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郎(上)附劍.花.煙雨江南 蕭十一郎(下)附劍.花.煙雨江南
古龍精品集:蕭十一郎(上/下)附劍.花.煙雨江南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蕭十一郎》為古龍的電影名作之一。後亦被改編為電視劇,紅遍兩岸三地。
本書將一段淑女與強盜刻骨銘心的戀情,描寫得感人至深,成為後來此類電影的經典之作。

奇峰突起的情節推演,纏綿悱惻的情愛糾葛,古龍融合羅曼史與武俠、推理的特色,在本書中表露無遺!

古龍小說中《多情劍客無情劍》與《蕭十一郎》統稱雙璧,相互輝映,秋色平分!而後者由劇本「還原」成小說,更是一部糅合新舊思想、反諷社會現實、謳歌至情至性、鼓舞生命意志的超卓傑作,具有永恒的文學價值。──名評論家 葉洪生
附《劍.花.煙雨江南》,書中主角小雷,為蕭十一郎角色原型。

作者簡介:古龍
如果說金庸是舊派武俠小說的改良者、總結者、集大成者,
那麼古龍則是新派小說的締造者、開拓者、樹豐碑者。本名熊耀華的古龍,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名作家倪匡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彩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英雄人物的綜合。」
古龍的作品永不褪流行,以獨闢蹊徑的文字,寫石破天驚的故事。他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蕭十一郎() 附劍‧花‧煙雨江南
內文簡介:
他,一個漂泊落拓的獨行大盜;
她,一個美麗高貴的世家名媛。
他們相遇在最不該相遇的時刻,
他們發生了最不該發生的愛情。
這對戀人能得到上蒼的垂憐嗎?
蕭十一郎意外解救了沈璧君,
那雙黑亮的大眼,那孤獨的身影,讓沈璧君原本平靜的生活起了漣漪。
但沈璧君已有了體貼的丈夫連城璧,他們原是一對人見人羡的神仙眷屬,且她的肚裡,也已有了孩子……

內文精摘:
沈璧君第二次自昏迷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人已到了個破廟裡,這廟非但特別破,而且特別小。小而破的神龕裡,供著的好像是山神,外面的風吹得呼呼直響,若不是神案前已升起了堆火,沈璧君只怕已凍僵了。

風,從四面八方漏進來,火焰一直在閃動,有個人正伸著雙手在烤火,嘴角低低的哼著一支歌。
這人身上穿的衣服也很破舊,腳上的破靴子底已穿了兩個大洞,但就算穿著皮裘,坐在暖閣中烤火的人,看起來也不會比他更舒服了,沈璧君想不通一個人在他這種情況中,怎麼還會覺得這麼舒服。

但他嘴裡在哼著的那支歌,曲調卻是說不出的蒼涼,說不出的蕭索,說不出的寂寞,和他這個人完全不相稱。
沈璧君一張開眼睛,就不由自主的被這個人吸引住了,過了很久,她才發覺自己本不該對別人如此留意的。

她本該先想想自己的處境才是。破廟裡自然沒有床,她的人就睡在神案上,神案上還鋪著層厚厚的稻草,這個人看來雖粗野,其實倒也很細心。但這個人究竟是友?還是敵呢?

沈璧君掙扎著爬起來,盡量不發出一絲聲音。但烤火的這人耳朵卻像是特別靈,沈璧君的身子剛動了動,他就聽到了。
他並沒有抬頭,只是冷冷道:「躺下去,不許亂動!」沈璧君這一生中,從來也沒有聽過人對她說如此無禮的話,她雖然很溫柔,但這一生中從來也沒有聽過別人的命令。

她幾乎忍不住立刻就要跳下去。
烤火的人還是沒有抬頭,又道:「你若一定要動,不妨先看看你自己的腿,無論多美的人,若是缺了一條腿,也不會很好看了。」
沈璧君這才發現自己的右腿已腫了起來,腫得很大。
她的人立刻倒了下去。
任何女人看到自己的腿腫得像她這麼大,人都會被嚇軟的。
烤火的人似乎在發笑。

沈璧君等自己的心定下來,才問道:「你是誰?」烤火的人用一根棍子撥著火,淡淡道:「我是我,你是你,我不想知道你是誰,你也用不著知道我是誰。」
沈璧君道:「我……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烤火的人道:「有些話你還是不問的好,問了反而徒增麻煩。」
沈璧君沉默了半晌,囁嚅著道:「莫非是你救了我?」
烤火的人笑了笑,道:「像我這樣的人,怎麼配救你?」
沈璧君不說話了,因為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烤火的人也不再說話,兩個人好像突然都變成了啞巴。

外面的風還在「呼呼」的吹著,除了風聲,就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天地間彷彿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除了連城璧之外,沈璧君從來沒有和任何男人單獨相處過,尤其是這呼嘯的風聲,這閃動的火焰,這粗野的男人……她覺得不安極了。


蕭十一郎()附劍煙雨江南
內文簡介:
一片枯黃的殘葉,自樹上飄落。
沈璧君看著隨風沉落的枯葉,就像在看著自己的心:
「你要知道我是有丈夫的人,你雖救過我,但現在我們已兩不相欠,我終究要回到丈夫身邊的。」
風很冷,冷的人心都已涼透。
蕭十一郎沒有發出一絲聲音,也沒有任何表情,他只是癡癡看著沈璧君的背影……
沈璧君終於了解離別的寂寞與酸楚竟濃得化不開,她突然仆倒,放聲大哭了起來。
她忽然感到一隻溫柔而堅定的手在輕撫著她的頭髮。
如此傷心的時刻,如此溫暖的撫慰,「蕭十一郎?莫非是蕭十一郎!」

內文精摘:
蕭十一郎和沈璧君被帶進了一間屋子。
到了這種地方,他們已經不能再分開了。
他們只有承認是夫妻。
屋子裡自然很舒服,很精緻,每樣東西都擺在應該擺的地方,應該有的東西絕沒有一樣缺少。
無論任何人住在這裡,都應該覺得滿意了。
但沈璧君卻只是站在那裡,動也不動。這屋子裡的東西無論多精緻,她卻連手指都不願去碰一碰。
她覺得這屋子裡每樣東西像是都附著妖魔的惡咒,她只要伸手去碰一碰,立刻就會發瘋。
過了很久,蕭十一郎才慢慢的轉過身,面對著她,道:「你睡,我就在這裡守護。」
沈璧君咬著嘴唇,搖了搖頭。
蕭十一郎柔聲道:「你看來很虛弱,現在我們絕不能倒下去。」
沈璧君道:「我……我睡不著。」
蕭十一郎笑了笑,道:「你還沒有睡,怎麼知道睡不著?」
沈璧君目光慢慢的移到床上。
床很大,很華麗,很舒服。
沈璧君身子忽然向後面縮了縮,嘴唇顫抖著,想說話,但試了幾次,都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蕭十一郎靜靜的瞧著她,道:「你怕?」
沈璧君點了點頭,跟著又搖了搖頭。
蕭十一郎嘆了口氣,道:「你在怕我?……怕我也變得和那些人一樣?」
沈璧君目中忽然流下淚來,垂著頭道:「我的確是在怕,怕得很。這裡每個人我都怕,每樣東西我都怕,簡直怕得要死,可是……」
她忽又抬起頭,帶淚的眼睛凝注著蕭十一郎,道:「我並不怕你,我知道你永遠不會變的。」
蕭十一郎柔聲道:「你既然相信我,就該聽我的話。」
沈璧君道:「可是……可是……」
她突然奔過來,撲入蕭十一郎懷裡,緊緊抱著他,痛哭著道:「可是我們該怎麼辦呢?怎麼辦呢?難道我們真要在這裡過一輩子,跟那些……那些……那些人過一輩子?」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