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短暫地迷戀過一陣子網路遊戲,雖然只是短暫,卻也完全沉溺其中,在小小螢幕那方寸之間,居然也體驗到了生死的壯烈、求存的艱難、搏殺的驚心和冒險的刺激,更體驗到一個個陌生ID背後的欺詐、狂傲、霸道、暴虐和兇殘,甚至相互的仰慕、尊敬、同情、好感和友誼······,似乎一切人類固有的情感都能在遊戲中體驗、感受到。當我終於從遊戲那虛擬的世界中解脫出來,不禁在想,如果在科學技術高度發達的將來,隨著遊戲的仿真度越加接近現實,遊戲,會不會成為一種新的人生體驗?

抱著這種朦朧的想像,我開始在頭腦中醞釀一個逼真的遊戲世界,「駭客任務」的橫空出世,頓讓我朦朧的想像變得清晰起來,我為自己的想像激動,為心中的那個遊戲世界發狂。那種要把這個世界勾描出來的欲望是如此強烈,以致我不得不停下擅長的武俠創作,開始著手去寫一種從未涉足過的體裁,像科幻,卻不是科幻,像奇幻,又不完全是奇幻,像武俠,卻又根本不同於任何武俠。很難用一種現有的小說模式來描述它,只因為奇幻文學的外延最大,我自己在心目中便把它歸入了奇幻小說這一大類。

二○○三年七月一個悶熱的夜晚,我放下手中所有的稿約,泡上一壺濃茶,鄭重其事地啟動電腦,打開一個新的文檔,然後,在標題部分清脆地敲下了四個大字--遊戲時代!


「天是熱的,地是旱的,四野無風,人如蒸籠中的饅頭,感覺自己像在一點點被蒸熟,卻無處可逃······」


早已在心中醞釀成熟的一幅幅畫面,自然而然地變成了一個個方塊文字,像泉水般從指尖流淌出來,是那樣順暢,毫無梗塞。我的長篇處女作,也是自己第一部奇幻作品,就這樣在平靜中慢慢地開始了。

隨著故事的展開,從兒時一些稀奇古怪的童稚念頭,到現在的許多不著邊際的奇思妙想,不斷融入文字鋪灑的畫面,先是對傳說、歷史的虛寫,到直接在遊戲中引入人所共知的真實歷史,一扇幻想之門在我心裏漸漸打開。用遊戲的眼光來看世界,顛覆這枯燥乏味的現實!把歷史、把現實、把世界徹底虛擬化、魔幻化,科學與玄學交融,遊戲與宗教溝通,現實與虛幻穿插。不用去倒流時光,我們就可穿梭於不同的時代,去體驗不同的人生。這不正是人類自遠古以來就有的輪迴轉世的情結?這不正是人類心靈深處那靈魂不滅的企盼?這大膽的想像讓我激動得不能自持。

沒有魔法,沒有咒語,沒有怪物,沒有完全架空了的新世界,沒有人們早已耳熟能詳的一切奇幻元素,這還是不是奇幻小說?其實這問題對我來說已經完全不重要了,我只想展開想像的翅膀,去追尋自己心目中的烏托邦!人類失去了幻想,世界將會是怎樣?無論是騎掃帚的哈利·波特,還是爭奪魔戒的大魔法師,再精彩也都是別人的精彩。我不能因為別人的精彩而折斷自己想像的翅膀,我只想寫出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世界,不同於哈利·波特,也不同於魔戒之王。它或許幼稚,或許不精彩,或許難以讓人接受。但不管怎樣,它是完全屬於我的,獨一無二!

我雖然是在寫遊戲,卻絕不敢有半點遊戲之心,其實那個遊戲的世界已經超越了任何遊戲的概念,它已經是一種生活,一種思考,一種理想,一種抱負,一次生命的體驗。甚至它就是歷史,就是現實,就是生活。當結尾處我再次顛覆了書中的現實,留下一個未決的懸念而結束全文後,自己也不禁掩卷沉思,我們今天這個世界,究竟從何而來?又往何處而去?如果世界真的只是一場遊戲,那該有多好!

在這部小說結束後沒多久,偶然間在電視新聞中看到一個「傳奇」的玩家在狀告遊戲公司,要他們賠償自己損失的虛擬財產和裝備。這場官司引發了關於虛擬財產是不是財產的爭論,以及該不該賠償、如何賠償等問題。看到這我不禁會心一笑,回想自己書中的情節,不由暗問:就沒人想過虛擬生命算不算生命,以及需不需要保護等問題?

遊戲給我們帶來了全新的體驗,帶來新的思考,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問題。它對我們的現實世界產生什麼樣的作用?會對我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在不停地思索,把現實問題放到遊戲中去印證,把遊戲當成現實來體驗,人類的一切活動和幻想都可以用遊戲來虛擬。我突然發覺精彩的故事遠未結束,人類社會的一切文化、傳說、歷史、神話、宗教、科學、幻想等等,都可以毫無困難地融入自己構架的這個遊戲世界,一個既熟悉又陌生、既貼近又遙遠、既平凡又神奇的世界在我心中慢慢展開,《遊戲時代》才剛剛開始······

相關閱讀:遊戲時代

http://www.eastbooks.com.tw/book.do?id=2067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