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307神幻大師7【欲擒故縱】Xf308神幻大師8【風波詭譎】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07 Xf308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7【欲擒故縱】 神幻大師8【風波詭譎】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 每本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2.08

出版重點:
※在古玩這個行當裡,永遠都是買的沒有賣的精!尤其是賣家經常用欲擒故縱的手法來擾亂買家,讓買家搞不清實虛因而上當,就像胖子和三炮去北京拿貨就遇到了不良商家,他們該怎麼討回這個公道?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

內文簡介:
特異功能降奇蹟 淘寶世界變莫測
古玩天地顯神通 玩轉乾坤名揚威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胖子和三炮去北京進貨,卻遇到不良黑心商人的坑騙,回來後被方逸罵到臭頭。無奈胖子和三炮兩人學術不精,只能自嘆倒楣。正好方逸要去北京送認師宴的請帖,他決定以牙還牙,討回這個公道。他將會如何做呢?此外,他和柏初夏的戀情算是浮上臺面了,然而女方家世顯赫,非一般小家碧玉可比,他要如何解決門當戶對的問題,得到女方家庭的認同呢?

【神幻小檔案】
雞血石——是辰砂條帶的地開石,因為它的顏色像雞血一樣鮮紅,所以人們俗稱雞血石。雞血石的開採始於宋代,而盛名於清代,康熙、乾隆、嘉慶等皇帝十分賞識昌化雞血石,將其作為寶璽的章料。

【目錄】
第一章 紅塵練心
第二章 大紅袍
第三章 巧奪天工
第四章 認栽
第五章 青梅竹馬
第六章 諸葛亮氣死周瑜
第七章 吳天寶
第八章 青銅燭臺
第九章 欲擒故縱
第十章 做局

內文精摘:
「方逸,你這東西我還沒仔細看呢,拿出來瞧瞧吧。」
「老吳,方逸可是個行家,這裡面是個青銅燭臺,是方逸花了兩百塊錢淘來的,按他的話說,有可能是漢代或者漢以前的物件……」華子易一邊攤開報紙,一邊給吳天寶介紹著。
「青銅燭臺?」
聽到華子易的話,吳天寶眼睛一亮,他上個月認識一個大老闆,那人最喜歡收藏青銅器,曾經找過吳天寶好幾次,只不過青銅器交易在國內管制很嚴,加上吳天寶在圈內人緣不怎麼好,所以一直都沒找到什麼好物件。此刻聽到方逸拿的是個青銅燭臺,雖然是只花了兩百塊淘弄來的,立即上了心,在潘家園這地界,花個百十塊錢淘到幾十萬物件的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的。
「咦?方逸,這……這個是你剛才淘弄到的那個燭臺嗎?」
原本華子易對這個燭臺並不是特別在意,因為能在地攤上撿漏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點,但是當報紙展開後,華子易看著那個青銅燭臺卻愣住了,連剛泡好的茶都放在了一邊。
「就是這個啊,你和初夏不一直都看我拿著的嗎?」方逸聳聳肩道。
「可……可這是大開門的玩意兒啊!」看著放在桌上的青銅燭臺,華子易口中喃喃自語道,眼裡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方逸,大開門是什麼意思?」
柏初夏雖然跟過和文物相關的案子,但畢竟對這一行不是很瞭解,當下詢問起來。
「大開門,指的就是東西很真,一眼就能看出來。」方逸小聲向柏初夏解釋道。
在古玩行裡,有大開門和一眼貨的說法。所謂大開門,指的就是不管是從物件的特徵、器形、紋飾,還是標識、老化痕跡、包漿等等上面都達到了一致,確認是真貨無疑的情況下,行裡人往往將這樣的東西稱作是「大開門」,或者「一眼貨」的物件。
當然,有「大開門」和「一眼貨」的稱呼,自然也就有「開門假」和「一眼假」的說法,如果一個物件拿上手就感覺到粗製濫造,破綻百出,那這樣的東西就會被稱之為一眼假,和大開門正好是相反的意思。
此刻華子易喊是大開門,就說明方逸淘弄到的這個青銅燭臺十有八九是個真物件。要知道,大開門的東西是很難作假的,尤其是青銅器,那種歲月的包漿可不是埋在廁所裡幾天就能漚出來的。
「華老弟,真……真的是大開門的東西?」吳天寶也是震驚不已。
「應該錯不了。」華子易仔細看著手中的青銅燭臺,評論道;「這種造型雖然很少見,但通體包漿渾厚,沒有一點賊光,不是後面做的舊,最少是唐朝以前的物件……」
不知何時,原本銅銹斑斑的青銅燭臺,已然變得光澤內斂起來,用眼睛一看,就給人一種沉淪在歷史滄桑中的感覺,上面的鏽斑似乎在訴說著千百年來它所經受的磨難。
「我耗費了大半的神識,也只能把這玩意弄到漢唐時代了。」聽著華子易的解說,方逸心中暗自苦笑道。
之前盤玩珠子的時候,方逸還沒太大的感覺,但是讓這件青銅燭臺渲染上歷史的印跡,卻是讓他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就在剛才華子易泡茶的時候,方逸悄無聲息的默誦經文,用神識加持起這個燭臺;沒想到足足耗盡了過半的神識,這件燭臺才具備那種歷史的氣息,他一頭的冷汗就是由此而來的。
「華哥,這東西是真的?」方逸臉上故意露出驚喜的神色,笑道:「兩百塊換個真東西,太值了,哈哈,華哥,您說我這是不是也算古玩界裡的一段佳話啊?」
「當然算了,你小子這運氣真是逆天了!」
華子易連連點頭,眼中不無羡慕的神色,想當年他整天在潘家園轉悠,也沒見到一個老物件,沒想到方逸第一次來,竟然就撿了個大漏。
「嘿嘿,這東西要收好,等回去我給老師顯擺一下去。」
方逸忙不迭地從華子易手上拿過青銅燭臺,就要用報紙再將它給包起來,壓根沒有要給旁邊吳天寶上手的意思。
「哎,方先生,等一下……」
看到方逸的動作,吳天寶忍不住說道:「方先生,不知道您這物件能不能讓我看看啊?」
別說自己一直在找青銅器了,就算是沒下家需要,這麼一個大漏,吳天寶也想見識一下,只是見方逸一直沒有給他看的意思,這才開口說道。
「吳老闆也懂青銅器啊?」方逸有點不情願的說道,按在青銅器上的手也沒有拿開。
「稍微懂一點,我學的東西雜,什麼都不精,但什麼都知道一些,」吳天寶笑道:「方先生這漏,在潘家園可是有好幾年沒人碰到了,回頭我一定給方先生好好宣傳宣傳,咱們潘家園還是有好東西的嘛。」
「方逸,給他看看也沒什麼啊。」柏初夏在旁邊幫腔道,自己的男朋友如此有眼光,她心裡也很高興。
「那好吧,給你看看。」
不知道是柏初夏的勸說起了作用,還是被吳天寶嘴上說的「宣傳」那兩個字給打動了,方逸終於拿開了手。
「不錯,是大開門的東西,而且這件東西還很難得……」
吳天寶和華子易兩個人代表了古玩鑑定中兩個不同的派別,華子易是屬於學術派那種,真物件雖然見了不少,但更多的是用各種考證方式來鑑定一個東西的真假。
吳天寶卻正好與其相反,他是那種所謂的民間鑑定師,十多年下來,經手的真假古玩怕是要以數十萬計,很多東西一上手,就知道大致的年分是多少,雖然也會打眼吃藥,但十件東西裡,最少能有六七件判斷個八九不離十。
「老吳,這東西我大概能猜出年分,但是個什麼來歷,我就說不出來了。」
華子易對這燭臺也有幾分好奇,按照他所學的知識,國內很少有這種大象造型的東西出土,因為在古代,大象是極為罕見的動物。
「這東西應該是古暹羅時期的東西,對應咱們的漢代……」
見華子易都說不出這東西的來歷,吳天寶微微有些得意,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青銅燭臺,一邊娓娓說道:「漢代不光是開通了絲綢之路,和那時的泰國,也就是古暹羅等國家也多有通商,這個東西,應該就是古暹羅有一定身分地位的家庭使用的,後來流落到中國,所以才有這樣獨特罕見的造型。」
「嗯,有道理。」聽到吳天寶的分析,華子易點點頭說。
古暹羅在古代某個時期也鼎盛過一段時間,能造出來這樣的青銅器不足為怪。
「吳老闆,您可看準了?」方逸卻是皺起眉頭,質疑道:「這燭臺真是泰國流過來的?不是咱們中國的?」
吳天寶用手摩挲著青銅燭臺,很有把握的說道:「我認為有八成的可能性是從暹羅傳過來的,另外還有一種可能,是漢代負責管理對外事務的大行令根據國外進貢的大象製造的。」
漢景帝時,負責外交事務的官員被稱之為大行令,吳天寶根據青銅燭臺包漿的程度,判斷這件東西應該是漢武帝之前就存在了,是以有這樣的說法。
「怎麼撿漏撿到國外的東西了?」
聽到吳天寶這番話,方逸臉上不喜的神色愈發明顯,嫌惡地道:「我把這東西拿回去,還不被老師笑話啊?他肯定說我自己國家的文物還沒搞明白,就開始玩世界收藏了。」
「哈哈,孫老要是見到這東西,說不定真會這麼說呢。」
華子易跟著孫連達工作了好幾年,對孫連達很瞭解,知道老師的嘴要是損起人來,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孫老?哪位孫老啊?」吳天寶聽得一愣,小心地問了句。
「還有哪個孫老,金陵的孫老啊!」華子易指了指方逸,說道:「方逸可是孫老的弟子,你以後沒事多親近親近。」
「華哥……」方逸不滿地看了眼華子易。
「方先生,原來您是孫老的學生啊?」
聽到金陵孫老四個字,吳天寶頓時明白過來,孫連達在古玩界可是國寶級的人物,尤其是他出具的鑑定證書,更是千金難求。
「不是學生,是弟子!」華子易糾正吳天寶的話。
學生是考試入學,花錢學習的,就算是旁聽過孫連達課的人,也算得上是他的學生。但是弟子就不一樣了,弟子要經過正規的拜師儀式,親傳弟子更是如父子一般,在古時,師父對待傳承技藝的弟子,要比親生兒子更加好。
「弟子?這……這孫老師不是不收弟子的嗎?」吳天寶詫異地道。
「以前不收,不代表永遠都不收啊。」華子易聞言笑說。
一開始他也不了解孫連達收徒的原因,但是見到方逸那手篆刻技藝後,華子易有種感覺,能收到這樣一個弟子,或許是老師的榮幸也說不定。
「那是,以方先生的本事,能被孫老看中也不奇怪。」吳天寶衝著方逸翹起了大拇指,讚嘆道:「能在潘家園撿漏,就是那些專家們也辦不到,經過今兒這事,北京古玩界裡怕是沒人不知道方先生的名頭了。」
吳天寶嘴上說著方逸有本事,其實心裡卻在琢磨著方逸是哪一家的子弟,在他想來,方逸如果背景通天的話,孫連達即使再清高,也要為權貴折腰的。
「運氣,只是運氣好而已。」
方逸那張繃著的臉,到此刻才露出一絲笑容,看向華子易說道:「華哥,今天這事可別幫我宣揚,一聽這玩意是泰國的,我心裡就悶得慌。」
「那有什麼啊,只要東西精美,年分夠老,就是好東西。」華子易有點無法理解方逸的心理,當下說道:「從學術上來說,你這東西還更加有研究價值呢,我是不玩青銅器,不然這東西我就收了。」
雖然文物和古玩都算是一個大行當的,但文物更加考究物件本身所存在的歷史價值,比如古代某本史書上記載的內容,可以讓考古學家能更多的瞭解當時的社會形態。
而古玩則不同,雖然它也需要物件本身的故事來襯托其稀有和珍貴,但常常古玩的年分和產處更加被重視,至於它在歷史長河中扮演過什麼樣的角色,能考證出來更好,考證不出來也無所謂。
所以在華子易看來,這件青銅燭臺如果真是古暹羅時期的物件,在考古學家眼中就彌足珍貴了,因為通過這個燭臺,能完整的還原出當時古暹羅的青銅器製作工藝以及那時候暹羅人的生活水準。
「你要,我就賣給你,反正我不大喜歡這玩意。」方逸將燭臺從吳天寶手上拿回來,又用報紙將它包捲好。
「青銅器的買賣我可不做……」
華子易瞥了吳天寶一眼,他就是想買方逸這東西,也不會當著吳天寶的面去交易的,誰知道這孫子會不會使壞去舉報自己啊!
「方先生,您這東西真的想賣?」
華子易和方逸的對話,讓吳天寶聽得心中一動,別說正有個大客戶在找青銅器的東西,就是沒有,像這樣大開門的物件,收下了在手上放個幾年,那增值的速度也遠遠要超過股票房產的。
「不賣,撿漏的東西,自己留著做個紀念。」讓吳天寶沒想到的是,方逸竟然一口回絕了。
「方先生,您這是擔心什麼吧?」吳天寶的眼睛瞇縫起來,想了一下後,很認真的說道:「我吳天寶在這行幹了那麼多年,雖然名聲一般,但從來不和雷子打交道,東西出您手入我手,事情就到此為止,我絕對不會給您找麻煩的。」
「吳老闆,你多想了,」方逸淡淡地說道:「這東西雖然不錯,但也不值多少錢,我可不想惹上麻煩,你懂我的意思嗎?」
青銅器買賣這事,沒人追究就屁事沒有,古玩圈裡也不是沒人做這生意,但萬一被人給舉報,就是件很麻煩的事,所以一般很少人願意做青銅器的買賣,更不會和生人打交道。
「哎,方先生,您這是信不過我啊。」
吳天寶聽方逸說這話,臉上露出不平的神色,話說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要是傳出去方逸不願意和他做生意,那不是擺明了是信不過他吳某人嘛!
「我不是信不過吳老闆,」方逸擺擺手說:「如果是別的東西也就算了,只是這東西有些敏感,我從別人手上當成工藝品買的,一轉手又當成古玩賣,傳出去肯定有麻煩的。」
「哦,原來方先生是顧慮這個啊。」聽到方逸的解釋,吳天寶的臉色頓時好看了些,沉吟了一會兒道:「方先生,這事好辦,您把它再當成工藝品賣給我不就結了嗎?咱們立個字據,誰都找不到後賬。」
還別說,那個老闆委託吳天寶找青銅器,這麼長時間他連個好東西都沒找到,眼下的這個青銅燭臺算是個精品,吳天寶是真心想將其拿下來,就算價格貴一點也認了。
「這個……」
方逸臉上露出猶豫的神色,眼睛看向華子易,他感覺自己這欲擒故縱的把戲玩得差不多了,要是再推諉不賣的話,說不定就把自己布下的局給砸了。
「方逸,隨你吧,照老吳的做法,基本上是不會有後遺症的。」華子易剛喝了對方大紅袍母樹的茶,自然要幫吳天寶說說話。
「還是算了吧,兩三萬塊的東西,不值得。」
方逸一臉猶豫糾結的樣子,最後說出這句話,差點讓吳天寶崩潰,不就是一件青銅器嘛,有必要這麼患得患失嗎?!
「方逸,誰說這東西只值兩三萬的?」方逸話聲未落,華子易就說道:「像這種品相保存得這麼好的青銅器,是很少見的,又不是新坑的東西,如果能上拍賣的話,最少能賣個十來萬!」
華子易所說的新坑,指的是新出土的東西,那些東西往往品相不佳,或者帶有一種泥味,是國家嚴令禁止買賣的;而方逸手中的青銅燭臺上的包漿,卻顯示是有傳承的,這樣的東西即使被查到,往往處罰也不會很嚴厲。
「十來萬?」
聽到這個數字,方逸沒什麼反應,柏初夏忍不住驚呼了聲,就在半個小時前,胖子和方逸還在為十萬塊傷腦筋呢。
「十來萬?」方逸臉上露出一絲意動的神色,眼睛看向吳天寶,雖然沒說話,但眼神中的意思,卻是在詢問吳天寶所能給出的價格。
「華老弟,您說的價格,可是上拍的價啊。」吳天寶苦笑道:「這東西要是能上拍賣會或者拿到國外去,就是賣個二三十萬也有可能,但是在國內交易,卻是打死也到不了那個價格的。」
吳天寶的話,倒不是在刻意壓低價格,他說的也是事實,除了那些膽大包天的盜墓者不忌諱交易青銅器外,一般的古董商對青銅器買賣總是忌諱莫深的。所以青銅器值錢是不假,在上個世紀二三○年代的時候,只要帶有銘文的青銅器,幾乎可以說是一字千金,那會兒一個三足鼎就能賣到幾十萬大洋。
但現在敢做這一行的人卻是少之又少,也就導致如今青銅器在國內的價格上不去,國內花個幾萬塊收的青銅器,一到國外就身價百倍,如此暴利,也是很多違法的古董商跨國走私青銅器的原因所在了。
「你說的倒也是,不過在咱們圈子裡,這麼個物件也不是兩三萬就能買得到的吧?」
從今天逛市場方逸的行為上,華子易看方逸對古玩的價格似乎並不是很瞭解,作為方逸的朋友,華子易自然不能讓他吃虧。
「兩三萬的確是買不到……」吳天寶想了一下,說道:「方先生,您這物件能再讓我看看嗎?」
「吳老闆,我們一會兒還有事,喝完茶我們就走。」
方逸面無表情的將青銅燭臺遞了過去,同時也傳達了他的意思,那就是要看抓緊,等喝完茶再拿不定主意的話,那自個兒就不賣了。
「好,不會耽誤方先生時間的。」
吳天寶拿著青銅器又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遍,也就是花了兩三分鐘的時間,然後用報紙將其包好放在桌上。
「老吳,怎麼樣?這茶泡得快沒味道了。」見吳天寶放下青銅器,華子易開口問道。
「八萬!」吳天寶伸出手指說道:「這東西是不錯,不過應該屬於保護文物的範疇,帶不出國去,我只能給到八萬的價錢。」
「華哥,怎麼樣?」方逸看向華子易。
「八萬有點低了……」華子易搖頭道。
「哦,那就算了吧。」方逸右手抓住青銅器的基座,作勢就要起身。
「哎,華老弟,不多見,它也只是個青銅燭臺啊……」看到方逸的動作,吳天寶連忙攔住他,挽留道:「方先生,十萬!我最多出到十萬錢,再多的話,恐怕我是賠了本也賺不到吆喝啊。」
「十萬,華哥?」方逸再次將決定權交給華子易,徵詢道。
「方逸,你要是真的想賣掉這個青銅燭臺,十萬倒是也差不多了。」華子易心想,兩百變十萬,這生意也不算虧本了。
「十萬……」方逸沉吟起來,臉上露出沉思的樣子。
「方逸,合適就賣了吧。」柏初夏知道方逸和胖子現在手上沒錢,賣掉這東西,正好可以解決他們遇到的難題。
「方先生,十萬真的不低了,」吳天寶遊說道:「這東西我再出手,最多也就能賣個十一二萬,等於是賺個辛苦錢而已。」
「吳老闆,您先等等,」方逸擺手打斷吳天寶的話,看向柏初夏道:「初夏,我買賣這玩意兒,你不會有什麼意見吧?」
方逸在下這個套的時候,原本沒想讓柏初夏一起的,不過眼下柏初夏既然在,方逸就要考慮到她的想法了。
「我有什麼意見?我只是見到這東西是你在地攤上淘到的,轉手又賣掉了。」
柏初夏並不是那種不知變通的女孩,而且她現在也不在公安系統,管不著這種事。
「好吧,既然吳老闆這麼想要,我就賣了!」
似乎是柏初夏的話打消了方逸的顧慮,方逸看向吳天寶說道:「這東西就是一個普通的工藝品,日後要是出了什麼事,吳老闆可別來找我。」
「那是當然!」聽到方逸願意出手,吳天寶臉上露出喜色,拍著胸脯說道:「方先生您放心,我老吳給您立下白紙黑字的字據,不管有什麼事,都是我老吳一力承擔。」
「行,那吳老闆你驗驗貨吧,這東西我只要現金,你應該懂的。」方逸把青銅燭臺向吳天寶那邊推了推。
「不用,這不是剛驗過的嗎?」
吳天寶嘴上說不用,還是從基座的地方揭開報紙看了一眼,然後才故作大方的把燭臺又放在靠近方逸的位置。
「吳老闆,你寫個字據吧。對了,你有現金沒有?我不接受銀行轉帳的。」方逸用手輕輕拍了拍青銅燭臺,笑道:「好不容易撿個漏,沒想到還沒焐熱呢就不是我的了。」
「方逸,你就知足吧,兩百塊轉眼變成了十萬,這根本是個神話!」
華子易不滿的看了眼方逸,說出那話來,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
「知足,當然知足了。」方逸哈哈一笑,將一直摩挲著燭臺的右手收了回來。
「方先生,我老吳沒啥文化,您看看這樣寫行嗎?」吳天寶放下筆,將下面放了複印紙的兩張A4紙遞向方逸。
「轉讓協議?」方逸看了下抬頭,念道:「茲甲方方逸先生將一尊高三十公分的象首燭臺工藝品轉讓給吳天寶,轉讓價格為拾萬圓整,貨款兩清,日後雙方均不承擔交易後產生的問題和糾紛,特立此協議。」
協議書的後面,吳天寶簽上字,並且寫上自己的身分證號碼,方逸只需要在另外一邊簽上字,再各自按上手印,這個一式兩份的協議就算是正式生效了。
「方先生,怎麼樣?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等方逸逐字逐句的看完之後,吳天寶開口問道。
雖然這份轉讓協議書不是那麼正規,也沒有經過公證,但是有這麼個東西也就足夠了,因為上面沒有出現任何青銅器或古玩等字樣,將來就算吳天寶反悔,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沒什麼問題,就這樣吧。」方逸搖搖頭。將自己的名字和身分證號碼寫上,然後吳天寶拿出印泥,兩人都蓋上自己的手印。
「方先生,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給您取錢。」看著手上的協議書,吳天寶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要去銀行嗎?」方逸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用,十萬塊店裡就有。」
吳天寶站起身來,這麼大一間店鋪,在店裡的保險櫃裡,通常都會放個二三十萬的現金作為周轉金的。
「吳老闆,這東西是你的了,你拿去吧。」方逸喊住準備去取錢的吳天寶,指了指桌上的青銅燭臺。
「好,方先生,華老弟,你們稍等。」吳天寶拿起包在報紙裡的青銅燭臺,這玩意一直沒離開他的視線,所以也沒必要再驗看了,便順手拿進放置保險櫃的裏間。
不一會兒,吳天寶拎著一個外面寫著工商銀行的手提袋走了出來,將袋子放在方逸面前,說道:「方先生,您查查,一共十萬。」
「不用查了,區區十萬塊,我還擔心吳老闆玩什麼貓膩嗎?」
方逸瞄了一眼,看到那十紮鈔票都還綁著銀行封條,便確定數目沒問題。
「吳老闆,我和華哥一會還有事,今兒就不打擾了。」十萬塊到手,方逸哪還有心情和吳天寶閒扯淡,便站起身子開口告辭。
「行,既然兩位還有事,那我就不留你們了。」吳天寶邊送著方逸三人,邊說道:「改天我做東,兩位和這位小姐一定賞個臉要來啊。」
「那是自然的。」方逸笑著和吳天寶打著哈哈,走到店鋪的外面。
「各位慢走。」吳天寶對方逸和華子易熱情的擺著手,心裡對這樁生意樂開了花。他相信,製作如此精美的青銅器,那個老闆一定能看中。
對那種不差錢的人而言,吳天寶心裡的最低價位是三十萬,要是對方真喜歡,說不定賣到五十萬也是有可能的。
「拜在名師門下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被老子給忽悠了?哈哈哈!」
等到方逸和華子易的身影消失在人群後,吳天寶臉上那原本謙卑的笑容,突然變成了冷笑,口中冷哼一聲,轉身進了店鋪,再也沒向方逸和華子易的方向多看一眼。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