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403夜天子3【鐵證如山】Xf404夜天子4【極品父子】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03  XF404
書籍名稱:夜天子3【鐵證如山】 4【極品父子】
作  者:月關
定  價:280元 每本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出版日期:2018.02.08

出版重點:
齊木是葫縣最可怕的一隻大老虎,連花知縣也畏懼萬分。
然而,冒牌典史葉小天卻堅持要為百姓爭一口氣!
爭,就是從不可能裡爭可能!爭,是要流血的!

月關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後,再破百萬點擊率,最強力作《夜天子》!
看古裝版的痞子英雄葉小天,如何走跳大明朝!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夜天子」電視劇,並由月關親自編劇,陳皓威執導,徐海喬、宋祖兒領銜主演,精彩可期,萬眾矚目!

內文簡介:
他自詡義薄雲天,為人四海,是個可以託妻獻子的好朋友,
可他所到之處,卻是家有佳婦貴女者統統藏之深閨不敢示人;他自稱秉性純良,與人為善。但只要成為他的上司,必沒有好下場!
守著玄字一號監這幢院牆高高的四合院,周旋在紛紛落馬的官兒們身邊,守著、嚇著、哄著、騙著,再蒙點小錢兒,這就是葉小天每天的幸福生活。他本以為這樣的「好日子」可以過一輩子的,沒想到這是他在天牢的最後一天……
即將上菜市口斬首示眾的犯官楊霖,為了使玄字一號監的牢頭兒葉小天遵守諾言,替他送一封家書,不惜以血為媒,以命為介,對葉小天下了一道咒魘術。若是葉小天沒有完成他的遺囑,這道咒魘就會立時生效。

面對齊木,郭家人瑟瑟發抖,根本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們沒有想到傳說中的齊大爺竟然肯為徐林那麼一個地痞出頭,他們只聽說齊大爺隻手遮天,可是沒想到他竟可以囂張到如此地步,現在他們總算親眼見識到了,一家人嚇得魂飛魄散。
齊木看著抱成一團的一家人,輕輕歎了口氣,郭老漢臉上又是汗,又是淚,緊緊抱著小孫子,彷彿風中落葉般發著抖,根本不敢說話。
齊木從袖中摸出一塊潔白的絲帕,輕輕伸出去,郭老漢身子抖了一下,沒敢躲,齊木就像給小孩子擦眼淚鼻涕似的,幫郭老漢擦了擦臉上的汗和淚,柔聲問道:「老人家,你兒子是怎麼死的呀?」
郭老漢看著齊木笑微微的臉上那雙隱隱泛著寒光的眼睛,到了嘴邊的話根本沒有勇氣說出來,他艱難地咽了口唾沫,福至心靈地答道:「病……病死的,他是病死的……」

明朝小檔案:【里甲制度】
里甲制度是明朝的基層組織形式,中國古代最低層的繳稅單位。關於里甲制的編制,學者普遍認為一百十戶為一里是定制,且它一直保留至里甲制的瓦解。明初,明太祖制定一百十戶為一里的規定是為了便於黃冊制度的推行及完善地方機構等原因。

【目錄】
第一章 我笑他人太瘋癲
第二章 間歇性精神病
第三章 青山血案
第四章 雜貨鋪旁開雜貨鋪
第五章 縣尊,請升堂!
第六章 誰怕誰!
第七章 逼上公堂
第八章 案子,沒有完!
第九章 我就是證據
第十章 鐵證如山

內文精摘:
花知縣氣極敗壞地站在葉小天的簽押房裡。雖然很少有人打心眼裡真正的尊重過這位縣太爺,但他既然屈尊駕臨,葉小天也不好大剌剌地坐在公案後面,於是就站到了公案前面。
花知縣像只熱鍋上的螞蟻,繞著葉小天不停地打轉,不停地長吁短歎,不停地拳掌相交,一副焦灼不已的模樣。
他見葉小天這人有點瘋,倒是不敢拿官威來壓人,況且他也沒什麼官威,是以只用埋怨的語氣道:「艾典史,孟慶唯可是本縣縣丞,就連本官也無權處置他,免職罷官那得朝廷說了算,更不要說把他關進大牢了。」
葉小天對花知縣道:「事是我幹的,如果有錯,我來負責!」
「你?」
花知縣暗暗苦笑,葉小天如果是真典史,這事自然有葉小天負責,自己身為一縣正印雖然也有管教不嚴之過,不過葉小天此舉有若瘋癲,恐怕正是展姑娘所下的蠱毒發作了,一個人發起瘋來幹些出格的事就再正常不過了,朝廷也不能對自己有太多苛責。可葉小天是假的啊,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個假貨在這件事上頂缸,否則朝廷一旦派人追查,一個不慎,授意他人冒名頂替朝廷命官的罪責就要暴露。
如果讓葉小天以艾典史的身分死掉,倒是可以讓他擔下這份罪名,可眼下這種情形一旦葉小天死了,誰會相信他是壽終正寢?自己是葫縣縣令,在自己治下居然有豪強刺殺朝廷命官,可見自己這三年來是如何的無所作為,自己這個縣太爺也就幹到頭了。
這個後果,花晴風剛剛想到不久,他曾很天真地提議幹掉葉小天,從而解決與齊木的對抗,當時孟縣丞用憐憫的目光看了他很久,事後花晴風翻來覆去反覆思考,近來才明白這個道理,如此說來,竟是只能任由葉小天胡鬧麼?
「自作孽,不可活呀!」
花晴風仰天悲歎起來,這時許浩然悄悄走進來,對葉小天低聲耳語了幾句,葉小天神色一喜,對花晴風道:「縣尊大人,如果已經拿到孟縣丞的犯罪事實,人贓並獲,難道也不能處置他?」
花知縣一呆,奇道:「你說有人舉告?你有確鑿罪證?」
葉小天揚聲道:「進來吧!」
房門一開,蘇循天興沖沖地從外面走進來,他在衙門裡一向無所事事,如今終於做了一樁大事,而且對付的是他姐夫的大對頭,本縣的二號人物孟縣丞,那種成就感就別提了,心裡異常的滿足。
花知縣看到自己這個不學無術的小舅子就是一怔,訝然道:「你……」
蘇循天剛想叫姐夫,只叫出一個「姐」字,忽然想到這裡是簽押房,他是堂堂正正的一個班頭,馬上挺直腰杆兒,向花知縣抱拳一禮,肅然道:「見過知縣大老爺!」
花知縣還從沒見過這個痞賴無行的小舅子這麼嚴肅過,怔怔地抬了抬手,連話都說不出來,蘇循天又向葉小天一抱拳,難掩得意地道:「典史大人,卑職奉命調查孟慶唯不法事,現已拿到確鑿證據。」
葉小天方才已聽許浩然悄聲稟報,說蘇循天已經炮製了一條罪狀,足以讓孟慶唯的被暫時羈押合理合法。至於更多罪狀,想要查起來天衣無縫的話,就得慢慢炮製了。
不過孟慶唯與豪強勾結所圖者不外乎權和利,只要能先拿到一條罪狀,有了理由公開調查他,找到真正的罪證諒來也不難,倒不必學孟慶唯一般,完全用莫須有的罪名害人。以葉小天的身分,想用莫須有的罪名扳倒一個縣丞也是不可能的。
葉小天咳嗽一聲,得意地看了花知縣一眼,用同樣嚴肅的語氣對蘇循天道:「孟慶唯犯下何等罪行,縣尊大人當面,你仔細道來。」
蘇循天道:「縣尊大人,典史大人,這孟慶唯看起來道貌岸然,實則禽。獸不如。身為一縣縣丞,司法之主管,他竟知法犯法,在家中地窖裡囚禁了一個人,一呈私欲。」
花晴風駭然道:「竟有此事?」
蘇循天道:「正是!大老爺,本來呢,孟縣丞被宵小暗算,打得渾身是傷,卑職是奉典史大人之命把孟縣丞送回家的,因為這個……這個……啊!擔心那些宵小藏在孟縣丞家中再圖加害,所以先把孟家搜了一遍,不想就搜出了地窖。
我們在地窖裡救出了被孟縣丞囚禁在家裡的人。我們把那人救出來時,此人飽受蹂躪,已然形同野人,其形其狀慘不忍睹,令人一見便潸然淚下啊。大老爺,孟慶唯此舉,至少犯下了非法拘禁罪、傷害罪、侵犯罪、風化罪……」
花晴風目瞪口呆,嘖嘖稱奇,他真信了,心中不免就想,孟縣丞好歹也是縣裡數一數二的大人物,想要女人,怎麼樣的女人得不到?漢苗彝壯各族美人兒都有,青樓妓館也盡可去得,竟然幹出囚禁他人一逞淫慾的事來,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了。
葉小天聽得差點兒要笑出聲來,這世上果然沒有無用的人,只有用不對地方的人,只要放對了地方,就算蘇循天這樣的紈?子,也一樣可以一展所長。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利用孟家現成的地窖,就能想出這麼一個聳人聽聞的罪狀來,而且還找到了一個「苦主」,當真了得。
只是不知蘇循天找的這「苦主兒」是什麼人,是重金聘來的一個窯姐兒,還是他的老相好?雖說本就是為了坑人,但還是儘量做到天衣無縫才好,可別叫花晴風當面問出破綻,那顏面上就不好看了。
葉小天心中還提著幾分擔心,但是當著花知縣的面,他自然要做出十分篤定的姿態來,葉小天慢悠悠地在椅上坐下,慢條斯理地端起茶盞,對蘇循天道:「苦主帶來了?」
「是!」
「那就帶她進來,讓大老爺當面一問。」
蘇循天道:「是!」
蘇循天轉身朝外邊吩咐道:「來啊!把苦主兒帶上來!」
門扉又是一開,兩個皂隸押著一個身材高大、披頭散髮的大漢進來,那大漢一進簽押房,就把額前成綹的髒兮兮亂髮往左右一撥,大聲嚷嚷道:「你們噶哈呢這是,要審俺不該去大堂麼,這規矩俺懂,你們把俺帶到這勞什子地方噶哈呢?」
葉小天「噗」地一聲,一口茶水就噴了出去……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