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8衛斯理傳奇之盜墓【精品集】(新版)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08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盜墓【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32頁
ISBN:978-986-352-510-3
原印條碼:978-986-352-510-3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7.11.20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book.do?id=1862

※本書包含〈盜墓〉及〈多了一個〉兩篇故事,書中一貫以探討地球人和外星人的互動和關係為主旨,所發展出來的故事。而〈盜墓〉一文的靈感,竟是來自一則新聞:美國太空總署一個官員宣稱發現外星人屍體,而後傳來有官員神秘失蹤,下落不明,使倪匡構思個故事。
※倪匡巔峰代表作,倪匡已宣布封筆,要想一窺大師名作,更待何時!本系列多本著作曾被拍成電影或電視劇。
※大名鼎鼎的衛斯理跟盜墓有什麼關係?三個神秘客竟掀起一場盜墓風波,神秘客是來自何方?他們盜的竟然是……多了一個是多了什麼?誰是那個不該出現的人?

內文簡介:
〈盜墓〉
盜墓這個古老的行業一向充滿了各種傳說,兩卷莫名的錄音帶,三個神秘的來客,讓衛斯理被捲入一場盜墓風波。然而他深入調查後,卻發現事情越趨怪異,原來三人去盜墓的目的,竟然不是為了金銀珠寶,而是想要偷取外星人的屍體?!

〈多了一個〉
一艘航行在海上的貨輪「吉祥號」遇到海難,其中一個獲救的人卻身分成謎,不但「吉祥號」無人認識他,經過調查,此人更是早已在南美洲身亡。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船上為什麼會多了一個人?這個人到底是誰?

【目錄】
〈盜墓〉
序言
第一部 莫名其妙的錄音帶
第二部 業餘盜墓者的怪行為
第三部 盜墓專家難逃一死
第四部 盜墓人之王
第五部 怪電話
第六部 「他們」又來了
第七部 三個神秘訪客
第八部 赴約允盜屍
第九部 不知置身何處
第十部 地球人由於自卑
第十一部 地球人必須建立新觀念
第十二部 兩份絕密文件
第十三部 唯一辦法互相瞭解
〈多了一個〉
序言
第一部 世上最奇怪的人
第二部 沒有人認識的人
第三部 電腦專業熟練無比
第四部 是蘇軍上校
第五部 揣測怪事的由來

內文精摘:
序言
「盜墓」這個故事,靈感來自一則新聞,說美國太空總署一個官員,宣稱有不少外星人的屍體被發現,列為一級秘密。事實是,有幾個中級官員,神秘失蹤,下落不明,所以才構思了這個故事。
地球人,在觀念上,至今為止,還不夠資格作為宇宙裡的生物︱︱連作為地球生物的資格都不夠,為了國與國的界線,這個主義和那個主義的不同,打得難分難解,這樣的低級生物,有什麼資格把自己提高到宇宙的層次。
一貫地鄙視地球人,是!
倪匡

第一部:莫名其妙的錄音帶
一個仲夏的中午,我由於進食過飽,有點昏然欲睡,躺在沙發上,在聆聽著一卷十分奇特的錄音帶,錄音帶是一位職業十分奇特的人寄來的。
這個人所從事的職業,據他自稱,全世界能幹他這一行的,不過三十人。當然,濫竽充數的人不算,真正有專業水準的,只有三個人。
請各位記著這三個人的名字,在以下事態的發展之中,這三個人會分別出場,而且佔有一定地位。
這三個人,兩個職業,一個業餘。
兩個職業好手,一個是埃及人,姓名相當長,很古怪,也不好記,所以從略,只介紹他的綽號:「病毒」。濾過性病毒是一種極其微小的生物,要在高倍數的顯微鏡下才能看到它,小得可以通過濾紙,比一般的細菌和微生物更小。這個綽號之由來,和他的職業有關,指他能透過任何細小的隙縫。
病毒今年九十高齡,已經退休,據說,他正在訓練一批新人,但尚未有成績云云。病毒的晚年生活相當優裕,居住在開羅近郊的一幢大別墅中,不輕易露面,侍候他的各色人等有八十二人之多。
第二個,就是交錄音帶給我的那個人,他的名字是齊白。當然,那是譯音,原文是。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以四大古國的第一個字母拼成。據齊白自稱,他有著這四大古國的血統,所以,他最適合幹他那種行業,簡直是天生這一行的奇才。
齊白究竟多少歲,我和他認識的時間不算短,可是無法猜測,大約是二十五歲到四十五歲之間,這個人的身世如謎,行蹤如謎,我只知道他的職業,對他的瞭解不算很多。
第三個是一個道地的中國人,名字叫單思。單思是單相的弟弟,我在認識單相時,就曾取笑他的名字,他一本正經地告訴我:「舍弟叫單思。」單家十分有錢,單相、單思兩兄弟,可以完全不必工作而過著極舒適的生活。他們兩人全十分出色,單思學的是考古,所以後來發展成為那個行業中的業餘高手。單思的外形十分有趣,說他「有趣」,是因為他的打扮,永遠在時代的最尖端,絕不像一個考古學家,他常在自己的額角上貼上一枚金光閃閃的星星,和將頭髮染成淺藍色,看到他的人,一定會認為他是一個流行歌曲的歌手。
這三個人都約略介紹過了,說了半天,他們所從事的工作是甚麼呢?
照他們自己的說法,那是「發掘人類偉大的遺產」、「揭開古代人生活的奧秘」、「將不為人知的歷史和古代生活方式顯露在現代人面前」和「使得這世界上充滿更多的稀世珍寶」的「偉大工作」。
可是實際上,說穿了,他們的工作,實在很簡單,他們是古墓的盜竊者:盜墓人。
盜墓人所做的事,就是偷進古墓去,將古墓中的東西偷出來。可是也別看輕了盜墓人,盜墓人需要有豐富的歷史知識,用來判斷這座古墓中的主人身分,決定是不是值得去偷盜。盜墓人也要有豐富的工程學知識,因為一般來說,值得去偷盜的古墳墓,大都建築得十分堅固,不是事先有著詳細的規畫,弄得不好,葬身在古墓之中的低手,不計其數。連帶的,他們也要具有豐富的各種器械的使用知識,以達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病毒」、齊白和單思三個人的盜墓記錄,都不公開,但其中有幾項,人所皆知,例如英國的探險家,在進入埃及的大金字塔之後,發現在他們之前,早就有人進入過,那就是「病毒」年輕時的傑作。
據齊白說,「病毒」在大金字塔中所得到的寶物並不多,不超過五件,但是當那些寶物出售給不願意公開姓名的收藏家之後,「病毒」就可以靠所得的報酬,過一輩子舒適的生活。
據我所知,「病毒」九十歲生日那一天,三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盜墓人,曾經有過一次敘會。他們在敘會中討論甚麼,當然沒有人知道,就在這次敘會之後的兩個月,我收到齊白打來的一封電報。
電報的內容相當簡單:「發電報同時,寄出錄音帶一卷,希望詳細聆聽,日後再通消息。」
電報是從埃及境內一個小地方發來,那個地方,要查詳細的地圖才能查得到,在埃及的中部,地名是伊伯昔衛。
在收到電報之後,足足半個月,我才收到了那卷錄音帶。帶子是普通的卡式帶,包裝得十分仔細,用一塊不知是甚麼舊麻布重重包裹著,裝在一隻厚厚的粗大箱子之中,用一種土製的長釘子將木箱裝釘得十分堅固,以致我要花二十分鐘時間,才能將木箱撬開來。那塊舊麻布,散發著一陣極其難聞的黴味,我順手將之拋進了垃圾箱。
取出了錄音帶,放進一架小型錄音機之中,在沙發上躺了下來。正如一開始我就講過的,那天天氣相當熱,使人昏然欲睡,我在沙發上半躺下來之際,已經打了兩個呵欠,希望錄音帶的內容精采一點,好讓我提提神。
可是,當錄音帶開始轉動,有聲音發出來之後不到五分鐘,我已經將齊白罵了一百多次。因為我實在不知道他寄這卷錄音帶給我的用意是甚麼。我聽到的聲音,全然莫名其妙。
一開始,聲音很有點恐怖片配音的味道,聽來十分空洞,有回聲,像是有一個人在一個有回聲的空間中向前走。
接下來,足足五分鐘之久,全是同樣的聲音,間中,偶然有一兩下聽來像是風聲一樣的聲響。
我伸手按停了錄音機,考慮著是不是要把這卷錄音帶也扔進垃圾桶去。
要不是這卷錄音帶是齊白寄來的,我一定扔掉了。但齊白是這樣一個特殊人物,那麼遠路寄來的東西,勉為其難,就算全卷錄音帶全是那些空洞的腳步聲,我似乎也應該將它聽完。
我嘆了一聲,又罵了齊白幾句,再按下錄音機的放音掣,那種空洞而有回音的腳步聲,再傳了出來,又過了三分鐘,忽然卻有了另一種聲音。
那是喘息聲,毫無疑問,有人在喘息。而且喘息的人,他的口部,一定距離當時錄音設備的收音部分十分近,因為每一下吸氣聲,都十分清晰,那種「嘶嘶」聲,聽來恐怖。
我精神為之一振,坐了起來。才坐起,就聽到了齊白的聲音。
齊白一面喘氣,一面在說話,他的聲調,聽來異常急促,也不知道他是由於興奮,還是恐懼。他的話,有時斷斷續續,在間歇中,就是他的喘氣聲。
我不嫌其煩地說明聽到他語聲後的感覺,是因為如果配合了他講話的內容,可以知道他在講這番話之際,處身在一個十分異特的環境。
以下就是在喘氣聲之後,齊白所說的話:
「我不知道在甚麼地方,也不知道我已經在這裏多久了,我……我……見到的是甚麼?真是難以形容,我一點也說不出來,可是我又一定要將我見到的描述出來。對了,那可以說是一條走廊,然而,那是走廊嗎?算他是一條走廊好了。」
(齊白的話,持續的時間相當長,大約有十五分鐘左右。其中有不少,簡直語無倫次,我當時聽了,只覺得莫名其妙。這裏,我記下來的,完全是錄音帶中的原來語句。有很多不可解的話,到後來全都有了答案,那是以後的事情。)
(齊白在講話的時候,他可能一直在向前走著,因為那種空洞的腳步聲仍然在,偶然也還有一兩下風聲。當然,還有齊白的喘息聲。)
「我在這……走廊中已走了多久了?為甚麼我的思緒完全麻木?我以為……我是為甚麼會到這地方來的?對,我……記起來了,我要非常努力,才能記起來……我要努力記起它來,我一定要想出……我為甚麼會來到這裏的原因……」
(在這裏,齊白將這幾句話重複了三遍之多。他為甚麼到一個地方去,可能只有他一個人知道,而他竟然會想不起來,可見他那時候,神智有點模糊不清。)
(聽到這裏,我自然覺得緊張,但是我卻並不擔心他的安全,因為他事後還能將這卷錄音帶寄出來,可知當時的情形不論如何詭異,都不會有危險的。)
「我……為甚麼會到這裏來的?我……想起來了,是病毒,和病毒有關,這老頭子,他……是他叫我來的?還是單思叫我來的?等一等!等一等!」
(齊白那兩下「等一等」,用極尖銳的聲音叫出來,接著,便是一陣急促的喘息聲和急驟的腳步聲。「音響效果」相當好,一聽就知道他在突然之間,看到了甚麼令得他極度驚訝的事情,他就一面叫,一面向前奔了出去。)
(齊白叫的是「等一等」,我想,他這樣叫,並不是真的叫一個甚麼人等他一等,而是一種在發現了令他驚異的事情之後的一種口頭語。)
(急促的腳步聲,大約有半分鐘。)
「這是甚麼,這究竟是甚麼?天,我究竟到了甚麼地方?我沒做過甚麼壞事,不應該有這樣的報應,是甚麼人的咒語生效了?甚麼人的咒語?我是從來也不相信甚麼咒語!要是相信,我根本不能從事我的工作,可是現在……現在……一定是甚麼人的咒語生效了,一定是……」
(齊白請到這裏,竟然發出了一陣嗚咽聲。這不禁令我悚然。齊白的那種嗚咽聲,聽來十分可怖。聽一卷來路不明的錄音帶,本來就十分詭異,因只聽到聲音,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
(齊白在他的話中,提到了「咒語」。我相信他所指的咒語,一定是古墓主人對進入古墓者所下的咒語。在埃及,許多金字塔,都刻有詛咒,而金字塔,本來就是一座墳墓。齊白的錄音帶,從埃及寄出來的,他又是一個盜墓人,那麼,他是不是在一座古墓中?)
(我一面迅速地轉著念,一面仍然繼續聽著這卷錄音帶中所發出來的聲音。)
「我不信咒語,不信……我一定是來錯地方了,病毒這老頭子,他為甚麼要騙我?」
(在這句話之後,又是連續的腳步聲,空洞而有迴響,照聲音來判斷,齊白還在繼續向前走。如果他一進入那地方就開始錄音,那麼,這時已有二十分鐘之久。二十分鐘不斷向前走,那條「走廊」的長度,可以說相當長。)
(如果說每秒鐘一公尺,他一直沒有停過,二十分鐘,他已經走了一千二百公尺左右。當然「走廊」可能有彎角,也有可能,他一直繞著圈子,不過這無法從聲音中作出判斷。)
「是的……我來到了,我真的來到了,看!看!你們大家都來看看!」
(齊白的聲音急促而興奮,聲音聽來,也帶著若干程度的恐懼,但是我不禁罵了一句「他媽的」。齊白真可以說是混帳到了極點。他寄來的不是照片,不是影片,只是一卷錄音帶,可是他卻一直在嚷叫著:「大家都來看看!」誰能從聲音中看到東西?他一定昏亂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了。)
「我……來到了,這大概是我追求的最終目的,我終於來到了,來到了!」
(齊白大叫著「來到了」,叫得回聲震耳欲聾。然後,便是「咚」地一聲,好像是重物墜地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陣嗡嗡聲,那一陣嗡嗡聲,相當難斷定是甚麼聲響。那像是一群蜜蜂在飛,也像是空氣在一個小空間中因對流而產生,像用耳朵對著一隻杯子時聽到的聲音相仿。)
「我夠了,我已經夠了,我這一生……的活動,到這裏,可以算是一個終極了,找不可能再有任何……再有任何進展,我要告訴全人類,我看到了終極,看到了一切!」
(齊白始終不明白,聽他錄音帶的人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所以,也根本無法知道他在叫嚷著的「終極」是甚麼意思。)
(齊白甚至沒有對他看到的情形,作任何形容。或許是他根本無法形容他所看到的一切?他連自己是不是在「走廊」也不知道。)
(齊白的話,到這裏為止。但是他的活動,卻顯然沒有停止,因為還有別的聲音傳來,包括了「咚咚」聲,一些聽來像是搬動沈重物體的聲音,一些空氣在狹窄的空間對流而產生的聲響,他的喘息聲,幾下驚呼聲,最後,是一種「乒乓」的聲響,聽來像是玻璃敲碎的聲音。)
整卷錄音帶有聲音部分是二十八分鐘。我翻過另一面,全然空白,沒有聲音。
我聽了一遍又一遍,等到聽到第六遍頭上,白素回來了,她並不出聲,我也只是向她作了一個手勢,示意她用心聽。
她坐了下來,用心聽著,等到放完了第六遍,我按停了錄音機:「齊白寄來的,從埃及一個叫伊伯昔衛的小城巿。」
白素皺了皺眉:「那個盜墓人?」
我點頭道:「是。」
白素「嗯」地一聲:「聽起來,他進入了一個神秘不可測的地方——」
我忍不住打斷了白素的話道:「他還有甚麼地方可去,當然是進入了不知甚麼古墓之中。」
白素道:「可以這樣說,但是在那個地方,他遇到了一生之中從來也未曾遇到過的事。」
我「哼」地一聲:「見到了『終極』!我對盜墓、賣古董沒有興趣,真不知道他為甚麼要寄這鬼東西來,浪費我的時間。」
白素作出了一個不屑的神情:「你是因為茫無頭緒而心癢難熬,我提議你和單思通一個電話,他們是同行,應該知道齊白究竟在說些甚麼。」
我不禁笑了起來,拿起電話來,打給單思。接聽電話的是單思的管家,他道:「二先生到埃及去了,三個月之前去的,一直沒有回來。」
我忙問道:「知道他現在在哪裏?」
管家道:「他在埃及,你要找他,可以打電話到埃及去,他一定還在。」
我沒有再問下去,就放下了電話,這個管家,他以為埃及是一家小客棧?我只要打電話去,就可以找到他的主人?
聯絡不到單思,自然只好將這件事擱了下來。我只能從聲音中判斷,齊白是到了一個極為奇特的地方,在那處所在,他有著十分奇妙的遭遇,如此而已,究竟實際情形如何,一點也不知道。
我託了一個在埃及的朋友,請他找齊白,但是一點結果都沒有。一直到一個月之後,我又收到了另一卷錄音帶。
一看到郵差送來了一隻粗糙的木箱,我就不禁狂喜,那和上次的木箱相類,我接過箱子,看了看寄出的地點,仍然是伊伯昔衛,寄件人的名字也仍然是齊白。
我到了地下室,用斧頭將箱子劈開來,包裹著錄音帶的,還是一塊舊麻布,取了錄音帶在手,迫不及待奔進書房,將之放進錄音機之內。五分鐘之後,我開始罵齊白的祖宗,一代一代罵上去。
我聽到的聲音,只是不斷的同一聲響,那種類似玻璃破裂的聲音,在上一卷錄音帶的最後部分,也曾經出現過。可是這時,不斷的這樣的聲音,那真叫人忍無可忍,非罵不可。
我大約每隔半分鐘罵齊白的一代祖宗,一直罵到第三十六代頭上,才聽到了別的聲音,那是一下深深的吸氣聲。
一直到錄音帶播放完,沒有其他的聲音,我將錄音帶取出來,拋起,等它落下來時,將之踢到了書房的一角。
這算是甚麼玩笑,齊白這傢伙,一定是開死人玩笑開得夠了,又知道我是一個好奇心十分強烈的人,所以才開我這樣一個玩笑,而我居然上了當。
我心中十分氣憤,沒有將第二卷錄音帶的事對白素說。
我在書房中工作,聽到一下驚呼聲和一陣猛烈的犬吠聲,我忙探頭向窗外看去,看到我養的兩頭狼狗,正撲向一個人。從樓上看下去,只看到那人衣衫襤褸,看不清他的臉面。
那個人正在閃避著,對付那兩隻大狼狗,我不知道那人是從哪裏來的,因為院子的鐵門鎖著,我打開窗子,向下大聲叱責著,叫著那兩隻大狼狗的名字,大狼狗靜了下來,那人抬起頭。
雖然他滿面鬍子,臉上也骯髒不堪,但是我還是一眼就可以看出那個乞丐一樣的人,正是單思。
一看清楚是他,我不禁大叫了起來:「單思,你在搞甚麼鬼?」
單思並不回答我,那兩隻狼狗已不再追逐他,他向屋子疾奔過來,我也忙離開了書房,向下奔去。當我來到客廳中時,他已在窮凶極惡地擂門,我忙將門打開,想要指責他幾句,他已經叫了起來:「拿來,快拿來。」
我怒道:「你瘋了,我欠你甚麼?」
單思的神情,顯示他的情緒,正在極度的激昂之中,他又叫道:「拿來,快拿出來。」
我吸了一口氣,先用力按住了他的肩頭,令他比較鎮定一些:「拿給你,可是,你得告訴我,要我給你甚麼?」
單思盯著我:「齊白給你的東西。」
我怔了一怔:「齊白?」我立時想起了齊白寄給我的那兩卷錄音帶。自從我認為那是齊白的惡作劇,我不知道放在甚麼地方了。我這時,也全然不知道何以單思會那樣緊張。我只好道:「喔,齊白給我的東西,那兩卷錄音帶?」
單思呆了一呆,問道:「錄音帶?」
我道:「是啊,兩卷錄音帶,聽來一點意思也沒有,像是他進入了一處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所在,一面在那地方行進,多半是他在開玩笑。」
我說著,自問所講的全是實話,可是單思的神情,在剎那之間,卻變得極其憤怒。他陡然喝了一聲:「衛斯理,別裝腔作勢了,快拿出來,你和我都知道齊白給你的不是甚麼錄音帶。」
我也不禁大怒:「去你的,不是錄音帶,齊白還會有甚麼給我?」
我轉過身去,想去找出那兩卷錄音帶來。我絕不是沒有應變能力的人,一般來說,要在我的背後偷襲我,絕不是一件易事。可是單思,咦,單思平時給我的印象,極度斯文,除了提及一些不為人所知的古墓,觸及了他特異的嗜好,會令得他雙眼發出異樣的光采之外,他是那麼文靜的一個人。
我甚至會提防天花板上的吊燈突然墜下來,也決計不會去提防單思偷襲我。可是,就在那時,單思卻突然對我施行了偷襲。
事後才知道單思用來襲擊我的是一件玻璃雕塑藝術品。在我被砸昏過去之前的一剎那,我聽到了一下玻璃碎裂聲。
我聽到了玻璃的碎裂聲,仍然未曾知道自己被襲,只是忽然之間想到,在齊白的第二卷錄音帶中,有著不斷的玻璃碎裂聲。
我大約昏迷了一小時左右,先是後腦上針刺一樣的疼痛,然後就聽到了白素的聲音,白素正在急促地問:「誰來過?」
白素是在問老蔡,我們的老管家,老蔡回答道:「我不知道,花園裏狗在叫,看來是熟人,那人衣服破爛得像是叫化子一樣。」
我又感到了一陣灼痛,白素在包紮傷口前,用酒精消毒,刺激了傷口。我哼了一聲:「是單思。」
我在說了那一句話之後,才睜開眼來。一睜開眼來之後,我不禁呆住了。那是真正的怔呆,甚至使我忘記了腦後的疼痛。
緊接著,我感到了極度的憤怒,白素扶我坐在一張椅上,我自椅上直跳了起來。由於過度的憤怒,我張大了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好一會,我才陡地叫了起來:「單思這王八蛋,我要將他捏死。」
單思如果這時在我面前的話,我是不是會將他捏死不敢說,但是我肯定會捏住他的脖子,至少捏得他雙眼翻白,舌頭完全伸出來為止。
我看到的是一片混亂。
書房中的凌亂,難以形容,每一隻抽屜全被打開,抽屜中的一切,倒在地上,書架上的所有書籍,也到了地上。甚至連一些音響設備,也全離開了原來的位置,電線七糾八纏地到處亂掛,一對揚聲器的網膜被扯破,椅墊被割開……
我實在沒有法子形容下去,總之我一看到自己書房這樣淩亂的情形,第一個意念是憤怒,第二個意念是:我再也不能使書房回復原狀了。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