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01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天涯【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00頁
ISBN:978-986-352-421-2
原印條碼:978-986-352-421-2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7.10.20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鑽石花〉及〈奇玉〉兩篇故事,〈鑽石花〉是第一篇以衛斯理為主角的故事,故事中對衛斯理這個人物的來龍去脈,有相當詳細的交代;並提及了他的初戀及與強勁敵手「死神」的精彩對決經過,高潮迭起!
※書中故事為倪匡早期作品,內容為單純的冒險故事為主,尚未加入科幻元素,充分表露出衛斯理的頭腦、勇氣及高強武功。
※鑽石花是朵什麼樣的花?它跟藏寶圖有什麼關係?為何竟會引出一段江湖恩怨?世界上最好的玉又埋藏在何處?為什麼衛斯理會牽扯其中?死神已經降臨,他該如何脫身?

內文簡介:
〈鑽石花〉
有人竟將價值不斐的鑽石丟入大海,難道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也因為這個非比尋常的舉動,引起了衛斯理的注意,也將他牽入一場爭奪隆美爾寶藏的驚險危機中。為了拯救心愛的人,衛斯理還惹上了可怕的死神,數次與死神交手的結果,他能順利從死神手中救出佳人,抱得美人歸嗎?
〈奇玉〉
為了尋找一塊號稱是世界上最好的翠玉,衛斯理輾轉來到好友父親的故居奇玉園,沒想到竟意外遭到不明人士的突襲。挾持他的,竟是一位美麗的少婦!而當地黑社會的「皇帝」又與此事又何關聯?寶玉究竟被藏在何處?又有著什麼驚人秘密?

【目錄】
〈鑽石花〉
第一部    彈向大海的鑽石
第二部    和死神交鋒
第三部    奇女子
第四部    江湖恩怨能人輩出
第五部    藏寶圖的波折
第六部    黑手黨的加入
第七部    海上亡命
第八部    死神的蜜月
第九部    神秘敵人
第十部    夢幻般的鑽石花
第十一部  武林的一代異人
第十二部  父女之間的秘密
第十三部  高手過招
〈奇玉〉
第一部    世界上最好的翠玉
第二部    一到便遇險
第三部    第二次謀殺
第四部    黑社會「皇帝」
第五部    第三次謀殺
第六部    熊老太爺的秘密
第七部    翠玉的下落

內文精摘:
總序
「衛斯理故事」已經寫了十多年,出版社要將過去出版過的重新整理出版,自然不免增訂刪改一番——所做的功夫不多,因為一直認為當時是怎樣寫下來的,是好是壞,盡量保持原狀,比較好一些。要改,或有更好更新的寫法,可以放在新的故事中去發揮。
但,還是做了不少校訂的功夫。
由於這個系列採精裝合訂本的裝幀方式,每本篇幅大增,均納入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原著故事;所以,編冊的次序,和舊的大有不同,但儘可能照原來寫作時的次序來編號。例如第一本是《天涯》,納入「鑽石花」和「奇玉」兩個故事,第二本是《邂逅》,納入「地底奇人」和「衛斯理與白素」上下篇故事……但也無法依足,有的是因為原發表日子記不得了,有的因為遷就年數。反正每個故事都是獨立的,這個問題不大。
還有,一些書名,也都依原發表時的原名,曾被改過的,又改了回來,這情形不多,會在各書的分序中加以解釋。
以上是對一些新編冊的一些說明,可以算是總序。新冊,總要有點與舊的不同的新氣象才好,至於封面設計等等,自然皆重新做了安排,並以期使這套書大有萬象更新之氣勢,那更人人可以一眼就看得出來的。
倪匡

序言
「鑽石花」這篇故事,是衛斯理為主角故事中的第一篇,寫作時,還完全未涉及「科學幻想」這個題材。在第一次出版的時候,曾再三考慮要不要列入,結果還是列入了。因為這是衛斯理這個人物的「首本戲」,對這個人物的來龍去脈,有相當詳細的交待。不久之前,一位讀友就問:「衛斯理的中國武術,主要是哪裡學來的?」就有點自己也記不清楚,還是他有肯定的答案:是杭州瘋丐金二的徒弟。
這種「典故」,就是全出在「鑽石花」這個故事中。
本來,一直很喜歡在「連作小說」的形式中,利用出現過的各類人物,雖然故事不同,但熟悉的人物,經常出現,可收事半功倍之效。「鑽石花」中的人物,除衛斯理之外,其餘的,都再也未曾出現過,像石菊,應該十分可愛,可以再現,黎明玫是死了,無話可說。
其所以未再用到「鑽石花」中其他人物的原因,只怕是為了它不是科幻題材故事的緣故︱總之,寫作人有很多情形,都不是有意安排的,至於無意間何以會出現這種情形,實在無從追究。
由於這是最早期的作品,所以在重校之際,改動之處也相當多。多年寫作生涯,文字總比以前要洗練得多了。                                                                                                      

第一部:彈向大海的鑽石 
這是一個隆冬的天氣,在亞熱帶,雖然不會冷到滴水成冰,但是在海面上,西北風吹了上來,卻也不怎麼好受,所以,在一艘遠程渡輪的甲板上,顯得十分冷清。那天晚上,又是一點月光也沒有,黑沉沉的天上,只有幾顆亮晶晶的星星。我因為生性喜靜,這大晚上,我又穿著一件厚厚的大衣,可以不畏凜烈的西北風,我在甲板上踽踽地踱著,倒感到這樣的境界另有一番意味。
正當我以為是獨自一個人在甲板上的時候,忽然聽得「嗤」地一聲,我立即循聲望去,只覺在欄杆上,另有一個人倚著,望著海面,那「嗤」的一聲,正是從他那裏所發出來的。
我心中感到十分奇怪,因為剛才那一聲,曾經學過中國武術的人,都可以聽得出,那是以極強的指力,彈出一件東西的聲音,也就是如今一般武俠小說中所說的「暗器嘶空」之聲。
因此我停住了腳步,點著一支煙,在點火的時候,我偷偷地抬起頭來仔細打量那個人。
只見他左手拿著一隻布袋,右手伸入布袋之中,拈出一粒小東西來,向空中一揚,「嗤」地一聲,那粒東西,便跌入了海中,濺起的水花並不高。
在那粒東西劃空而過的時候,我看到那粒東西,發出一絲亮晶晶的閃光。
那一定是無聊的人,在將玻璃珠於拋向海中,以消遣時間,我想。
與其一個人在甲板上閒踱,何不走過去和他搭訕幾句?我又想。因為每一個人,如果你能夠設法打開他心扉的話,你就一定可以聽得到一個極其動人的故事,不論那人是行動之間太過矯揉的貴族還是過著原始生活的土人。這是我的經驗,所以,我輕輕地來到了他的身邊。
那人像是全然未曾發覺我在向他走近,仍然是望著黑漆漆的海面,機械地將那袋中的東西,一粒一粒地拋人海中。直到我來到了他身邊,只有四五尺遠近處,他才猛地回過頭來。
我和他打了一個照面,天色雖然黑暗,但是就著遠處射過來的燈光,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得清他的臉面,他是一個三十不到的年輕人,雖然有著一種憂傷得過分的神氣,但是卻仍然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剛毅的人,大約因為他所受的打擊實在太大了,所以臉上才出現這樣的神氣來。
他冷冷地望了我一眼,眼色是如此之冷峻,然後,簡單地道:「走開。」我並沒有聽從他命令式的說話,只是停住了腳步,不再前進。
「走開!」他二次冷冷地叱著。我向他作了一個不明所以的神情,他忽然冷笑了幾聲,轉過身去,又重覆那機械的動作。
我在他身旁站了好一會,他一直將那些小粒東西拋人海中,我也不斷注視著他。在附近的一個船艙的窗中突然亮起了燈光,而燈光映了出來之際,我已經陡地看清,他拈在手中的,竟是一粒足有十五克拉大小的鑽石!
在那一瞬間,我完全呆住了!我絕對不是一個守財奴,但對於印度土王式的豪奢,卻也不表苟同。因為錢,畢竟是有著許多用處的!
而那個穿著一套墨綠色西裝的年輕人,竟將那麼大顆的鑽石︱世上最值錢的礦物︱順手拋入海中!而在我發現他以前,他不知已經拋出多少粒!
霎時之間,我腦中不知閃過了多少念頭,最後,我猜想他是一個走私集團的人物,他將鑽石拋入海中,多半是一種最新的走私方法。
我雖然轉了不少念頭,但是卻只費了極少的時間,我立即踏前一步,喝道:「住手!」
我那陡然的一喝,顯然收到了預期的效果,那年輕人突然間呆了一呆,回過頭來,而就在這一剎那間,我右手中指向外「拍」地一彈,那支已吸了一半的香煙,向他的面門彈了出去,同時,左手翻處,已然抓向他手中的布袋。
那年輕人一偏頭,將我彈出的香煙避開,可是煙頭上著火的地方,因為一彈之力,迸散開來,卻也燙了他的臉,使他怔了一怔。
就在那一怔之際,我已然捉住了他的手腕,一沈一抖間,手臂一縮,已然將他手中的布袋搶了過來!我一得手就退後,那年輕人的眼中突然射出了兩道精芒,向我狠狠地撲了過來!
我早已看出那年輕人也是曾經練過中國武術的,因此早已有了準備,一見他撲了過來,身於便向後退了開去。可是,就在我一退,他向前一撲的時候,他的身子撲到了一半,突然以一足支地,轉了一個半圓,這一來,他便變得向我的側邊攻過來,我的躲避,變得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亦是在那一瞬間,我也已然看出了那年輕人的師承!
當時,我心中既怒且驚,再想要應變時,左手的肘處,突然一麻,瞬霎之間,那一隻軟布袋,又被他奪了回去,而他一奪回了軟布袋之後,身形晃動,也向後疾退了開去。我豈肯甘心於這樣的失敗?連忙伸手人袋,已然取出一柄手槍來,槍口指向他,冷笑一聲,道:「不要動。」那年輕人立即身形僵住了不動,他本來是一個後退之勢,僵住了不動之後,氣勢矯健,簡直像是一頭蓄滿了勢子的美洲豹 
我看到我的把戲,已然將他制住,心中不禁高興。因為我的手槍,說來好笑,那只是我漫遊澎湖群島時,島上一個老漁民送我的禮物,是海柳木雕成的,形狀和真的左輪一模一樣。
當時,我的心內,對這樣一個有為的年輕人,在中國武術上,已然有了如此造詣的人,竟會參加走私集團,實是十分氣憤,冷然道:「想不到北太極門下的弟子,竟會幹出這樣的事來!」
那年輕人的面上,突然現出了奇怪的神情,像是在奇怪我能猜到他的來歷。 
我心中也感到有點得意,因為我一上來,就道破了他的師承,使他不能不有所顧忌!我和北太極門,雖然沒有什麼淵源,但是他剛才向我撲來,又突然中途轉身的這一式,卻正是北太極門的秘傳身法,「陰極陽生」之式,而我又知道北太極門對門下的弟子,約束得極嚴,像那年輕人那樣,實是有取死之道的!
可是,在那一剎間,我的心情,只不過略鬆了一鬆,那年輕人,就向我倏地撲了過來!
這一下,倒是大大地出乎我意料之外,正想閃避開去時,忽然眼前一股勁風,那隻看來盛滿鑽石的布袋,先向我迎面飛到,我的身後,便是欄杆,欄杆之後,便是大海。
如果我向外避了開去的話,那一袋鑽石,非跌到海中去不可!
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只得先伸手,去抓那袋鑽石,剛一抓到,右腕一陣劇痛,「啪」地一聲,那柄手槍已然落到了甲板上,只聽得一陣「格格」之聲,我連忙退開,定睛看時,只見那柄假槍,被他一踏一踩,已然碎成了片片!
海柳木的木質十分堅硬,可是那年輕人卻輕而易舉地將之踏成碎片,我心中不禁吃了一驚。那年輕人一見是假槍,也冷笑一聲,抬起頭,向我望了過來。我們相隔七八尺遠近,互望了半晌,才聽得他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我自然不肯道出姓名,因為我認定他的背後,一定有一個龐大的集團在支持著,而這樣一個集團,以一個人的力量去對付他們,無論如何無法討好。
因此,我只是道:「你想知道了我的姓名,就好和你的黨徒對付我麼?」
當時,我絕未想到,那一句話,竟會引起他那麼大的震動!
只見他面色一變,陡地道:「我的黨徒?你究竟知道了什麼?」
話未講完,只見他身形一矮,雙掌翻飛,已然向我一連攻出了兩掌︱︱北太極門的掌法招式,變化本就極其精奇,而且,每一招的變化,隨心意變化,頗具鬼神莫測之機。
那年輕人一連向我攻了幾掌,掌風極其勁疾,我在接住那一袋鑽石之際,身子曾向後退了一步,此際難以還手,只得一退再退,背心已然挨在欄杆之上,可是那年輕人的攻勢,卻越來越是淩厲,身形欺人,「砰」地一聲,我肩頭上已然中了一掌。
那一掌,正擊在我的肩頭,力道實是大得出奇,我向後一仰,半個身子已然出了欄杆!我心知一定要跌入大海之中了,對於那年輕人如此對付我,我心中當然氣憤之極,就在我身子將要跌入海中之際,雙腿交替踢出,足尖連鉤,這乃是一式「鐵腿鴛鴦鉤」,將那年輕人的身子鉤住,電光石火間,兩人一齊跌進了大海之中。
在一艘行駛中的船跌入海中的經驗,我至少已經有過十次以上。當我們兩人,糾纏在一起,向海中跌下去的時候,實在是十分危險的,因為那和從船上躍下去完全不同。跌下去,如果離得船身太近的話,一被捲人船底,絕無倖理。
因此,我一覺出自己的身子已然離開了船身,雙腿一鬆,就著下跌之勢,猛地向前一竄,斜斜地向前,掠了出去。
而當我掠出之際,我可以覺出,那年輕人使了一式「旱地拔蔥」,反向上躍起了四五尺來。可是,他仍未能回船上。
在那時候,我突然對那年輕人,生出了一絲憐惜之念!因為像他那樣,直上直下,跌入海中,能夠生還的機會,實是微小之極!
中國武術,在近三百年來,每下愈況,而甘鳳池、呂四娘等八人之後,傑出的高手,已然不多見,晚清和民國初年之際,大刀王五、霍元甲、馬永貞等人,固然名噪一時,但比諸甘鳳池等人,卻差了不知多少。
當然,三千年來的武術傳統,並不是就此斷絕了,而是身懷絕技的人物,大都不露真相,以致漸漸湮沒了。再加上武俠小說的誇大,有些人竟認為中國的武術,全是小說家言!
那年輕人在武學上的造詣,已然到了頗高的程度,雖然他「行為不檢」,但如果就此死去,倒也不免可惜。
因此,就在我將要跌入海中之際,縱聲叫道:「快離開船身,越遠越好!」
我一講完,身子便沒人了海水之中,一人水,也顧不得海水的寒冷,便向海底下,疾沈了下去,那年輕人有沒有聽從我的警告,我已然不得而知了。我伏在海水的深處,直到輪船經過時的暗流,傳到了海底,我才浮了上來。
那艘輪船,已然離得我們遠遠,我知道呼救是沒有多大用處的,在水中,我將那袋鑽石,塞人大衣袋中,又脫去了大衣,以便手足靈活些,在海面飄流著,等待著大明之際,或許有水警輪或是漁船經過,那我就可以上岸了。這一夜的滋味,實在不怎麼好受,但尚幸未到天明,我已然飄到了一個小島。
那小島實在是小得可憐,我上了岸,忽然看到一縷煙,在兩塊大石之間冒起,我連忙跑了過去,只見一個人,傍著一堆火,倚著大石,正在烤乾他身上的衣服,我一到,他便轉過了頭來。
我們兩人互望了一眼,不禁都「哈哈」一笑,那燃著了火,在烤乾衣服的,正是剛才我在輪船上所遇到的那個敵人!
我老實不客氣地在火堆旁邊,坐了下來,他也不和我說話,我只見他小心翼翼地,在火上烘乾一張白色的紙片,神情之間,顯得極其嚴肅,但仍然流露著我初見他時的那種悲傷。
那張紙片是什麼呢?他一再將鑽石拋入海中,為什麼對那樣的一張紙片,卻如此小心呢?
我一面自己問自己,一面用心打量他,只見他眉字之間,英氣勃勃,身於約有一九零公分上下,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他都是一個極其有為的年輕人。那時,我已然開始感到,自己對他的估計,或者是錯了!但是,他為什麼要將鑽石拋入海中呢?這一個謎,我一定要解開它!
只見他靜默了好一會,將那張白紙翻了過來。這時我才看清,那原來是一張照片,有如明信片大小的相片。他緩緩地抬起頭來,將那張相片,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低下頭去看時,只見那相片上,是一個西方少女。背景是一片麥田,麥浪襯著少女的髮浪,顯得那麼和諧,那麼悅目。
而那少女的眼神,一看便知道是極其多情的那種,和此際那年輕人的眼神,差不了多少。
「你的愛人?」我看了一會兒,抬起頭來問,對方點了點頭。
「她死了?」我又問,當然是根據他此際憂傷的神情。但是他卻搖了搖頭。
我感到自己太冒昧了,向火堆靠近了些,不再言語。那年輕人忽然道:「你為什麼要提醒我?」我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一定要知道麼?」那年輕人道:「是。」
「那末,」我說,「就像我一定要設法,將你送到北太極門掌門人那裏去,不令你再沈淪下去一樣的道理!」
那年輕人突然揚起頭來,「哈哈」一笑,神情之間,像是十分倨傲。他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是我已然看得出他的意思,是說我沒有能力,將他擒住,交由北太極門的掌門人發落!「你笑什麼?」我明知故問。
「我笑?我笑你的口氣好大!」他直言不諱,我喜歡這樣的人,我從大衣口袋中,取出那一袋鑽石來,擱在離火堆兩丈開外的一塊石頭上,道:「那我們不妨試一試,看誰能搶到那袋鑽石。」
他連眼角都不向那袋鑽石轉動一下,只是冷冷地道:「好,不妨試一試。」
我給他傲慢的態度,也撩得有一點惱怒。而且,久聞得人家說,北太極門,在太極拳劍的功夫上,另有新的發展,不是掌門人嫡傳的弟子,並不外傳,眼前這個人,年紀雖輕,武功造詣,已至如此地步,當然一定是北太極門的嫡傳弟子。
如果他是的話,看他此際的態度,毫不驚惶,難道北太極門的掌門人,也已然同流合污?真是如此的話,將來不免有衝突之日,何不在今日,先試一試北太極門的真實本領?我想了想,便道:「你聽好了,我數到三,大家一齊發動!」他只是冷冷地點了點頭,仍是一派不在乎的神氣,背對著那袋鑽石。
我吸了一日氣,數道:「一︱︱二︱︱三!」我自己數數字,當然要沾一點便宜,一個「三」字才出口,一個箭步,我已然向那袋鑽石掠去,而就在此際,只見他一個倒栽筋斗,淩空翻起,一陣輕風,竟然趕在我前面!我趁著他在我身旁掠過之際,突然一伸手,向他後肩抓了出去!
那一抓,乃是擒拿法中的背部麻筋抓法,以食、中二指,插向他的「肩井穴」,同時,大拇指從他的肩腫骨狹端之下骨縫之中插入。只要一被我拿中,略一發動,他便酸麻不堪,不但不能動彈,我大拇指所插之地,乃是「風尾穴」,力道重了,他可能受重傷!我當然無意令得他受重傷,所以出手,只是以快為主,用的力量,並不是十分的大。
那一式「背筋拿法」,才一使出,我食、中兩指,已然觸及他的背部,眼看就可以將他拿中之際,只見他身形陡地一凝,身子半轉,將我這一拿,避了開去,緊接著,便是一式「攬雀尾」,四式變化,推、躲、擠、按,一齊發出。
這四式變化,式式均是對付我向他按的右手而發,來得快疾無比,我心中一驚,暗暗叫了一聲「好」,非但不避,反而向前跨出一步,擠近身去,右臂向外一揮,左手已然發出一招。
那一招,仍然是擒拿法中的招數,配合身形踏前,左掌由外向裏向下抄拿,右掌由外向裏向左帶拿,配合而成送拿之勢,雙手形成了兩個徑只尺許的圓形!這一招「逆拿法」才一使出,他立即向後,被我逼出了一步。而在他後退之前的那一瞬間,我們兩人的手腕,相交了一下,我的身子,也不由得退出了一步。本來,我們兩人,已然全來到了那袋鑽石面前,各自跨開了一步,那袋鑽石,仍然是在我們兩人的當中。
我們兩人的目光,卻是誰也不去望那袋鑽石,卻相互緊緊地盯著對方。
此際,我也已然覺察,如果我當真要將對方擒下,交給北太極門的掌門人的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而他當然也知道,要將我擊倒,也得化出極大的代價!
我們兩人對峙著,誰也不想先發動,足足有十分鐘,他的神態,突然鬆馳了下來,拍了拍手,道:「算了,還爭什麼?」
我也一笑,道:「那就算了︱︱」怎知我下面一個「罷」字,尚未講出,他突然趁我神情略一鬆弛之際,一俯身,手伸處,已然將那袋鑽石,抓到了手中,身形向後,疾掠而出,一揚手道:「這是什麼?」
剎那之間,我心中實是怒到了極點,因為剛才,他的那一句話,竟不是出於真心,而是欺訛!
我雙眼中,已然射出了怒火,他卻一笑,道:「朋友,兵不厭詐,難道你因此便以為我是卑鄙小人麼?」
我將剛才的情形,平心靜氣地想了一想,也覺得自己著實是太大意了些,那年輕人實在是給了我一個對待敵人的極大教訓!
我氣平了下來,向他走過去,並伸出了手,他也正要伸手過來的時候,突然,「砰」地一聲槍響,劃破了這荒島的寂靜!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