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鄭世榮終於覺察到不對了,對方根本就是有備而來。來不及多問,那只拳頭在他眼前不斷放大……

鄭世榮大吃一驚,他本以為對方只是個普通人,根本就沒在乎,只發出一道氣刃想直接滅殺對方,沒想到對方竟然空手擊碎氣刃。鄭世榮畢竟是貨真價實的四品氣宗,氣刃比百煉精鋼的刀劍絲毫不差,對方竟然輕描淡寫地擊碎了,此時還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攻向自己。

「呀……」鄭世榮一聲怒吼。

「天炎勁!」鄭世榮身上一股火焰般的氣旋湧出,形成一股黃色的浪潮沖向大鬍子,房間裡的桌椅在這股黃色的浪潮中化為粉末。

老媽子驚呼著跌了出去,撲面而來的熱浪讓她的滿頭青絲瞬間成了波浪卷,強大的氣壓讓她喘不過氣來。

「轟……」鄭世榮的手掌被大鬍子巧妙撥開,大鬍子左臂的衣袖被鄭世榮發出的天炎勁化成粉末,露出一截玉石般瑩潤的小臂。很難想像一個傻大黑粗的大鬍子會有如此白嫩的手臂,不過對於鄭世榮來說,卻是要命的手臂。

鄭世榮擊出的天炎勁並未消散,而是被撥到了牆面。轟的一下那股黃色的炎浪如擊在山崖上的浪花般濺射開來,房間四面的牆壁頃刻崩塌。這時,老媽子剛好透過倒塌的牆壁看到大鬍子的雙手一個輕巧的回轉,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拳頭與鄭世榮的腦袋撞在一起……於是她吐了……

鄭世榮那張英俊不凡的臉極盡扭曲。鄭世榮至死也不敢相信,自己會是這樣的死法,他沒感受到對方身上有戰氣波動,但是卻感覺到了對方肉身所爆發出來的,無比恐怖的力量。

對方就像是一頭人形魔獸,動作無比迅捷,姿態無比優美,腳步穿行間像是龍蛇遊走,雙臂一開一合間便將他所有的攻擊化於無形,這是什麼樣的境界?

對方的拳頭擊中鄭世榮的腦袋時停頓了一下,大鬍子淡淡地說了一句話:「表哥,鄭家戰技也不過如此。」而後,鄭世榮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轟碎了腦袋。至死他也沒想起來,這是哪兒來的表弟。

「敢和老子搶女人,還敢先對老子動手,真是活膩了!」大鬍子理了理胸前衣服上那個破碎的手印,很沒風度地將沾了血的手在小狐狸的羅衫上擦了兩把,而後又在鄭世榮的屍體上摸了幾把,將大把的銀票揣入自己腰包,甚至連手指頭上的戒指也沒放過。這才一甩頭,不屑地掃視了一眼隔壁房間那對仍在尖叫的男女,扭頭自牆洞鑽了出去。

一切都發生得非常快,自鄭世榮出手到被擊爆腦袋並被洗劫一空,也就幾息時間,等怡紅院高手趕到,大鬍子的背影已自隔壁的窗子消失了。

很久沒有人敢在怡紅院搗亂了,大鬍子不僅在怡紅院殺人,還將客人身上的錢財洗劫一空,這是赤裸裸地打季家的臉。

季向東掃了一眼狼藉的房間,快步走到鄭世榮的屍體前,伸手從鄭世榮手中扯過一片衣衫,旋即色變,眉目間露出一絲喜色。這是鄭世榮臨死一擊自兇手前胸撕下的,衣衫的背面有一塊破碎的羊皮,只看了那塊羊皮一眼,不禁大喜。

「轟……」煙花四濺,天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季字。季家高手迅速向怡紅院聚集。整個牧野之城一下子動了起來了。

 

季向東剛離開,季向南也出現在怡紅院入口,還帶來了一隻豬首狗身的奇獸。

「千里尋煙獸!」有人低聲驚呼。傳說此獸擁有仙獸尋寶獸的血脈,只要牠嗅過一個人的氣息,無論那人跑到哪裡,必然逃不過牠的追蹤。隨季向南一起來的還有三個氣度不凡的人,正是鄭郁夫與兩名隨從。

這些年鄭家與牧野之城的季家有不少交集,他們憤然離開戰家之後,便拜訪了季家。家族與家族之間的紛爭往往就是合縱連橫,戰家這些年有力壓牧野之城另外三大家族一頭。

鄭郁夫這時拜訪季家也有欲結盟友的意思。沒想到,鄭郁夫與季家二爺聊得正歡時,怡紅院傳來了警訊,想到侄子鄭世榮正在怡紅院瀟灑,鄭郁夫順便跟過來看看,也可以表明鄭家的態度:無論季家發生什麼事情,鄭家都會作為盟友。

季向南來到鄭世榮身死的房間,千里尋煙獸還在轉圈,鄭郁夫一聲驚怒交加的嚎叫把季向南嚇了一跳,就見鄭郁夫閃身到了那無頭屍體前,痛呼:「世榮,究竟是誰?!」

季向南頭都大了,本以為是向季家挑釁,哪兒想到死者竟是鄭家公子,這下事情麻煩了。

季向南給身邊的人打了個眼色,老媽子雖然受了驚嚇,但口齒依然伶俐,幾句話就說明白整件事的過程。季向南皺了皺眉,看上去像是爭風吃醋,兇手的手段極為兇殘,還有一股悍匪的作風,這種人往往是各路冒險者,這些人喜歡獨來獨往,盡皆亡命之徒。一般情況下,季家也不願意招惹他們。得知死者是鄭家公子,他心下又開始盤算,鄭家公子可是實實在在的四品戰宗,在對方手中竟毫無還手之力,一拳斃命。大鬍子的修為十分驚人。這樣的人,季家也不敢小看。

「季二爺,希望季家能幫我找到兇手,無論是誰,必讓其付出十倍代價!」鄭郁夫心頭殺機難掩。剛和侄子分開不到半天時間,便出了這檔子事,他如何向二哥交代。

「三爺!」兩位老者很理解鄭郁夫的心情。

「傳訊給二哥,相信二哥知道怎麼做。世榮血跡未乾,兇手必未走遠,還要借助季二爺的千里尋煙獸。」

「郁夫兄放心,季家已全城搜捕,兇手必定難以逃脫,不管是誰,一定給給郁夫兄一個交代。」說完,鬆開手中的千里尋煙獸,小獸風一般向窗口竄去,正是大鬍子逃離的窗子。

 

大鬍子閃身出了怡紅院,穿過幾條小巷,越牆進入一個院子,再出現時已是一身青衣,身材瘦削的青年,完全無法與傻大黑粗的大鬍子聯繫在一起。青衣青年對著院中的水井照了一下,淡淡一笑:「看來這易容術確實不錯,可惜煉骨還未能大成,不然就可以任意改變身體的形態了,再配上易容之術,只怕天下都無人能識破了。」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