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013搜神異寶錄之13【盜墓天書】Xf014搜神異寶錄之14【靈玉回歸】大結局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013 Xf014
書籍名稱:搜神異寶錄之13【盜墓天書】之14【靈玉回歸】大結局
作  者:婺源霸刀
定  價:280元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88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12.10

一塊萬璃靈玉,與民間傳說中的苗疆那果王朝有何關聯?那果土王是何人物,為何史書中沒有留下半點記載?
一紙盜墓人留下的家訓裡,一再提到不能去尋找古墓?但在盜墓天書中,為何又留下諸多尋找古墓的線索?

內文簡介:
三十多年前,苗君儒進入雲南西部和西藏交界的地方考古,聽到了一些那果王朝的傳說,傳說中,在很久很久以前,羌族出了一個很殘暴的那果王,他帶著自己的軍隊遠征天竺,帶回了無數奇珍異寶和一個美麗無比的女人。為了討得那個女人的歡心,他不顧黎民死活,大肆修建奢華的宮殿,他的殘暴最終使得他的同族人忍無可忍,十八位南夷土王共同起兵討伐,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他的王宮被對手攻入,他和那個美麗無比的女人,以及無數奇珍異寶,一同離奇消失了。多少年來,無數人想尋找埋葬那果王的古墓,都毫無結果。
古董商古德仁帶了一塊黑如墨色的石頭來找苗君儒做鑑定,苗君儒驚訝發現,這塊石頭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萬璃靈玉,也是他畢生追求的考古證據。如果真有萬璃靈玉,那麼,傳說中的那果王朝就肯定存在!
祖輩以盜墓維生的馬家留下一本「盜墓天書」給後代,天書中記錄前人尋找那果王朝的經歷,郤又留下駭人字句:「欲用萬璃靈玉尋找那果王陵墓者,必九死無生。」
苗君儒一群人前行的道路險阻重重,「魔鬼的詛咒」不時威嚇他們,建於天然溶洞中的古廟,更是暗藏殺機。難道真如天書中所言:「十八天梯十八關,關關直通閻王殿」……

關鍵名詞便利貼:萬璃靈玉
傳說中,萬璃靈玉是一塊色如墨,在黑暗裏放射五色毫光,遇到溫度就冒出雲霧,遇水可以使水變黑,而且毒性很大的奇怪玉石。
很久以前,羌族出了一個殘暴的那果王,他的殘暴使得他的族人忍無可忍,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那果王宮被對手攻入,他和他的女人以及無數奇珍異寶,一同離奇消失了。如今要想找到那果王朝,必須先找到他隨身佩帶的萬璃靈玉!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發瘋的考古泰斗
第二章 萬璃靈玉
第三章 如何證明那古王朝的存在?
第四章 祖訓的警示
第五章 盜墓天書裏的秘密
第六章 魔鬼的詛咒
第七章 古廟絕殺
第八章 千年石棺內的女屍
第九章 西漢時的竹簡
第十章 神秘死亡地帶

內文精摘:
重慶馬家營精神病醫院,來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他就是被考古界譽為泰斗的苗君儒教授。
幾個月前,苗君儒教授突然失蹤,警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無法找到他的蹤跡。直到上個星期,才有人在雲南的一個小山村裏發現了他。
當時那裏剛剛發生過芮氏六點八級的地震,並引發了玉龍山主峰的雪崩。
他被人發現的時候,精神完全處於狂亂狀態,不斷瘋言瘋語,說什麼「沒有人活著離開……古墓……史前動物……神秘現象……」
所有的人都以為他瘋了,只有瘋子才會說出那樣的話。
但是他失蹤的那段經歷,很快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在人們對頻繁的戰事已經麻木的時候,這樣的怪事反倒引起了更多人的興趣。
一個很正常的考古界泰斗人物,為什麼在失蹤幾個月後,變得精神不正常,那幾個月裏,在他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經過短時間治療後,苗君儒的狀態逐漸穩定下來,他開始變得沉默孤僻,任何人問他的話,都不回答。兩天後,他被送入精神病院,關進特種病房,不得與任何人見面。
他越是這樣,越引起人們對他的種種猜測。
報紙上他的相關報導,更是長篇累牘,一撥撥前來挖掘新聞的記者,被醫院門口的員警無情地擋在了門外,儘管如此,仍有不少記者通過各種手段進入了醫院,可惜他們最終無功而返,從醫院的大門到苗君儒的特護病房,要經過四道關口,一道比一道嚴格。
是什麼人不讓苗君儒和外界接觸,那些人這麼做的目的,是不是在掩蓋什麼?
每天在醫院門口翹首等候新聞的人,不下二十人。

一輛灰色的小轎車進了醫院的大門,逕自開到醫院後面的特護樓前,從車上下來兩個穿黑色西服的人,這兩個人一路暢行無阻,進樓後,他們上了三樓,來到苗君儒的特護病房。
「請你出去!」其中一個人對站在苗君儒身邊的中個子年輕人說,口氣不容人置疑。
站在苗君儒身邊的是他的助手謝志強,是唯一一個被允許進來探望的人,但是探望的時間不允許超過一個小時。
這些人找苗君儒做什麼,他們之間進行了什麼樣的談話?外人並不知道,就連看護老師的謝志強也不知道。那些人每次來的時候,他被人強行從老師的身邊趕走。
和前幾次一樣,這些人進來不到十分鐘就匆匆離去。
「老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謝志強進門後望著老師,他已經不止一次問同樣的話了。
苗君儒仍是那樣,目光呆滯、無神地望著窗外。
窗外那棵長滿桃子的桃樹上,幾隻麻雀在枝頭跳來跳去,鬧得正歡,幾個穿著條紋病服的病人,在草地上做著奇怪的動作,誰都不干擾誰,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
苗君儒沒有說話,他的眼神望著桃樹上的那幾隻麻雀,人要是像麻雀那樣自由,那有多好?可是他不能,自從在那個小山村被人發現之後,他就失去了自由。
這幾個月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連想都不敢,一想起來,渾身就止不住的顫抖,實在太可怕了,一具具腫脹而扭曲的屍體,一張張青灰色而乾枯的面孔,那血一樣的字體,奪人心魄的恐怖怪聲……
「老師,你沒有事吧?」謝志強驚叫著上前,扶著渾身顫抖的老師。
守在門外的兩個彪形大漢聞聲進來,護士也來,給苗君儒打了一針鎮靜劑,他很快穩定下來,閉著眼睛休息了一會兒,仍無神地望著窗外。
那兩個彪形大漢見沒什麼事,返身回到了門口,很盡職地站在那裏,他們有六個人,每八個小時換一班,任務是不允許閒雜人等進入苗君儒的病房。
謝志強有些悲憐地望了老師一眼,轉身走了出去,他穿過走廊,下了樓來到門口,看見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戴著禮帽的男人。
謝志強走上前問:「張警官,有沒有他的消息?」
謝志強所說的他,是苗君儒的兒子苗永健,苗永健從小就跟著父親苗君儒學考古,在國內的考古界,算是個後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在苗君儒被人接回重慶的當天晚上,突然失蹤了。
「和幾個月前苗君儒失蹤時一樣,一點線索也沒有!」張警官說:「你確定你老師回來的那個晚上,只有他和苗君儒在一起?」
「沒有別人,那天晚上我不在,」謝志強說。
張警官的全名叫張曉泉,負責調查幾個月前的失蹤案件。在苗君儒失蹤的時候,同時失蹤的還有兩個剛從國外歸來沒有多久的生物專家和地質專家,這件事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也惹來高層的重視,可是幾個月來,那些人就像在地球上失蹤了一般,一點線索也沒有。高層人物忙於如何穩定其在中國的統治,專於研究戰術和調兵遣將,早將這事忘在了腦後,但負責此案的張曉泉,卻覺得此案非同小可,一心要查個水落石出。現在,失蹤了數月的苗君儒出現了,但他的兒子卻又離奇失蹤,還有另外兩個專家,仍沒有下落。
憑著多年的辦案經驗,張曉泉覺得這失蹤的幾個人之間,肯定有什麼關聯,可惜他到現在,都查不出其他的線索。唯一知道的,就是苗君儒失蹤前,曾見過一個神秘的客人。他在警界,也算有些名氣,曾經破過不少大案奇案,可在這個案件上,卻有些束手無策,幾個月來,心裏憋了一肚子的火,非要把這案子破了,否則於心不甘。
他雖然能夠進得了醫院,卻沒有辦法進到苗君儒的特護病房,所想的問題當然也找不到答案。但是他從那些直接進入苗君儒特護病房的人身上,似乎覺察到了什麼,整件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他在開始調查苗君儒失蹤案件的時候,就認識了謝志強,他點燃了一根煙,接著問,「你知道那些來找你老師的,是什麼人?」
他望向特護大樓後面的平頂山,山上樹木鬱鬱蔥蔥,一派生機,整個醫院背山臨江,風景怡人,這裏原來是一所法國人開的小型醫院,規模並不大。民國廿七年開始,隨著各地避難的人潮湧入重慶,這裏漸漸成了達官顯貴們的療養場所,再後來,一些在政治上倍受傾軋,失去昔日輝煌的人,來到這裏接受心理上的治療。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裏就成了重慶市的精神病院。前面兩棟住院大樓,是一些普通的人,而後面特護大樓裏住著的,都是在政治上比較敏感的人物。
「那些人好像有很大的來頭,」謝志強說。外面的那些記者,早把眼光盯住了他,所以他每次都是偷偷的來,偷偷的離開。
兩人走到葡萄架下,見特護大樓的旁邊,一些穿著便衣的男人,警覺地走來走去,不讓任何人接近大樓。
「你好像有什麼事情想對我說,」張曉泉說。他已經從謝志強的神色上看出來了。
「哦,沒有什麼,我先走了!」謝志強說完離開了。
張曉泉離開的時候,隱約看到特護大樓四樓的一個窗前,似乎有什麼人在看著他,當他正眼望去的時候,卻找不著了。
回到警察局,張曉泉被局長告知,失蹤案不需要再查了。
「為什麼?」張曉泉望著局長,「難道我們這幾個月來的辛苦,都白費了,現在剛好找到一點頭緒,苗君儒不是……」
局長擺了擺手,不讓張曉泉再說下去,「是上面的意思,你接手另一宗案子吧!」局長接著說,「剛剛接到報案,重慶大學老校區內死了一個女教授,是原來北京大學的,抗戰勝利後,還沒有來得及回去。」
「我馬上去!」張曉泉轉身離開。

作者簡介:
婺源霸刀,本名吳學華。筆名亦有:未卜、昭然、草草蟲。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法學會法制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中國毛體書法藝術研究院副院長、廬山白鹿洞書畫院高級研究員。
一個靠深厚的徽州文化孕育出的優秀小夥子,經過十幾年的不懈努力,終於成為專業創作人士。現已出版各類題材的中長篇小說二十多部計500餘萬字,電影電視劇多部。曾任數家雜誌社及軍事類報紙的執行主編、記者。著有《問官場,誰是貪官?》(風雲時代出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