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301神幻大師1【道士進城】Xf302神幻大師2【星月菩提】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01 Xf302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1【道士進城】 2【星月菩提】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11.20
*閱文集團*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book.do?id=3021

出版重點:
※《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之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從小被遺棄在道觀前的方逸迫於生計,終於決定下山闖蕩,涉世未深的他,踏入人間紅塵後,將會遇到什麼奇事?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內文簡介:
特異功能神降奇蹟
淘寶世界變幻莫測
古玩天地大顯神通
玩轉乾坤名師揚威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
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
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故事,就從古玩說起。金陵山上有座頹敗不堪的道觀,方逸剛出生沒幾天就被父母拋棄在道觀外,老道士收留他並把他養大。方逸被老道士收留時,身上只佩戴了一塊由高僧眉骨製作的神秘法器嘎巴拉。老道士死後,方逸遵師囑下山,在一次車禍中,嘎巴拉融入他的身體,從此竟具有超凡能力。憑此異能,他開始闖蕩古玩行當的世界,並結識了美麗的警花,也暗暗地追查起身世……

【神幻小檔案】:嘎巴拉
一種密宗法器,通常只有指骨和眉骨製作的人骨念珠才能叫嘎巴拉,一般由已獲圓滿報、身有修為的藏族人在死亡後,將其頭蓋骨,腿骨,指骨捐出以製成,密宗認為人骨念珠可以使死者安息、生者平安,由高僧人骨做成的嘎巴拉少之又少,一串真正的嘎巴拉價值連城。

【目錄】
第一章 少年和胖子
第二章 小道士下山
第三章 血光之災
第四章 唐伯虎的名畫
第五章 極品沉香
第六章 重播的記憶
第七章 鬼神之說
第八章 差了一點
第九章 古玩市場
第十章 被人撿漏了

內文精摘:
滿軍今兒的心情不錯,昨天晚上喝酒的時候,他從一個同行的嘴裡得到一個消息,得知玉泉鎮上有戶人家手裡有幅唐伯虎的扇面,於是連夜驅車趕了過去,死纏爛打磨了半夜,終於花了兩萬塊錢將那扇面給買了過來。
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幾年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了,古玩市場也火熱了起來,照滿軍的估算,他買的這個扇面,拿到市場上最少能翻個四五倍,到時候只要一轉手,就有七八萬的利潤。
想到這裡,滿軍嘴裡不由哼起了歌,眼神一邊往副駕駛的位置看去,副駕駛座上放著的那個木盒子裡,就是唐伯虎的《看梅圖》扇面,看著那木盒,滿軍就像是看到了一把鈔票,看進眼裡就拔不出來了。
「哎呦,怎……怎麼有人?」
就在滿軍低頭盯著木盒一會兒,剛抬起頭時,卻發現在車子前面赫然站著一個人。
雖然滿軍的反應很快,在看到人影時立即就一腳踩了剎車,不過那人和車子實在靠的太近了,沒等車子剎住,滿軍就聽到「砰」的一聲,他那麵包車的車頭,迎面結結實實的撞在前面那人的身上。
滿軍可以清楚的看到一道人影從車子的正前方飛了出去,雖然沒有電視劇裡面演的飛出十幾米半空中還有各種表情那麼誇張,但也足足飛出了四五米,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媽的,出車禍了!」
滿軍心裡一沉,看著路上那個一動不動的身影,第一反應就是往四周看去,要是沒人的話,就趕緊溜之大吉。
「王八蛋,給老子下來!」
沒等滿軍打量完,就發現車玻璃處貼上了一張因為憤怒顯得有些變形的胖臉,緊接著車門被拉開,一個重重的拳頭砸在滿軍的臉上。
「我操你大爺的,老子不就是想攔個車嗎?你就要撞死我?」
看到方逸被車子給撞出去,胖子幾乎失去理智,一拳打在那司機臉上後,又是一腳將他踹了出去。
一般而言,車子看到行人肯定是要踩剎車的。但是胖子怎麼都沒想到,這輛車的司機正沉迷在自己撿漏賺錢的美夢裡,壓根就沒看見胖子,更別說有任何要減速的跡象。
「老子這次玩大了……」
就在胖子以為自己小命要玩完的時候,他突然感到一股大力猛地撞擊到自己的肩膀上,把他的身體斜斜的給推到一旁,與此同時,那輛疾馳的麵包車將方逸的身子給撞飛了出去。
「逸哥……」
踉踉蹌蹌站住身形的胖子,正準備繞過車子去扶方逸的時候,卻看見司機滴溜著似乎想要逃跑的眼神,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拉開車門就是一頓拳腳伺候。
「死胖子,別打了,快來看看方逸!」就在胖子用拳腳發洩著怒氣時,耳邊響起三炮的喊聲,「快點啊,方逸好像不行了……」
「不……不會吧?」
胖子被三炮的話給嚇住了,再也顧不得去收拾那司機,幾步搶到車前,看向被三炮抱在懷裡的方逸。
「逸哥,逸哥你沒事吧?」
此時的方逸,面色如金紙一般,嘴角有血跡,那件新買的T恤從胸口處被撕裂了一個大口子,胸前更是血肉模糊。
「有……還有呼吸……」胖子顫抖著手,放在方逸的脖子上,在感受到輕微的脈搏跳動後,嚇得煞白的臉上才出現一絲血色。
「胖子,你摸的準不準啊?」三炮也伸出手摸了一下,卻感覺不出來。
「廢話,老子在部隊這幾年別的沒學會,摸這個絕對一摸一個準……」胖子沒好氣的瞪了眼三炮。他在當炊事兵時,殺豬前就是要先找到豬脖子處的頸動脈,三炮簡直就是在懷疑他的專業技能啊。
「司機,你他媽的還愣在那幹嘛,趕緊過來救人啊!」聽到胖子的話後,三炮這才稍稍放下了心,回頭看向司機喝罵道。
「真是晦氣,看樣子是跑不掉了。」滿軍暗道。
「逸哥兒,你可千萬別有事啊……」在把方逸抬上車的時候,胖子是鼻涕一把淚一把的。
「死胖子,逸哥兒還沒死,你哭喪呢!」
三炮在司機後腦勺上拍了一記,道:「快點開車去醫院,我兄弟要是死了,要你償命!胖子,把逸哥的箱子給拎上車。」
「真是倒楣……」看著目露凶光的年輕人,滿軍知道他們還真是能下狠手,嘴角不由咧了一下,卻是感覺到一陣疼痛,剛才那小胖子的一拳打的實在是不輕。
「胖子,你扶著逸哥,我看看他胸口的傷。」
等車子開後,三炮讓胖子抱住方逸,仔細檢查方逸的傷勢;他在部隊當的是工程兵,時常會遇到受傷的情況,所以會一些簡易的護理治療。
「嗯,就是破了點皮。」
當三炮撕開方逸胸口的衣服時,發現方逸看似血肉模糊的傷口,其實只是破皮被劃了道口子而已,根本就不用包紮這會兒也已經止血了。
「你這個赤腳醫生懂什麼,這是內傷,懂不懂,是內傷!」
胖子扶著方逸的時候,一直將手指放在方逸的頸動脈上,發現方逸的脈搏跳動漸漸強了起來,快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放鬆下來。
「嗯,不知道有沒有撞到腦袋?」
三炮很小心的檢查了一下方逸的頭部,在沒有發現明顯的外傷後,吁了口長氣。
「咦,方逸脖子上掛的東西怎麼掉了?三炮,咱們要不要回去找一下?」
胖子眼尖,發現方逸脖子上用紅繩掛著的小墜子不見了,也不知道是撞擊的時候壞了還是掉在哪兒了。
「救命要緊,那東西沒就沒了吧。」三炮搖搖頭,現在方逸暈迷不醒,還不知道死活,哪裡顧得上什麼掛墜,當下一口否決胖子的建議。
「哎,我說小哥倆,這事不能怨我啊,是他站在馬路上的吧?!」
聽著後面兩人的對話,開車的滿軍越想越不對勁,他雖然一眨眼的功夫轉移了注意力,但車子似乎沒有跑偏啊,好端端的怎麼就撞上人了?
「你這意思,是我兄弟有病不成?」胖子勃然大怒道:「我現在不和你廢話,先把我兄弟救活了怎麼都好說,要不然你小子也甭活了!」
胖子雖然平日裡整天笑呵呵的,配上那張胖臉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此時鐵青著一張臉,雙眼滿是殺機,那司機要是再敢多說,胖子真會從後面用手掐死他。
「好,好,兩位大哥,都是我錯了好不好?」
滿軍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那麼多年,自然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當下也沒多說,一腳踩下油門往醫院方向疾馳而去。

十來分鐘後,車子停在醫院門口,胖子背上方逸就往裡面跑,三炮則是拉上滿軍一起下車,他和胖子兩人身上加起來都找不出二十塊錢來,拿什麼給方逸付醫藥費啊。
好在滿軍昨兒下鄉收那扇面的時候,一共帶了三萬塊錢,買完扇面還剩下一萬,正好全都交給醫院當押金。
過了十多分鐘,急救室的門打開了,掛著點滴的方逸被推了出來。
「醫生,人沒事吧?不……不會是死了吧?」
見到方逸這麼快就出來,胖子說話時嘴唇都顫抖了起來,雙眼神光盡失,就像是一具行屍走肉一般。
「胖子,死人還會掛點滴啊?」三炮沒好氣的在後面踹了胖子一腳。
「對,對,死人不用掛點滴的……」
聽到三炮的話,胖子像是回魂一樣活轉了過來,一臉希冀的看向醫生。
「剛才給病人做了全身的核磁共振檢查,病人除了胸部有些輕微撞傷之外,其他都沒什麼大礙。」醫生摘下口罩,說道:「病人或許是因為驚嚇或者強烈撞擊才導致昏厥不醒的,我建議先住院觀察,等到病人醒來後,再做各項檢查,如果沒事的話就能出院了。」
「好,聽您的,都聽您的……」
胖子現在把面前的醫生當成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讓三炮看住司機後,跑前跑後的忙完方逸的住院手續。
等到方逸被推進病房後,滿軍拉著胖子和三炮來到門口,小聲說道:「哎,我說兩個小哥們,這人沒大事,要不……這件事咱們就私了算了?」
正常來說,這件事報警處理是最好的,保險公司會賠付保險費,滿軍自己其實花不了幾個子兒,但問題是他的駕照在去年被吊銷了,現在等於是無照駕駛。
「私了?怎麼個私了法?」聽到司機的話,胖子斜眼看了過去。
「醫藥費我全包,再給你們三千塊營養費,你們看行不行?」
滿軍在心裡合計了一下,剛才他已經付了一萬塊的押金,就算還剩下一些估計也拿不回來了,而那人似乎並沒什麼事,再給個三千應該也差不多了。
「三千?你打發叫花子呢!」
胖子頓時炸開嗓子叫道:「我兄弟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萬一要是變成植物人的話,你就是再拿三十萬都不夠,三千就想打發我們,你不是在做夢吧?」
「胖子,有你這麼咒方逸的嗎?」一旁的三炮沒好氣地拍了下胖子的腦袋。
不過對這司機提出的三千塊,三炮也是很不滿意,當下說道:「我們也不訛你,如果我兄弟醒過來沒事的話,你拿三萬塊錢;要是有後遺症,你負責看病,怎麼樣?」
「三萬太多了吧?」滿軍的臉當場垮了下來,他這趟收了個唐伯虎的扇面,也就是賺個三五萬塊,如果再給三萬的話,這次的生意就算是白幹了。
滿軍在古玩行幹了七八年,雖然也有三四百萬的身家,但這包括貨物和不動產,不等於是現金,他很多錢都押在貨上,流動資金不過五六萬,再拿出三萬等於是把老底給掏空了。
「多?要不你讓我開車撞一下,我給你三萬成不成?」胖子沒好氣的說道。
「兩位小哥,」滿軍一臉陪笑著道:「要不這樣吧,等裡面那位小兄弟醒過來,咱們看看他情況怎麼樣,然後再談賠償的事,怎麼樣?」
滿軍看出來面前的這兩個年輕人眼神都帶著股戾氣,這種人打起架來,下手往往沒輕沒重,自己都四十多歲的人了,犯不著去冒這個險和他們硬碰硬。
「人要沒事的話,最少兩萬!」胖子想了一下,給出了個數,他之前幹保安,一個月才幾百塊錢,兩萬塊錢對胖子而言,已經是很大一個數目了。
「行,兩萬就兩萬!」
滿軍一咬牙答應了下來,這只能怪他樂極生悲,活該是破財消災。
「兩位兄弟,我身上沒那麼多現金,下午帶過來給你們成不?」
談好了賠償金,滿軍也不想待在這兒了,誰知道病房裡的那人什麼時候醒過來,難不成自己要一直在這裡等著嗎。
「想走?」
聽到滿軍的話,胖子的那雙小眼睛頓時瞪圓了,一把抓住滿軍的衣領,凶神惡煞般地道:「你現在要是跑了,我們去哪裡找你去?要走也行,把車子給我留下,或者我和你一起去取錢!」
「那也行,你跟我去店裡拿錢吧。」
滿軍點點頭,他在朝天宮那邊開了個古玩店,店裡差不多還有兩萬塊的現金,更主要的是,滿軍還要把收來的物件放到店裡的保險櫃去,這次撞人闖下來的虧空,全指望這幅唐伯虎的扇面來找補了。
「去你店裡?我說,你別動什麼歪心眼,哥幾個可不是好欺負的!」胖子打量了一下滿軍,出言威脅說。
「我能動什麼心眼,小哥兒,你去不去啊?」滿軍聞言,苦笑了起來。
「去!」胖子想了一下,回頭說道:「三炮,你看著方逸,我跟他走一趟,要是下午還沒回來你就報警,他車牌號你記清楚了!」
「行,他要是敢玩貓膩,我把他家給炸了!」三炮點點頭,一摸口袋,衝著司機喊道:「喂,我錢包剛才掉了,你身上有零錢沒有?先拿點出來……」
「就二百了。」兩萬都準備給了,滿軍自然也不會在乎這兩百塊錢,當下將口袋裡的錢都掏了出來。
「這小子比我還黑呢!」
看到三炮向司機要錢,胖子忍不住咧了下嘴,還錢包掉了?估計三炮長這麼大也沒用過錢包。

「方逸,你要快點醒過來啊!」
等到胖子和肇事司機離開後,三炮坐在方逸的床頭,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剛下山就遇到這種事,讓他感覺十分對不起方逸。
不過,此時的方逸顯然聽不到三炮的話,而且三炮也不會發現,方逸那看似昏迷不醒的身體,卻在細微的顫抖著;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裡,一種莫名的物質似乎正在改變著方逸的體質。
「哎,方逸,你醒了嗎?」
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一直盯著方逸的三炮忽然發現方逸的睫毛突然動了一下,垂在身體右側的手指也彎曲了起來,見到這一幕,三炮連忙按響床頭的呼叫鈕。
「醒了嗎?小夥子,你認識他嗎?」
方逸的病房就在醫生的值班室旁,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個女醫生走進了病房,此時方逸剛剛睜開眼睛。
「廢話,我們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他能不認識我嗎?」
眼中瞳孔慢慢在聚焦的方逸尚未回答醫生的話,旁邊的三炮先暴怒了起來,方逸又不是小孩子,怎麼問這麼白癡的問題?
「他身體受到撞擊,不知道有沒有影響到腦部,我這麼問是看他會不會產生失憶的情況……」女醫生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三炮,三炮頓時老實地閉上了嘴。
「認識,他……他是彭三軍……」方逸的聲音裡透著虛弱,但準確的說出了三炮的名字。
「哈哈,我就說沒事吧。」三炮聞言,大笑了起來,一顆心終於穩當的放了下來。
「那你知道是怎麼受傷的嗎?」醫生緊接著問道。
「知道,被車撞了……」方逸看著面前這個穿白袍的人,開口道:「你是醫生吧?你們的衣服真好看。」
「我不是醫生難道你是呀?」值班的女醫生沒好氣的回了句,當下站起身,看向三炮道:「躺在病床上還操那麼多閒心,行了,他沒什麼大事了,休息幾天觀察一下就能出院了。」
「謝謝,謝謝醫生。」
三炮點頭哈腰的將女醫生給送了出去,回過頭來,走到病床旁不由笑道:「你小子行啊,剛醒就調戲醫生,不過這女醫生可有四十多歲了呀。」
「調戲?我沒有調戲她啊。」方逸被三炮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他的確是覺得醫生的那身白袍,比師父行醫時穿的邋遢道袍好看多了。
「得,不說這事了。方逸,你知不知道,你可是嚇死我和胖子了……」三炮坐到方逸床頭,說話時眼圈都紅了起來,他是真的怕會永遠失去方逸這個兄弟。
「我也害怕啊。」
聽到三炮的話,方逸的意識回到之前他在被車子撞到的那一刻,想起發生的那些事,方逸不知道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就在方逸被車子撞出去的那一剎那,他只感覺腦袋忽然一暈,自己的意識像是被強行從身體中脫離出來一般,感覺不到肉體上的痛楚,卻能清楚的看到自己躺在地上,和狂怒不已追打著司機的胖子。
道家修神識,但方逸那遠超常人的神識,此刻就像是被天地給禁錮住了似的,不管方逸如何掙扎,都無法發出一點聲音來,甚至想讓自己的意識回到身體都做不到。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靈魂出竅?無量那個天尊,我……我這就要死了嗎?」
方逸心頭閃過一絲明悟,他曾經聽師父說過,人死後,靈魂還會存在一段時間,但時間很短暫,方逸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處於這種情況,如果師父沒有妄言的話,那自個兒怕是命不久矣了。
「師父,您老人家可真是個烏鴉嘴啊。」
冷漠的看著三炮抱著自己的身體,方逸忽然想到師父給自己推演的那個卦象,卦象說自己如果在四月二十六日前下山的話,就會有血光之災,今天距離四月二十六日正好還差三天。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呀!」
方逸心頭閃過一絲悔意,只是此刻後悔也晚了,他感覺得到,自己的意識逐漸地開始模糊起來,不知道這是不是靈魂消散掉的先兆?
「這麼去了也好,反正自己一人無牽無掛;會感到傷心的,也就這兩個兄弟了……」
道法崇尚自然,方逸修了十多年的道,對於生死很是看得開,除了心頭還有一絲遺憾,那就是直到現在為止,方逸都不知道自己生於何方,父母是什麼樣的人?
想到這裡,方逸不由向地面上自己身體的胸口處看去,那裡佩戴的嘎巴拉,是父母留給自己的唯一線索,不過恐怕他再也沒有機會去尋找了。
「被撞碎了?」
方逸看到自己胸口處有個傷口,而那個只有拇指大小的嘎巴拉頭骨在車子撞擊下分裂開來,變成四五塊小碎片,要不是鮮血將它黏在胸口上,恐怕早就散落到地上去了。
「咦,這……這是怎麼回事?」
方逸突然發現自己胸口處閃現出一團紅色的光芒,而那個嘎巴拉的掛件,似乎分散成了無數個顆粒狀的物質,飛快的融入到自己的傷口中。
緊接著,方逸就感覺到地上的身體傳來一股巨大的拉扯力,而在半空中無法動彈絲毫的意識,在這股大力的拉扯下,嗖地一下就鑽到自己的身體裡。
「疼……」
方逸意識回到身體中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疼痛,整個身體像是被人用大錘敲碎了所有骨骼一般,那種疼痛讓方逸眼前一黑,直接就暈了過去。
「三炮,胖子呢?他沒事吧?」
等到方逸再醒來時,就是在病房裡了。
他歪著腦袋往病房裡四處看了下,發現除了另一張病床上有個老人戴著個老花鏡在看書之外,就只有三炮站在那裡。
「他沒事……」三炮餘悸猶存地說:「要不是你,恐怕胖子的小命就沒了,我替胖子謝謝你。」
「說什麼呢,你和胖子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換成你,肯定也會救他的,不是嗎?!」
聽到三炮的話,方逸由衷的說。在車禍前的那一瞬間,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那麼多,只是直覺地將胖子給推開。
「是,我也會救他!」三炮很認真的點點頭,如果他有方逸那麼快的反應,恐怕也會在第一時間將胖子給推開的。
「方逸,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餓了沒?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見到方逸的嘴唇有些發白,三炮想給他倒點水,這才發現病床的床頭櫃裡空空的。「渾身沒力氣,餓倒是不餓,你幫我倒點水吧。」

方逸試著想坐起來,不過他的雙手一點勁兒都使不上,身體稍稍一抬又躺了回去。
「小夥子,打水去樓梯口那裡,一樓有超市,裡面什麼都有賣的。」旁邊病床上的老人聽到方逸和三炮的對話,好心的開口提醒道。
「謝謝大爺。」三炮站起身,對方逸說道:「你先躺著休息,我去買個杯子什麼的再給你打點開水……」
三炮還真是慶幸自己讓那司機留下了兩百塊,要不別說是買吃的了,就他口袋裡的那幾塊錢,恐怕連買衛生紙和水都不夠的。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