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辯
西嶺雪的新書《一閃燈花墮——西嶺雪探秘最後的詞人納蘭容若之死》上市了(台灣繁體版預計2012年3月上市),非常開心,為了增加一個宣傳視窗,也為了滿足讀者收藏簽名書的要求,決定把關了半年的淘寶店重新開張,簽名售書。但是由於精力與經驗都不足,手忙腳亂,惹了不少笑話。
有個讀者收到書後,在旺旺上投訴:雪姐,你怎麼給我簽名的落款日期是2012年啊?
西嶺雪很汗地說:那個,我們一起穿越了……
另一個讀者付款三天了還沒收到書,也跑來旺旺質問:我天天等啊天天盼,等得急死了,怎麼還沒看到書啊?
西嶺雪更汗了,只好安慰說:嗯,你可以這樣想,你一天沒收到書,就可以當我一天的債主。
於是,就有個叫千尋的網友很有癮地每隔幾天買一次書,西嶺雪問:你為什麼不一次買全了,要分開買搭郵費啊?
千尋答:因為我喜歡做你債主的感覺啊。
從此她就得了個名號叫「千尋債主」,每次上線就在西嶺雪的讀者群裏很拽地大呼小叫:雪姐在不?債主來啦!

潛力股
很多讀者在旺旺或者微博上分享他們的讀書經歷,說在大學圖書館裏第一次看到西嶺雪的書,後來就愛上了,不過現在才開始購買。
西嶺雪感慨:這就叫長線投資,潛力股啊。
讀者中有一位懷孕的準媽媽,一口氣買了近二十本書,西嶺雪問:這時候看書,很傷眼睛吧?

準媽媽說:我是打算用這些書對他進行胎教呢。

西嶺雪大喜:一直說讀者要從學生時代培養,現在更早了,打娘肚子裏開始。

朝三暮四
西嶺雪的很多書都有內地簡體字版和臺灣繁體字版兩種版本,繁體版的價格都在兩三百元以上,很多讀者想收藏,但又覺得貴。

七夕節的時候,西嶺雪想搞個促銷活動,在微博上廣告說:今天在本淘寶店購買臺灣繁體版書,可以等價贈送內地簡體版書。

有讀者抗議:你是作家,應該提倡簡化字才對,為什麼不是買內地版的送臺灣書?
西嶺雪於是改寫:今天在本淘寶店購書超過兩百元的,可以等價贈送臺灣繁體字版書。

輪回
旺旺上經常會遇到一些奇怪的讀者,最奇怪的是有個讀者竟要求買玉,西嶺雪回復:「本店只賣簽名書,沒有玉。」

讀者又說:「那茶壺有吧?」

「也沒有。」

「那香雲紗呢?」

「沒有。」

「古董字畫呢?」

「沒有。」

讀者急了:「那你到底有什麼呀?」

西嶺雪也有點不高興了,複製了一遍「本店只賣簽名書」發回去。

讀者接連發了一大堆表情符過來,然後說:「可我看到你很多小說裏都談到玉器、茶藝、還有戲曲,所以想你一定有很多收藏,轉讓幾件嘛。」

西嶺雪說:「我還寫了好多清史小說呢,也沒去過清朝啊。」

讀者想了想,居然接受了,贊同地說:「也對,你也沒死過,還寫了那麼多人鬼情呢。」

西嶺雪大汗,只得道:「這個倒不一定,說不定我死了好幾次了,一直在輪回,所以才會寫那麼多前世今生的故事。」

 

雷人買家
有一讀者,在旺旺上對每本書都詢問了一大堆問題,最後說想要一本《一閃燈花墮》,然後問:「我今天拍的書,可以馬上寄出嗎?」

西嶺雪答:「最遲明天寄出。」

到了第二天,該讀者問:「我的書寄出來了嗎?」

西嶺雪查了一下訂單後說:「可我沒見到你拍書啊。」

讀者答:「我已經放進購物車了。」

西嶺雪耐心地指點:「放進你自己的購物車沒用,你得拍下來,確認購買,付款後就可以寄書了。」
又過一天,讀者再問:「我的書寄出來了嗎?」

西嶺雪又查了一次訂單,說:「你沒有付款啊。」

讀者很不高興:「就那麼一本書,耽誤了這麼多天,我又不是不給你錢,你就不能先寄出啊。」

西嶺雪無奈,反問:「你是不是從沒在淘寶上買過東西?」

讀者理直氣壯地回:「我當然知道淘寶的規矩是付款發貨,可你是作家,我還以為有多清高呢,原來也是見錢眼開。」

西嶺雪無語,只得做一個「關閉交易」,宣告完敗。

小二VS相親
淘寶店忙不過來,大家都建議西嶺雪找個小二幫忙。西嶺雪歎:「我也想啊,可是這樣的人哪那麼容易找?」
同事們問:「你需要什麼條件,我們幫你留意。」
西嶺雪掰著手指回答:「要熱心,細心,人品好,喜歡讀書,待人誠懇,願意義務幫忙,還要有品味,對我的書有瞭解,可以隨時回答讀者提問……」
話沒說完,顏開心已經打斷了她:「雪姐,你要找到了,直接介紹給我做男朋友吧。」

奇怪的組合
有個讀者希望在書上除了西嶺雪的簽名之外還要寫上她自己的名字,她選了四本人鬼情系列的書,要求簽名的是《在來世的左邊等你》。
西嶺雪翻開扉頁打量半天,然後說:「這個太奇怪啦,簽了名就變成『冰冰  在來世的左邊等你  西嶺雪』,太嚇人了,不如簽在別的書上吧。」
讀者想了想,說:「那就《三百年前我是你》吧。」
讀者想了想,說:「那就《三百年前我是你》吧。」
西嶺雪還是覺得很奇怪,但也只好硬著頭皮簽了,於是扉頁上就出現了這樣的組合:「冰冰  三百年前我是你  西嶺雪」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