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001新編亞森‧羅蘋之(1)巨盜vs.名探

2022年10月新書預告:
出版類型:偵探推理小說類
書系列別:風雲探案經典系列
書系編號:Mb001
書籍名稱:新編亞森‧羅蘋之(1)巨盜vs.名探
原文書名:Arsene Lupin
作  者:莫理斯‧盧布朗Maurice Leblanc(法國)
譯  者:丁朝陽
定  價:$28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626-7153-38-3
原印條碼:978-626-7153-38-3
CIP碼:876.57
出版日期:2022.10.06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莫理斯‧盧布朗最膾炙人口、家喻戶曉的暢銷名著!與英國柯南‧道爾所著《福爾摩斯探案全集》齊名!Netflix最受歡迎法國原創影集同名經典小說!
※亞森‧羅蘋可說是史上最有名的世紀怪盜、造型最多變的浪漫奇俠,也是法國最傳奇的大冒險家,本公司特別精選亞森‧羅蘋系列中最經典亦最具代表的五個故事以饗讀者,包括《巨盜vs.名探》、《八大懸案》、《七心紙牌》、《奇案密碼》、《怪客軼事》,不論是看過或沒看過「亞森‧羅蘋」的讀者,只要翻看本系列,都可以一起徜徉在亞森‧羅蘋的奇幻冒險世界裡。
※到外地遊歷多年未歸的公爵突然現身巴黎,他真的是公爵本人?還是羅蘋假冒的?拍賣場上價值連城的王室冠冕,是各方萬眾矚目的焦點,也吸引了羅蘋的注意,更公然放話會將王冠偷走,王冠真的會不翼而飛嗎?看法國名偵探與羅蘋的精彩鬥智!高手過招,誰會勝出?
 
作者簡介:
莫理斯‧盧布朗(法語Maurice-Marie-Émile Leblanc,1864-1941),法國知名小說家,生於法國巴黎市郊的盧昂,一生共創作了二十部長篇小說和五十篇以上的短篇小說,並獲得法國政府頒發的小說寫作勛章。他從小就立志要走文學之路,一八八七年,他出版了第一本長篇小說《女人》,1903年,盧布朗應雜誌《我什麼都知道》之邀撰寫偵探小說,刊登的第一篇作品就是〈亞森‧羅蘋被捕〉,得到空前的成功,也讓盧布朗名利雙收。更成為與英國《福爾‧摩斯探案》作者柯南‧道爾齊名的偵探小說家,作品至今仍受到讀者的喜愛。
 
譯者簡介:
丁朝陽:中國翻譯家協會會員,知名教授,著名托福指導專家,美國ETS特約托福研究員。翻譯多本文學名著及暢銷小說。
 
 
內文簡介:
霧裡看花出奇招  出神入化比變身
不怕高手來挑戰  棋逢敵手看誰強
 
他有過人的膽量,更有冒險的精神,
世上一切寶物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的真面目永遠是個謎,無人知曉。
他是藝術家,也是最後的浪漫英雄,
在爾虞我詐瞬息萬變的複雜世界中,
只有他能無懼一切挑戰,成為傳奇!
 
莫名消失的玻璃門窗
不翼而飛的珍珠耳環
不請自來的奇怪客人
憑空被盜的王室冠冕
大富翁高來麥汀擁有多件價值連城的寶物,其中最名貴的莫過於他在拍賣場中得標的一頂王冠,也因此引來羅蘋的注意,更發出警告信,揚言在指定的那一天親自來取,那天羅蘋真的會出現嗎?溫柔美麗的女伴卻老是被傲嬌富家女欺壓,她和假扮買家卻騙走名車的那對父子,以及服務多年忠心的女管家,究竟誰是羅蘋的同黨?喜愛到世界各地冒險的公爵,難道是羅蘋喬裝的?警察廳派出赫赫有名的大偵探企圖抓住羅蘋,他與羅蘋的鬥智誰會勝出?
 
※【有關亞森‧羅蘋的軼事】
與福爾摩斯的傳聞:
推理迷們很愛把亞森與來自英國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做比較,其實莫理斯‧盧布朗也是柯南‧道爾的書迷!甚至莫理斯還在故事中創造了一個名為Herlock Sholmes的英國偵探為亞森的最大對手,據說連載時,莫理斯讓福爾摩斯跟羅蘋展開了一場精彩的世紀對決,但被柯南道爾本人抗議,所以出版成書(即《怪盜與名偵探》)時,將Sh跟H對調,變成Herlock Sholmes。
 
※【目錄】
序:史上最迷人的神偷大盜
一  傲慢千金
二  連番怪事
三  警告信
四  心事
五  羅蘋的第二封信
六  不幸的事情降臨
七  風雨之夜
八  神秘的失竊
九  書本下的鞋印
十  共犯
十一  檢點失物
十二  珍珠耳環
十三  第三次通知
十四  秘密通道
十五  可疑的女伴
十六  女管家
十七  神出鬼沒
十八  舊照片
十九  巨盜和名探
二十  逃出虎口
二十一  消失的王冠
二十二  心理戰
二十三  真假公爵
 
※【序】史上最迷人的神偷大盜
對所有喜愛犯罪推理的小說迷來說,書中那個擁有過人智慧、總是能一語道破案情關鍵的大偵探,無疑是全書的靈魂人物。
細數大眾耳熟能詳、鼎鼎有名的幾個大偵探,除了柯南‧道爾所著《福爾摩斯探案全集》中的夏洛克‧福爾摩斯;艾嘉莎‧克莉斯蒂系列作品中的白羅和瑪波小姐,以及日本人氣推理動漫《名偵探柯南》外;名氣最大的莫過於法國名作家莫理斯‧盧布朗所塑造出來的亞森‧羅蘋這個角色了!
莫理斯‧盧布朗甫一發表《亞森‧羅蘋》就造成了極大的轟動,在全球掀起熱潮,百年來歷久不衰,原因就在於主角亞森‧羅蘋行事風格的特立獨行,他頭腦聰慧、心思縝密、風流倜儻、家財萬貫,作風亦正亦邪,而他巧妙百變的身分更是令人目不暇給,無法捉摸,他最擅長的是就化妝術,什麼汽車司機、伯爵親王、走方郎中,這一刻,他是風度翩翩的王公貴族;下一秒,他可能變身為出神入化的藝術大盜,每一次的變身都是撲朔迷離,難以預測,也許坐在你身邊的那個紳士,正是亞森‧羅蘋呢?正是他的多變造型,令讀者情不自禁地深陷在他的魅力之中。
羅蘋雖然行事離經叛道,但他盜亦有道,替小老百姓伸張正義,在所有的系列故事中,他真正犯案進行盜竊的只有九部!因此人們給他冠上「俠盜」、「怪盜」、「怪盜紳士」等雅號,堪稱史上最有名的世紀怪盜。他的劫富濟貧,除了是因為同情下層人民的疾苦,亦是反映了當時社會貧富階級的巨大差異,與許多居上位者為富不仁、道貌岸然的醜陋面貌。
與正經八百、不苟言笑的福爾摩斯不同,流著法國浪漫血統的他,每一次的冒險總有紅粉知己相伴,不論是美國富豪之女、俄國流亡貴族、議員遺孀、女秘書、黑手黨情婦、夜總會中的舞女,每一次歷險都是一次戀愛的開始,也增添了他多情迷人的形象。
羅蘋作案手法高明,既紳士又幽默,既狡猾又機靈,無論是精彩絕倫的鬥智較勁,還是拍案叫絕的懸疑情節,都讓喜愛推理小說的亞森迷大呼過癮,更難得的是他面對困境時的從容不迫,在千鈞一髮時靠冷靜思考脫離險境的技巧,每每令讀者驚嘆連連、拍案叫絕!
正因為亞森‧羅蘋躍然於紙上的鮮活形象,使他不僅成為西洋偵探小說的雅盜典型,更啟發了無數名家的創作,好比我們就可以從古龍筆下的「盜帥」楚留香的身上一窺羅蘋的影子;或是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創作出的《怪人二十面相》、加藤一彥的《魯邦三世》和青山剛昌的《名偵探柯南》等等,都可以找到亞森‧羅蘋的原型。
當初古龍的《楚留香傳奇》小說及改編的影視紅遍華人世界之時,評論家們大多認為楚留香的人設,來自其時風靡歐美的「○○七」情報員龐德;其實,稍一細看,便會發現:楚留香的形象、行徑,主要是取材自亞森‧羅蘋。
回顧偵探小說的創始者,首推美國的詩人兼小說家愛倫坡(Allan Poe),在他所寫的驚悚小說裡,將杜賓刻畫成一個精於辨明暗記,善於做心理分析和解剖疑難的人物,愛倫坡也被譽為「偵探推理小說之父」;而將偵探小說發揚光大的,便是英國的柯南‧道爾(Conan Doyle)和法國的莫理斯‧盧布朗了。
盧布朗(Maurice Leblanc)生於法國巴黎市郊的盧昂,一生共創作了二十部長篇小說和五十篇以上的短篇小說,並曾獲法國政府小說寫作勛章。他從小就立志要走文學之路,高中畢業後,父親要他接手梳毛機的工廠,但他對此毫無興趣,整日躲在廁所裡創作。之後赴巴黎遊學,也未依照父親的希望攻讀法律,卻在報社及出版社工作。一八八七年,他出版了第一本長篇小說《女人》,一九○○年成為一名新聞記者。
一九○三年,盧布朗應發行雜誌《我什麼都知道》的朋友皮耶‧拉飛特之邀,請他撰寫偵探小說,向來只寫純文學作品的盧布朗起先並不願意,但因拉飛特再三懇求,於是嘗試創作偵探小說,刊載的第一篇作品就是〈亞森‧羅蘋被捕〉,立即造成轟動,引起廣大迴響。「怪盜亞森‧羅蘋」這個人物更使作者一夕成名,成為揚名全世界的作家。
至一九三四年為止,盧布朗總共寫下超過近三十部「亞森‧羅蘋」的系列小說(包含短篇小說集),最知名的有《俠盜亞森‧羅蘋》、《怪盜與名偵探》、《八一三之謎》、《虎牙》、《消失的王冠》、《水晶瓶塞》、《棺材島之謎》、《金三角》、《八大奇案》、《魔女與羅蘋》、《兩種微笑的女人》、《神探維克多》等等,其中被改編成電影或翻拍成影集的更是不勝枚舉,代表了人們至今仍對他的俠義精神與幽默童心喜好不減。
有鑑於此,本公司特別精選了「亞森‧羅蘋」系列中最經典亦最具代表的五個故事以饗讀者,包括《巨盜vs.名探》、《八大懸案》、《七心紙牌》、《奇案密碼》、《怪客軼事》,不論是看過或沒看過「亞森‧羅蘋」的讀者,只要翻看本系列,都可以一起徜徉在亞森‧羅蘋的奇幻冒險世界裡。
 
※ 【內文試閱】
〈警告信〉
公爵走進廳來,口裡喃喃地說著,一面取出手錶來道:「剛五點鐘整,沒有遲到。」說時低下頭來,親了親歐曼的手,拉過一張椅子,把歐曼扶入,自己也坐在旁邊。
沙妮亞顫抖地倒一杯茶呈給公爵,一面說道:「你今天在外面和人決鬥嗎?」
公爵奇道:「妳怎麼知道?」
沙妮亞正想回答,卻被歐曼搶著道:「這是我聽人說的,我且問你,你和人家決鬥,究竟是什麼目的?」
沙妮亞關切地道:「公爵!你有沒有受傷?」
公爵微笑道:「一點也沒有受傷。」
歐曼高聲道:「沙妮亞,妳怎麼不去寫信封!」
沙妮亞聽了,只好悶悶地走向書桌去。
歐曼含笑對公爵道:「埃克!你今天和人決鬥,可是為了我嗎?」
公爵道:「為妳又怎樣?」
歐曼道:「並不怎樣,不過照我猜測,這次決鬥定是為了女人。」
公爵道:「那是當然的,那女人除了妳還有誰呢?」
歐曼傲慢地道:「我知道你無論什麼事都是為了我,絕不會為沙妮亞的,可不是嗎?」
公爵見她興奮過度,便帶著諷刺的口吻說道:「但是我把這事當作是消遣呀!」
歐曼仍道:「但你太不重視生命了,我得問你,這次到底為什麼事情?」
公爵道:「也沒有特別的事,不過是那天達來耳齊爾偶然冒犯了我,所以我約他決鬥的。」
歐曼道:「講了大半天,仍不是為了我。」
公爵又諷刺道:「本不是為了妳,要是這次是為了妳,萬一死了,世人的議論都會說夏木拉司公爵為了一個絕代美人決鬥而死,那不是一段豔史嗎?只可惜這次的用武非但沒有受傷,並且不是為了妳,真辜負妳了!」
歐曼並沒有聽出公爵的弦外之音,依然道:「那麼今天達來耳齊爾有沒有受傷?」
公爵笑著道:「他呀,我想他在這六個月裡,恐怕不能起床。」
歐曼道:「那太對不起他了。」
公爵道:「不,他現在正患著腸炎,我給他六個月的休息,不是很好嗎?」
這時沙妮亞寫得更慢了,時時用目光偷瞧公爵,爵爺也常常斜視著她,當四目相對時,沙妮亞的目光急忙轉向別處去,等到公爵瞧向別處去時,沙妮亞又偷窺他了,好在歐曼背對著沙妮亞,這種舉動沒有被她瞧見。
公爵喝完了茶,從衣袋裡取出一只馬洛科皮匣子來,對歐曼道:「我送妳一件小東西,不知妳喜不喜歡?」
說完,便從匣子裡取出一雙珍珠耳環給歐曼,歐曼接過來歡呼道:「果然是一件精巧的飾物!」說時早已取過來,走到書桌邊,炫耀給沙妮亞看,接著又戴在耳朵上,對鏡自照。
其實歐曼戴了這副耳環,也沒有美多少,因她面色棕黑,那兩顆明珠被她的皮膚一映照,反而顯得暗了些。
公爵的眼光多麼尖銳,他見明珠減了色,知道發暗的道理,就偷眼向沙妮亞瞧了瞧道:「這件飾物,須得配在這美人身上,才是正理。」
沙妮亞經他一看,不覺得臉頰紅熱起來,當也回報了他一眼。
歐曼獨自在鏡前照看,自以為美麗萬分,但公爵卻已瞧得討厭起來,自管望著書桌的一疊信封道:「這些都是請柬嗎?」
歐曼道:「是的,但還很少,只有到V字哩!」
公爵道:「這麼多還說少,難道要請遍巴黎的人家嗎?」說完,對沙妮亞道:「克律其納小姐。昨天我聽了妳的音樂,真佩服得很,簡直和挪威大音樂家格利克氏不相上下,恐怕全巴黎沒有人能比得上妳了,今天可能為我奏一曲格利克氏的調子嗎?」
歐曼插嘴道:「埃克,克律其納小姐現在正在忙,你為什麼要讓她分心呢?」
公爵道:「只要花五分鐘,我便能聽到優美的音樂,一償我的心願呀!」
歐曼道:「這也不錯,不過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公爵道:「我已知道了,可是為前天我和妳還有克律其納合照了一張照片,妳倆都天仙一般地美麗……」
歐曼不等公爵說完便搶著說道:「不是,不是,照片有什麼重要。」
公爵道:「怎的不重要,你瞧妳倆的神情是多麼的美麗呀!」說時伸手到衣袋裡取出一張照片來。
歐曼道:「沒什麼好瞧,美醜都是天生的,誰也不能改變的呀!」
公爵便拿著,想給沙妮亞看,歐曼大聲道:「你怎麼老是這樣胡鬧,浪費許多時間和她廝混。」
公爵這才鄭重地藏好照片,問道:「那麼妳究竟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告訴我?」
歐曼道:「我對你說,宛克杜從巴黎打電話來,說又有人送來一把裁紙刀和一個路易十六的墨水瓶。」
公爵忽然大聲說了個「好」字,把兩個女郎嚇了一跳。
歐曼又道:「還有一串價值連城的珍珠項圈。」
公爵又大聲說了個「好」字,歐曼撒嬌道:「你怎麼總是這般孩子氣,我對你說了三種禮物,你卻連聲喊兩個好字,難道珍珠項圈和裁紙刀價值一般無二,所以你喊好也沒分高下嗎?」
公爵笑道:「請原諒,別人送來的禮物,我素來不大注意,並且別人送給妳的禮物,總不會低劣的,所以我只有喝幾聲采了。」
歐曼道:「但貴賤總有分別的呀!」
公爵道:「妳所有的禮物,貴賤都有,還有什麼不滿,難道妳想把巴黎城裡的東西,都拿來送給妳嗎?」
歐曼臉上一紅,斜著眼,隱隱含有怒色,但姿態卻反顯得美麗了,她對公爵道:「你始終改不了老脾氣,又要拿這種話來惹我生氣了。」
公爵笑道:「因為妳生氣的時候,容貌非常美麗,所以我常常想激怒妳。」
歐曼道:「別這樣輕佻,須得格外莊重些才是,因為你這種身分,不應配上這種行為,老是這樣下去,將來你我免不了有反目的一天。」
公爵道:「我這樣的為人,恐怕整個歐洲沒有第二人再比我莊重了。」
歐曼也不去理會他,自管走到窗口閒看去了,
公爵在室內來回踱著,瞧看那些掛著的名畫,沙妮亞不時偷看著公爵,公爵也用笑眼回答她。
過了一會兒,公爵走到一張舊繡幕前,忽然站住說道:「這掛繡幕的地方,原本掛著我的一張小照片,是出自名手畫的,如今怎麼沒有了,卻掛著這幅舊繡幕,你們把我那張照片移到哪裡去了?」
沙妮亞道:「公爵真會和我們開玩笑,這件事你怎麼忘記了,歐曼小姐,你看這事他總已知道了吧?」
歐曼道:「怎麼不知道,三年前,我們曾把這事的詳情和幾頁新聞紙一併附給你,你不知道這事嗎?」
公爵道:「三年以前,我在南極附近,沒有接到什麼信件和新聞紙,這事我無從知道。」
歐曼道:「老實告訴你,你那張照片被一個賊偷走了,當時這件竊案曾轟動過巴黎全城。」
公爵道:「真笑話了,這裡會有誰來偷竊東西?」
歐曼道:「我給你看證據。」說完,便走到繡幕前,用手揭開繡幕,只見裡面嵌著的一塊板子上,寫著四個大字:「亞森‧羅蘋」。
公爵見了,驚訝道:「這就是那竊賊的名字嗎?」
沙妮亞道:「正是,這個人偷別人的東西,總是留下自己的姓名,每次都是這樣的。」
公爵道:「那麼這亞森‧羅蘋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歐曼訝道:「難道你連他也不知道嗎?」
公爵道:「我確不知道。」
歐曼笑道:「這倒奇怪了,一個南極探險家,連亞森‧羅蘋也不知道,讓我來告訴你吧!亞森‧羅蘋這人,簡直不可捉摸,他的本領也無法形容,總之,他是我們法蘭西的一個著名的巨盜,十年來,他東闖西撞,到處行竊,那些偵探警察們都奈何他不得,甚至連英國大名鼎鼎的偵探家福爾摩斯和甘聶瑪都敗在他手下,如今我國的偵探界中人稱維道格第二的苟及特也不是他的對手,想不到你連這樣的一個名賊也不知道。」
公爵笑道:「我確實不知道,那麼他的面貌是怎樣的?」
歐曼道:「講到他的模樣,變化莫測,膽識也不小,有一次,英國公使館舉行大宴會,他竟大膽赴了兩次晚宴,扮成爵爺的樣子。」
公爵道:「他既已改變了模樣,你們怎知他是亞森‧羅蘋呢?」
歐曼道:「這都有事實證明,當宴會的第二日,到了十點鐘,座上忽然少了一個人,同時公使夫人的珠寶首飾一併都不見了。」
公爵道:「真的被他偷去了嗎?」
歐曼道:「當然真的,偷了個精光,他去了之後,還留下名片,上面還有幾行小字哩!」
公爵道:「那真是世間少有的大偷兒了。」
沙妮亞插嘴道:「他雖然這般下流,但他有時也行著慈善家的工作,公爵可記得特萊貧民銀行一事嗎?」
公爵道:「這事倒略有些眉目,那銀行主人侵吞了許多貧民的積蓄,將之中飽私囊,那時受害的貧民有兩千多人……」
沙妮亞接著道:「是呀,特萊做下這樁惡事,偏巧運氣不佳,被亞森‧羅蘋潛入他家,在他的大銀箱裡,把許多金銀拿了個空,第二天他卻把這些金銀如數分散給那班貧民,自己絲毫不取。」
公爵道:「從這種地方看來,他又不是一個偷兒,簡直是個俠義的善人了。」
歐曼道:「就是,就是,在草莽之中,本不少這一流的人物呀!」
公爵道:「但我那小照片並不值什麼錢,不過面貌畫得很生動,是件較好的藝術品罷了。」
歐曼道:「他並不單單是偷你的照片,我父親所有的名畫也都被他偷走了。」
公爵道:「你父親的東西也被他偷去了嗎?但妳父親一向防備得很不錯,怎麼也會失竊呢?」
歐曼道:「話雖如此,但亞森‧羅蘋的得手,也是由於我父親過於嚴防的關係呀!」
公爵聽說,眼瞧著那牆上的白字,說道:「這事倒也稀奇,不過據我想來,這邸第中恐怕有著他的眼線,否則不會這樣熟悉的。」
歐曼道:「哦,是的,確是有眼線。」
公爵道:「有嗎?那麼這眼線是誰?」
歐曼道:「就是我父親。」
公爵吃驚道:「這是什麼話,我親愛的,妳講明白些。」
歐曼道:「你別性急,我來講給你聽。有一天早上,我父親接到一封信……」
當時歐曼命沙妮亞去把那信取出來,於是沙妮亞站起來走到一只文具箱前,這只大箱放在廳的另一隅,它的兩旁放著一只東方式的箱櫃,和一只十六世紀的義大利櫃,這兩只櫃子中間放著那只文具箱,是英國大製造家吉本臺耳氏所造的得意作品,沙妮亞開了箱盒,在抽屜中拿出一只書夾,從裡面取出一封信來,拿給公爵,公爵接過來一看,見字跡非常怪僻,信封上寫著「衣爾哀維來夏木拉司收藏家高來麥汀收啟」,扯出信紙一看,見上面寫道:
「高來麥汀先生,我和你雖然未見一面,可是我的賤名,想也知道的,敝人偶見尊府廳上滿懸著名人的手畫,其中以耿斯卜洛,高司牙和威狄克三幅名畫為最珍貴,敝人本也有這個好古癖,所以也為之心動,我又見你第二廳堂中,有英國倫敦文學中興時代的箱櫃二只,還有佛萊棉西和佛郎哥那的兩張繡幕,一具瀑弦時鐘,都是近代所少有的,最可貴的事當年佛郎哥那侯爵邸拍賣時,你購得一冠冕,乃是從前蘭白而公主誕生時戴的,足見有歷史的價值,其代價當亦無出其右,就只上面鑲嵌著的寶石,已足價五十萬法郎了,我因為思得此物甚久,深望足下接到這封信之後,慨然割愛,使識者得償宿願,上列各件,請立刻加封送到貝的那火車站,倘君不捨,那麼我當冒昧到府,今先約期在八月七日星期四的那一天,定當到府親自來取了。
亞森‧羅蘋」
「還有一件事,必須再告訴你,就是那廳堂掛著的三幅名畫,我見都沒有配鏡框,實在是美中不足,希望那日裝配起來,雖然近世賞鑑家都說名畫配上鏡框,反足減損美觀,但我自認是個凡夫俗子,不敢領教賞鑑家的金言,所以仍希望你配上鏡框,亞森‧羅蘋又啟。」
公爵看完了信大笑道:「這封信真實在有趣,想妳父親讀了這封信,當時也笑個不停哩!」
歐曼到:「哪裡,當時我父親看了這封信,臉色都嚇得變了,還有膽子笑嗎?」
公爵道:「那麼妳父親有沒有報警?」
歐曼道:「沒有,報警也無效,因為數年來亞森‧羅蘋橫行無忌,小小的一個警署,他也不放在心上,而警署即使知道,也奈何不了他,我父親有個朋友,是雷納的一個步兵參將,當時我父親給他看了那封信,要求他幫助,參將看了那封信,以為很容易,便答應我父親到星期四派一個隊長和七個士兵到邸中來保護,我父親見他答應保護,十分歡喜。
「到八月七日那天晚上,一到十一點鐘,大家見毫無動靜,便一個個安然入睡了。那隊長也吩咐我們,說如果賊人來時,雙方定有什麼舉動發生,有什麼聲響,你們不必驚慌,所以我們都照常的酣睡,直到天色大亮,我們都覺得一夜沒有聲響,料無大事,我便喚醒了父親,和沙妮亞立刻披衣下床,趕到廳上……」
公爵插嘴道:「廳上怎樣了?」
歐曼道:「廳上早已變了模樣,箱櫃,名畫,繡幕等等全都不翼而飛。」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