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701  

出版類型:文學經典小說
書系列別:文學大師精品集
書系編號:Tc701
書籍名稱:最後一個匈奴【新修版】
作  者:高建群
定  價:$49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608頁
ISBN:978-986-146-934-8
原印條碼:978-986-146-934-8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2.10.22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行銷超過百萬冊的史詩大書
新修版由作者歷時數年,精心插圖,全新修訂而成。
史詩般壯麗的大書。當代文學的經典奇蹟,感人肺腑的雄偉書寫!別開生面,永銘心底。
《最後一個匈奴》是一部高原史詩,再現了陝北這塊匈奴曾留下深深足跡的特殊地域的世紀史。作者力圖為匈奴民族的歷史尋一點蛛絲馬跡,為我們展現三個家族兩代人波瀾壯闊的人生傳奇。
本書2011年曾改編為電視劇《盤龍臥虎高山頂》,為央視年度大戲。
作者的話:
本次修訂中,我將部分文字重寫了一遍,以抹掉一切有可能容易引起「對號入座」的痕跡。並新寫了兩章,即《楔子.阿提拉羊皮書》和《尾聲.赫連城的婚禮》,這樣使作品更為厚重一些,歷史感更深厚一些。此次我不揣冒昧,畫了些插圖在裏面。我想把自己腦子裏那些反覆出現的、陪伴了我幾十年的人物形象,用畫筆展現出來。幾十年來,它們一直如魔如幻地盤踞在我的心頭,呼喚著要奪路而出。
作者簡介:高建群
1953年12月生,祖籍陝西臨潼。當代著名作家。中國文壇罕見的具有崇高感、古典精神和理想主義色彩的寫作者。主要代表作有《最後一個匈奴》、《最後的民間》、《最後一次遠行》、《愁容騎士》、《遙遠的白房子》、《胡馬北風大漠傳》、《統萬城:高僧與匈奴王》等(風雲時代將陸續出版)。2005年被評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中國作家。現任陝西省文聯副主席,陝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最後一個匈奴》初版於1993年。出版後,立即在文壇引起轟動,行銷超過100萬冊,與《廢都》、《白鹿原》並稱「陝軍東征」的「三駕馬車」。

內文簡介:
  
匈奴,一個崇拜狼的草原游牧民族,曾經游盪在西北坦盪的土地上。他們像狼一樣地野性、勇猛剽悍、驍勇善戰;他們從草原上崛起,他們與強大的秦漢對抗,稱雄數百年;他們以鐵騎征服了廣大土地,他們的牛羊吃草到哪裏,哪裏就是他們的疆域……
但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強悍的、震撼了東西方世界的馬背民族,卻在自己最為輝煌的時候,沒有留下任何文字,神秘地從歷史舞台上突然消失了……

他們去向哪裡,我們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許多年之後,在歐洲的腹心地帶,出現了一個黃種人的國家。而在最後一批匈奴遷徙途中,有一名年輕士兵受了陝北高原上一個紅衣女子的號子聲吸引,而發生了一件男女之間遲早要發生的事……

 


故事從這裡開始,對吳兒堡的居民來說,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因為那一對風流罪人而開始的這個家族,日後經歷了許多事,包括了中國最大的動盪。
從農民楊乾大,到知識份子楊作新,再到為父平反的楊岸鄉,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值得一提的表現,或多或少深入進了二十世紀的政治生活,並在人們的記憶中留下自己的名字。

雄心勃勃的作者,欲為二十世紀寫一部編年史,於是他選擇了陝北高原,選擇了這荒落的山村,懶洋洋的小鎮,塵土飛揚的盤陀路,以及金碧輝煌的膚施城,做為他筆下人物一展身手的地方。他選擇了那深深沉澱於黃土顆粒中,或像「活化石」一樣,依然風行於現代時間流程中的種種陝北大文化現象,做為人物活動的詩意氛圍和審美背景,他帶領你結識了一群平凡卻又不凡的人物。 
 燈籠和火把扔在了地上,上邊又加了些垛在村邊的硬柴和莊稼稈,於是火光和濃煙一瞬間罩滿了半條川道。
劊子手開始在河邊的沙石上磨砍刀具,聲音沙沙作響,令人膽寒。
留著長鬍子的族長,聲淚俱下,正在歷數匈奴人的罪惡。
年輕的匈奴士兵垂著頭,他那蒼白的面孔流露出膽怯和羞愧。但是,沙沙的磨刀聲,喚起了他胸中的某種勇敢精神,他慢慢地抬起頭來,開始直視這一團團忽明忽暗的火光中,那激動憤怒的人群;任灰燼飄落在眼睫毛上,眼睛也不眨一下。他的嘴角開始掛上一絲傲慢和居高臨下的微笑,好像是說:「你們曾經淪落為匈奴人的奴隸,不是嗎?」這種微笑和他的年齡如此不相稱,也許,迫臨的死亡加速了他的成長。
匈奴的微笑激怒了所有的人。開始有人將抽牛的鞭子一下一下往匈奴的身上抽。抽鞭子的都是些打牛的好手,因此鞭子落在匈奴身上後,聲音雖然不大,力量卻很足,鞭花不是爆在空中,而是結結實實落在肉上,於是一鞭子下去,不是拽下一塊衣服,便是在皮肉上勒下一道深渠。
鞭子沒能令匈奴屈服,這使大家都有一些洩氣。人們將目光轉向了劊子手,希望他的砍刀快點磨好。
突然人群中出現了一陣騷動。年輕匈奴的高傲微笑還停留在半邊臉上,忽然凝固了,變成一絲恐怖和羞怯。
一位披頭散髮的女子分開人群,走到族長跟前,雙膝一屈,跪下來。她的頭髮上沾滿了草屑,紅褲帶也沒有繫好,有一截頭兒露在了大襟襖的外邊。
族長半帶蔑視半帶憤怒地哼了一聲,轉過臉去。
女子見族長不理,繼而又跪向大家。她聲淚俱下,申訴了一千條不要殺死青年士兵的理由,但仍是不能讓大家原諒。如果她交往的是吳兒堡的一位青年,而不是匈奴人的話,這事本來還有寬宥的餘地,不幸的是,她恰恰選擇了一個匈奴,一個吳兒堡的敵人。
於是,女子請求將她和這青年士兵一起處死。她說,既然他們曾一同分享過快樂,那麼,他們理應一同遭難。女子的請求得到了同意。尤其是她的那些女伴們,她們注視著被火光照耀的青年士兵,那一明一暗的英俊面孔,也許心裏在說:「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不是我?」此刻,在沙沙的磨刀聲中,她們的心中,充滿了一種女人才有的殘酷的快樂。
女子和青年士兵吊在了一起。
一個好事的青年,在女子吊起來之後,將她推了一把,於是女子的身體蕩過去,碰在了匈奴士兵的身上,旋即又分開了。
當他們第二次蕩在一起的時候,女子附在青年士兵的耳根說:「我有孕了。懷孕了,明白嗎?懷的是你的孩子!」
「是嗎?」匈奴士兵聽了這話,臉上顯出一絲悽楚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