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1【大明絕密】  夜天子2【亂世奇葩】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01-402
書籍名稱:夜天子1【大明絕密】2【亂世奇葩】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單本)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518-9
出版日期:2018.1.10

出版重點:
月關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後,再破百萬點擊率,最強力作《夜天子》!
看古裝版的痞子英雄葉小天,如何走跳大明朝!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夜天子」電視劇,並由月關親自編劇,陳皓威執導,徐海喬、宋祖兒領銜主演,精彩可期,萬眾矚目!
他世襲罔替,卻非王侯;他出身世家,卻非高門。作為六扇門中的一個牢頭兒,他本想老老實實守著祖上傳的這只鐵飯碗,豈料因意外走出了那一方小天地,這一去,便是一個太歲橫空出世!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他自詡義薄雲天,為人四海,是個可以託妻獻子的好朋友,
可他所到之處,卻是家有佳婦貴女者統統藏之深閨不敢示人;他自稱秉性純良,與人為善。但只要成為他的上司,必沒有好下場!
守著玄字一號監這幢院牆高高的四合院,周旋在紛紛落馬的官兒們身邊,守著、嚇著、哄著、騙著,再蒙點小錢兒,這就是葉小天每天的幸福生活。他本以為這樣的「好日子」可以過一輩子的,沒想到這是他在天牢的最後一天……
即將上菜市口斬首示眾的犯官楊霖,為了使玄字一號監的牢頭兒葉小天遵守諾言,替他送一封家書,不惜以血為媒,以命為介,對葉小天下了一道咒魘術。若是葉小天沒有完成他的遺囑,這道咒魘就會立時生效。
「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意,只要你答應我的事沒有做到,這道咒魘就會立時生效,從此你將困頓一生,事事乖離,妻離子散,不得善終!」
楊霖的聲音陰森森的,在這光線昏暗、空氣陰冷的天牢裡聽著有種很特別的詭秘味道,彷彿有一道寒冷的氣流,一直滲到人的心裡去。
葉小天卻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得了得了,我的楊大人,死到臨頭,你還相信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你以前給我摸骨時不是說過,我的命格極硬,神鬼無忌麼,你能咒得了我?」
楊霖恍然大悟,一拍額頭道:「對啊!老夫差點忘了此事!咒不得你,咒不得你,嗯……那老夫就換一個詛咒,我詛咒你,你跟著誰、誰就倒楣!如此一來,難道你還能不倒楣?」

【目錄】
楔子    玄字一號監
第一章 最後一相
第二章 楊霖的詛咒
第三章 救命的謊言
第四章 桃園三結義的「一家人」
第五章 小天借刀
第六章 媳婦兒逃跑了
第七章 唐僧肉
第八章 林中的暗襲
第九章 男人的天堂
第十章 如此縣衙


內文精摘:
「有人說,這地方就是陰曹地府。我們這種人就是閻羅殿裡的鬼卒,扯淡,明顯是扯淡嘛!這是不瞭解我們的人對我們極不負責的污蔑!這種偏見和誤解,令我等任勞任怨、盡忠職守者痛心疾首啊。」
說話的人穿著一套淡青色的皂隸服,頭上戴著一頂比他的腦袋略顯大些的漆布冠,腰間繫著一條陳舊的紅布織帶,腳下則是一雙不太合腳的白幫烏面直筒靴,這副打扮,分明就是一個獄卒。
可是,他站在北京城刑部大牢玄字一號監暗無天日的牢房裡,對著剛被關進牢房的這些犯官們,語氣和神態卻謙卑的彷彿「春風得意樓」上招攬生意的小夥計,只是肩上少了一條汗巾。
他很年輕,正是從少年向青年過渡的年紀。身材不高不矮,體形適中,容貌只是中上之姿,但是那雙柳葉似的眉毛襯得一雙眼睛異常靈動,尤其是他那張唇線明晰、唇形如菱的嘴巴,更使他透出幾分唇紅齒白的味道來。
他清清淺淺地笑著,溫良如處子:「小姓葉,葉小天,三歲時就在天牢裡廝混,十六歲那年正式接了我爹的班,成了這玄字一號監的一個守卒。如今已是萬曆八年,滿打滿算也當了三年的皇差了,承蒙司獄大人賞識,如今忝為一號監的牢頭兒。小天我秉性純良……」
葉小天自吹自擂地剛說到這兒,一個三十出頭的獄卒快步走到他的身邊,貼著他的耳朵小聲稟報道:「頭兒,有人鬧事,嫌咱們伙食粗劣,又嫌被褥泛潮,你看……」
葉小天微微側過頭,低聲問道:「是哪個不開眼的混蛋,到了咱們這種地方還敢耍橫?」
那獄卒小聲答道:「是原大理寺右寺丞關雲。」
葉小天又問:「摸清他的底細了麼?」
那獄卒道:「他貪墨過五萬兩銀子,首輔大人親自點頭抓的人,他的後台也一併抓進來了,沒有指望再出去。」
葉小天點點頭,微微一掃左右牢房剛剛關入的那些犯官,笑容依舊恬靜,那張比許多女孩子唇形還要優美、唇線還要明晰的嘴巴聲音小得只有站在他身邊的那個獄卒聽得見。
「這群生孩子沒屁眼的貪官污吏,洪武爺的時候六十兩銀子就夠剝他的皮了,現如今貪污五萬兩銀子,居然還得寸進尺講這講那,這天牢是他養老享福的所在麼?真是給他臉了。既然他嫌睡炕不舒服,那就把他關到牢盡頭空著的那片牢房裡給豬一樣睡草堆去,一天就給他一個窩頭一碗清水,餓不死就行。」
那獄卒擔心地道:「頭兒,他要真想不開自盡怎麼辦?」
葉小天嗤笑道:「在這地方還窮講究的人,捨得死才怪。你不用打他,也不用罵他,就這麼晾著吧,什麼時候他肯服軟了,再罰他倒一個月的馬桶,我就不信治不了他!」
那獄卒陰陰一笑,領命而去。
葉小天清咳一聲,面朝那些剛剛入獄的諸位犯官,笑容如春風拂面,聲音更是溫柔可親:「各位,你們都是起居八座、玉衣錦食的官老爺,就說淪落至此吧,那也都是大貴人,小天會盡心照料,讓諸位老爺在我玄字一號監裡,有種回家的感覺。」
葉小天說完就向他們笑吟吟地行了一個羅圈揖,那眼神兒一掃,就像角兒台上亮相,只一眼,便把每一位「看官」都照顧到了,這才施施然地舉步離開,其神態舉止,儼然一位巡視家園的大家長。
刑部大牢,俗稱天牢。天牢分天地玄黃四監,玄字監看管的都是因為「孔方兄」才入獄的官,大多數都是肥得放屁油褲襠的主兒,是以玄字監在天牢裡也是油水最多的一處地方。
不過,關押官員的地方可不比一般的監牢,今天還是階下囚的人,很難說明天是否就能官復原職。再者,就算入了獄,做官的人身分也不同於普通囚犯,要是誰想不開自盡了、自殘了,獄卒們都要跟著倒楣。
可要一味縱容他們,讓他們作威作福,甚至內外勾結,串通消息,做獄卒的還是要倒楣。是以天牢獄卒最是難做,天牢的牢頭兒更是難做,得有十分的手段,才能應付得了這群人精。
葉小天十六歲就接了老爹的差使,成為這玄字一號監的一名獄卒,僅僅三年功夫就當了牢頭兒,他的手段可見一斑。
平日裡有新來的犯官,自有獄卒向他介紹牢裡的情況,葉小天是不用親自出面的,但是前兩個月,六科給事中戶科科長劉峰暉上書天子,彈劾京師兩大禍害:一是知縣差役傾破民家;二是貴戚輔行侵奪民利,以致民貧財盡,苦不堪言。
萬曆皇帝對這份奏章十分重視,馬上下詔命清查內府庫局鋪墊等項,酌議裁減,以減少百姓的徭役負擔。同時命三法司嚴查部官及貴戚人家害民不法事,於是天牢就多了這麼一群人,一下子關進來十多個犯官,葉小天十分重視,這才現身說法,親自關照了一番。
「小兄弟,你上次帶來的那本西洋星相術,老夫已經認真研究過了,大有心得啊,來來來,讓老夫給你算上一算。」
葉小天正往外走,旁邊牢房裡突然傳出一聲招呼,與此同時,木柵欄裡探出一條枯枝似的手臂,熱情地向他搖擺著。
這牢房的木柵欄都是用粗大的圓木製成的,新漆剝落後露出裡面一層層皸裂的舊漆,無聲地向人宣告著它的年齡。柵欄之間的縫隙只有一巴掌寬,可這個犯官的一張瘦臉似乎毫不費力就可以從柵欄裡鑽出來。
他面相蒼老、兩頰內凹,穿著一件很骯髒的囚衣,滿是褶皺的囚衣幾乎快要看不出底色了。頭上白髮稀疏,近乎全禿,只剩下幾根白髮還頑強地堅守在肉紅色的頭皮上,兀自翹立著。
這禿頂老者名叫楊霖,官居吏部員外郎,作為一個管官的官,在任上時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惜一朝事發成了階下囚,只因他背後還牽涉到一些大人物,是以入獄三年還不曾宣判。
這楊霖一向癡迷玄術,做官時沒有太多時間研究,這三年來在牢裡無所事事,天天精研周易鬼谷,對這些神乎其神的東西卻是愈發沉迷了,以致有些神經兮兮的,被獄卒和犯人們尊稱為「神棍」。
楊神棍研究每有心得,總想找人一試身手,奈何獄卒和犯官們對他的胡言亂語一向不感興趣,所以他唯一的試驗品就成了葉小天。摸骨、卜卦、看相、批八字……,全在葉小天身上試遍了。
葉小天也不大相信他的胡言亂語,可他還是做出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在楊霖面前蹲下來。
如果這些犯官尤其是還沒有判決的犯官有個什麼好歹,作為牢頭兒,他必然要負上瀆職之責,所以對有輕生之念的犯官,葉小天總是絞盡腦汁,讓他們有活下去的動力。
這個楊霖已是註定了不可能逃出生天,區別只在於死的早與晚,這要取決於上面那些大人物的博奕。自從他已確定不可能脫罪後,連他的家人都不再來探望,可謂生無可戀。
對這樣的人,虐待懲罰只能促其早死,好酒好茶也不能成為他活下去的動力,幸好他喜歡研究玄術,葉小天便投其所好,搜羅了許多這方面的書籍給他,楊霖如今如此癡迷玄術,未嘗沒有葉小天推波助瀾的功勞。
葉小天在牢門前蹲下,扮出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道:「楊大人研究已有所得?哈,果然是高人,我聽那西洋傳教士說,這以太陽曆演算的星座術,咱們東方人很難研究明白呢。」
楊霖捋著稀疏的鬍鬚,傲然道:「老夫學識淵博,區區西洋星座術,較我中土周易之術差了不止一個層次,有什麼研究不明白的,來來來,快把你的生辰八字報上來。」
葉小天配合地把生辰八字說了一遍,楊大神棍馬上陷入了沉思,道:「唔,我先把你的出生時辰換算成西洋曆……」
楊霖掐著手指念念有詞地算了半晌,突然神色一振,道:「有了!你呢,按照生辰八字應該屬於雙子座,雙子座的人都是很機靈的,不過性情上卻是一體兩面:動靜陰陽、相互消長。善良與邪惡,快樂與憂鬱,溫柔與殘暴兼具於一身,複雜、複雜啊……」
楊霖說到這兒,把一顆禿頭連連搖擺,作為一個好聽眾,葉小天不失時機地湊上一句:「那麼,不知小子的命運如何啊?」
恰在此時,旁邊牢房突然傳出一個極儒雅清朗的聲音:「小葉子……」有生意上門了,葉小天趕緊擺手讓楊霖打住,匆匆趕過去,搓著手笑道:「黃侍郎,不知老大人有什麼吩咐呀?」
黃侍郎摸出些散碎銀子從柵欄門裡遞出來,慢條斯理地道:「勞煩葉頭兒替我買一隻『天福號』的醬肘子,刀工要細一些,再來一隻『透骨香』的燒雞,要剛出鍋的。這酒嘛……還是花雕好了,要五年以上的。」
「好的!您稍等,小子馬上就回來。」
葉小天接過散碎銀子掂了掂,曉得買了黃侍郎所要的酒肉後還會剩下不少跑腿錢,沒想到今天就要交班前,還能小賺一筆,他走出去時,連腳步都輕盈了許多。
守著玄字一號監這幢院牆高高的四合院,周旋在紛紛落馬的官兒們身邊,守著、嚇著、哄著、騙著,再蒙點小錢兒,這就是葉小天每天的幸福生活。他本以為這樣的「好日子」可以過一輩子的,沒想到這是他在天牢的最後一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