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3  

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03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妖火【精品集】
作  者:倪匡
定  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00頁
ISBN:978-986-146-903-4
原印條碼:978-986-146-903-4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2.08.21
風雲書網: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倪匡「衛斯理傳奇」代表作之一,曾多次被翻拍成電視劇!
※窗口邊莫名升起的一團妖火,究竟是怎麼回事?知名生物學家的失蹤又暗藏了什麼秘密?看衛斯理如何解開謎團!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後轉為《新報》寫稿。後來又以「岳川」、「倪匡」、「沙翁」等筆名為《明報》寫武俠小說和雜文。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現處於封筆狀態。

《衛斯理傳奇之妖火【精品集】》內文簡介:

衛斯理受生物學家張小龍之父所託,調查張小龍離奇死亡的原因。張小龍之死亡留下一隻美洲黑豹、一個矮小土人以及每天在窗外出現的一盞妖火……,這是怎麼一回事?

「妖火」是第一個以衛斯理為主的科幻小說,開始了日後一連串的科幻故事的創作。現在再來重看、重校、重刪、重訂,有一個現象,十分有趣,就是可以看到二十年來,科技的發展,對人類的生活,影響極大,一些當時認為渴以寫進小說中的「大事」,現在已全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了。
「妖火」的故事也寫得十分長,所以也變成了兩冊。在「妖火」中做出的幻想到的設想,現在看來,仍然十分新鮮,創作時,離第二次世界大戰不足二十年,所以才有那樣的故事結構,現在,四十年過去,自然「俱往矣」了。——倪匡序

衛斯理的傳奇,也是科幻小說的傳奇!
倪匡巔峰代表作  開啟冒險奇想的關鍵密碼
縱橫無窮宇宙  發現無限可能  進入衛斯理的異想空間……

【衛斯理小檔案】
衛斯理,「衛斯理傳奇」系列中的第一男主角。為人暴躁,好管閒事,極度主觀,精通世界各地的語言,並擅長武術,敢嘗試一切不可知的事物,充滿正義感,朋友很多,敵人亦不少。他出生在富豪之家,白素為其一生的摯愛。

《衛斯理傳奇之妖火【精品集】》內文精摘:

第一部  行為怪異的老先生

我從來也未曾到過這樣奇怪的一個地方。
到目前為止,所發生的一切,都像是一篇小說,而不像是現實生活中所應該發生的。但是,它卻又偏偏在我身上發生了。
我必須從頭講起:那是一個農曆年的大除夕。
每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總喜歡化整個下午和晚上的時光,在幾條熱鬧的街道上擠來擠去,看著匆匆忙忙購買年貨的人,這比大年初一更能領略到深一層的過年滋味。因為在大年初一,只能領略到歡樂,而在除夕,卻還可以看到愁苦。
那一年,我也溜到了天黑,紅紅綠綠的霓虹燈,令得街頭行人的面色,忽紅忽綠,十分有趣。而我,則停在一家專售舊瓷器的店家面前,望著櫥窗中陳列的各種瓷器。
我已看中了店堂中紅木架子上的那一隻凸花龍泉膽瓶,那隻膽瓶,姿色青瑩可愛,而且還在青色之中,帶點翠色,使得整個顏色,看起來有著一股春天的生氣。我對於瓷器是外行,但是這隻瓶,即使是假貨,它的本身,也是有其價值的,因此,我決定去將它買下來。
我推門走了進去,可是,我剛一進門,便看到店員已將那隻花瓶,從架上小心翼翼地捧了下來。
我心中不禁愣了一愣,暗忖難道那店員竟能看穿我的心意麼?事實上當然不是如此,因為那店員,將這隻瓶,捧到了一位老先生的面前。
那老先生將這隻瓶小心地敲著、摸著、看著。我因為並不喜歡其他的花瓶,所以,便在那老先生的身邊,停了下來,準備那老先生買不成功,我就可以將它買了下來。
那老先生足看了十多分鐘,才抬頭道:「哥窯的?」龍泉瓷器,是宋時張姓兄弟的妙作,兄長所製的,在瓷史上,便稱為「哥窯」,那位老先生這樣問法,顯出他是內行。
那店員忙道:「正是!正是,你老好眼光!」
想不到他馬屁,倒拍在馬腳上,那老先生面色一沈,道:「虧你講得出口!」一個轉身,扶著手杖,便向外走去。
我正希望他買不成功。因為我十分喜歡那隻花瓶,因此,我連忙對著發愣的店員道:「伙記,這花瓶多少錢?」那店員還未曾回答,已推門欲出的老先生,忽然轉過身來,喝道:「別買!」
我轉過身去,他的手杖幾乎碰到了我的鼻子!
老年人和小孩子一樣,有時不免會有些奇怪的,難以解釋的行為。
但是,我卻從來也未曾見過一個一身皆是十分有教養的老年人,竟會做出這種怪誕的舉動來。一時間,我不禁呆住了難以出聲。
正在這時候,一個肥胖的中年人走了出來,滿面笑容,道:「老先生,甚麼事?」那老先生「哼」地一聲,道:「不成,我不准你們賣這花瓶!」他的話,說得十分認真,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味在內。
那胖子的面色,也十分難看,道:「老先生,我們是做生意的——」
我想不到因為買一隻花瓶,而會碰上這樣一個尷尬的局面;正當我要勸那老先生幾句的時候,那老頭子,突然氣呼呼地舉起手杖來,向店夥手中的那隻花瓶,敲了過去!在那片刻間,店伙和那胖子兩個人,都驚得面無人色。幸而我就在旁邊,立即一揚手臂,向那根手杖格去。
「拍」地一聲響,老先生的手杖,打在我的手臂上,我自然不覺得甚麼疼痛,反而將那柄手杖,格得向上,直飛了起來,「乒乓」一聲,打碎了一盞燈。
那胖子滿頭大汗,喘著氣,叫道:「報警!報警!」
我連忙道:「不必了,花瓶又沒有壞。」
那胖子面上,猶有餘悸,道:「壞了還得了,我只好跳海死給你們看了!」
我微微一笑,道:「那麼嚴重?這花瓶到底值多少?」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準備他一說出這花瓶的價錢,便立即將之買下來的,而且付現鈔。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