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19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3【軒然大波】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28-5
原印條碼:978-986-352-628-5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9.10

出版重點:
※為了援救命危的彭斌,方逸只好冒險來到泰國,沒想到引起泰國國師的注意,造成軒然大波。好不容易才找到彭斌,卻驚聞彭斌身中難解的蠱毒,眼看彭斌就要命喪黃泉,方逸該怎麼辦呢?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得知彭斌在泰國發生意外,方逸立刻前往泰國準備營救大哥。然而,輾轉終於見到彭斌後,才得知他是中了蠱毒,而他會中蠱毒的原因則是因為他擅闖大皇宮,想竊取被嚴密珍藏的國師筆記,因而得罪了皇室的降頭師。方逸眼睜睜看著彭斌全身被毒素侵襲,潰爛不已,卻束手無策,難道彭斌真的要命喪異鄉了嗎?方逸能想出解毒方法嗎?

【神幻小檔案】曼谷大皇宮:座落在湄南河東岸,位於曼谷拍那空縣,四圍有長達1900米的圍牆。建於1782年拉瑪一世統治期間,是泰國王室公定的居住地點,有著重要的地位。1946年,拉瑪九世將王室搬到遲塔拉達宮,因此,現在的泰國王室並不住在這裡。

【目錄】
第一章 阿旺猜
第二章  魔鬼之門
第三章  魔王血藥
第四章  皇室筆記本
第五章  神秘空間
第六章  最怕不要命
第七章  冤家宜解
第八章  煉體功法
第九章  西伯利亞訓練營
第十章  五力一巧


內文精摘:
從一個有七八米長的斜坡滑下去後,一個透著光亮的洞口出現在方逸的視線中,方逸已經能聽聞到山谷中彭斌的呼吸聲了。
「誰?」
彭斌也聽到了洞口的動靜,低沉的聲音帶著警惕。
「大哥,是我!」方逸趕忙上前,一眼看到彭斌,驚道:「大哥,你……你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
方逸差點沒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次離別時,身高足有一米九,體重在兩百五十斤以上,身材魁梧的彭斌,此時竟然變得瘦骨嶙峋,那一身衣服穿在身上,居然像是掛在衣架上一般鬆垮垮的。
看到方逸,彭斌臉上頓時露出激動的神色,雙膝一軟,跌坐在地上,哀戚地道:「哥哥我是不成了,能留著這條命見到兄弟你,我已經知足了……」
「大哥,別說那麼多,讓我看看你的傷勢。」
方逸來到彭斌身邊,右手刺啦一聲撕開彭斌的上衣,他剛才看到彭斌坐下時用手按住右肋處,傷口顯然是在這兒。
方逸猜得沒錯,撕掉彭斌的衣服後,方逸震驚地看到彭斌的右乳斜下方已然潰爛成一片,周圍肌肉發黑,一股惡臭之極的味道傳到方逸的鼻子裡。
「蠱蟲咬的?」
方逸面色沉重起來,右手食指連點,先封住彭斌右心房處的幾個穴道,他看出彭斌用於抵抗毒素的真氣差不多要消耗殆盡了,一旦彭斌放棄了抵抗,毒素攻心之下,彭斌絕無幸理。
方逸的真元何等渾厚,接連封住了幾個穴道,彭斌肌膚上的黑色立時消退幾分,這讓彭斌稍稍緩過了一口氣。自從受傷後,他就一直在用真氣抵禦著毒素,眼看快要山窮水盡了。
「用泰國話說,就是降頭!」彭斌強撐著說道。
「是誰下的手?」方逸問。
從彭斌的傷勢來看,這應該是被降頭師的本命蠱咬傷的,這種傷勢,就連方逸都束手無策。
本命蠱很難煉製,往往是成千上萬隻蠱蟲相互吞噬,才會蘊養出一隻本命蠱來,而這隻本命蠱的毒性已然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就是大象被牠體內的毒素咬上一口,也會立即毒發斃命。
當初彭老爺子中了本命蠱沒有馬上死去的原因,是那個控制本命蠱的降頭師並沒有讓自己的蠱蟲噬咬並且放出毒素,而方逸又及時的將蠱蟲逼出體外,才讓彭老爺子多活了一段時間,但終究元氣大傷,還是沒能保住性命。
如果彭斌不是靠真氣強撐的話,恐怕早就死了,說不定此時連屍體都化成一灘毒水了。
面對這種無藥可救的毒素,方逸也是毫無對策,只能用真氣暫時遏制住毒素攻心,卻不能將毒素完全驅除出體外,這種辦法算是治標不治本,就算他把釋出本命蠱的主人給抓來,也無法醫治彭斌,換句話說,彭斌這次是必死無疑了。所以這會兒方逸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
「大哥,到底是誰下的手?」方逸又問了句。他救不了彭斌,卻能讓彭斌的仇人下去陪他,也算是替彭斌報了一箭之仇。
「名字我不知道,很可能是泰國的國師!」彭斌恨恨地道:「那人的功夫稀鬆平常,但是人太陰險了,在和我動手的時候,趁我不注意,釋放出本命蠱咬了我一口。奶奶的,你大哥我一輩子打鳥,沒想到竟然被鳥給啄了眼睛……」
彭斌自從出道以來可說是身經百戰,各種陰謀詭計也不知道見過多少,在黑市拳臺上,什麼下三濫的路數都遇到過,他都能一一避過,可惜的是,彭斌對於降頭師的瞭解實在太少,壓根沒想到從那個降頭師的衣袖裡,居然會飛出一隻長著翅膀的蛇。
彭斌其實已經避過那隻蛇的噬咬,但是那隻蛇竟然如影隨形般的追上了他,並且在他的肋下咬了一口,只不過那條蛇也沒能討到好處,牠的一隻翅膀被彭斌給撕扯了下來。
「飛蛇?那是什麼?」
聽到彭斌受傷的過程,方逸臉色陰沉的都能滴下水來了,越是稀奇古怪的蠱蟲,越是無法化解其毒性,在知道蠱蟲的形狀後,方逸對於幫彭斌解毒已然不抱什麼希望了。
「兄弟,我對降頭一無所知,你問我,我哪知道啊。」
彭斌到底是從屍山血海中廝殺過來的人,此時的情緒反倒比方逸樂觀得多,他拍了拍方逸的肩膀,說道:「兄弟,我這次算是栽了,回頭我寫份遺書,你幫我帶回彭家吧。」
「大哥,就是死,我也要讓你死在彭家!」方逸斬釘截鐵的說道。
「死在哪裡還不一樣啊,能再見兄弟你一面,大哥我已經知足了。」彭斌看到小魔王從背包裡探出小腦袋,不由樂道:「這小傢伙也跟來了啊?來,滿足爺個願望,讓爺爺摸摸你怎麼樣?」
「大哥,這會兒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方逸沒好氣地瞪了彭斌一眼,伸手解下背包。他這一路上採集了不少的草藥,此時打算死馬當作活馬醫,先用這些草藥試著給彭斌解毒看看。
「吱吱……」小魔王並不怎麼給彭斌面子,還是將小腦袋給閃到了一邊,站在方逸肩膀上,看向彭斌的眼睛裡滿是好奇的神色,鼻子不斷聳動著。
「臭小子,讓大哥摸摸又能怎麼樣啊?」方逸沒好氣的罵了小魔王一句,手上卻沒有閒著,在木屋中找了個石碗,然後將背包裡有解毒療效的草藥全都挑揀出來,準備給彭斌配置一味解毒的藥劑。
「兄弟,不行的,別浪費這個精力了。」
看到方逸忙著製做解藥,彭斌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對降頭師的傳聞聽得並不比方逸少,而且父親也算是死在降頭術下,所以在被蠱蟲咬傷後,早已不抱任何倖理了。
「行不行也要試試再說!」方逸手腕一翻,拿出短刃,又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準備往彭斌嘴裡塞去,說道:「大哥,你忍著點。」
「我還需要用這個?」彭斌扭過頭,嗤道:「兄弟,你也太小看我了吧?關二爺能刮骨療傷,我難道就不行?來吧,有什麼手段都用在大哥身上,我要是哼出一聲來,那也不配當你大哥了。」
「我知道大哥你是英雄,那你忍著點痛吧。」
彭斌傷口處的肉早已腐爛,方逸快速的將彭斌身上的腐肉給刮切下來,一股腥臭味熏得方逸不得不屏住呼吸。
方逸發現,雖然他切除掉了那些腐肉,但是彭斌傷口流出的血仍然是黑色的,這說明毒素已然滲入了彭斌的血液中,一旦封閉的穴道鬆開,毒素還是會隨著血液傳到彭斌身周各處。
「不行,沒法根除毒素,怎麼辦?難道真的救不活大哥了嗎?」方逸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他自下山後,還是第一次有這種一籌莫展的感覺。
「吱吱……」就在方逸腦筋急轉的時候,忽然聽到小魔王的叫聲,回頭一看,不由愣住了,小魔王竟然正在吞吃自己剛才隨手扔在地上的那些腐肉。
「這玩意兒有毒,快點吐出來!」方逸嚇得大叫,一時間寸心大亂,大哥已經無救,萬一小魔王也命喪毒手……
「吱吱!」小魔王的叫聲讓方逸恢復了幾分神智,再向小魔王看去,卻發現這小傢伙神采奕奕,正衝著方逸「吱吱」直叫呢,哪裡有絲毫中毒的跡象。
「你不怕這毒?」方逸有些驚異的問道。
「吱吱……」小魔王用兩個後肢直立起身體,兩隻前爪在胸前做出拍胸脯的舉動,殷紅的舌頭還在嘴邊舔了一下,將一絲殘肉給捲到嘴裡,一臉意猶未盡的表情。
「算你厲害!」方逸被小魔王的動作給逗樂了。
想想也是,小魔王在野人山的時候可是吞吃了不少毒物,就連那毒蜂的蜂后也被小魔王給吃到了肚子裡,這蠱毒對他不起作用也是情理中的事了。
「奶奶的,這吃的是我的肉啊?」
雖然小魔王吃的是帶有毒素的腐肉,但這也是從自個兒身上掉下來的啊,彭斌仍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大哥,你這又不是唐僧肉……」
方逸隨口說了句,不過話剛出口,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轉過頭去,眼睛死死的盯在小魔王的身上。
「吱吱……」看到方逸的眼神,小魔王被嚇了一跳,渾身都感覺不自在,因為以往小魔王在狩獵時,也是用這種眼神看向獵物的。
「唐僧肉,唐僧肉……」方逸像是中邪一般,嘴裡不斷念著這三個字。
「兄弟,你怎麼了?什麼唐僧肉啊?」彭斌強忍住肋下的疼痛,用手在方逸眼前晃了晃。
「大哥,我有個法子,或許能救你……」方逸猛地抬起頭道:「小魔王不怕蠱毒,牠的血液或許有解毒的功效;但也有一種可能,就是小魔王的血液比蠱毒的毒性還要強,如果是那樣的話,大哥你很有可能就……」
方逸這句話雖然沒有說完,但彭斌已明白了他的意思,方逸說的很清楚,要不就是小魔王的血液能救他,要不就是自己會立斃當場,這個選擇方逸無法幫彭斌來做。
「奶奶的,這比玩俄羅斯轉盤還要刺激啊!」
彭斌瞪大了眼睛,肋下的劇痛讓他的額頭滿是汗水,他伸手擦了把汗,咬咬牙說道:「兄弟,左右不過都是個死,你看著辦吧,不過你要是取血的話,不要傷了這小傢伙。」
「沒事,只是用一點血而已。」方逸的大腦不斷在分析著,越想越覺得可行性很大,當下衝著小魔王招招手,道:「過來!」
「吱吱……」或許是明白方逸的企圖,小魔王一下竄到屋頂上去,小腦袋搖得像是個撥浪鼓一般,說什麼都不肯下來。
「不會傷到你的,就取一點血,」方逸沒好氣地說道:「回頭我給你買兩箱茅臺怎麼樣?」
「吱吱……」小魔王聽了,猶豫了一下,先伸出一隻小爪子,正準備伸出另一隻爪子時,想想似乎不太划算,又縮了回去。
「好,八箱,快點下來!」方逸一口答應。
「吱吱……」小魔王還是搖著腦袋,拼命的把前爪分開,將藏在後面的一個腳趾也露了出來。
「行,十箱就十箱,無量那個天尊,你比我還會做生意啊!」小魔王的舉動,令方逸是哭笑不得。
「吱吱……」小魔王跳到方逸的懷裡,睜著一雙大眼可憐兮兮的看著方逸,眼睛裡滿是水霧,那萌蠢的樣子很是讓人憐惜。
「別裝可憐了,就是用一點血而已,不會傷到你的。」
方逸捏住小魔王的前爪,指尖在小魔王前爪的皮膚上劃了一下,一滴鮮血立時流了出來。
他之所以沒有用短刃,是因為短刃上沾了蠱毒,害怕會對小魔王有傷害。小魔王雖然吃帶有蠱毒的腐肉,但不代表牠的血液也能抵抗蠱毒,方逸現在所做的都只是自己臆想後的嘗試,究竟是否能行,還需要實驗過後才知道。
方逸用礦泉水瓶子去接小魔王的鮮血。
「或許真的有用啊!」方逸竟然聞到一股清香的味道,精神不由一振,彷彿看到了救治彭斌的希望。
小魔王的血液很黏稠,只滴了兩三滴後就不再往外流了,而且傷口處居然有要癒合的跡象,方逸連忙捏住傷口,用力的又擠了幾下。
「吱吱……」這次小魔王真的疼得流下了淚水,要不是在心裡把方逸當成親人,牠的爪子怕是早就抓出去了。
「忍一下,馬上就好。」方逸嘴上安慰著小傢伙,手下卻接連又擠了七八滴血出來才放開小魔王。
「吱吱……」小魔王用舌頭舔著自己的傷口,身體往地上一躺,這次不但舉起兩個前肢,後肢也全抬了起來,衝方逸不斷尖叫著。
「行,回去給你買二十箱茅臺!」方逸許諾著,眼睛卻是看向了彭斌。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