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就比較喜歡小動物,養過一隻狗、兩隻貓、三隻兔子、四隻倉鼠、五隻烏龜,鸚鵡、八哥、金魚、錦鯉更是不計其數,但不得不承認,養寵物對於我這樣的懶人來說,實在不是好的消遣。你得像傭人一樣照顧牠們吃喝拉撒,沒事還得牽出去遛遛,隔三差五得給牠們洗澡清潔,除此之外,你還得打掃它們的狗窩、貓房、鳥籠,或者老鼠屋、兔子筐、金魚缸,每當這個時候,我就忍不住仰望天空無聲悲歎:我也想做寵物,誰來養我嘛?

 養寵物除了付出我寶貴的勞動力,有時候還得付出感情的代價。小貓小狗都是有靈性的動物,養得久了難免感情漸深,可惜牠們的壽命大多比人短暫,為牠們送終總是讓人倍感悲傷。所以在埋掉最後一隻兔子時我就暗暗發誓,決不再養寵物了,哪怕牠比網路極品女小月月還要可愛。

某天在花園中發呆,突然發現磚石縫隙中,不知何時住進了一些不速之客。先是零星幾隻遊動偵騎和巡邏崗哨,在我以糖果勾引誘惑之後,很快就出現了一大群,密密麻麻不可勝數,猶如一群分工明確、工作勤奮的人類。俯瞰著為一點食物忙忙碌碌、東奔西走的小生靈,我突然生出一種莫大的優越感,我想上帝看我們,大概也像我們看螞蟻一樣的感覺吧。

從此我將那群螞蟻當成了新的寵物,這世上恐怕沒有比螞蟻這種寵物更不讓人操心的了。你不用替牠們做清潔,也不用天天餵養,偶爾出去玩個十天半月,也不用將牠們特意託付給朋友照顧,而且牠們總是那樣卑微地活著,默默地死去,就算是最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恐怕也不會為幾隻螞蟻的生死傷感吧?這世上還有比螞蟻更好的寵物嗎?

從此我的生活中多了一項樂趣,就是餵養和觀察我的新寵物。與牠們相處日久,我漸漸發現螞蟻作為一個群體,竟然有著不亞於人類的智慧。單個的螞蟻愚蠢得就像單細胞生物,比如牠搬運食物回巢時,總是要走很多彎路,如果在牠回巢的線路上設置一點障礙,牠就有可能從北京繞到成都,最後才回到上海,如果多設置幾個障礙,牠就有可能徹底迷路。

但是,當一群螞蟻搬運食物時,卻表現出了驚人的智慧。無論離巢多遠,無論我怎樣設置路障,牠們總能找到回巢的捷徑,總能沿著正確的線路完成搬運食物的工作。對此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螞蟻作為一個群體,竟能表現出某些高等動物才有的智慧?

人們遇到某些不可思議的現象,總是首先站在人的角度去分析和思考,我也不例外。剛開始我以為蟻群中可能有一隻或幾隻非常聰明的螞蟻,是螞蟻中的精英,是牠們在帶領蟻群按照正確的線路前進。不過我用放大鏡對著蟻群觀察了很久,才發現蟻群太原始、太落後了,除了工蟻和兵蟻,並沒有精英與群眾之分,也就是說,牠們居然沒有領導!

看來我不能按照習慣的思維去尋找答案,於是放下尋找精英螞蟻的固有想法,仔細去觀察蟻群的勞作。觀察得久了,我終於還是發現了蟻群智慧的秘密。原來蟻群在搬運食物時,每一隻螞蟻都在往自己認為的正確方向使力,當然,牠們很多其實使錯了勁,其中不少糊塗蛋甚至是在往相反的方向拖整個群體的後腿,更過分的是,還有少數螞蟻坐在食物上偷懶順便偷嘴。不過總體看來,往正確方向使勁的螞蟻總是占了大多數,博弈的結果最終還是使整個群體走在了正確的路線上。

再仔細觀察,我發現前一刻方向正確的螞蟻,往往在後一刻又使錯了勁,也就是說很難找到一隻永遠正確的螞蟻。同樣,前一刻方向錯誤的螞蟻,有可能後一刻又變成了正確。萬千螞蟻不斷在正確與錯誤中交替、拔河,最終使整個蟻群,始終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表現出一種令人驚歎的智慧!

我在感歎蟻群的智慧之時,也在慶幸每一隻螞蟻的智商,遠遠無法與人類相提並論。設想一下如果螞蟻有人類十分之一的智商,牠們一定會先收拾偷懶的螞蟻,再糾正使錯勁的螞蟻,最終令每一隻螞蟻都往一個方向上使勁。理論上講這可以消除內耗,提高效率,搬運更多的食物,但實際效果如何,我不說想必大家也都知道。

我很為自己的發現竊喜,以為找到了生物群體智慧的普遍規律,弄成論文沒準混個諾貝爾生物學獎或者經濟學獎也說不定,不過我很快又想起,其實老子在《道德經》中早有類似字句,比如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類。老子推崇的「順其自然,無為而治」的境界,沒準就是從螞蟻搬東西中得來的靈感。其實我的發現一點也不新鮮,春秋戰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局面,也許正是蟻群的智慧在人類社會的具體體現,所以那個時代才誕生了諸子百家,成為中國歷史上最輝煌、最偉大的時代。

低頭看螞蟻,抬頭思先賢,不禁令人感慨良多。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