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暢銷小說(靈異驚悚)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702
書籍名稱:地獄公寓(卷2)鬼魂的情書
作  者:黑色火種
定  價:350 特價$2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80頁
出版日期:2016.8.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重點書推薦:包書衣/雙封面(全套共六冊)

出版重點:
如果地獄公寓第一集讓你膽寒,那麼第二集鬼魂的情書絕對讓你破膽!
鬼魂能力再進階!網路不虛假超高人氣!「黑色火種」連續三年點擊率排行第一!
地獄公寓發布了一則前所未有的血字,要住戶在半個月時間內,找出驚動社會的六樁斷頭案的人頭,要持有人頭回到公寓才算通過血字,空手而回者,死!
只是,這次執行血字的住戶共六人,萬一沒有找齊六個人頭,這六名住戶之間,是否會上演一場血腥爭奪戰?私奔小夫妻華連城與伊莣、兄妹情深的柯銀夜與柯銀羽,到時會如何取捨?公寓對人性的考驗,愈玩愈大!!

作者簡介:
黑色火種,原名董協,起點中文網VIP作家,著有《異悚》、《地獄公寓》、《死咒島》、《地獄電影院》等作品。在兩岸三地(起點中文網、卡提諾、宙斯、伊莉、波斯小說網..等)各大網站發表後,以長篇作品《地獄公寓》最受讀者推崇,點擊率直逼三百萬,因而聲名大噪。黑色火種作品長期穩居起點中文網及各大靈異類作品榜首,其作品在恐怖氛圍以及情節佈局上堪稱一流,人物性格鮮明,深受讀者推崇喜愛。黑色火種作品及將在台亮相,推出繁體中文版,首發將以《地獄公寓》打響名號,與讀者見面,相信將會掀起一波黑色風潮。
※《地獄公寓》起點中文網(總點擊:2,772,342)
※最新作品《地獄電影院》陸續發表中,起點中文網總點擊(1,162,854)已破百萬。

內文簡介:

◎第一幕:六顆人頭
公寓發布的血字,竟要他們找到今年發生的六起斷頭殺人案的死者人頭!持有任何一顆,可回到公寓,但若未持有殺人案的死者人頭回公寓的住戶,將會被自己的影子操縱自殺身亡。這古怪的條件下,是否隱藏巨大的陷阱?而柯銀夜和柯銀羽兄妹這次一同挑戰血字,是否能順利生還?

◎第二幕:鬼差
這一次發布的血字罕見詭異地要公寓房客替鬼魂送信!鬼魂一旦將信交予住戶,必須要在三小時內收到回信。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血字居然直接指明了鬼魂所在的地方!這可比上次的「六顆人頭」,還要來得詭異!時間僅僅兩天,然而,為鬼魂送信?只是……送信而已?不會在去送信的時候,被鬼魂殺死吧?

在那黑暗之中,從窗戶裡迅疾地伸出一隻有點乾瘦的手來,
一把抓住那封信,就縮回了窗戶裏!短短的一瞬間。而子夜在窗戶外面,什麼也沒看到。

白羽看著子夜拿著的信,腦海中忽然掠過一個念頭:都說生路、生路,莫非……莫非,不把信拿給這裏面的鬼就是生路?對啊,沒證據表明這地下室的鬼一定會寫信,如果不寫呢?如果裏面的鬼不寫信的話,那我們就什麼也不用做了,豈不是……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他進入公寓的時間雖然短,但也知道,嬴子夜和李隱是什麼關係。嬴子夜絕對不可能不管李隱的死活,而且白羽也沒冷血到那個地步。
何況,如果裏面的鬼真的寫信,而沒有人給他們送回信的話,那就只有一直偽造回信了。萬一被識破,那後果自然就……
忽然,上官眠回過頭看著白羽。她的雙眼,釋放出強烈的殺意!那股殺意令白羽渾身一個戰慄,猶如站在他眼前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人形的惡魔!
那雙眼睛傳遞出來的,是無限的冰冷。是似乎無論殺死多少人,都不會有任何觸動的恐怖眼神!

◎血字指示之難以捉摸:
血字指示,一般是指在特定時間裏去特定地點、做一些特定的行為,而在這期間,必定會出現許多無比詭異、恐怖的現象。人往往還沒有意識到,就已經死了。甚至死了的人,會以為自己還活著。聽起來相當不可思議,但……卻是不爭的事實……只有成功尋出生路逃回公寓,才算順利完成一次血字!

【目錄】
◎第一幕:六顆人頭
第01章連環殺人案
第02章斷頭魔
第03章靈異照片
第04章第七名死者
第05章異國戀人
第06章金色神國
第07章繡字手帕
第08章冷酷的愛人
第09章魔術師的箱子
第10章吸鬼的黑洞

◎第二幕:鬼差
第11章地下室的老畫作
第12章羅密歐與茱麗葉
第13章鬼魂的情書
第14章刀尖上跳舞
第15章惡魔的回憶
第16章瘋狂的坦白
第17章以命換命,隱藏的規則
第18章兩本日記
第19章魔性之男

※內文試閱:
三月廿二日,公寓一四○四室。
「敏的死還是查不出真相呢。警方已經往搶劫殺人的方向去調查了。」銀羽看著電視上播放的新聞,對坐在身旁的銀夜說:「哥哥,如果碎片真的是在敏身上,就麻煩了……」
「是啊。」銀夜緊皺著眉頭說,「雖然也可能在嬴子夜手上,不過在敏手上的可能性也不低,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如果真的失去契約碎片這個捷徑,那麼,就只有再用五次血字的代價,來讓銀羽離開公寓了!
五次血字,想想都知道有多艱辛。上次在午夜巴士,銀夜是在死神的手裏拚命地掙扎,才勉強逃得一命。將來……銀羽還能活多久?
自己進入這個公寓,就是為了能夠讓她活下去啊!
「哥哥,」銀羽說,「你最近幾天晚上都在熬夜吧?真是辛苦你了。」
「你不也一樣。」銀夜說,「我最近根本睡不著。你下一次就是第六次血字了,而我也將面臨相當於分水嶺的第五次血字。本來以為,可以靠地獄契約碎片來通過魔王血字,離開這個公寓。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希望極為微渺啊。」這對銀夜而言是個很大的打擊。
「只有看下次血字,是否會發佈新的地獄契約碎片了……」
銀夜現在倒是希望,地獄契約碎片真的在殺死敏的住戶手上,或者在嬴子夜手上。
「現在播送下一則新聞。」電視機上播送完敏的新聞後,又播送了一條新的新聞:「昨日,在天南市白林區,又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件。該案件的死者,被人砍去了頭顱。這是本市今年第六起斷頭殺人案件。警方……」
銀夜關掉了電視,他轉過頭,看著銀羽說:「總之,銀羽,契約碎片的事情,你還是先別想太多。第六次血字,你就可以直接回到公寓了,要充分利用這個優勢。」
這時候,銀羽卻沉默不語了。她抬起頭,迎著銀夜的目光,說道:「哥哥,你……也為你自己多考慮吧。我希望看到你幸福……」
「銀羽……」
「我……」銀羽的眼眶開始湧出淚水,「進入公寓後,阿慎死後,一直是你在守護我,照顧我……如果沒有哥哥你,我絕對撐不到今天……」
雖然對阿慎曾經如此深情,但是,銀夜對銀羽所做的一切,要說對她沒有絲毫觸動,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直永鎮那一次,銀夜不顧危險,拚盡全力把她帶回公寓。銀羽在那之後就覺得,如果她再拒絕哥哥,對他實在太殘忍了。
「哥哥……你喜歡我吧?作為男人而喜歡著我吧?」銀羽下了決心似的說,「我……知道哥哥你的心意。即使是現在,哥哥,你還是對我抱著這份感情嗎?」
「銀羽?你……」
「如果對哥哥你而言,我真的那麼重要的話……那麼……」
就在銀羽即將說出下一句話時,忽然,她的心頭猶如被一團烈焰覆蓋,劇烈的灼燒感襲來!而銀夜也在這時有了同樣感覺,心臟猶如被扔入火堆一般,血字發佈了!
看到銀羽的表情,銀夜知道,這一次,他要和銀羽一起執行血字了!
他看向牆壁,上面已經開始滲出血跡來,血跡不斷接合,形成清晰的血字。
「本次血字共六個人參加,不指定地點,但在血字執行期間不允許待在公寓內。限定在二○一一年四月一日至十五日期間,六名住戶每人必須要找到今年一至三月在天南市發生的六起斷頭殺人案的死者——藤飛雨、林迅、張波凌、厲馨、王振天、白靜的人頭,持有任何一顆,可回到公寓。未持有上述任何一個人頭而進入公寓的住戶,將會被自己的影子操縱自殺身亡。本次血字不發佈地獄契約碎片下落。」

一一○七室,皇甫壑正在書桌前,研究著那張表格。他不時抬起頭,看著面前相框裏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個美麗端莊的少婦,她正蹲下身子,滿臉笑容地抱著一個八歲左右的男孩。
「快了,媽媽……」皇甫壑看著那張照片說,「就快要實現我們的願望了……」
就在這時,一陣劇烈的心臟灼燒感襲來,皇甫壑捂住胸口,他立即意識到,這就是李隱提及的血字發佈的徵兆!
心臟的灼燒感沒有持續多久就消失了。皇甫壑離開書桌,衝到了客廳。果然,在雪白的牆壁上,出現了一行血字。內容和銀夜看到的一模一樣。
「帶一顆人頭回公寓?」皇甫壑看著那段血字,很意外:「沒有指定地點?」
根據公寓的規矩,接到血字指示的住戶,要馬上聚集到一樓大廳。
皇甫壑坐電梯來到一樓,門打開後,他一眼看見,一樓已經聚集了四個人,分別是住在十四樓的柯銀夜、柯銀羽,以及住在七樓的華連城、伊莣夫婦。
銀夜一眼看見了皇甫壑,走過去說:「是你啊,皇甫先生。」
「柯先生,」皇甫壑看著他問,「我記得你是執行了四次血字的住戶吧?我剛進入公寓,就要和你一起執行血字?」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就有過這種先例了。住戶執行血字的順序,完全混亂了。這種異變現象,我們猜測可能和今年的『魔王降臨』現象有關。」
皇甫壑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是不是新住戶不重要了,要通過血字的恐怖,迫使住戶,抱著賭博的心態,去選擇執行魔王級血字對吧?」皇甫壑說,「如果公寓還是和以前一樣,按照難易順序來發佈血字,那麼會去執行魔王級血字的住戶就會減少了。」
「嗯,不錯。」銀夜略微有些吃驚,這個男人,居然如此冷靜,一眼就看出了這個他和李隱才想到的推斷。
這也可以解釋,住戶執行血字難易順序完全被打亂的原因。讓第一次執行血字的住戶,也要經歷六七次血字的難度,任誰都會恐懼到想把一切賭到魔王級血字指示上。
「還差一個人吧。」皇甫壑說,「血字上說,這次一共有六個人執行血字。」
「是啊。」銀夜說,「估計那個人也快下來了吧。」
這時候,又一部電梯門打開,走出來的是夏小美。
她剛一看到銀夜,先是一喜,但隨即又意識到……這將是第五次血字的難度!
這讓夏小美達到了恐懼的巔峰。自己……能活下來嗎?
「人到齊了吧。」銀夜見夏小美也下來了,便說道:「那麼……大家都到我房間裏來吧。就這次血字,我們有很多細節要討論。」
以往,只是單純地前往某個地方執行血字,這一次,卻是給出了重大的線索,也就是今年發生的連環斷頭殺人案。
這一系列案件影響極大,引起了天南市政府的高度重視。但是無論怎麼追查,還是毫無頭緒。雖然鎖定了一些嫌疑人,但都沒有辦法確認誰是兇手。現在,第六個被害人也出現了。

「這是網路和平面媒體的所有關於連環斷頭殺人案件的報導。」
桌子上堆積著一大堆報紙,還有網路上列印下來的資料。
「這一系列殺人案,我當時也很關注呢。」連城拿起一張報紙說,「沒想到,這些案子裏居然還有靈異現象存在……」
「那麼,兇手莫非是鬼魂嗎?」伊莣問道,「對,一定是這樣,那樣的話……」
「不要急於下結論。」銀夜說,「距離血字執行還有一段時間。目前我們先就案件本身進行調查,但不要去接近案件的相關當事人。這幾起殺人案,在網路上已經炒得熱火朝天,也在天南市引起很大的恐慌,某些論壇上以訛傳訛的說法,不能過於輕信。」
網友給這些殺人案的兇手,起名為「斷頭魔」,因此在網路上被稱為「斷頭魔殺人案」。
「暫且我們也用『斷頭魔』來稱呼兇手吧。」銀夜說,「再提醒你們一點,血字執行時間開始前不要去接近案件的當事人,也不要去案發現場。案件本身,也可能有被警方隱瞞、沒有公佈的部分。無論如何,都必須查出來。首先,先系統歸納一下這些案件。」
銀羽拿起一張紙來:「那麼我先讀一下。第一起案件,發生在二○一一年一月四日,天南市東彬區的仁月街。案發地點在仁月街東面的一個垃圾場內。發現屍體的是收垃圾的拾荒者。死者名叫藤飛雨,男性,廿六歲,股票經紀人,家住在東彬區的一個公寓內。死者被發現的時候,頭部被完全『砍』斷,從頸部的傷痕看,是強行將頭部用蠻力拔下的。」
這一點,被公佈後引起了很大恐慌。能夠用蠻力將頭部拔下,簡直就是非人類。而且又是臨近春節,市政府派出了大批警力在市內各處巡邏。
「第二起案件,在一月廿八日發生。第二名被害者在白嚴區的青田公園內被發現。屍體倒在公園的一座山上,同樣也是沒有了頭,頭部一樣是被強行拔下。該名死者也是男性,名叫林迅,年齡廿四歲,是一名小學教師。他的住址就在白嚴區,經過反覆調查,查不出他和藤飛雨有任何關聯。那時候,媒體開始宣傳,『斷頭魔』可能是無差別地殺人。」
也就是在那時候,「斷頭魔」一詞鋪天蓋地的在媒體上出現,甚至一度進入網路搜索排行榜前列。人們因此開始減少外出,甚至成群結伴才敢走夜路。雖然警方不斷加大警力巡邏,但是,第三起殺人案還是發生了。
「第三名被害者在春節期間出現了。二月十六日,一名IT公司的白領被殺害了,他名叫張波凌,廿七歲,案發現場是他所在公司大樓的地下停車場。發現屍體的是一名保安。」
聽到這裏,伊莣的手已經開始顫抖起來。連城則緊緊抓住她的手,安慰道:「別,別怕……」
誰都沒想到,這個轟動天南市的「斷頭魔」,竟然是公寓發佈血字的鬼魂!也難怪員警無論怎麼查也破不了案了。
「說到這裏……」夏小美打斷了銀羽的話,「屍體的身分可以確定嗎?三個人都是頭部不見了,那麼,他們的身分可以確定嗎?推理小說不是經常有嗎,斷頭的屍體往往是被用來調包的……」
「身分是沒有問題的。」銀夜說,「每個人的指紋都經過了檢測,而且身上也都帶有身分證件。最重要的是,血字指示上也明確提及了每個人的名字。」
皇甫壑卻說:「我研究過你們給我的表格。那些斷頭的屍體完全可信嗎?公寓完全可以安排一具假的屍體出來。鬼魂能輕鬆變化為人類的形象,那麼製造一具假屍體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吧。至於名字,以血字指示一向喜歡玩弄文字遊戲的風格,也可能是同名同姓的人物。這一點,不能不注意。」
銀夜聽了這話,想了想,說:「一般不會有這種情況。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那個同名同姓的人,在哪裏死去都不知道,怎麼去找到人頭?公寓這麼做和直接虐殺我們沒有區別。血字指示不會給出無解的狀況,這一點已經被證實了。你多慮了,皇甫先生。」
「但願如此吧……」
「那,我繼續念了。」銀羽念道,「剛才提及的張波凌,經過警方調查,和藤飛雨、林迅二人毫無關係。這也增加了斷頭魔是無差別殺人這個說法的可能性。之後,第四名死者出現了。第四名死者名叫厲馨,屍體在她自己家裏被發現。」讀到這裏,銀羽也感覺到一陣無形的壓力。
銀夜從她手裏拿過紙來,說:「接下來的我來讀吧。厲馨年齡廿二歲,是一家建材公司的會計主管。她的屍體在二月十四日被發現,當天她請假。同樣,也沒有調查出她和之前被害的三個人的關聯。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終於有人目擊了可能是兇手的人,大樓的管理員幫助警方畫出了嫌疑人的模擬圖。管理員稱,當時看見有一個男人進入大樓,那個人並非是大樓住戶。」
這是六起殺人案的調查中唯一實質性的線索。但警方排查了四名死者周圍認識的人,都沒有發現和這個人長相相似的人。
「我想這個人不會是兇手吧。」連城指著報紙上登出的嫌疑人模擬圖說,「公寓不可能留下那麼明顯的線索。生路是非常難找的,這樣的線索……」
「第五名死者,是在三月六日被發現的。第五名死者名叫王振天,他的屍體,是在第一個死者被害的東彬區被發現的。屍體所在地點,是一個天橋下。警方不斷調查,卻還是沒有查出,藤飛雨和王振天之間的關聯。」
銀夜接著又說:「下面就是最新的一個受害者的報導了。昨天發生在白林區的殺人案件,死者名叫白靜,年僅十七歲,也是六名被害者中最小的一名。她是一名高中生,屍體被發現在學校的理科實驗室裏。法醫推定的死亡時間,是在昨天晚上六點到七點之間。」
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了,房間裏陷入沉寂。

那個恐怖的斷頭殺人魔,光是想想,就令人雙腳發軟了。
六個人的人頭,一直都沒有被找到。關於白靜的調查剛開始,還不確定她是否和前面五個人有什麼關聯。不過想來,大概也是查不出什麼來的。
「還有其他嫌疑人吧?」夏小美問,「我想……」
「有是有,但沒有證據。而且,說是嫌疑人,也比較牽強。因為查不出很明顯的殺人動機。白靜還不清楚,但前面五個人的死,並不存在任何受益者,也查不出和他們有仇的人。無差別殺人的說法也因此越來越被採納。」
夏小美看著報紙上登出的白靜的照片,不禁一陣心酸。這個女孩長得很可愛,年紀和她差不多,如今卻命喪黃泉,連自己的頭顱都不知所蹤。
白靜的死,在晚間新聞中再一次被播出。因為這次的死者年齡很小,所以也引起了更大轟動。警方在白靜就讀的金楓高中不斷取證,目前還沒有對外公開調查結果。
「沒有發佈地獄契約碎片下落嗎?」李隱聽銀夜說後,點點頭道:「至少還有希望,沒有說契約碎片不再發佈了。這一次的血字……真的很特殊啊,和以往完全不同。」
不限定地點,只要取回一顆人頭就能夠回到公寓。這樣古怪的條件下,背後必定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陷阱。但就算知道是陷阱,也必須跳下去。
「那六顆人頭,一定放在我們可以取得的地方。」銀夜說,「但是,如果要拿走人頭,我想大概就會遭到鬼魂追殺。」
「嗯。不過,對人類嫌疑犯的調查也不能放鬆。兇手也未必就是鬼魂。畢竟當初我們也沒少吃武斷下結論的虧!」
這時候,銀夜想起,血字指示發佈之前,銀羽對他欲言又止的樣子。她想說的是什麼?
銀夜進入這個公寓,從來都沒有抱著想得到什麼的心態,成為這個公寓的住戶,用九死一生來形容也不為過。如果出於私心,絕對是做不到的。
他完全是為了銀羽,完全是為了讓她活下去,才會進入這個公寓的。
他根本沒想過讓銀羽接受自己,就算要考慮這一點,也得等他和銀羽都離開了公寓再考慮。
「另外,」李隱拿著那張模擬的嫌疑犯畫像說,「這是目前嫌疑最大的人的畫像。查不出身分,只有目擊證詞而已。」
這一次,實在是很棘手。而且,更令人擔憂的是……
「可能會出現住戶間的自相殘殺。這和地獄契約碎片不同,沒有矛盾的優先問題。雖然有六顆人頭均分,但是,如果出現了能夠先取得的人頭,住戶間必然開始自相殘殺。」銀夜對這點最為憂心。
「那六個人,完全查不出任何共通點嗎?」李隱繼續追問。
「沒有。本來前面五個人年齡比較接近,但是,如今最新的死者白靜,才僅僅十七歲而已。這把原來的推論完全推翻了。」
大家討論了很久,還是沒有任何結論。
要取得人頭,必須要去接近案發現場以及與案件相關的人。在這個過程中,很可能會碰上鬼魂。
「我比較擔心的問題還有一個。」銀夜指著報紙,「死去的這六個人,會不會存在著某個人是鬼魂的可能性呢?人頭如果可以帶入公寓,必定不存在鬼的附體。但如果是死去的人的靈體呢?甚至可能這六個人全部都是。」
「嗯,那你有沒有什麼推論?」
「比如說……第一名死者,藤飛雨。他的確是被人類殺害的。但是,他死後變成了鬼魂,因為被斷頭的緣故,殺害了另外五個人,取走了他們的人頭。」
「嗯,你這麼說的話……」
「這樣一來,就代表著,藤飛雨的人頭,其實是保管在人類的手上。從人類手中奪取人頭,就容易多了。也就是說,藤飛雨的人頭是最有可能……」
「如果這個推論是真的話……」李隱進一步指出,「那麼後來死去的五個人,也許是合謀殺害了藤飛雨的人。也就是說,藤飛雨的人頭,可能就在那五個人中的某個人手裏。而這就有可能構成『生路』。公寓將『生路』隱晦地隱藏在這裏,而不讓我們特別注意藤飛雨,對吧?」
「這一點,有些說不過去。」銀夜搖搖頭說,「調查結果是,之後被殺的五個人……白靜也已經初步查明,和前面五個人毫無關聯。互相不認識的六個人,怎麼會聚集在一起,然後還殺人?將人頭硬生生地拔下,這是多大的痛苦?經過警方調查,這是六個人共同的死因。」
「的確呢,說不過去。」
「如果這個推論不成立的話。那麼殺害六個人的兇手又是誰呢?兇手是人類還是鬼魂這一點很重要。將人頭硬生生拔下,這的確不像人類所為,但也不能因此倉促下結論。」
實在有太多未知因素了,因此生路尤其難找。
「而且,要進一步調查的話,也許還需要很多警方未公開的資料。但我們如何取得這些資料?」
「這個嘛……」李隱也知道這是個問題。情報是這次血字的關鍵。如果無法取得某些關鍵情報的話,也許就難以查出真相,更不用說找到六顆人頭了。
「員警的問題,交給我就行了。」
門口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李隱和銀夜定睛看去,卻是慕容蜃!
「我大概沒告訴二位吧……」慕容蜃邪笑了一下,「我,是一名法醫。」
 「這一點,警方還沒有對外公佈。」慕容蜃取出幾張照片,放到桌面上說,「注意到了吧?這是斷開的脖子照片。包括白靜在內,六具屍體斷開的脖子斷面是完全相同的。幾乎沒有絲毫偏差。這一點令警方難以置信,完全用蠻力強行將脖子弄斷的,卻又如此精確地將斷面弄得幾乎完全相同。」
李隱仔細比對著照片,發現斷面無論是角度還是範圍,都幾乎完全相同。
「真是不可思議。」銀夜看完後,放下照片說:「不過,你就這麼簡單把情報給我們?沒有任何條件嗎?」
「呵呵,哪裏。」慕容蜃詭異地笑著說,「能夠接觸真實的鬼魂,實在太有趣了。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刺激的事情了,太爽了……」
銀夜點了點頭,說:「很謝謝你的幫助,還希望你繼續幫助我們調查下去。作為回報,下次你執行血字的時候,我會竭盡全力幫助你思考生路的。」
「呵呵,不用。」慕容蜃卻搖搖頭說,「對我來講,生路還是自己想更刺激。哈哈哈……」
這個變態!
盯著那些脖子斷面的照片,銀夜隱隱有著不安的預感。這些人頭,莫非有著特殊的用途嗎?究竟是要做什麼?

第二天,第六名犧牲者出現的新聞,已經是盡人皆知,幾乎成為所有人茶餘飯後的話題。而死者白靜生前所在的金楓高中,也被大量媒體蜂擁而至,圍得水泄不通。學校不得不放假幾天以應付記者。同時,校方已經明令禁止任何學生和記者接觸,不能說不該說的話,一旦發現將給予處分。
午間的時候,記者來到白靜家進行採訪。白靜的父母已經哭成淚人,她母親的精神狀態已經無法再接受採訪,而父親則是老淚縱橫地在鏡頭前,控訴兇手的殘忍。
「真是可憐。」銀羽看著鏡頭前白靜的父親,「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實在難以承受。」
「記者也真是不懂得體諒人的心情,」銀夜說,「人家剛剛承受喪女之痛,還跑去採訪,誰能有那個心情?」
白靜的父親,名叫白曄山。他在電視機鏡頭前,雙眼紅腫地說:「那個殺害我女兒的惡魔,我絕對不會放過他!上蒼有眼,一定會收了他的!」
銀夜苦笑了一聲。沒有什麼「上蒼」,這個世界,只有人才有能力去制裁人。
白曄山越說越激動,最後甚至對著鏡頭咆哮道:「為什麼過了那麼長時間,員警還抓不到兇手?兇手究竟在哪裏?難道只能任由他犯下那麼多罪行嗎?我……」
「說起來,這些死者家屬,」銀羽問一旁的銀夜,「我們到時候以什麼身分去接觸呢?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
「沒關係,我有辦法。你不用操心這些,銀羽。」
「哥哥……」
「還有,銀羽,我們這次執行血字,要盡可能地保護夏小美。她知道地獄契約碎片在我身上,如果棄她不顧,她很可能會說出來。那樣就麻煩了。」
銀羽表示會意,不過,她看起來也很不安。
「這一次的情況非常棘手呢。過去,只要能夠在血字終結的時候逃回公寓就可以了,但是這一次,如果不將人頭帶入公寓,就算活著逃回來了也沒有用。」
「的確如此。那六顆人頭,也不知是分散在各個地方,還是集中在一起。即使能夠找到,也免不了會有一番爭奪。而且,如果面臨人頭數少於住戶數的情況,住戶絕對會為了人頭而自相殘殺。」
銀羽也知道這一點。到時候,哥哥會主動把人頭讓給自己吧?那他自己呢?
「皇甫壑那個人,我總感覺他不太對勁。」銀夜對這個人最不放心,他一直在觀察他:「他對於進入公寓,不但並不怎麼恐懼,反而好像是如魚得水一般。但他又和慕容蜃那個人不一樣,他似乎是想通過這個公寓得到什麼『東西』。」
「得到什麼?」
「這只是我的感覺而已,希望不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