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小說類
書系列別:倪匡奇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b008
書籍名稱:非常人傳奇之三千年死人【精品集】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84頁
ISBN:978-986-352-774-9
原印條碼:978-986-352-774-9
CIP碼:857.63
出版日期:2019.11.07
※版權限制:不去香港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沒看過倪匡別說懂科幻!也只有倪匡能超越倪匡!再奇怪的情節在他的書裡都正常不過,再詭異的故事在他的筆下亦百看不厭;這正是倪匡的魅力,打破想像的藩籬,永遠超出你所能預見的結局!
※本書為倪匡繼《魚人》之後,第二部「非人協會」系列小說,包含:三千年死人、大鷹及異軍三個故事。為什麼死人還能加入「非人協會」?死了三千年的人又是什麼人?萬眾矚目的前進火星計畫竟然引發地球人與火星人的大戰?最後異軍突起的竟是……
※身在地球,心卻有宇宙大!倪匡經典奇幻,網羅一切你想不到的異能量!金庸說:「無窮的宙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倪匡)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
除了大名鼎鼎的衛斯理外,還有更多倪匡精采奇幻小說。「亞洲之鷹」羅開與浪子高達的傳奇事蹟,詭譎多變的情節、奇思異想的結局,讓人大呼過癮!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三千年死人】
「非人協會」可不是一般的協會,裡面臥虎藏龍,能加入的,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具有特殊能力,只是這次準備加入的竟是一個已經死了三千年的人!這是怎麼回事?推薦他入會的是原有會員卓力克先生,他在一次非洲沙漠的任務中,不慎被流沙捲入地下,意外發現地底下竟藏了一個巨大的金字塔建築,以及沉睡了三千年的智者魯巴,究竟魯巴擁有何種能力,能夠讓「非人協會」的成員都同意他加入呢?

※【大鷹】
遠在西藏念青唐古拉山中的羊鷹不但體型巨大,更似具有靈性,牠帶著在山中行走的金維先生救出一個遭受山難的人。金維將此人送至附近的鐵馬寺醫治,寺中的高僧貢加喇嘛卻突然神秘坐化,難道是跟這個古怪的「人」有關?

※【異軍】
深受世人關注,預計將兩個太空人送上火星的「瑪斯計畫」,卻在升空不久後就失去音訊;原本在後院玩耍的小女孩,在看到兩個神秘的黑衣人後竟莫名失蹤!這些事件居然都與外星人有關?不願意曝光的火星人竟企圖綁架地球人,甚至不惜發動戰爭打算毀滅地球,傑出的科學家李義德是否能異軍突起拯救全人類以及他最心愛的人呢?

【目錄】
自序
※【三千年死人】
推薦的會員是三千年死人
沙漠中的怪聲
只能出現三次的地下建築
神奇的魯巴之門
黑暗之中的魯巴
無與比擬的寶庫
永遠的失去
逐漸恢復的上一代記憶

※【大鷹】
人鷹對峙
大鷹居住的孤峰
神秘怪人
飛抵鐵馬寺
喇嘛與智者
木里喇嘛神秘坐化
無盡的守候
與羊鷹溝通

※【異軍】
神秘怪人  出沒無常
禍變突來  聯絡中斷
捨死忘生  獨飛太空
火星來客  月球逼降
準備犧牲  突來宇宙塵
科學怪傑  談地球危機
宇宙塵中  奇妙世界
世界末日  混亂開始
截電成功  殺電子人
抵達火星  橫衝直撞
飛行汽車  大舉逃亡
發現秘密  毅然宣戰
明爭失敗  暗鬥成功
毀滅死光  決定勝利


※【自序】
「非人協會」的故事專輯在超過三十年的創作生涯當中,不斷在小說的取材方面,尋求新的變化——再沒有比千篇一律的故事更悶人的了。在尋求的過程之中,有時會有「神來之筆」,有時苦苦思索之下,乎有所得。
很有趣的是,所得的效果好或壞,何得到的過程是信手拈來或是辛苦得來完全無關。一繫列「非人協會」故事,就是隨手偶得的,忽然想到了,寫成了故事,怪誕莫名百分之一百幻想,可是故事卻又十分熱鬧。
這個題材,可以一直寫下去,但不知道為了什麼,只寫了六個故事,就沒有繼續。
一定有原因的,但真的不記得了。
重新整理出版時,回想當年寫下這些故事時的情形,竟連片段都不記得,悵然良久,無可奈何。
倪匡
香港

※【內文試閱】
一、推薦的會員是三千年死人

大會議室的光線很柔和,看起來好像暗淡了一點,外面其實是陽光普照的,只不過厚厚的窗簾,將陽光全都摒在窗外了,只有一絲陽光,從窗簾的隙縫中,射了進來,射在牆上一隻西藏藍蝶的標本之上,使得那隻藍蝶的翼,看來有一種閃耀著夢幻一樣的銀色光彩。
在會議室中的六個人,各自坐在寬大,舒適的安樂椅上,這時,五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個頭髮花白,看來約莫五十上下,修飾得十分整潔的中年人身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一種期待的神色。
這是非人協會六個會員的年會,這一次年會,有點很不尋常。有一位會員用聽來很平靜的聲音說道︰「我也要推薦一位新會員,這位受推薦的新會員,他的情形,很特殊——」
他在講到這裡之後,略頓了一頓,道︰「他是一個死人,死了已經超過三千年。」
同樣的話,如果是在別的場合之下提出來,一定會引起一陣驚詫聲,但是現在在開會的每個人,全是「非人協會」的會員,要成為非人協會的會員,本身要具有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特性。一生之中,也必然經歷過許多做夢也想不到的怪誕的事情,所以,當那位會員說出了這樣的話之後,並沒有引起驚詫的聲音,只不過使大家的目光,集中在那位會員的身上,但每個人也都不免帶著一種期待的神色,等著聽一個意外的故事。
那位要推薦一個死了已經超過三千年的人加入非人協會的會員,在那一剎之間,看來像是沉入了沉思之中,好一會不出聲。
這位會員,就是卓力克先生,卓力克先生是六個會員之中,行蹤最為飄忽神秘的一個人,會員,雖然一樣不知行蹤,但多少總還和總管保持一定的聯絡,但是即使是非人協會的總管,也不知道卓力克先生的行蹤,他到了要出現的時候,自然會出現,不然,誰也找不到他。
這時候,卓力克先生呷了一口酒,道︰「正確地說,這個人,已經死了三千零二十四年。」
各人欠了欠身子,仍然沒有人出聲。
非人協會的會員,具有各方面的知識,這時侯,他們的心中或許都在想︰三千零二十四年之前,那時侯,發生過一些什麼事?有什麼異乎尋常的人,是在那時候死去的?當然,他們也會想到︰為什麼一個已經死去了超過三千年的人,會有資格成為非人協會的會員。
這是一個謎,現在,瞭解這個謎的謎底的,自然只有卓力克先生一個人。
卓力克忽然嘆了一口氣,他像是看透了各人的心事一樣,說道︰「這個人,在當時,並不是什麼大人物,在當時,他的身分很難說,他是埃及人,我可以肯定,他的名字,叫做魯巴。」
卓力克已經開始了他的故事,每一個人都明白,一個死去了超過三千年的人,而又有資格參加「非人協會」,那一定是一件十分不平凡,而且講述起來,一定是相當長的故事,所以他們每一個人,都盡量使自己坐得舒服,準備聽卓力克先生的敘述。

二、沙漠中的怪聲
不錯,卓力克先生的故事,是一個相當長的故事。
風很猛,被烈風刮起來的沙,在半空之中互相傾軋著,發出一種細得直鑽入人心肺之中的尖銳,細微的聲音,那種聲音,幾乎是只能「感覺到」,而並不可以聽得到的,當你仔細傾聽的時候,可能根本不覺得這種聲音的存在。但是當你在烈風之中,吃力地踏著地上鬆軟的沙漠,彎著腰,向前一寸一寸挪移著身子之際,你就可以感到這種聲音的壓力,在挫刮著你身上的每一根神經,使你感到自己的身子,可以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爆散,全化為無數的細沙,消失於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中,了無痕跡。
卓力克對於這種情形,是早已習慣了的,他今年五十六歲,足足有五十年,是在沙漠中渡過的,他的足跡,踏遍了世界各地的沙漠,他在沙漠之中,完全不像是一個人,而只像是根本生活在沙漠裡的一條蜥蜴,他曾經有五個月橫貫撒哈拉大沙漠的記錄,當人家問他,在找不到水源的時候怎麼辦,他的回答是︰晚上,當沙漠中的氣溫驟然降低之際,他就含著冰涼的沙粒來解渴。
這時,天還沒有黑,所以在一片黃濛濛的境地之中,就快西下的太陽,看來就只是一個棕色的圓圈,一切全是黃色的,只不過深淺略有不同而已。
卓力克彎著腰,頂著風,一步一步,在向前移動著,每當他提起腳來,深深的腳印,立時就被捲過來的細沙,完全淹沒。
這也是卓力克喜歡沙漠的原因之一,沙漠,看來好像是亙古不變的,但是實際上,卻每一秒鐘,都在千變萬化,億兆粒細小的沙,不斷在動,可以淹沒一切,可以令得所有發生過的事,在一眨眼間,就無影無蹤。
棕黃色的太陽,終於消失不見,天黑了下來。
烈風並沒有減弱的趨勢,卓力克也沒有停下來的準備,這次他在沙漠中的行程,並不是無目的。
戰爭爆發之後,非人協會的年會,曾經休會過一次,因為各會員全在各地,因戰爭而無法分身。那一年之中,只有范先生一個人是例外,范先生是在印度東南岸的一個荒島之中,對都加連農灌輸現代知識。
卓力克早就來到了非洲沙漠,在那裡,德軍進兵神速,盟軍節節後退,德軍的坦克兵團,在非洲沙漠上,建立了強大的基地。卓力克參加了盟軍這一方面的工作,他的地位十分特殊,擔負的任務,也十分艱巨。
這一次,早在三天之前,他就看出沙漠上的天氣,要有巨大的變化。
而在沙漠上天氣變壞的時候,根本是沒有人敢出外活動的,當然,除了他。
而盟軍的偵察飛機,早已經探明了一個建立在沙漠中心,供應縱橫非洲的德軍坦克所用的燃料的油庫。盟軍曾先後派出六個敢死隊,想去加以破壞,都沒有成功。
所以,任務就落在卓力克的身上。而卓力克,就揀了一個這樣的壞天氣出發。
他估計這樣的壞天氣,要持續六天以上,而他的步行速度雖然慢,在第五天,可以到達那個油庫,他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來準備破壞那個油庫。他所帶的二十磅烈性炸藥,只要一經引爆,就可以使得整座油庫,和油庫外的保衛軍隊及其一切裝備,全都變得完全未曾存在過一樣。
這已是他第四天的行程了,當天色完全黑下來之後,氣溫驟然下降,卓力克的腳步反而更快了一點。他沒有帶指南針的習慣,天上的星也完全看不見,但是卓力克對沙漠實在太熟悉了,他可以從沙粒的移動,風聲的呼嘯中,判別正確的方向。
他一直走到午夜,才停了下來。在這樣的惡劣的天氣中,他才停下來,不到一分鐘,柔軟的沙粒,就已經掩過了他的膝蓋,卓力克並不打算休息,他只是背風的站著,用雙手遮住鼻孔,連續地吸幾口氣,然後,然後,拔出腳來,繼續向前。
就在卓力克再次向前邁步之際,他聽到了那種異樣的聲音。
處在烈風呼嘯的沙漠之中,要辨別出其他的聲音來,具備這種本領的人,雖然不能說世界上只有卓力克一個人,但是以卓力克對沙漠的所知之深,他還未曾遇到過第二個人,和他一樣,是具有這樣能力的。
他一聽到了那種異樣的聲音,立時又停了下來。
在那一剎間,他不禁自己也有點懷疑自己這種從小就訓練出來的特殊能力。因為那簡直是不可能的,在這樣的天氣下,在這樣的沙漠之中,怎麼還可能有動物在活動,而發出聲響來?
那究竟是什麼聲音?乍一聽來,像是鼓聲,那或許就是守衛那個油庫的德軍,在虛張聲勢地開炮射擊?
但是卓力克隨即否定了這個想法,那不是炮聲,不是槍聲,也不是鼓聲,那聲音聽來好像是敲門的聲音,好像是有一個人,被禁錮得實在太久了,急於想出來,所以一下接一下在敲打著金屬製造的門,發出那種怪異的聲響來,聽了令人心震。
卓力克呆立了並沒有多久——事實上,他要是呆立太久的話,他整個身子,都可能被沙掩埋起來,而在那極短的時間內,他已經決定,他要弄清楚那聲音的來源。
卓力克並不是放棄了他的任務,而是根據他的判斷力,他估計在這樣的風力之下,聲音傳出來的地方,和他相距,不會太遠,以他目前的移動速度,大約一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他已經在那極短的時間之中,作了千百種設想,設想那種聲音的來源,但是卻沒有一個可以令他自己滿意的答案,所以,他非要自己去看一看不可!
他改變了方向,循著那種奇怪的聲音,一直向前去,半小時之後,他放眼所能看得見的,仍然只是在黑暗中渾沌的沙漠,他的全身,彷彿是在一大團實質的黑暗之中,身子四周,全有東西包圍著。
而那種聲響,卻越來越清楚了。
卓力克已經可以肯定,那是一處撞擊聲,他也已經可以作出假定,那種撞擊聲,是由於一個沉重的物體,撞在一塊相當厚的金屬板上,所發出來的。
他繼續向前走,速度加快,在沙漠中移動,那樣做事實上很不適宜的,因為那會使體力消耗增加,而使人需要吸進更多的空氣,而在細沙飛舞之下,要吸進一口空氣,是相當困難的事。
不過卓力克在那種怪異的聲響,越來清楚之後,他的心底,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因為以他在沙漠中的經驗而論,從來也未曾有過同樣的事情,他心中隱隱知道,他一定可以發現一椿極其奇特的事情了。
卓力克的腳步更快,風也更猛烈,他幾乎完全無法看得清眼前的情形,他只是循著聲,向前走著,突然之間,他又聽到在風聲之中,有一種尖銳的呼嘯聲,他倒是可以辨得出這尖銳的聲音,是由旋風造成的,但是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除非是地形上有了變化,有一個很深的洞穴,或者是一座孤峰,不然烈風是向前吹去,形成旋風的,而這裡的地形,又不應該有什麼變化的。
卓力克心中剛在疑惑著,同時一腳踏向前去,就在那一剎間,變故發生了!
卓力克一腳踏空,他想穩住了身子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身子一直向下滑下去,這實在是難以想像的,卓力克在沙漠中活動了幾十年,可是從來也沒有發生過如今天這樣的事情。他的身子在向下滑去,他完全無法阻止自己下滑的趨勢,他勉強鎮定自己,天色是如此之黑,烈風又如此之強勁,以致他完全無法弄清眼前的情勢。
他只是覺得,自己在一個約莫六十度的斜面上,向下迅速的滑著,斜面上很平滑,好像是由極大的石塊砌出來的,那種情形,有點像他正從一個金字塔的頂上,循著金字塔的一個斜面,在疾滑而下。當然,斜面上也還有沙粒,但斜面上沙粒,只有更增加他向下滑的速度,卓力克越是向下滑,心就越向上懸,他絕不是一個經不起意外的人,可是當他那一刻不停,滑了約有五十公尺之際,他也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當他張口一叫,他又發現了奇異的一點,本來,沙漠中的烈風,是如此之盛,一張開口,沙粒便無情地向口中撲來,迅速塞滿了嘴巴。但這時,卓力克張口叫了幾聲,雖然一樣有沙粒撲進了口中,可是數量卻不是十分多,他勉力定了定神,也就在這時,他滑到了盡頭。
卓力克仍然無法知道自己滑到了什麼地方,但他知道,自己不再向下滑了,那種聲響,聽來也更加清楚,就在他的腳下響起,每響一下,他所處身的地方,就震動一下,那種震動雖然十分輕微,但還是可以清楚地感覺出來。卓力克雙手按著,勉力站了起來,可是他卻站不穩,強風還是呼嘯著,在他站立地方的四周圍,形成一股旋轉的巨大的力量。
那種強風所形成的旋轉力量,極其巨大,好幾次,卓力克感到自己,像是要被那股力量,擲得向上直飛了上去一樣。
卓力克在試了幾次,無法站直身子之後,只好放棄了站直身子的努力,他心中想,首先,得先弄清楚自己是在什麼地方再說。
他不知道自己處身之地的形勢,但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向下滑了約莫有八十公尺,而他又是習慣於沙漠生活的,他自然知道,一旦有流沙掩了上來,就會將他埋在八十公尺深的沙底,那時候,就算他真的是沙漠中的土撥鼠,只怕也無法逃生了。
卓力克伏下了身子來,將他背在背後的背包,移了一移,那背包之中,除了有烈性炸藥,乾糧和水之外,還有一支光度相當強的手手電筒。卓力克將手電筒取在手中,按著了它。剎那之間,卓力克看到了他簡直無法相信的奇景!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