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109醫統江山(卷9)驚心動魄Xh110醫統江山(卷10)天道難言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5)
書系編號:Xh109
書籍名稱:醫統江山(卷9)驚心動魄(卷10)天道難言
作  者:石章魚 
編  者:
定  價:270元(單冊)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799-2
原印條碼:978-986-352-799-2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20.3.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胡小天只感到自己背脊後一股冷氣直躥到脖子根兒
自己百般謹慎,卻想不到竟在這裡翻了船
慕容展為何一定要自己上山?難道他猜到了自己的秘密?
胡小天心中一陣陣發毛……

醫手遮天,醫統山河
網路大神級石章魚架空歷史之力作,點擊率破六百萬點
過勞醫師意識飄飛成為古代奸臣之子,卻發現富二代也不是容易混的人生!
當了十六年啞巴外加癡呆兒的官二代,一朝突然恢復神智,震驚眾人。外科醫師胡天,穿越成了胡小天,戶部尚書胡不為唯一的血脈。身為大康第一奸臣之子,吃香喝辣快活過一生的願望不難達成,萬萬沒料到,奸臣居然也會家道中落,落難之子胡小天將如何憑其前輩子的聰明機智,遊走江湖廟堂之中? 

作者簡介:石章魚
石章魚,本名葉勇,作品名列百度風雲榜前十名,為網路票選百強之一,大神級的寫手。據說為了替兒子「賺奶粉錢」而一腳跨入網路創作,憑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而一夕爆紅,收穫粉絲無數。由於本職為醫師,因此著有多部關於醫界的小說,如《獸醫狂詩曲》、《醫冠禽獸》、《醫道官途》、《醫統江山》等,另有《品行不良》、《宇宙牛仔》。業餘寫作至今十餘年,性格開朗,好友善飲。


內文簡介:

燭光之下,太上皇龍宣恩靜靜坐在龍椅之上,這張龍椅曾經陪伴了他四十一年,被大兒子龍燁霖謀奪皇位之後,這是他留下的唯一紀念。
龍椅仍在,可是坐在龍椅上的人再也不復昔日之威,太上皇!一個符號而已,大半年的囚禁生涯已經讓龍宣恩徹底明白了自己的位置,他是一個囚犯,兒子的囚犯。大康的江山雖然還是龍姓,可皇位卻已易主。
望著出落得楚楚動人的女兒,龍宣恩的目光中卻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慈愛和溫情,他的目光一片茫然,表情呆滯而麻木,彷彿是一個被抽離生命的軀殼。
龍曦月望著高踞龍座上的父親,眼前的父親已經失去了昔日睥睨天下的傲慢氣勢,只是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這段時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唯一沒變的就是他們之間的距離,依然如此遙遠,如此陌生……

◎醫統冷知識:「闌尾手術」
尋找闌尾的竅門在於首先找到盲腸,盲腸的色澤較小腸灰白,前面有結腸帶,兩側有脂肪垂。尋到盲腸之後,用手指墊紗布捏住腸壁,輕輕將盲腸提出,順著結腸帶很快就找到了闌尾。

【目錄】
第一章 埋伏
第二章 鐵箱中的紅色毒蠍
第三章 宮中的一枚棋子
第四章 後宮之主的心事
第五章 祥瑞的龍氣升騰
第六章 心病還須心藥醫
第七章 老太監根本就靠不住
第八章 天大的賞賜
第九章 一個符號而已
第十章 變調的除夕夜


內文精摘:
姬飛花凌風而立,紅色長袍被北風扯向身後,勾勒出他足以讓無數女人折腰的傲人曲線。一雙長眉宛如利劍般斜插入鬢,雙眸有如寒星,冷冷投射到遠方天際。
胡小天拿著他的貂裘來到他的身後,輕輕將貂裘幫他披在肩頭。
姬飛花沒有回頭,冰霜般冷酷的精緻面孔上卻浮現出些許的暖色。
胡小天道:「小天誓死護衛大人!」這種狀況下他別無選擇,必須和姬飛花站在一起。
姬飛花點了點頭,身軀一震,黑色貂裘倒飛了出去,將胡小天包裹在其中,一股強大的內勁帶著胡小天倒飛入茅草屋內,然後輕輕落在了地上,彷彿有人抱著他將他輕輕放下一樣。在胡小天落地之後,房門蓬的一聲關閉。
姬飛花慢慢將長髮挽起,從一旁折下一根枯枝作為髮簪插入髮髻之中。
正中一匹黑色駿馬一馬當先,黑衣騎士縱馬已經衝上長橋,瞬間已至長橋中段。姬飛花雙目之中殺氣凜然,他向前猛然跨出一步,足尖落地之後,幾乎沒做任何的停留,身軀自長橋之上騰躍而起,於虛空之中握緊右拳,一拳向前方轟擊而去。
雪白粉嫩的拳頭飛速運行之中掀起狂飆,一股無可匹敵的罡風圍繞他的右拳旋轉形成,進而形成一個巨大的風團。
黑衣騎士瞳孔驟然收縮,他的身體從馬背之上彈射而起,飛掠到上空五丈左右,腰間長刀鏘然出鞘。
狂烈的罡風讓黑色駿馬為之嘶鳴,駿馬硬生生停下腳步,一雙後腿釘在長橋橋面之上,前蹄高揚而起,姬飛花的右拳裹著狂風猛然擊落在駿馬的前胸,足有一千五百斤的高頭大馬被姬飛花一拳打得橫飛了出去,又如一只斷了線的紙鳶,飛起在空中兩丈有餘,在嘶鳴聲中鮮血狂奔,向後方緊隨而至的黑衣騎士砸落下去。
長刀出鞘之後長達四尺,黑衣武士手腕擰動,轉動刀柄機括,鏘!自刀身之中彈射出暗藏的一節,長刀擴展為六尺五寸,雙手持刀,高擎過頂,以泰山壓頂之勢頭向姬飛花力劈而去。
六尺五寸的長刀在內力激發之下蔓延出一道長達一丈的刀芒,伴隨著長刀揮舞的動作,刀芒脫離刀身,宛如一道絢爛奪目的閃電向姬飛花的頭頂劈落。奔行的過程之中,刀芒不斷擴展,瞬間已經擴展到兩丈長度。
姬飛花足尖一頓,長橋從中斷裂開來,前方的一截橋面筆直豎起,垂直迎向刀芒。
被姬飛花一拳打飛的駿馬此時已經落地,猛然撞擊在第二匹黑馬之上,血肉橫飛,第二名黑衣殺手在血雨之中飛起,渾身沾染了碎肉和鮮血,他的身體如同一支離弦的利箭,手中長劍筆直向前,人劍合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越腥風血雨,跨越斷裂的長橋,攜裹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向姬飛花的胸口刺去。
刀芒和橋面撞擊在一起,發出驚天動地的轟然巨響,一道雪亮的光芒勢不可擋地劈開橋面,姬飛花唇角泛起一絲譏諷的冷笑,右手螺旋握緊,橋面驟然向內收縮,然後蓬的一聲炸裂開來,分裂成無可計數的木屑,這些木屑掩蓋住刀芒,宛如群蜂亂舞,又如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將握刀的殺手裹在其中。頭頂木屑包繞成的圓球在空中驟然壓縮,然後迅速擴張開來,殺手的肉體和長刀盡數被圓球撕裂,血雨漫天。姬飛花揮動長袖,一道透明的水流呈弧形越過他的頭頂,在他的上方形成一道透明的拱頂,將血雨碎肉盡數遮擋在外。
第二名殺手已經飛掠到距離姬飛花不到三尺的地方,劍鋒和空氣在高速的摩擦中溫度迅速提升,湖面上濕冷的水汽遭遇到驟然升高的溫度,化為白霧,白霧又在殺手身體的撕扯下形成一道筆直的白煙,如同一條長達十餘丈的白色長龍。
姬飛花的右拳已經握緊,一拳迎向這條長龍,他竟然要用肉身去對抗鋒利無比的利劍。姬飛花出拳時有一個明顯的旋轉動作,螺旋勁圍繞他的右拳形成一個旋轉的漩渦,白色長龍率先接觸到的便是這個漩渦,長龍如同陷入了一個無盡的深淵,在姬飛花強大的螺旋勁力面前扭曲變形,力量被離心拆解,原本聚力於中心最強大的一點卻成為最薄弱的一環。
姬飛花的拳頭從漩渦中探伸進去,在殺手的眼前放大,準確無誤地擊中殺手的面門,骨骼碎裂的聲音響起。
姬飛花的長袍之上纖塵不染,濃烈的血腥氣息卻隨著夜色無聲無息地蔓延開來。
三名刺客只剩其一,一聲馬嘶,最後一名刺客縱馬從兩匹黑馬的屍體上越過,黑色駿馬如同飛龍在天,在刺客的操縱之下,越過斷橋三丈寬度的裂隙,人馬合一如同神兵天降,刺客在抵達長橋的入口處已經揮動手中流星錘,錘似流星,頭顱大小的流星錘鼓動風雷之聲,直奔姬飛花的面門砸落。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