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303  xa304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醫道)
書系編號:Xa303
書籍名稱:首席御醫之3【出神入化】之4【聳動全球】~預購79折
作  者:銀河九天
定  價:280元  特惠價$199元(單冊)
出版日期:2013.07.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你知道烈酒也能是良藥?把脈也能知升官?
曾毅名言:「我是醫生,一切都得聽脈象的,脈象告訴我什麼,我就說什麼。」
◎首部由草根中醫到首席御醫的長篇仕途小說
◎起點中文網金牌暢銷書作家銀河九天扛鼎之作,風靡網路,點閱率近千萬
◎一句話,就能斷人生死;一帖藥,即能救人一命!超越大長今的夢幻極品御醫!
◎挽救你的生命,只需開一帖對症的藥!
他以望聞問切搞定首長夫人的怪病;他憑針灸功力震懾軍界強人
陳年固疾對他是雕蟲小技;多處骨折是他的拼圖遊戲
從醫人,到醫國,曾毅憑藉一身技藝,平步青雲
政商名流、軍警要人強力推薦

作者簡介:銀河九天
本名謝榮鵬。大學時開始寫網路小說,至今已創作近八百萬字,其中《天生不凡》在二○○五年網路點閱率破千萬;小說《原始動力》《黑客江湖》獲「網絡文學十年盤點」最終大獎;小說《瘋狂的硬盤》入選起點中文網「八周年經典作品」。
 

內文簡介:

起點中文網金牌暢銷書作家銀河九天強力出擊
網路點擊率近千萬
醫行天下,藝伏今世
透視官場,揭盡機密
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

飛龍建設袁文傑這位官二代,仗著自己老爸的權勢,私吞要付給遷移戶的款項,卻又要強拆住家及一處紀念館,甚至派打手毆打紀念館的官員孟群生。曾毅救下奄奄一息的孟群生,極力救治他渾身的嚴重骨折。

氣不過袁文傑欺人太甚的曾毅,動手修理了袁文傑,果然引來了官場上的報復,曾毅被紀檢組以十分不人道的方式調查,整得不醒人事。首長方南國回南江後,設法救出曾毅,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擊倒了袁文傑的老爸。然而曾毅也知自己過於莽撞,替首長惹了麻煩,決定到偏遠的南雲縣去做個衛生局副局長。


南雲縣衛生局派曾毅到老熊鄉扶貧,以往官員扶貧都只是做做樣子,沒有成效,曾毅卻親自下鄉走透透,找出老熊鄉無可取代的優勢-野茶。若製茶嚴謹,老熊鄉的野茶不輸獅峰龍井。若能順利推銷出去,則老熊鄉鄉民必可擺脫窮困。比起當大夫一次只能醫治一人,曾毅此舉可謂一次救助無數人啊!

他的望聞問切出神入化,一望而能斷人生死
他的針灸和正骨無招勝有招,令人嘖嘖稱奇
有本事不在年紀高,手到病除最重要!
年紀輕輕的曾毅,憑著祖傳絕技和中西醫兼修學養,在高手如林的醫學界脫穎而出,僅用三副中藥便解決眾醫束手無策的病根,備受青睞。他連續治癒多例著名中西醫專家頭疼的疑難雜症,並以高尚醫德贏得中外患者敬佩,與政界、商界、軍界、警界等諸多名人結下不解之緣,成為莫逆之交。此後,他亦醫亦官,醫人醫國,左右逢源,救死扶傷,淡泊名利,眾望所歸,逐漸成長為國內中醫界翹楚,真正的首席御醫。

內文試閱:

顧明夫推門進了書房,往書桌前一坐,伸手道:「小曾,坐!」
曾毅搬了一張椅子,放在書桌前,然後輕輕坐下,道:「看顧省長的氣色還不錯,就是有點思慮過度的跡象,你可以做運動緩解一下。」
顧明夫臉上表情沒變,心裏卻是暗暗吃驚,周圍的人都說曾毅醫術了得,但自己並沒有見識過,今天曾毅這麼一開口,可見那些傳言不虛啊!看來他確實是有些道行的,不問不診,僅憑觀察氣色,就能切中病症,了不得啊!
「曾毅,你今天一定要把最好的水準拿出來,幫我爸仔細看看。」顧迪站近了說著,眼下大家都在發力爭取省長的寶座,自己老爺子可不能因為身體的原因掉隊啊!
「你懂醫嗎?不懂就少說兩句!」顧明夫對顧迪從來都沒有好臉色,沉臉訓了一句。
顧迪訕訕一笑,不以為意,他坐到一邊,隨手拿起一本書,等著曾毅的診斷結果。
李應元端了幾杯茶過來,放在大家的手邊後,就站在一旁。
「顧省長,我先幫你號個脈吧!」曾毅伸出手,搭在顧明夫的手腕上,一邊問道:「你都有什麼感覺,是累呢?還是睡眠不好?」
顧明夫道:「也沒有什麼大毛病,就像你說的,思慮過多了。」
曾毅就知道自己問不出什麼了,給大領導看病就是這樣,如果不是有人人都能一眼看出來的明顯症狀,領導一般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生病,斷病全考驗的是大夫們的診斷水準。
李應元在旁邊為顧明夫解釋了一句,道:「最近省裏連出大事,顧省長的責任比以前重了很多,每天處理的公文,是之前的好幾倍呢!」
曾毅也就隨便一聽,這話可不能當真,當下他仔細地分析起脈象。診了一會兒,曾毅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顧明夫說自己是累的,可這脈象一點都不像啊!脈象上清楚表明,顧明夫此時非但不累,反而是處於一種亢奮的狀態,準確地說,是處於一種極度喜悅的狀況。
看曾毅臉色疑惑,顧明夫就道:「小曾你不要有顧慮,診出什麼就說什麼。」
曾毅沒有應聲,凝神再感覺了一會兒脈象,就收了架勢,道:「顧省長,你的這個病,是個好病!」
旁邊的李應元頓時皺眉,這個曾毅真是冒失,張口就說老闆得病!不過,他心裏又有些納悶,俗話說病無好病,曾毅怎麼會說老闆得了好病呢,難道這病還有好的嗎?真是豈有此理!
顧迪也是奇怪,他想問來著,可又怕被老子訓,只好按耐住內心的好奇,等著曾毅來揭開謎底。
顧明夫往椅背裏一靠,輕輕笑道:「你這個小曾,講話要實事求是嘛,這病哪有好的!」臉上雖然在笑,顧明夫心裏卻是很不開心,我哪裏有病,不過就是這幾天思慮過多了,有些精神不振、心不在焉、失眠多夢罷了。
曾毅就笑著搖頭:「凡事都有兩面性,病也一樣,顧省長的這個病,還確實是個好病!」
顧明夫強壓心中的不快,道:「那你就說說,好在哪裏?」
旁邊李應元心裏就在歎氣,這曾毅的「御醫」八成是做不長了,他這麼冒冒失失的,以後還有哪個領導敢請他去看病啊!
曾毅笑著站起來,拱手道:「這是個貴病,恭喜顧省長,百尺竿頭,又要更上一層樓了!」
曾毅這句話的意思太明顯了,在場的人又不是傻子,大家一剎那間都有點失神。
怎麼回事,我老子要升官了嗎?顧迪是意外驚喜,曾毅該不會是從方南國那裏聽說了什麼消息吧。太好了,太好了,我這位過氣的衙內,以後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李應元的眉頭卻是皺得更緊了,心道這曾毅還真是狂妄,張嘴就敢給一位副省長升官,你以為你是中組部的部長嗎?李應元是顧明夫的心腹,顧明夫的一舉一動,他全都看在眼裏,這些日子所有人都在忙著暗中活動,唯獨自己的老闆卻穩坐釣魚台,擺出一副無意爭奪省長大位的架勢。
李應元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只有老闆進步了,自己才能跟著水漲船高啊,不過他也很清楚,顧明夫就算去盡力爭取,上位的可能性也非常小,他的身分太遭人忌諱了。
「小曾,你這個人有趣得很嘛,這話又是從何說起啊!」
顧明夫打了個哈哈,不置可否。他官至副省長,城府已經是非常深了,可聽到曾毅的話,心裏仍然有短暫的震驚。這件事情,自己從未對任何人說起,就是李應元也被蒙在鼓裏呢,曾毅又是怎麼知道的呢?難道他上面除了有方南國外,還通著任副總理嗎?
曾毅笑著:「我是醫生,一切都得聽脈象的,脈象告訴我什麼,我就說什麼。」
顧明夫就話鋒一轉,問道:「聽顧迪講,你到下面縣裏去了,基層的工作比較辛苦,能不能適應?」
「謝謝顧省長的關心!」曾毅笑著,「我沒覺得有什麼辛苦,反而覺得基層的工作更有挑戰性,幹起來很有動力。」
顧明夫就點了點頭,笑道:「年輕人嘛,就要有這麼一股敢打敢拚的氣勢,好好幹!」
李應元心裏頓時一驚,他是最瞭解顧明夫的,顧明夫對曾毅的話沒有任何表示,那就是默認了,想到這一點,李應元的眼神不由亮了幾分,心跳也開始加快,難道真像曾毅所說,自己的老闆要升官了?
看顧明夫拿起了茶杯,曾毅就明白這是要送客了,他拿出一包老熊鄉的野茶,道:「顧省長,我就不打攪你休息了。這是我從南雲帶的一點土產茶葉,你嘗嘗,要是喝得順口,我再給你帶。」
顧迪就站起來,道:「爸,我去送送曾毅。」
顧明夫這次難得沒有板起臉,道:「嗯,去吧!以後多向曾毅學學,不要整天瞎混日子了。」
顧明夫這話倒不是挑顧迪的毛病,而是有感而發,他記得上次見到曾毅的時候,曾毅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身上沒有一絲的煙火味,這才下去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整個人都變了,身上充滿了激情和鬥志,講話也沒有那麼多虛客套,整個人踏實了很多。
看來這基層,還是很能鍛鍊人啊!
李應元把曾毅帶來的茶葉收好,又給顧明夫的杯子裏續滿水,也跟著出去了。
到了樓下,顧迪就拽住曾毅,一臉興奮道地:「快給我講講,到底怎麼回事!剛才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聽到什麼消息了?」
曾毅直搖頭,道:「我窩在大山溝裏,能有什麼消息,純粹就是摸什麼脈,說什麼話。」
「去!」
顧迪打死也不信,摸脈還能摸出升官來,這種事情連鬼都不會信的,曾毅肯定是知道什麼內幕了,但不肯告訴自己罷了。顧迪也就不再多問,他摟住曾毅的肩膀,爽快笑道:「今兒我高興,晚上的一切消費,我全包了!」
「廢話,不是你包,難道還要我這個南雲來的人包嗎?」曾毅笑著。
顧迪一拍腦門,道:「忘了,現在你跟榮城沒啥關係了。哈哈,走,我這就召集人馬,南雲的客人來了,咱們有好酒招待,今晚不醉不快。」
顧迪的心裏現在都樂開了花,日也盼,夜也盼,終於盼來了翻身這一天啊!
曾毅還真沒有說謊,他確實什麼消息都沒有聽到,他說顧明夫要升官,完全就是從脈象上摸出來的。
中醫上認為心主喜,肝主怒,肺主悲,脾主思,腎主恐,人的情緒和五臟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這並不是空話,平時我們走在大街上,突然看到一位國色天香的辣妹迎面而來,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心跳加速、呼吸急促,這就是很明顯的一個例子。
盛喜傷心,人要是處於極度喜悅的狀態,就會導致心竅開張而無法復合,然後在脈象和身體上有所表現。
眼下顧明夫就是這麼一種狀態,換作是普通人,心竅開張,必然會狂喜不止、大笑連連,可顧明夫是個城府很深的人,喜怒不形於色,他內心高興,卻是不會表露出來的。平常普通人心裏要是有一件美事,如果找不到人來分享,都可能會憋出毛病來,副省長也是人,憋得久了,自然就會失眠多夢、胡思亂想,然後精神不振。
這種病例並非顧明夫才有,曾毅在醫書上曾看到過類似的案例,清代一個官員被提拔為總督時,閉眼就能看到有人來給自己送禮,這也是一種狂喜難抑、又不得不抑的症狀。
顧明夫這種地位的人,風光無限,還能有什麼事能讓他長時間處於喜悅狀態而無法自拔呢?
答案可想而知,那就是升官!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