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008古龍真品絕版復刻(8)遊俠錄(上)Rq009古龍真品絕版復刻(9)遊俠錄(下)

2022年10月新書預告:
出版類型:武俠小說
書系列別:古龍真品絕版復刻
書系編號:Rq008~009
書籍名稱:古龍真品絕版復刻(8)遊俠錄(上/下)
作  者:古龍
編  者:
定  價:$320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626-7153-29-1
原印條碼:978-626-7153-29-1
CIP碼:857.9
出版日期:2022.10.2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睽違數十年,重出江湖之古龍武俠作品
少年古龍初見名家風範之作,見證古龍的靈氣之源和俠情之始
全新編校‧收錄最齊‧名家導讀‧限量發行
※《遊俠錄》在當年採取了全新的寫作方式:一是以雙線推動,將熱鬧熾烈的情節歸於「明線」,而將理念反思的設定置於「暗線」,這幾乎已是現代純文學作品的寫法了。二是古龍首次將電影「蒙太奇」的技法引入他的小說,日後他的作品遠較其他作家的作品更具動感,更富衝擊力!
※究竟如何去理解「俠」的內涵和底蘊,「俠」的真諦和侷限?這是古龍作品一直在探究的問題,也是古龍對武俠創作一直鍥而不捨的內在驅動力。在他最早期的作品中,《遊俠錄》是直接而深入地給出這個「大哉問」,並試著提出一己答案的代表作。
※「古龍真品絕版復刻」收錄六部古龍最早期之武俠作品,限量發行。
殘金缺玉,碎鑽散翠,卻可由此透視後來光芒萬丈、膾炙人口的古龍武俠諸名著,其最根柢處的靈氣之源和俠情之始。凡對古龍作品珍愛非常的讀友,必會收存這個專輯,並可由此看出:當古龍將這些金玉鑽翠串綴起來時,是何等的璀燦奪目?
 
作者簡介:古龍
為現代武俠小說「別開生面」的重量級作家,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本名熊耀華的古龍,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名作家倪匡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采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的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多姿多采的英雄人物的綜合。金庸則說:「古龍慷慨豪邁,跌蕩自如,變化多端,文如其人,且復多奇氣。」俱見對古龍惺惺相惜之情。
 
內文簡介:
遊俠謝鏗在武林中大大有名,近十年來,他四處遊俠,江湖上沒有受到他恩惠的人,可謂極少。然而,謝鏗現在正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在黃土高原上,他感覺全身麻痹,甚至連爬都幾乎爬不動。
然而,他生存的目的尚未達到,十年來他朝夕思切的事,仍未做到,他生存在世上,仍然有極大的價值,不然他此刻倒真的寧願死去,也不願再忍受這麼強烈的痛苦。
就在謝鏗將要失去知覺的這一刻,他遇見了一個老人,老人救了他,但清醒後的謝鏗卻發現,這隱居土窯多年的老人,竟是他十年來欲追尋的弒父仇人「黑鐵手」童瞳!
他生平唯一的仇人和他生平最大的恩人,竟是同一人!沒有任何事使得謝鏗像此刻這麼難受過,這是他平生所遇到最難解決的事,但也是他無論如何都一定要解決的事!
 
 
 
※【名人說古龍】
「古龍生前死後台灣還沒有可跟他相比擬的武俠小說家。」——溫瑞安
「古龍的酒和他的武俠,他的人一樣,果然不同反響。」——林清玄
「莫論古龍的小說是否比金庸好,只要談及武俠小說的流派,就不能不提古龍。」——黃霑
 
※【目錄】
【導讀推薦】  雙線並進的《遊俠錄》:問世間,俠為何物?  秦懷冰
◎第一篇 恩怨分明
夕陽古道
無影之毒
黑鐵神掌
恩仇互結
各有心事
劫後餘生
終有一鬥
天龍七式
虎躍龍騰
雖生猶死
 
◎第二篇 風雲際會
悚然色變
天中劍客
四川大麯
隱跡風塵
非常人也
伊人無恙
關東馬豪
黑蛇令符
白羽雙劍
相逢如夢
 
◎第三篇 千蛇之會
黯然神傷
凌塵傷目
天中劍折
人中之龍
千條萬緒
情深如海
既聾且啞
雲龍何去
恩仇了了
 
◎第四篇 八方風雨
了了恩仇
易容之術
天赤尊者
攝心大法
神龍巡弋
地底之秘
恍然而悟
平平十日
靈蛇堡裡
 
◎第五篇 雲龍入雲
樂聲怪異
無骨柔功
駭然而驚
雲龍探爪
天霄神珠
誤會冰釋
 
◎第五篇(續)
儷影雙雙
園中之秘
芳心悽楚
水簾洞裡
 
◎第六篇 峰迴路轉
又現奇人
先天之炁
異人異獸
寰宇六珍
縛魂之帶
重見天日
【附錄一】折斷刀鋒--古龍的「大武俠時代」 林遙
【附錄二】古龍小說的十大經典開篇
 
 
※【導讀推薦】雙線並進的《遊俠錄》:問世間,俠為何物?
著名文化評論家 秦懷冰
 
究竟如何去理解「俠」的內涵和底蘊,「俠」的真諦和侷限?這是古龍作品一直在探究的問題,也是古龍對武俠創作一直鍥而不捨的內在驅動力。在他最早期的作品中,《遊俠錄》是直接而深入地給出這個「大哉問」,並試著提出一己答案的代表作。
在本書中,遊俠謝鏗的意念與行徑,展示了古龍對俠義、俠情、俠道的一些基本體認及反思。當然,作為一位天才橫溢的小說寫手,古龍不可能以制式的武俠套路來表述如此沉重的反思,故而他除了在文字風格上較前此諸作品表現得更為簡截明快之外,還特意採取了全新的寫作方式:一是以雙線推動,將熱鬧熾烈的情節歸於「明線」,而將理念反思的設定置於「暗線」,這幾乎已是現代純文學作品的寫法了。二是古龍首次將電影「蒙太奇」的技法引入他的小說,日後他的作品遠較其他作家的作品更具動感,更富衝擊力,實與他這次的創意及創舉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不無關係。
 
但古龍在作此嘗試前,卻也是惴惴不安,他在書末留下「附言」道:「《遊俠錄》這本書是一個嘗試,裡面有些情節承合的地方,是仿效電影『蒙太奇』的運用,但是這嘗試成功嗎?」顯然,這嘗試是成功的,並且為武俠創作開啟了一道可大可久的新路,後來的溫瑞安、黃易、黃鷹等各家,紛紛跟進雙線(或多線)寫法,並亦運用蒙太奇效果,足見古龍孤明先發,引領了武俠寫作持久的風潮。
在本書中,遊俠謝鏗與殺父仇人「黑鐵手」童瞳在黃土高原狹路相逢,就江湖規矩而言,有仇報仇為理所當然。但他卻不知,童瞳當年與其父的決鬥其實另有內情:當時單戀童瞳的女劍士「無影人」丁伶為恐童瞳不敵,先向對方下了「無影之毒」,故童瞳鐵掌擊出時,已中了毒的對方隨即倒斃。但既是自己一方下的手,童瞳自當扛起責任,故對謝鏗的報仇無話可說。雖然,他早已與丁伶分手,也深自懺悔當年的莽撞。
在搏鬥中,山洞倒塌,黃土崩陷,情景猶如天崩地裂;加以丁伶派遣其女石慧前來暗助,又對謝鏗施毒;謝鏗兩度陷入垂危,皆為童瞳所救。但恩歸恩,仇歸仇,獲救的謝鏗仍與童瞳決戰,終於搏殺對方,報了父仇。
但謝鏗日後終究得知,嚴格說來父親其實並非為童瞳所殺,真正仇人乃是丁伶。故他毅然自斷雙臂,以償童瞳救命之恩,然後矢誓天涯海角去追殺丁伶,以報殺父深仇。
為了平衡如此沉重陰鬱的恩仇糾纏,古龍在明線中以石慧的意中人、天龍門的第四代英傑「雲龍」白非為主角,推展出一連串門派角逐、幫會內訌、千蛇之會、盟主之爭等引人入勝的武俠情節,並以白非、石慧這對歡喜冤家的情海波瀾為配方調料,務使全書氣氛趨於明朗,而非滯於陰鬱。最終斷臂的謝鏗仍擊殺了丁伶的相關情節,則是藉由旅館小廝的口述呈現出來,而非濃墨重彩地刻意凸顯。
可見古龍為了鋪陳其對「俠」之真諦的探究與反思,著實費了不少心力,在布局和技法上尤其別出心裁。
本書另一值得關注的看點,是古龍提到「無影人」丁伶之所以能施「無影之毒」,是因她在幼年遭人摧殘蹂躪下竟獲得前輩奇人「毒君」金一鵬所遺的《毒經》,其中並夾著另一奇人辛捷所修習「暗影浮香」的殘頁,故而能她成為武功既高、又能施毒的女魔頭。熟諳古龍作品的人大抵皆知,辛捷之師即是「七妙神君」梅山民,梅山民和「毒君」金一鵬都是古龍早期名著《劍毒梅香》中的不世奇人。
古龍對自己所創作的梅山民、辛捷、金一鵬等人物設定,顯然念念不忘;由此可見,古龍對自己當時頗費心力撰作的《劍毒梅香》未能終卷,而由上官鼎續完,畢竟仍有些悵然若失之感;所以,在另撰新書《遊俠錄》時,還念念不忘七妙神君、毒君、梅香神劍辛捷這些由自己塑造的武俠人物。
而在如此早期,古龍對其作品中刻畫的某些重要人物即已隱隱在賦予「譜系」關係,而非隨寫隨捨,實可見古龍對其作品在武俠小說史上必能自成一家之言的信心!
 
※【內文試閱】
夕陽西墜,古道蒼茫──
黃土高原被這深秋的晚風吹得幾乎變成了一片混沌,你眼力若不是特別的敏銳,你甚至很難看見由對面走來的人影。
風吹過時,發出一陣陣呼嘯的聲音,這一切,卻帶給人們一種淒清和肅索之意,尤其當夜色更濃的時候,這種淒清和蕭索的感覺,也隨著這夜色而越發濃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儘快的逃離這種地方。
然而四野寂然,根本連避風的地方都沒有。
突然,你可以聽到一種聲音,那究竟是什麼聲音,是極難分辨得出的,因為你只能在一陣風過後、另一陣風尚未到來時那一刻時間裡聽到,是極為短暫和輕微的。
接著,你可以看到地上有一條蠕蠕而動的影子,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你根本分辨不出那究竟是人影抑或是獸影。
呻吟的聲音發出了,於是你知道那是個人影,但是人影為什麼會在地上爬行呢?難道他受了傷?難道他生了病?
而且,他究竟是誰呢?從何而來呢?
這些問題,是很難得到解答的,只是此刻四野無人,根本沒有人看到他,自然也不會有人來思索這些難以回答的問題了。
他極為困難的又掙扎著爬行了一會兒,呼吸重濁而短促,顯見得他無論是受傷抑或是病了,都是非常嚴重的,嚴重的程度,已使他將要永遠離開這人世了,雖然人世也並不是他值得留戀的。
此時若有任何一個武林中人看到他此時的情況,都會驚異得叫出聲來的,也會不顧一切的來幫助他,只是此刻又有誰會看到他呢?
原來此人在武林中大大有名,江湖上提起遊俠謝鏗來,誰不稱讚一聲:「好男兒!」近十年來,他四處遊俠,江湖上沒有受到他恩惠的人,可謂極少,可是他此時此刻,又有誰會來幫助他呢?
風越發大了──
謝鏗覺得身上麻痹的感覺也越發顯著,他甚至連爬都幾乎爬不動,然而他卻不放棄他最後的希望,仍然在掙扎著。
因為他生存的目的,尚未達到,十年來他朝夕思切的事,仍未做到,他生存在世上,仍然有極大的價值,不然他此刻倒真的寧願死去,也不願再忍受這麼強烈的痛苦。
該會遇到個人吧?生存的意念,勃勃未絕。他暗忖:「難道真讓我死在這裡,唉!老天,你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最使他難受的是,到此刻為止,他還不知道他究竟是受了什麼人的暗算,而使自己有了這種幾將擴布全身的麻痹。他也曾思索過昔日的仇家,然而自山西的太原府一路至此,他卻沒有碰到過任何一個人呀?
何況即使他有仇家,也是少之又少的,因為他遊俠十年,總是抱著悲天憫人的心腸來扶弱,至於鋤強呢?只要不是十惡不赦的真正惡人,他總是諄諄善誘一番,然後就放走的。
因為他深切的瞭解,「仇」之一字在人們心裡所能造成的巨大傷痛,武林中多少事端,有哪一件不是為了這「仇」之一字引起的。
這是他親身所體驗到的,沒有任何言詞能比得上自己親身的體驗感人。
遊俠謝鏗出身武林世家,昔日他父親虬面孟嘗謝恒夫便是以義而名傳天下,哪知道卻因著一件極小的事故,仍被仇家所害。
那時謝鏗還小,但是這仇恨卻已深深的在他心中生了根。
這仇恨使得他吃盡了千百種苦頭去練武,藝成後又吃盡了千百種苦頭,跋涉萬里來尋找他殺父仇人的蹤跡。
這種他親身體驗到的事,使得他再也不願多結怨仇,也造成了他在江湖上慷慨好義的名聲。
然而他此刻又是受了誰的暗算呢?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雖然並沒有留意提防,但是像他這種人自然會有一種異於常人的本能,使他能避免一些他預料不及的災害。
但是這一次,他那種敏銳的能力像是已經不再有功效了,他竟然絲毫不知道他是在何時何地受到暗算的,這在他說來,是絕對可驚的。
當他到了這黃土高原上的這塊曠野,這種麻痹的感覺才像決堤之水,湃然而來,他既沒有預料,也無法抵抗。
以他這麼多年的內功修為,竟也再支持不住,而跌在地上,甚至發出呻吟,因為除了麻痹之外,他還感覺到一種難言的痛苦。
更嚴重的是,這種痛苦與麻痹,此刻竟由四肢侵入頭腦了,這使他連思索都逐漸困難起來。
就在他將要失去知覺的這一刻裡,他彷彿聽到地的下面有人語之聲,他暗自嘲笑自己,地的下面怎會有人的聲音呢?
但是這人語又是這麼明顯,中間還夾雜著一些咳嗽的聲音,謝鏗的心思倏亂,幾疑自己已不在人世了。
他終於完全失去知覺,人語、風聲,他都完全聽不到了。
當然,他不知道,在他最後聽到的地下的人語,是完全正確的,在他所爬行著的地面下,的的確確有人住著。
西北的黃土,有一種特異的黏性,有許多人,就利用這種特異的土性,鑿壁而居,謝鏗存身之地,恰好是在一個高坡上,在這高坡的下面,就有不少人鑿壁而居,這種情形除了西北之外,是絕對沒有的。
當謝鏗恢復知覺的時候,他並不相信自己已由死亡的邊緣被救回來了。
因為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土壁,帶著點油的泥黃色,此外便一無所有,生像是一座墳墓。
他又呻吟了一聲,微一轉折,那種麻痹的感覺仍存在,卻已不如先前那麼劇烈了。
此時他更是疑竇叢生,不知道自己究竟遇到了什麼事。
他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這種事倒的確是第一次遇見。
須知昔日行旅遠不及今日方便,謝鏗雖有遊俠之號,但西北卻是第一次來,因為他聽到一些風聲,那就是他唯一的仇人、手刃他父親的鐵手神判童瞳已逃亡到了邊塞。
因此他絲毫不知道西北的風土人情,西北人鑿壁而居的特性,他當然更不會知道,此刻他存身之地竟是這等所在,自然難免驚懼。
謝鏗正自驚懼交集,眼前一花,已多了一人,他更驚,全身本能的一用勁,想跳起來,但仍然是力不從心,無法辦到。
這人來得非常突兀,竟像是從土壁中鑽出來的,此情此景,再加上這種人物,謝鏗膽力再雄,心頭也不禁微微生出些寒意。
但哪裡知道西北的這種土窯根本沒有門戶,只不過在入口處多了一重轉折,只要行動略為慢些,便不使人看起來像是自壁中鑽出的,尤其是像謝鏗這樣從未到過土窯的人物,更容易生出這種錯覺。
那人雖仍強自偽裝著硬朗,但他臉上的皺紋和佝僂的身形,卻無法掩飾歲月所帶給他的蒼老。
只有他一對眼睛,卻仍然炯炯發出光采,毫無灰黯之色。
是以當人們第一眼看到他時,他所帶給人們的感覺,是極不相稱的。
試想一個人有著暮年人的身軀和面貌,卻有一對年輕人的眼睛,那在別人的心目中,會造成一種怎麼樣的印象呢?
謝鏗努力的收攝著自己的神智,他知道此刻他須應付一個極為奇特的遇合,只是他自己卻無法推測這種遇合究竟是禍是福罷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