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31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犀照【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08.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含:犀照、再來一次)二個故事。
※南極科學家張堅極為慎重地寄了三塊小冰塊,要求胡懷玉博士化驗其中微弱的生命信息。哪知原本在冰塊內的胚胎竟消失無蹤,而博士似乎受其影響,性情大變。難道,胚胎侵入了博士體內?
※衛斯理的幕後真身.科幻大師倪匡巔峰之作;超乎想像的怪誕謎題,高潮迭起,永不落幕。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犀照〉
將生命獻給南極的科學家張堅寄了三塊小冰塊,要求胡懷玉博士化驗其中微弱的生命信息。哪知三塊之中的一塊冰內的胚胎竟消失無蹤,博士驚恐萬分。當衛斯理受張堅之邀前往南極了解狀況,少年溫寶裕偷偷以助理身分一同前往,衛斯理怒將溫寶裕送回,豈料半途發生意外,卻讓他們見到了凍結在冰崖之中的各式怪物!難道這些,就是那失蹤胚胎長大後的樣子?前所未見的生物,會對人類有何威脅?牠們究竟是冰河期前的生物,亦或來自外星球?

※〈再來一次〉
一對老夫婦,在觀賞完歌劇院表演後竟離奇失蹤!在老夫婦失蹤前,衛斯理與白素恰好與之同行,聽到一中年男子說:「如果我能令兩位恢復青春,你們是不是相信?」原來,這是蒙博士意圖進行恢復青春的實驗。他將防衰老素大量注射入老人體中,理論上,老人應該變得年輕,然而,連續接受注射的老人竟回到了生命的起點──精子和卵子初結合時的狀態。只是,一切再來一次的結果,發展下去變成的卻不是人,而是從未出現過的另一種生物!

【目錄】
※〈犀照〉序言
第一部 從南極寄來的一塊冰 
第二部 效法古人燃燒犀角
第二部 研究所中出了事 
第三部 神經緊張性情乖謬 
第五部 超級頑童膽大妄為
第六部 出事之前見到異像 
第七部 冒險進入出事地點 
第八部 冰崖之中怪物成群
第九部 奇蹟中的奇蹟 
第十部 研究結果可供推測
第十部 一具怪異的儀器
第十一部 人腦判斷形成歷史

※〈再來一次〉序言
第一部 老年人連續失蹤
第二部 「想不想恢復青春?」
第三部 恢復青春的實驗
第四部 試驗失敗的可怕結果
第五部 迅速撤退
第六部 遇到怪物的少婦

內文精摘:

第一部:從南極寄來的一塊冰
那天,在一個宴會上,一位美麗的女士忽然對我說:「你們寫故事的人真好,好像可以認識各種各樣的古怪人物,甚麼人都可以在你們筆下出現。」
我笑而不答,對一個珠光寶氣、體態因為不肯在食用上稍為犧牲一點而變得肥胖、有進一步的趨勢變為臃腫的女士,很難解釋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或許她的智慧十分高,但是由於長期以來太過優裕的生活,使她沒有多動腦筋的機會,所以自然會變得不甚靈敏。
我這樣說,絕對沒有輕視這類女士的意思,只不過指出事實。
而事實的另一點是,那位美麗的女士,真是十分美貌,她的美貌,遠在她身上所佩戴的過量的名貴飾物之上,可是她自己卻顯然不知道,因為她正以一切可能的動作,有意無意地在炫耀她手上的一隻極大的翡翠戒指,而忽略了她那帶著三分稚氣的動人的笑容。
我沒有說甚麼,在座的一位男士卻代我反駁:「其實,衛先生筆下的人物,也只不過是普通人。只不過他在一個普通人身上,發掘出古怪的事情來。」
那位美麗的女士不服氣:「普通?他連神仙都認識。還說普通?」
那位男士顯然知道對方所指的「神仙」是甚麼人,所以立即回答:「你是說賈玉珍?當衛先生認識賈玉珍的時候,他並不是神仙,只不過是一個古董商人,如果當時衛先生以低價把那扇屏風賣給了他,那麼以後再有甚麼事發生,自然和衛先生也不發生任何關聯。」
美麗的女士顯然是她說甚麼人家就一定附和她的意見慣了,所以一旦遇到了反駁,神情就相當不自在,她揚了揚手:「是嗎?那就是說,衛先生就算遇上了一個最平凡的人,也可以在他身上發掘出一個奇特的故事?」
我對於這種爭論,不是十分喜歡,一面喝著酒,一面道:「我倒有點像日俄戰爭時的中國。」
那位男士笑了起來,他聽懂我的話,可是那位女士卻睜大了眼,分明不懂,我也懶得解釋,要告訴她日本和俄國打仗,戰場卻是在中國,看來相當吃力,可是那位女士卻還不肯就此干休:「衛先生,我看你就不能在我先生身上,發掘出甚麼奇特的故事來。」
我微笑道:「恐怕不能。」
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這位美麗華貴的女士的先生幹甚麼,連她是甚麼人,我也不知道,我順口這樣說,是根本不想把這個話題持續下去。
而那位女士卻連這樣的暗示都不明白,神情像是一個勝利者:「看,是不是?」
那位男士有意惡作劇。要令這位女士繼續出醜,他問:「你先生是……」
美麗的女士的口部,立刻成了一個誇張的圓圈。彷彿人家不知道她丈夫是誰,是一種極度的無知。
席中另有一個看來相當溫文的長者,在這時道:「溫太太是溫家的三少奶奶。」
我和那位男士,不禁一起笑了起來,「溫家三少奶奶」又是甚麼玩意兒?這似乎是一些人的通病,自己以為有了點錢,全世界就該知道他們是甚麼人。當然,真到了奧納西斯、侯活嘵士或洛克斐勒,自然有權這樣,可是一些小商人,真是,請原諒他們。但是笑還是忍不住。
我和那男士一面笑,一面互相舉了舉杯表示我們都明白各自笑的是甚麼。
那位老者又道:「溫家開的,是溫餘慶堂。」
我眨了眨眼睛:「聽起來,像是一間中藥店。」
那男士也學我眨了眨眼睛:「多半還發售甚麼諸葛行軍散之類,百病可治的獨步單方成藥。」
那位男士說著,放肆無禮地哈哈大笑,抱著我:「中藥店的掌櫃,衛先生,我承認,只怕你也不能從蟬蛻、桔梗、防風之中,發掘出甚麼奇特的故事了,算我說得不對吧!」
那位男士在他的言語之中,表現了明顯的輕視,令得闔座失色,那位美麗的女士,更是一陣青一陣白,下不了臺。
我只好替她解圍:「那也不見得,事實上,任何人都可以有奇特遭遇。」
那位男士道:「是嗎?中藥店掌櫃,哈哈,哈哈!」
他一面笑著,一面站了起來,把杯中的酒一口喝乾,向著我說:「很高興認識你,我姓羅,叫羅開。」
這位男士一說出名字來,我震動了一下。這個人的名字,對在座的其他人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是我卻知道他是一個傳奇人物,有著一個古怪的、不是現代人應該有的外號:「亞洲之鷹」。他也有許多極神奇的經歷,我很想認識這個人。
本來,我頗對他的這種肆無忌憚的神情有點不以為然,但既然知道了他是甚麼人,以他這樣的人而言,自然有資格這樣做。
我也站了起來,同他伸出手去,我們握著手,他笑著,他有著十分英俊深刻的臉譜,說的話也更不客氣:「衛先生,我看我們可以另外找一處地方談談,今天我有空。」我即道:「好,很高興能夠認識你。」我來參加這個宴會,只是因為宴會主人是白素一個遠親,左託右請,非要我來不可,本來就索然無味。想不到會在這裏遇上有「亞洲之鷹」之稱的羅開,這真是意想不到的高興。
其餘人,自然不必再打甚麼招呼了,羅開先轉身向外去,我也跨出了一步,可是就在這時,有人拉住了我的衣角。同時。我也聽到了一個少年人在叫我:「衛先生,衛先生。」
我回頭看了一下,看到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正睜大眼睛望向我。是一個十分俊美的少年,而且,看他臉上的神情,像充滿了無數疑問。
我正在想問他有甚麼事,那位美麗的女士已經用聽來美麗的聲音叱道:「阿寶,放開手,人家衛先生說不定趕著去見外星人,你拉住他幹嗎?」
我皺了皺眉,向那位美麗的女士看去,她權威地盯著那少年。
那少年神情十分為難:「媽,我……」
那位美麗的三少奶奶又喝道:「放手!」
那少年放了手,我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下:「別難過,小朋友。我見過很多想把他們自己的無知加在下一代身上的人,不過,可以告訴你,他們不會成功的。」
當時,我急於和羅開這個傳奇性人物去暢談,而且也不知道這個溫家的少年有什麼事,所以只想脫身,而且我的話,也已令那位三少奶奶的神情難看之至,連她的美麗也為之遜色。
我說著,又想離開,那少年卻哀求道:「衛先生,我想……我想……」
我笑了起來:「我現在有事,小朋友,我答應,你有事可以來找我,好不好?」
他神情有點無可奈何,咬著下唇,我不再理會他,轉過身去,卻已不見羅開,我忙走出了那家飯店,也沒有看見到他。
在飯店門口等了片刻,他仍然沒有出現,這個人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我站在玻璃門外,心中自然不很高興。因為像羅開這種傳奇人物,行蹤飄忽,不是有那麼多偶遇的機會。錯過了這次機會,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見。
我決不定是不是再回去找他。遲疑著半轉過身去,卻看到剛才拉住了我的那個少年,正飛快地向外奔來,幾乎是一下子就衝到了門前。
由於他向前衝來的速度極快,玻璃門自動開關,開門的速度配合不上,眼看他要重重地撞在門上,門旁的司閽發出驚叫聲,嚇得呆了,不懂得如何去阻止這個少年。
我在玻璃門外,全然無能為力,門旁雖然還有幾個人,也都只是在怔呆。我知道用這樣大的衝力,撞向一扇玻璃門,可能造成相當嚴重的傷害,可是也只好眼睜睜地看著。
就在這時,一個人以極快的身法,也不知道他從甚麼地方閃出來,一下子就擠進了那少年和玻璃門之間不到半公尺的空間。
少年重重撞在那人的身上,那人受了一撞,身子連動都沒有動,雙手已按住了那少年的雙肩。
雖然這時,那人還只是背對著我,但是我已經可以認出這人正是羅開。這時,他身後的玻璃門打開,那少年人不知向他說了一句甚麼,就匆匆走出門,逕自向我走來。
羅開也轉過身,我向他揚了揚手,他卻向我急速地做了手勢,我一看就認出他是在用聾啞人所作的手勢在對我說話,他在告訴我,忽然之間,有了重要的事,我們只好下次再長談了。
他打完了手勢,轉身就向前大踏步走了開去,一下子就轉過了彎角,看不見了。
那時,那少年也已來到了我的身邊,仰起了頭,望定了我。
我語音之中,帶著責備:「剛才不是那位先生,你已經撞在玻璃上了。」
那少年喘著氣:「我……怕你已經走了,心裏急……所以……所以……」
我揮著手:「不必解釋了,你有話要對我說?」
少年用力點頭。我向前走出了幾步,在飯店門口的一個噴水池邊,坐了下來。
少年來到我的身前,搓著手,我向他望去,他突然沒頭沒腦地問:「這池水中,是不是有許多我們看不見又不瞭解的東西?」
我怔了一怔,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他這樣問是甚麼意思。
他又道:「我是說,世上是不是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空間,都充滿了我們看不到又不知道的東西。」
人的思想,據說,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步變得成熟,但是我卻一直認為,人的思想在「不成熟」的時候,更多古怪的想法。這種古怪的想法,甚至出現在兒童的言行之中,很多成年人不會贊同或喜歡,責之為不切實際,但這種古怪的想法,在很多時候,卻是促進人類思想行為進步的原動力。
眼前這個少年,顯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不是一個普通的、沒有頭腦的少年,他問的問題,已經重複了兩次,我還是不甚明白他究竟想問甚麼。可是看他問得這樣認真,我也絕不想敷衍了事。
(在這時侯,我十分自然地想起了一個人來,這個人是李一心。當他還是少年的時候,他的言行看來是不可理解的、怪誕的,甚至他自己也不能理解。但是等到後來事情真相大明時,才知道他自有重大的使命,這事給我的印象十分深刻。)
(有關李一心的事,記載在「洞天」這個故事之中。︶
這使我對眼前這個少年,也不敢怠慢:「你究竟想問甚麼?我不是很明白。」
那少年向我望來,神情像是不相信,口唇掀動了兩下,才道:「衛先生,你不是什麼全都知道的嗎?」
我攤了攤手:「我從來也未曾宣稱過甚麼都知道,世上也決不可能有人什麼都知道。如果你想知道些什麼,那至少要在問人的時候,把問題說清楚。」
那少年出現十分失望的神情來:「我認為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我心中不禁有點冒火,正想再說他幾句,他的母親︱︱那位美麗的溫家三少奶奶,已經出現在飯店的門口,大聲叫:「阿寶。」
雖然她體型略胖,符合女高音歌手的身型,可是附近的人,顯然都想不到,她會發出如此宏亮可怕的一下叫聲,以致二十公尺的範圍之內,人人停步,用錯愕的神情向她望著。而她卻泰然自若,又發出了第二下更有過之的叫聲。
那少年皺了皺眉,匆匆道:「我實在已問得夠清楚了,我是說……」
我打斷了他的話頭:「你快去吧,不然,你母親再叫幾下,這座三十多層的建築物,可能被她的叫聲震坍。」
那少年苦笑了一下,轉過身,向他的母親走了過去。一輛由司機駕駛的大房車駛了過來,他們兩母子上了車,車子駛了開去。我看到那少年在車中向我揮著手,可是他的母親卻用力將他揮著的手,拉了下來。
我倒很有點感觸,那個叫「阿寶」的少年,有他自己的想法,可是他的母親!他雖然生長在一個十分富裕的家庭之中,可是不一定快樂,至少,就沒有甚麼人可以和他討論他心中古怪的想法。
我慢慢站了起來,望著噴水池,又把那少年剛才的問題想了一遍,仍然不明白他想瞭解甚麼。他問的是:是不是每一個空間中,都充滿了我們看不到又不瞭解的東西?
這種說法,相當模糊,甚麼叫「看不到又不瞭解的東西」?幾乎可以指任何東西:譬如說,空氣中的細菌,看不見,也不見得對之有多少瞭解。細菌或者還可以通過顯微鏡來看,有形體,但是在空間之中,還有更多沒有形體的東西,如電波、無線電波,等等。或者沒有形體的,就不能稱之為「東西」;那麼,他究竟是指甚麼而言?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