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西嶺雪專欄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蟬翼般薄而透明,吊帶幼細彷彿吹彈得破,胸前用蕾絲鏤出蝴蝶狀,顫巍巍恰好露出半個酥胸,顏色不是粉紅就是淡紫——每次在內衣店看到這些美麗如童話般的內衣,我都不禁問:是什麼人在穿它們?穿給誰看?

大抵都是年輕肉感的小女孩,專門穿來誘惑戀人的吧?

成熟女人的美,身材再好,也還是半隱半現來得養眼。除非在特定日子裏要給愛人一個驚喜,否則無端端穿件擺明了「FUCK  ME  PLEASE」的鏤空裝,總有些十三點。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寫下這個題目,也許你會問我:是不是錯別字?是男人不如意吧?

不不不,一點不錯,我正是想說:一個男人,尚不如一件衣裳。一不能蔽體,二不能美飾。人靠衣裝,女靠男捧,然而一件衣裳同人肌膚相親後,總會有點感情;一個男人這樣做了,卻未必會從此專一所屬。

男人,哪裏會有衣裳的忠貞、柔順、知己?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歷史的瞭解,我一向是傾向演義多過課本的,雖然未必贊成時下的「戲說」,卻也從不喜歡過分地追本求原——誰又知道真正的本原是什麼樣子的呢?

很多時候,就是當事人都不一定說得清原委,何況他人?

何況隔了千百年的後人?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狡辯
西嶺雪的新書《一閃燈花墮——西嶺雪探秘最後的詞人納蘭容若之死》上市了(台灣繁體版預計2012年3月上市),非常開心,為了增加一個宣傳視窗,也為了滿足讀者收藏簽名書的要求,決定把關了半年的淘寶店重新開張,簽名售書。但是由於精力與經驗都不足,手忙腳亂,惹了不少笑話。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寫下這個題目,也許你會問我:是不是錯別字?是男人不如意吧?

 

不不不,一點不錯,我正是想說:一個男人,尚不如一件衣裳。一不能蔽體,二不能美飾。人靠衣裝,女靠男捧,然而一件衣裳同人肌膚相親後,總會有點感情;一個男人這樣做了,卻未必會從此專一所屬。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是金庸惹的禍,為了編故事方便,在《鹿鼎記》裏將建寧公主移花接木,寫成了康熙皇帝的妹妹,又亂點鴛鴦譜,讓她嫁給了韋小寶。

這使我的歷史小說《大清後宮》出版後,因為在其中寫到建寧公主——這位太宗皇帝皇太極的女兒,清世祖順治皇帝的妹妹——就總有武俠迷的讀者上線謾罵說:去學學歷史吧,建寧明明是康熙的妹妹,你看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還寫書呢!

真是不得不服了金先生,名頭大就是這樣,即使杜撰也可以被讀者當成聖經來讀,而無名小輩的我們,便是依足課本,也會使人懷疑信口雌黃。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嶺雪的文字,擁有可以讓人跌入另一個世界的魔力

當她講述張愛玲的生平,你就似乎與張愛玲生在同一個時代

當她描繪大清後宮,你就彷彿置身爾虞我詐的女人世界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