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012 
書系列別:世界名著現代版
書系編號:Qa012
書籍名稱:騎士與城堡——坎特伯雷故事
作  者:傑弗里‧喬叟(Geoffrey Chaucer)
定  價:$ 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04頁
ISBN:978-986-146-629-3
出版日期:2010.05.21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購書網站)

出版重點:
※傑弗里‧喬叟畢生創作巔峰之作;中世紀文學大成,不朽的詩歌巨著;英語文學新古典主義詩體的典範。
※ 一群來自不同地方、不同職業、身分各異的人,在共同前往朝聖地坎特伯雷時,以說故事的方式來排遣旅程中的枯燥乏味,當中有浪漫的騎士故事、也有傳奇的冒險故事及充滿人生哲理的諷刺寓言及先知話語,構成本書的主要內容。

  
作者簡介:
   傑弗里‧喬叟(Geoffrey Chaucer,1343-1400)。莎士比亞時代英國最傑出的作家和最偉大的詩人之一。是中古英語文學最偉大的代表,被譽為英國文藝復興的奠基人與「英語詩歌之父」。喬叟當過國王侍從,出使過許多歐洲國家,因而其作品深受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著名作家但丁、薄伽丘等人影響,卻又能獨樹一格,並對後來的莎士比亞和狄更斯等人發生過深遠的影響。其著作有《公爵夫人之書》(Book of the Duchesse)、《名譽之宮》(The house of Fame)及《坎特伯雷故事》(The Canterbury Tales)等。1400年於倫敦逝世,葬於西敏寺教堂墓地裡的「詩人角」。
  

內文簡介:

傑弗里‧喬叟畢生創作巔峰之作
一幅中世紀英國社會的巨幅畫卷
一部不朽的英國文學詩歌巨著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屬於不同的階層,各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修養及教育程度,然而,他們的目的地卻只有一個,就是神聖的坎特伯雷。為排解旅程中的枯燥乏味,於是這群身分各異的朝聖者約定用講故事的方式以做消遣,包括了浪漫的騎士故事、傳奇的冒險故事,還有充滿人生哲理的諷刺寓言及先知話語,構成這本文學巨著的主要內容。
書中人物所講的故事,根據每個人的性格不同,身分地位的不同,以及職業、文化修養等的不同,各有各的內容和特色;而其獨特的寓意化風格,反諷、趣味、幽默和傷感的自然配合,以及充滿戲劇性的對話和複合的想像力完美結合,不但是中古英國社會的縮影,真實地反映了當時英國社會的禮崩樂壞,更造就了一部不朽的詩歌巨著。而本書也是作者一生中最後十年間對英國文學的貢獻,並成為喬叟畢生創作的巔峰之作。

內文精摘:
英國文學史上也有自己的但丁——傑弗里‧喬叟。提起他的《坎特伯雷故事》,我由衷地對這位詩人、學者表示敬意。
這個出身於英國一戶富裕市民家庭的小幸運兒,雖然出身並不高貴,但他那做了皇室食品供應商的祖父和父親卻給他創造了良好的條件,使他能夠自由出入於王室皇宮,並做了王室侍衛。而後來他所娶的那位高貴的妻子——一位爵士的女兒,由於有一個嫁給了攝政大公的好妹妹,所以,這個叫傑弗里‧喬叟的人在他以後的歲月裏過得既順暢又愜意,只除了一件事讓他不開心:他美麗的妻子菲莉帕在他們結婚二十年左右的時候生病了。為了給妻子治病,傑弗里‧喬叟做了許多努力,包括到著名的朝聖地坎特伯雷去朝拜,但是,正如我們所熟知的,任何人或任何事都不可能改變死神的意願。因此,到一三八七年,那不幸的婦人終於上路了。
在為妻子朝聖的路上,喬叟遇到了一夥很有意思的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屬於不同的階層,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而且他們的教養和受教育程度也各不相同。這群人中有老人也有青年,有男人也有女人。雖然他們操著不同地方的方言,但他們的目的地卻只有一個,就是那神聖的坎特伯雷。
從他們的言談舉止中,喬叟看到了很多有創作價值的東西,那活潑的英語方言啟發了喬叟要用一種平民的語言,即英語而不是當時的官方語言拉丁語,創作一部屬於平民的作品。
這樣就有了《坎特伯雷故事》的最初構想。後來,又經歷了許多俗事以後,他終於平靜下來,躲進自己的書屋,把這個思想變成了現實,從此,歐洲英語文學史上多了濃抹豔彩的一筆。
《坎特伯雷故事》,一部不朽的詩歌巨著,無論是在十五世紀的社會,還是在我們今天的世界裏,都有它不可磨滅的光輝。這部詩歌體故事集,包括「總引」八百五十八行,各故事前後的小引、開場語和收場語共二千三百五十餘行,此外便是各類的故事二十四篇,不僅保持了原來講述人的風格,而且有深厚的生活真實性。那其中的人物,有的來自教會界,有的來自法律界,還有的來自醫學界、商界、手工業界、自由農界、苦力界等等,幾乎囊括了十四世紀整個英國教會社會的全部階層。他們講述的故事,根據每個人的性格不同,身分地位的不同,以及職業、文化修養等的不同,各有各的內容,各有各的特色。
如果從故事結構上來說,完全可以把它們都分為一種框架故事的代表。如騎士所講的是「騎士傳奇」一類的故事,女修道士所講的是「聖母奇蹟傳說」故事,隨從所講的是「浪漫傳奇的故事」,赦罪僧所講的是「說教示例故事」,帕瑟婦人所講的是「示例童話故事」,磨坊主、管家、廚師和水手所講的是「短篇俚俗故事」,小地主講的是「布列頓式短篇敘事詩」,教士所講的是「鳥獸寓言」,第二個女修道士所講的是「聖徒傳」,學者、律師和商人所講的是「民間傳說」,還有其他人講的「實際生活的諷刺故事」等等。
這些故事類型,在十四世紀以前雖已經廣為傳播,但把它們總匯在一起集中表現的第一人卻是傑弗里‧喬叟。這些故事,從內容上說,完全符合每位講述人的身分、經歷和思想,因此,真實地反映了當時英國社會的禮崩樂壞。
簡言之,在中世紀文學的裝腔作勢、連篇累牘地演繹《聖經》、聖蹟和列王傳窒息人們心靈數百年之後,新鮮有趣的世情和社會主題作品在英倫的傳誦,確實賦予了英語文學新的生命力。不能不提及的是,這部詩歌還關注到婦女的痛苦和壓抑,這一重要探究早於薄伽丘一百多年。

《坎特伯雷故事》語言獨特,我是說它不同於以往的拉丁文作品;結構巧妙,比如那個旅店主人先生,雖然並沒有完整的故事情節,但卻從始至終存在於全文,讓我們從他不時的議論或敘述中體會出他的性格;還有第三個特點就是那獨特的寓意化風格,反諷、趣味、幽默和傷感的自然配合、充滿戲劇性的對話和複合的想像力完美結合,是喬叟一生中最後十年間對英國文學的貢獻,也是他畢生創作的最巔峰。該書那種節奏鏗鏘有力、風格雄渾宏大的「十音節雙韻體」形式,後來演變成了著名的「英雄雙韻體」,在以後的幾個世紀裏,成為英語文學的新古典主義詩體的典範。
《坎特伯雷故事》對後來的莎士比亞和狄更斯等人都發生過深遠的影響。作者喬叟死後,被埋進了倫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墓地,從此後,就形成了有名的「詩人角」,許多著名的英國詩人、小說家、戲劇家,包括威廉‧莎士比亞、本‧瓊斯、約翰‧彌爾頓、愛德蒙德‧斯賓塞、托馬斯‧哈代、查爾斯‧狄更斯等都被相繼葬到這裏。就連那些神學家和其他人物也以能在那裏豎立雕像和紀念碑為榮。
——摘自《坎特伯雷故事》導讀

故事開端

當四月的驟雨趕走了三月裏的乾旱,賦予大地深處的根鬚以無限的生機;當漫山遍野抽出嫩綠的枝芽,花蕾開始在枝頭綻放——太陽已經走過了半個白羊座。睡了整整一夜的小鳥又開始睜開眼睛嘀啾嘀啾唱起春之讚美歌來,人們的希冀也再次被重新挑起,踏上朝拜的聖路。雲遊的僧人更是不顧路途艱辛,打點行裝向著四方聖堂出發,而在英格蘭所有的人們最想去的地方,則是一個,那就是坎特伯雷。因為那裏曾經有過一位偉大的聖徒,他以自己的生命給眾人帶來過幸福。所以人們希望去朝拜他,期望他的聖靈再次降福人間。
我也是其中最虔誠的一員,在大英國南岸的薩得克地區,正準備打點行裝開往坎特伯雷。但夜幕降臨時,我的路程還有那麼遠,因此,我只好先找家旅館住下來。這是全英國最古老的旅店之一,它的名字叫泰巴德客棧,除我之外,還有另外二十九位朝聖者也住進了這裏,雖然萍水相逢,卻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地——坎特伯雷。他們騎著馬長途跋涉,在某個十字路口偶然相遇,既然泰巴德旅館有舒適的客房和寬敞的馬廄,「我們何不投宿於此?」於是在太陽西下的時刻,他們走進了客棧,沒有想到只用了一番短短的交談,我們就已像老朋友一樣熟識親密。於是我和他們共同約定,來日早上相約為伴,齊到坎特伯雷。在出發之前,我有充足的時間觀察了一番這二十九位客人,下面我就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眼中的這些客人,介紹一下他們是什麼樣的人——穿什麼衣服,做什麼事,處於何種地位,擁有什麼樣的身分等等。這樣,我才好接下來說我們在路上的故事。
我們從那個勇敢的騎士開始吧。
騎士
這是一個真正勇敢而又極具騎士精神的男子漢。一切騎士所擁有的美德:正直、忠貞、英勇、儒雅,他都具備。就拿他的英雄氣概來說吧,沒有哪一個與他身分地位相當的騎士能夠比得上他。在南征北戰的多次戰役中,他憑藉對主子一貫的效忠以及對騎士榮譽的維護,不惜生命,處處留下了令人稱讚的事蹟,無論是基督教世界還是異教徒之邦,人人都對他推崇敬仰。
他參加過無數次戰役,有攻佔亞歷山大城之戰、有立陶宛、俄羅斯之戰、有阿爾赫西拉斯圍攻戰,還有柏爾馬利亞、阿塔利亞攻堅戰。在眾多的騎士中,他就像是一顆明星一樣脫穎而出,立下赫赫戰功。因此,在普魯士的慶功宴上,他當仁不讓地坐上了首席的位置,俯視他身邊其他各國的騎士。人們處處在流傳著他的英雄事蹟,流傳他在地中海上是如何率領大批高貴的騎士出航。他曾十五次出生入死廝殺戰場,也曾三次在特萊姆森比武場上勇敢取勝,殺死敵手,維護了我們的信仰。在帕拉希亞領導的討伐土耳其異教徒的戰爭時,他又憑藉著其無比的力量獲得了最高榮譽,受到君王的嘉獎。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有著姑娘般的溫和有禮。他對世事洞察得一清二楚,卻從不對什麼人妄加評論,更不會說出什麼粗魯的抱怨。有人說他的馬很好,但他的衣著卻並不奢華招搖——一襲粗布無袖長衣,從上面沾滿的汙跡就可看出,他是遠征始歸,還未來得及歇息,鎖子甲把衣服弄髒了,他卻為了虛心朝拜而顧不得這些——可以說,這真是一個集所有的美譽於一身的完美的騎士。

隨從
這個冷靜的騎士卻有一個熱情的隨從,就是他那年輕的兒子。廿一二的年紀,長著一頭亂蓬蓬的捲髮,小夥子充滿了青春的朝氣。為了博取心上人的青睞,他也曾像父親一樣,參加過許多次的戰役。佛蘭德斯、阿圖瓦、皮卡第,在遠征的騎士團中他個頭不算高,卻在短短的時間裏就留下了靈活有力的美譽。
這個年輕的人穿著五顏六色的新鮮衣服,整天不是吹笛,就是唱歌,衣服上的花呀蝶呀也隨著他寬大的袖子上下飛舞,就像五月的天氣,有著無窮的活力。除了擅於騎馬,精於比武,他還通曉文詞曲賦音樂等等。為了胸中那腔愛火,他就像一隻夜鶯一樣夜夜難眠。
不過,雖然這個兒子有點年輕有點好動,但總的說來,他還稱得上是一個優秀的隨從,一路上除了謙遜有禮,樂於助人,他還恭敬地在餐桌上為父親切肉。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