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303神幻大師3【鋒芒乍現】Xf304神幻大師4【精神磁場】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03 Xf304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3【鋒芒乍現】 4【精神磁場】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12.20
*閱文集團*

※方逸的驚人神識讓他幫滿軍標到了絕版的永樂大典,更因而結識了許多名人和古玩專家,眾人皆對他敏銳的觀察力大嘆不已,方逸也因而鋒芒漸露,這對他是福是禍呢?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內文簡介:
特異功能神降奇蹟 淘寶世界變幻莫測
古玩天地大顯神通 玩轉乾坤名師揚威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故事簡介】
自從有了神器的加持,方逸發覺自己在打坐煉氣時更有體悟,連同自己隨手把玩的串珠也在無形中有所變化,明明是普通的珠子,竟然因為經文的念誦得以變身為有歷史年代的文物,也使方逸在辨識文物時更加敏銳,拍賣會上,所有人包括鑑識大家的余老都沒看出的絕版《永樂大典》,也被方逸獨眼看中,造成一陣轟動。他將利用這種超能力做出什麼更驚人的事來?

【神幻小檔案】:包漿
文物古玩在盤玩的過程中,由於人的手掌會分泌汗液和皮脂,在皮膚表面形成一層乳狀的皮脂膜,久而久之這種物質就會包覆在古物上,故稱「包漿」。尤其是小型的紫檀手串、黃花梨手串等更易形成包漿。

【目錄】
第一章 一入文玩深似海
第二章 手機風波
第三章 地下拍賣會
第四章 鎏金歲月
第五章 有人撐腰
第六章 無巧不成書
第七章 泰斗人物
第八章 賺錢的金光大道
第九章 惡意抬價
第十章 原版《永樂大典》

內文精摘:
滿軍看了一下錶,此時是九點二十,當下喊方逸站起了身,往酒店電梯的方向走去。
就在方逸他們等電梯的時候,從酒店大門處走過來三個人,為首的是個四十七八歲的中年人,相貌十分威嚴,大熱的天還穿著西裝打著領帶,顯然是個對自身要求很高的人。
中年人的身後,跟著一個六十多歲,穿著對襟大褂的老人,另外還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穿著白領裝的女孩,那個女孩的臉上也是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手裡還拎著一個密碼箱,亦步亦隨的跟著那個中年人。
「哎,這不是蘇總嗎?」
感覺到身後有人走過來,滿軍回頭看了一眼,當看清楚那個中年人的相貌之後,滿軍連忙轉過身子,一臉笑容的向那人伸出了手。
「你是?」看著滿軍伸過來的手,中年人眼中露出一絲疑惑的神色,貌似並不認識這個光頭男人。
「蘇總,您是貴人多忘事,我是小滿啊,朝天宮古玩街的小滿……」
見到蘇總沒有伸出手來,滿軍臉上有些尷尬,連忙說道:「上次鄭哥來金陵的時候,您不是和他還去過我店裡嗎?」
滿軍所說的鄭哥,叫鄭宇光,正是此次介紹他來參加這個拍賣會的朋友,鄭宇光的古玩生意做的很大,這位蘇總是他在金陵的一個客戶,上次鄭宇光賣了塊古玉給蘇總,就是借用滿軍的古玩店交易的。
「哦,我想起來了,你是鄭老闆的朋友,見過,咱們見過。」
聽到鄭宇光的名字之後,蘇總臉上露出恍然的神色,伸出手和滿軍輕輕的握了一下,緊接著就收了回去,開口說道:「小滿,你也是來參加這次拍賣的嗎?」
「是的,蘇總,是鄭哥介紹我來的。蘇總,您先請。」
滿軍見蘇總似乎不願意多說,正好這時電梯到了,滿軍連忙拉了方逸一把,讓開了身子。
「哎,我說你別盯著蘇總帶的女人看啊!」
滿軍發現被自己拉著退後一步的方逸,眼睛居然在盯著那位穿著套裝的女人,不由湊到他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蘇總的女人咱們可惹不起,你別再直愣愣的盯著人看了。」
就算沒和這位蘇總有過交集,滿軍也是知道其名頭的,蘇總的名字叫蘇世倫,今年剛四十歲,已經是國內知名的企業家了,去年富比士富豪榜榜,蘇世倫以廿七億的資產排名在國內富豪的前十名中。
「哪有啊,滿哥,你別亂說。」
聽到滿軍的話,方逸身體微不可查的頓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自然,和滿軍一起走進了電梯,眼睛的餘光卻是忍不住又往那女人處瞄了一下。
其實滿軍還真說對了,方逸的確是在看那個女人,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方逸認出這個女人竟然就是整天被胖子和三炮掛在嘴上的柏警官。
雖然柏初夏戴了副和方逸差不多的眼鏡,將臉部遮掩了大半,又穿了一身職業套裝,形象與之前可謂是有著天壤之別,但還是被過目不忘的方逸一眼就認了出來,他這會兒心裡的震驚,不亞於滿軍遇到蘇總的興奮。
方逸可是知道柏初夏身分的,那天在古玩市場的時候,柏初夏曾經亮出了警官證,結合柏初夏的身分和這次拍賣的背景,方逸已然不難想到她來此的目地了。
「蘇總,還真是巧啊。」
滿軍在電梯裡沒話找話的說道。他知道蘇世倫是一個極其狂熱的古董收藏家,單單他家裡的藏品就足夠開一家博物館了,對這樣的實力客戶,沒有一個古玩商不願意交好的。
「嗯,是挺巧。」
蘇世倫不苟言笑的回了一句,這句話就讓滿軍閉上了嘴巴,因為明擺著對方壓根就不想和自己交談。
「這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啊……」
說到個巧字,想到自己和這位柏警官約好明天交易那串大金剛的事,方逸不由在心底苦笑了起來,不知道她會不會將他給認出來。
不過方逸顯然是多慮了,因為從進電梯到出電梯,柏初夏的眼睛都沒有往方逸和滿軍身上掃一下,而是一直緊跟著蘇總,顯示出了良好的職業素養。
事實上,柏初夏還真沒認出方逸來,因為這會兒她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扮演現在的這個身分上,她之所以能扮作蘇世倫的私人助理來參加這次拍賣,可是主動請纓,並且還讓家裡長輩打了招呼才爭取到的,她自然不想演砸了。
正如滿軍聽到的那些小道消息,對於豫省的這家外貿公司,早就是公安部門重點關注的對象,他們每一次舉辦拍賣會,都會有警員扮作不同的身分參與,目地就是想找到這間公司直接或者是間接的違法證據。
本來這次任務是輪不到她這個實習員警的,但是柏初夏在一個公安系統內長輩家裡做客的時候聽到了這件事,於是軟纏硬磨之下,才有這次扮演蘇世倫助理的機會。
作為第一次出任務的新手,柏初夏此刻心裡其實很緊張,不過從小受到的良好教育,讓柏初夏這個角色扮演的十分到位,要不是方逸認出來她的話,肯定不會想到這個上班女郎真正的職業,竟然會是一個女警。

「典藏藝術品交流會?」
出了電梯,方逸就看到在正對著電梯門的位置,擺放著一個大大的宣傳牌,上面寫著「典藏藝術品交流會」的字樣和一個指示方向的箭頭,順著箭頭走十幾米拐過一個彎,就是酒店會議室所在之處了。只不過這個會議室的大門是關著的,在門口守著兩個年輕人,見到蘇世倫一行人走過來,馬上用審視的眼光向幾人身上掃了過去。
「各位,請問你們是一起的嗎?」
門口一個擺著登記處字牌的桌子後面,站起來一個二十八九歲的年輕人,開口說道:「麻煩各位出示一下你們的邀請函,還有,如果要進場的話,請先繳納拍賣保證金。」
「我們三個是一起的。」
聽到那人的話後,蘇世倫回頭看了一眼滿軍和方逸,同時擺了擺手,站在他身後的柏初夏連忙走了出來,打開她拎著的那個密碼箱,從裡面取出了幾疊錢,還有一張白色的紙張。
「無量那個天尊,這一箱子竟然全部是錢?」
就在柏初夏打開密碼箱的時候,站在他們身後的方逸清楚的看到,手提箱裡面裝滿了一疊疊的鈔票,即使不用數,方逸也知道要比滿軍提包裡的錢多得多。
「這是邀請函,這是三萬塊的保證金……」
「好,歡迎幾位光臨我們典藏公司的交流會。」
在驗看邀請函之後,那個年輕人臉上才露出一絲笑容,寫了一張收據交給柏初夏,說道:「想必幾位都知道了,如果拍下東西不付款,保證金是不退還的。」
「沒有問題,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柏初夏很職業化的笑了笑,在得到那人的同意之後,往後退了一下,讓蘇世倫和另外那個穿著唐裝的老人先行進去,自己則跟在後面。
那個年輕人的目光一直到柏初夏的身影消失在門後,才從她的身上收了回來,雖然柏初夏戴了副遮掩容貌的眼鏡,但她那高挑的身材卻能吸引所有男人的眼球。
「你們兩個有邀請函嗎?」
戀戀不捨的收回盯在柏初夏身上的眼神之後,做登記的那個年輕人才將目光看向了後面的滿軍和方逸。
「有,有的……」滿軍上前一步,從提包內取出邀請函還有兩疊紮著銀行封條的百元鈔票,放在那個登記人的面前。
「嗯,這是收據,請收好,等到交易結束的時候,憑收據退回保證金。」
那人開出了一張收據,然後拿起一個寫著「28」阿拉伯數字的牌子交給滿軍。之前方逸見到柏初夏也有一個,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滿哥,這個是幹嘛的?」
在進入會議室時,方逸有些奇怪的拿起了滿軍手裡的牌子。
「咱們是來參加拍賣的,這牌子自然是喊價用的。」
「兩位,我看一下你們的號碼牌。」
兩人進入到裡面的會議室後,馬上有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孩迎了上來,查看了一下方逸手中的號碼後,說道:「兩位請跟我來,你們的位子在這邊。」
「滿哥,這拍賣的地方不怎麼大呀,最多只能做百十人吧?」
進入會議室後,方逸發現整個會場並不是很大,倒有些像他前幾日和胖子去的一家電影院,最前面是個高出地面約一米的平臺,平臺的對面則是放置著幾排沙發椅。
不過和電影院相比,這裡的檔次無疑要高多了,每個沙發椅之間都有一個很小的茶几,上面放著一瓶水、一個煙灰缸,和一盤洗乾淨的水果,服務很是周到。
或許是前後登記的緣故,方逸的座位是和蘇總等人緊挨著的,蘇總坐在三人的中間,柏初夏則是剛好坐在方逸的旁邊,她在方逸坐下的時候,還抬頭看了他一眼。
「哎呦,方逸,你小子運氣不錯,挨著美女坐呀。」兩人落座後,滿軍衝著方逸擠了下眼,調侃道。雖然隔著個大鏡框看不清那女人的相貌,但單是從身材上看,就是一等一的美女了。
「滿哥,咱們是來幹什麼的啊。」方逸有些無語的看著滿軍。
在猜到柏初夏參加拍賣的目地之後,方逸就決定對其避而遠之,這會兒正在心裡慶幸她沒認出自個兒來呢。
「嘿嘿,泡妞賺錢兩不誤嘛,想當年你滿哥我……」
拍賣會還差幾分鐘才開場,還有人在陸續進場,滿軍左右無事,乾脆和方逸吹了起來,只是他忘了自己聲音雖然很低,但和蘇總他們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
「低俗……」
一個清脆的女聲從柏初夏的位置傳了過來,同時還有一道鄙夷的目光,滿軍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臉上露出幾分尷尬的神色。
「哎呦,老謝,你也來啦!」
正一臉尷尬的滿軍抬起頭,剛好看到一個熟人,連忙站起身打招呼。
「老滿,你這話說的,我不來,好東西不都被你淘弄走了?!」
和滿軍說話的那人也是四十來歲的年紀,脖子上掛了一塊雞油黃的蜜蠟餅子,手上還帶著一個碩大的鴿血紅戒指,再加上那一身香雲紗的老式馬褂,活脫脫一副舊社會地主老財的打扮。
「老滿,我可是聽說了,前段時間你收了一幅唐伯虎的扇面是吧?」
被滿軍稱做老謝的那人,看到滿軍的座位旁邊沒人,一屁股就坐了下來,開口說道:「怎麼著,出個價吧,你知道我有個客戶喜歡收藏名人字畫,把那扇面轉讓給我吧。」
「老謝,不是兄弟不讓給你,是你這話說晚了,」滿軍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說:「我那扇面收來的第二天就脫手了,這真是不好意思。」
滿軍嘴上說著不好意思,臉上卻是笑意盈盈,老謝的名字叫做謝清陽,也是金陵有名的古玩商,生意規模要比滿軍大出許多,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就算那幅扇面滿軍沒出手,也絕對不會讓給老謝的。
古玩這生意有個特性,那就是難買難賣,收到一件好的古玩不容易,但是同樣,手上有好東西也未必就一定能賣出去,在某些時候,好的客戶甚至要比進貨的管道更加重要。
而古玩行的客戶,基本上都是一些高端的成功人士,他們的需求五花八門,稀奇古怪,誰能滿足客戶的要求,誰就能將這關係給綁瓷實(編按:指扎實,牢固,多用於形容朋友之間情誼深厚,堅不可摧)了,從別人手裡收取東西來維護自家的客戶,這也是他們經常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自己急用錢或者是對方的出價高於市場價格,一般人是不會將東西賣給同行的,滿軍這兩年的生意做得不錯,隱隱有追上老謝的苗頭,所以兩人的關係並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和睦。

「哎,老滿,我可是還沒說價啊,你小子就這麼不給面子,你說說賣給誰了?我去和他談。」
聽到滿軍的話,謝清陽臉上露出幾分不快來,他是真有一位客戶在收藏唐伯虎的字畫,所以只要聽到圈裡人有誰得到唐伯虎的東西,謝清陽一般都會高價買下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到時候連本帶利的都能從客戶身上賺回來。
「老謝,你真的要和我那買家談?」滿軍聞言,不由笑了起來。
「怎麼著?我謝清陽在金陵連這點面子都沒有嗎?」
滿軍的話讓謝清陽皺起了眉頭,他很早就開始倒騰古玩,到現在身家數千萬,在金陵古玩行也算是一號人物了,滿軍在他面前只能算是個小字輩。
「那成,老謝,東西是孫老買走的,你去找孫老談吧。」
滿軍看了一眼方逸,差一點就笑了出來,因為他知道謝清陽在金陵古玩行裡,最怕的就是孫老爺子。
那還是五年前孫老爺子剛退休的時候,謝清陽跑到孫老家裡,居然想請孫老給他的古玩店當大掌櫃的去,言明白送給孫老四成分子,也就是說,孫老一分錢不用花,就能成為他那古玩店的第二大股東。
但是讓謝清陽沒想到的是,原本還給他倒杯茶讓了座的孫老,居然一下子就把茶水潑到謝清陽的臉上,順手還抄了個掃把,劈頭蓋臉的就將謝清陽給打出了家門,沒等謝清陽下樓梯,他帶去的禮物也被孫連達給扔了出去。
行裡向來傳聞孫老不讓古玩商進家門,其實源頭就是出在這個地方,那次被謝清陽一副市儈嘴臉給噁心的孫老,從那之後就立下了這個規矩。
不管怎麼說,謝清陽也是金陵古玩行裡有頭有臉的人物,在被趕出門之後,心裡自然也是很忿忿不平,於是謝清陽就在幾個公開場合放出話去,說他誠心上門相邀,想讓孫連達退休之後發揮餘熱,但孫連達實在不識抬舉,活該在家混吃等死。
不過事情的發展卻是在謝清陽的臉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他這話說完還沒幾天,孫連達就被國家鑑定委員會給聘任了過去,成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文物鑑定專家,在行裡的地位一下子水漲船高起來。
雖然孫連達沒和謝清陽一般見識,但隨著孫連達身分的變化,謝清陽也發現原本身邊圍繞著的那些人,都漸漸的和自己疏遠起來,到這時候,謝清陽才知道自己做了件蠢事。
後悔莫及的謝清陽事後專門買了重禮,想向孫連達賠禮道歉,不過這次他連大門都沒能進去,而且還被他托關係遞話的一位行裡老前輩給臭罵了一頓,說他沒大沒小,不懂得尊師重道。
做古玩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人脈,圈裡人知道謝清陽得罪了孫連達後,國內那幾位最頂尖的鑑定大師,謝清陽是一次都沒能再請得動了,這也導致他後來吃了幾次藥,損失了不少的錢。
「孫老,哪個孫老?」
聽到滿軍的話,謝清陽一時沒反應過來,因為這幾年,他的潛意識一直迴避著孫連達這個名字,一時間還沒把孫老和孫連達聯繫起來。
「老謝,在咱們金陵,能有幾個孫老啊?」滿軍似笑非笑的看著謝清陽。
「是……是博物館的那個?」
這下子謝清陽算是明白了,臉上頓時露出一副吃了蒼蠅般的表情,他甚至都不願意提起孫連達這個名字來。
「老滿,你說的是真的?」
謝清陽面色不善的問了一句,如果被他知道滿軍是在糊弄自己,那麼謝清陽即使和滿軍撕破臉,也要讓他在行裡吃不了兜著走。
「老謝,這事兒我能胡說嗎?千真萬確是賣給孫老了。」
滿軍也不想真的和謝清陽鬧翻,當下說道:「我聽說丹陽那邊有人藏有一幅唐伯虎的畫,回頭我幫你聯繫下,你要是看中了就給收下來吧。」
「好,老滿,謝謝你了。」剛才有點失態的謝清陽站起身來,說道:「我的人在前面,我到前面去坐了,老滿,回頭你把聯繫方式給我就行了。」
「行,一會兒我發簡訊給你。」滿軍點點頭,目送謝清陽走到前面。
「滿哥,這人和老師有過節?」
等謝清陽離開後,方逸若有所思的問道。剛才滿軍提到老師的時候,方逸能感覺到謝清陽的呼吸猛地急促起來。
「他也配?!」滿軍嘴裡不屑的哼了一聲。
這件事孫老從頭到尾就沒出言對外面說過一句話,最初在圈子裡詆毀孫老的人是謝清陽,後面又趕著賠禮道歉的也是他,這讓圈子裡的人很是看不起。
「老謝人品不是很好,你以後要是和他打交道,小心一點。」
看到此時已經有人走到臺上,滿軍簡單地交代了方逸一聲,並沒有細說謝清陽和孫連達之間的恩怨。
「滿哥,我知道了。」
方逸眼神閃動了一下,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扭過頭四顧左右,不大的會議室裡此時差不多已經坐滿了一大半的人,看樣子拍賣馬上就要開始了。
方逸能感覺得到,坐在旁邊沙發椅上的柏初夏身體突然間繃緊,右手也不自覺的抓住沙發的扶手,心中的緊張由這些小動作裡完全表現了出來。
「各位先生小姐,企業界的精英們,古玩行的同仁們,歡迎大家來參加由典藏藝術品公司舉辦的小型藝術品拍賣交流會……」
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人站到臺上的麥克風前,簡短的說了幾句開場白後,緊接著說道:「這裡有參加過拍賣的老朋友,也有第一次來的新朋友,我在這裡再把拍賣的規則說一下……」
由於典藏公司的拍賣沒有拍賣目錄,所以他們的拍賣流程和一些大拍賣行有點不同,那就是他們會將標注了號碼的拍品放置在臺上,所有的買家都可以上臺去鑑定。
典藏公司的做法也很人性化,每一個擁有拍號的買家都可以上去兩個人,也就是說,買家不但可以自己上去看,還可以帶一位鑑定師上去,這樣既滿足了買家看到第一手物件的心理,也能讓專業人士幫自己把關。
至於拍賣時的規則,則是和正規拍賣會差不多,每一件物品都有起拍價,起拍價在在一千元以上的物品,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百元,一萬以上的物品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元,十萬以上的不得低於一萬元。
「滿哥,還有起拍價一千的東西?」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