了?
柳擎宇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他越來越感覺到東江市存在的問題嚴重!像這樣簡陋的豆腐渣工程建好將近一年了,竟然沒有任何人出聲!而東江市竟然還打算重新招標,一旦公路重建,之前存在的問題將會被掩蓋,如果還是由那個天宏建工來承包的話,是不是又會重新出現一個豆腐渣工程?
他向前又走了幾百米後便放棄了,因為他發現剩下的三公里左右的路都是這樣,這家天宏建工的膽子真是太大了!
難道這樣的問題真的只是天宏建工一家的責任嗎?柳擎宇一邊沿著公路往回走,一邊思考這個問題。
他走著走著,突然一陣警笛聲響起,只見六輛警車拉著警笛呼嘯駛來,在距離他最近的土路上停了車,隨即車上下來十幾員警,向他衝了過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