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805-806
書籍名稱:古玩人生之5【天價爭鋒】之6【古玩泰斗】
作  者:鬼徒
定  價:280 (*特惠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出版日期:2016.10.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今晚的「殺嫩」遊戲,恐怕也是揭陽的翡翠公盤之前最後一個刺激的遊戲了?只要看看周圍瘋狂期待的人群,就可以想像出,在翡翠公盤上,究竟會遇到什麼樣級別的競爭了。
殺嫩比賽中,大家在看完賈似道的這塊翡翠原石之後,卻是言行很一致地對賈似道露出善意的笑容。因為賈似道的這塊翡翠原石,實在是太普通了。就連主辦方的鑒定人員,在看到這塊翡翠原石的時候,也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甚至其中的一位,小聲提醒了一句:「這位朋友,你是不是拿錯翡翠原石了?」
弄得賈似道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小說以各種奇珍異寶的交易、鑑賞、收藏為主線,揭示出發生在古玩玉石珍寶行業內部運作設局、詐騙、套中套、局中局的黑幕交易,講述了民間收藏界打眼、撿漏、賭石一夜暴富億萬家產的故事。書中大量情節源於作者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的真實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道出收藏行業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古玩百科全書式小說。

作者簡介:
鬼徒,古玩行當資深玩家,曾親身參與賭石、古玩收藏,他以親身經歷撰寫了《古玩人生》。其作品《古玩人生》、《大收藏家》風靡網絡,深得古玩愛好者喜愛。


內文簡介:
四彩同體的極品翡翠,每一種顏色都那麼純淨,那麼透亮
融合之處又似水霧般縈繞開來,分外的迷蒙、魅惑。

賈似道在劉宇飛的帶領下,意圖參加陽美村裏的「殺嫩」遊戲!
「殺嫩」最形象的一個比喻,就是一個富人之間的遊戲,專門找一些外來有錢的愣頭青們來宰!
約莫過了半小時,突然賭場內角磨機那單調的「嗡嗡」聲,瞬間安靜下來,所有等待著的人們,都不禁為之精神一振!
「殺嫩」的結果出來了。
彷彿是商量好的一般,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出聲。誰都不敢歡呼,因為就在兩塊極品翡翠明料的邊上,擺著十二號翡翠原石的位置上,此刻靜靜地放置著一段只有二十釐米左右,類似成年人攥緊拳頭般粗細的翡翠明料!
整段翡翠明料的水頭,在燈光的映照下,竟然達到了神奇的通透!或許是因為其本身就是老坑玻璃種的質地,再加上這個時候燈光照耀以及事先淋過了清水的緣故,整段翡翠散發出一種奪人心魄的冷豔感!似乎在每一個人的心底裏,都湧現出這麼一句話來:這才是真正的翡翠啊!

●賭石俗語小解釋:有好翡就無好翠
在賭石一行中,有著「有好翡就無好翠」這樣的俗語。
說的就是,只要在一塊翡翠原石中出現了紅翡,勢必就不會有好的綠翠出現。二者不太可能共存。畢竟,有了紅色鑲嵌著的綠色翡翠,在感官上,也會顯得非常邪乎,並且色澤暗淡!

【目錄】
第一章  相面與色譜
第二章 殺嫩遊戲
第三章 翡翠原石內藏玄機
第四章 四彩夢幻極品
第五章 以物易物的古玩
第六章 薑還是老的辣
第七章 翡翠與白棉
第八章 玻璃種藍翡翠
第九章 有好翡就無好翠
第十章 火眼金睛

內文精摘:

此時搭建起來的平台上,司儀小姐再度拿起了話筒,開始大聲說道:「各位先生小姐,還有十分鐘,「殺嫩」的投注就要截止了。想要投注的請抓緊時間出手。另外,請各位在投注前務必要仔細認讀一下牆壁上貼出來的投注需知。我們在切石之前,鑒定團所定下來的賠率,僅僅是作為各位的參考,而不是最終的標準。最終的標準是在完全解石後的實際情況,這一點還請各位務必注意。現在還有八分鐘時間,請大家抓緊投注……」
賈似道向收費台的工作人員遞出了自己的卡,說道:「小姐,幫我劃一千萬出來。」
那位收費的小姐愣了一下,這可是一千萬的賭資啊!整場「殺嫩」賭試下來,恐怕也就能遇到一兩個而已。這會兒倒好,一來就是一雙。不過,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很有素質,稍微一愣神之後,很快恢復了平靜,她微笑著伸手接過了兩個人的卡,開始刷錢。只有從她下意識抿嘴的舉動和有些僵硬的動作,才略微可以看出她心情的緊張。
「這位先生,您好,您是準備押幾號啊?」司儀小姐一邊讓賈似道輸入卡的密碼,一邊詢問道。
一分鐘不到,兩個人各自領到了押注的小票。要是最終能獲勝的話,到時候,可要憑藉著這些小票來領取現金的。
「那就祝你好運了!」賈似道拍了拍手上的小票,對金總說了一句。
「哼!」金總先冷哼了一聲,隨即想到了什麼,說道:「希望你在輸了今晚的一千萬之後,還有女人會看上你。」然後就兀自走開了。
賈似道一愕!
本來,大家互相認識,又在同一個行業裏,抬頭不見低頭見。要是關係搞太僵了也不好,而現在金總這麼一說,挑明態度的同時,也讓賈似道心中對於他的那份好感全部消失!
既然你金總是如此一個追金逐利的人,那麼,再怎麼得罪你,也是無謂了吧?賈似道心裏暗自閃過一個瘋狂的想法,是不是趁現在投注的時間還沒結束,不如追上去和金總再賭一把?
不過,就在賈似道回頭看向收費台螢幕的時候,十二號、十四號螢幕上的數字,都開始瘋狂地跳動起來,要說十四號的厚積薄發,還在一些老行家們預料之中的話,那麼賈似道的十二號翡翠原石,有如此強勁的後續力,卻著實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就連平台上原本正揮斥方遒的郝董,在看到如此景象時,也被嚇了一跳,隨即望向賈似道的目光中就帶了詢問的意思。
賈似道只能是搖頭苦笑,示意那不關自己的事情。
當然,現場一片譁然之聲,僅僅只維持了一瞬間而已。當時鐘指向十一點的時候,所有的投注都已經落幕。到了這個時候,不管是已經投注的,還是沒來得及下注的人,都直愣愣地看著收費台邊上的十四塊螢幕!
上面顯示最高數額的,自然是十四號翡翠原石。不說金總的一千萬,就是井上、楊泉等人,也不會看著十三號翡翠原石一枝獨秀。而十三號翡翠原石的賭資,僅次於十四號,倒也還是符合先前鑒定團成員所開出來的賠率!
只是,毫無起色的十二號原石,竟然也有一千一百多萬,雖然相比起十四號的兩千五百多萬資金還相差很遠。但是,對於一心抱著要賭十四號翡翠原石來獲取利益的賭徒們來說,這般變化無疑是一個變數!
不可能在毫無理由的情況下,一塊普通的翡翠原石,還有人投注這麼多吧?
一時間,賈似道的十二號翡翠原石,倒是吸引了在場大多數人的目光。
除去明白賈似道和金總打賭真相的幾人之外,大家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整個賭場的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司儀小姐再次走上平台,宣佈投注的結束。而後面跟著保安們,則是兩個人一組,捧著一至十四號翡翠原石,依次擺到了平台的左側位置,在眾目之下,十四名解石工人開始開動機器解石。
當然,要是在小作坊裏的話,或許大家解石的時候運用最多的還是老式角磨機,轉速慢、轉輪小不說,想要全部解開一塊十公斤左右的翡翠原石,至少需要花費兩三小時左右。而現在台上的新式機器,卻讓人看到了現場設備的先進。
鋼輪磨玉機,在電機功率和轉速上顯然大大超越了老式角磨機。在解石工人解石的時候,大家完全可以清晰地看到,砂輪接觸著翡翠原石,可以很輕易就把上面的石質部分一點一點地拋除。而且,角磨機上還有特製的凹型特種磨頭。不但接觸面大,還能適應翡翠原石上凹凸不平的地方,解石速度自然也就大有提高了。
連賈似道看著台上那幾台機器的時候,眼神也流露出一絲羡慕的神色。
「呵呵,小賈,你要是想要的話,我給你弄一台過去?」劉宇飛拍了拍賈似道的肩膀說。因為平台上已經開始解石了,台下的眾人大多是熟悉的幾個人聚集在一起聊著關於投注的各種話題。
王彪、劉宇飛幾人,此刻也來到賈似道身邊。
「行。」賈似道應了一句,「怎麼說,你也是揭陽人。弄一台角磨機,應該還是很容易的,莫不是你本來家裏就有?」看著劉宇飛聞言後那得意的神情,賈似道有些恍然大悟。
「對了,我怎麼看著,我的十二號翡翠原石在最後的時刻,一下子漲了一千一百萬呢?」賈似道看向劉宇飛的眼神中,充滿了詢問的意思,隨後還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王彪。
「你可別這麼看著我。」劉宇飛搖了搖頭道,「雖然咱們的關係不錯。但大家都是生意人,關係歸關係,在明知道賭贏機率不高的情況下,我是不會跟著跳下去的。不妨實話告訴你,我還押了十四號十萬塊錢呢。當然,也就是十萬塊錢而已。即便我贏了,也只能贏一萬塊錢……你不用以這種眼神看著我?好吧,我是先在十二號上押了一萬塊錢,然後我擔心那一萬塊錢打水漂。於是,自然是想從十四號這邊撈回來啦……」
賈似道頓時感覺無語!
「這十萬塊錢跟一萬塊錢的差距也太大了吧?你就這麼表示對我的支持?」賈似道不禁苦笑著說了一句。
很快,賈似道打趣地說了一句:「劉兄,你有沒有考慮過,要是十四號翡翠原石沒有最終勝出,反而是我的十二號翡翠原石贏了,你能不能把本金給撈回來呢?」
「這個……」劉宇飛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說,「這個,我還真沒有想過。不過,這樣的機率實在是太低了吧?不是我說你,就你那塊翡翠原石,我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勝出的希望。哪怕它的賠率是讓人心動的一賠五。」
隨後,劉宇飛還特意補充了一句,說道:「其實,我押注最多的是在十三號翡翠原石上,原石的擁有人,也就是那個郝董,他的眼光在圈內而言,還是比較能讓人信服的。另外,單從開出來的窗上看,十三號也的確是所有翡翠原石中表現最佳的。」劉宇飛的投注還是站在比較客觀的基礎上的。
另一邊的王彪則是大大方方地對賈似道寒暄著,並沒有因為他不在十二號翡翠原石上押注,而感到絲毫尷尬。
大家都是成年人,又都是商人,這點面子上的小事,對於王彪來說壓根兒就沒有往心裏去。相應的,在王彪看來,賈似道也不應該把個人情感的問題帶到生意上來。當然,對於賈似道敢於在李詩韻面前和金總賭一把,下注達到一千萬,王彪打心眼裏還是頗佩服的。
不說王彪了,就是邊上的劉芳,這會兒看賈似道的眼神中也是異彩漣漣。要是不瞭解的人,還以為劉芳看上了賈似道呢。
至於邊上的李詩韻,此時倒顯得格外乖巧,並沒有如先前那般整個人靠在賈似道身上,而是賢慧地站在一邊,一雙眼睛有意無意地總往解原石的地方瞟。
王彪此時也打趣了一句:「小賈,不管這一千萬和先前參賭的一百萬是否都打了水漂,今天晚上你的收穫都足以值回票價了。」他一邊說著,大有深意地看了李詩韻一眼。
賈似道「呵呵」一笑,算是默認。
這時賭場裏,從平台上開始走下來不少司儀小姐。她們的手上都托著一個盤子,放置著不同的飲料酒水。人群中但凡有所需要的人,都可以伸手去拿一杯過來。而十四位解石工人,馬不停蹄地工作著。眾人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觀摩著解石過程,也算是一種不錯的享受了。
賈似道正喝著冰鎮過的啤酒,剛要詢問李詩韻要不要來一杯的時候,井上那一行人也趁著閒暇的時間,走到賈似道身邊。在看到賈似道和劉宇飛熟悉的交流之後,楊泉的臉上似乎閃過一絲狡詐的神色,然後他附耳在井上的耳邊開始嘀咕起來。
而金總這會兒笑呵呵地走到賈似道身邊,他先是舉杯向賈似道示意了一下,然後抿了一口說道:「小賈,看來你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嘛。」
「一般一般。」賈似道應了一句,「金總,您的心情,不也同樣是很愉快嗎?」
「希望你等會兒,還能笑得出來吧。」金總說話間,還特意看了一眼那邊解石的方向。
「彼此彼此!」賈似道舉杯,回敬了一下。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