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23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7【陰謀逼宮】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52-0
原印條碼:978-986-352-652-0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3.13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蠱教在山中是至高無上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到它。
只有葉小天能!因為他是蠱教教主,他為蠱教引入了活水,而這最終必將改變蠱教!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蠱教八老意欲要葉小天立即放棄紅塵間的一切,回返神殿。
葉小天狀似老僧入定一般,但眼角的餘光一直在仔細觀察著眾人的動靜。他雖然不知道對方打算用什麼樣的手段迫使他屈服,但他曾對花晴風用過逼宮的手段,他也見識過于珺婷對張胖子使用逼宮的手段,現在現世報,輪到他了。
他早就明白,集結力量以下犯上才叫逼宮,要逼宮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要掌握絕對性的力量,如此才能控制事態,否則很容易就被人反手輾壓。
這些長老既然圖窮匕現,撕開了尊者至高無上的假面,逼迫他返回深山,一定還有更厲害的殺手?沒有使出來,而不僅僅靠八大長老的一個表態。
所以,在沒有弄清楚對方的底牌前,他越是憤怒越要冷靜。而且他要看清楚每一個長老的神態,判斷他們真正的立場,這將是他來日翻盤的關鍵。


◎明朝小檔案:「明代皇帝的寢宮-乾清宮」
乾清宮門前是一座大露台,兩側各有一隻巨大的石製烏龜和仙鶴,取龜鶴延年之意,象徵江山社稷萬代相傳。不過那龜的頭是龍頭,因為這隻石龜並不是普通的烏龜,而是龍之九子中的「霸下」。

【目錄】
第一章 無害的土包子土司
第二章 男王后
第三章 魘術妖法
第四章 幕後的真凶
第五章 腹黑天子
第六章 頑強的小強
第七章 許敗不許勝
第八章 曹操的兒子是曹丕
第九章 水銀山之亂又起
第十章 八老逼宮


內文精摘:
老百姓家過年,皇上家也過年。皇帝平時是分餐、分宿,絕對的孤家寡人,難怪當皇帝的都要稱孤道寡,不過大年三十兒他就得和后妃們一塊進膳了。
次日皇帝要祭天壇,要接見百官朝賀,要參加各種喜慶儀制,當天晚上還得和皇子皇孫們一起進膳。
不過萬曆皇帝自己還年輕得很,皇孫一個也沒有,皇子皇女倒是有幾個,最大的也才五六歲,要由他們的母親和奶娘陪著過來,和他們的皇帝父親一起用餐。
等到大年初二晚,跟著老爹奔波了兩天的葉小天總算有了充足的理由解脫,早早就跑到宮門外等著參加春晚。這兩天哪是拜年吶,根本就是陪葉老爺子顯擺。
兒子這麼出息,當爹的說不出的高興,正好趁著拜年的機會,就連十幾年沒有聯繫的遠親舊友他都想走一走,就為告訴人家一聲,他兒子做官了,做了一個好大好大的官,連皇上都見到了!
葉小天趕到宮門外,發現竟然有許多大臣已經先於他趕到了,令他頗感意外。其實皇上看戲,只有重要大臣才有安排好的座位,其他人都是共坐條凳,座位也不固定。
所以有經驗的官兒都早早趕來排隊,看戲還在其次,就為了靠皇帝近點兒,露臉的機會多些。葉小天一身推官袍服,站在盡著朱紫的大員堆裡顯得特別扎眼,誰也不知道這麼小的一個官兒怎麼也來了。
不過人群中總有些耳目靈通的,悄悄對別人解說一番,關於他的身分便很快傳開了。皇親、國戚、功臣、官員、外賓,五大集團,葉小天都不在其中,他是現場唯一一個「跳出五行」的土司老爺。
任哪一堆兒他都混不進去,只能孤零零一個人站著。林侍郎其實已經看到他了,不過並未招手把他喚進自己的陣營,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還是隱秘一些好,沒必要宣揚得無人不知。
等到時辰差不多了,就有太監趕出來引領眾官員入宮。他們到了皇家戲園子搶了座位坐好,就見披紅掛彩,燈火如晝,前邊一座戲台子,此時皇上還沒來,大家都與相熟的朋友私語聊天。
葉小天沒有認識的人,獨自乾坐了小半個時辰,才見三四十個小太監急急奔入梨園,園子裡馬上安靜下來,大家都清楚,這是皇帝快到了。緊接著皇帝的座位處便屏風錦障、明黃桌圍、椅披帷帳地一一鋪陳起來。
這時御駕才真正趕來,近身內侍、大漢將軍、錦衣侍衛,簇擁著皇帝登上主看台,宮娥上前奉茶的奉茶、打手巾的打手巾,好一通忙亂。葉小天翹首瞧了瞧,見主看台上只有皇帝卻沒有皇后,心中便想:「帝后之間恐怕不甚和諧啊!」
這種場合,其實皇帝應該把皇后帶來,與眾皇親國戚、勳卿大臣們觀戲共樂,可萬曆皇帝對這位皇后娘娘卻沒有什麼感情。當今皇后姓王,原本是萬曆皇帝的母親李氏宮中的一個宮娥。
萬曆皇帝十六歲那年一時動了性,把她給臨幸了,那時她才十三歲。萬曆皇帝只是臨時起性拿她舒解一下欲望,對她並無情意,事了之後連件信物也沒給她。
誰料這王宮娥爭氣得很,就這麼金風玉露一相逢,她便珠胎暗結了。過了幾個月漸漸顯懷,被李太后看見,問出了緣由。李太后也是宮娥出身,對王氏自然心生同情,而且她正想抱孫子呢,所以馬上把兒子找了來。
萬曆一開始還不肯認帳,可李太后把《內起居注》調來一查,上邊清清楚楚地記載著他臨幸王氏宮女的時間和地點,萬曆實在無法否認了,這才捏著鼻子認下了王氏,封她為恭妃。
過了幾個月,很爭氣的王氏生產了,給他生下了一個大胖兒子,這可是皇長子,有李太后撐腰,恭妃便一步登天,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可是這對夫妻二人的感情實在一般,外臣們對此也有所耳聞,是以見只有皇帝出現也不驚訝。
皇帝一到,便開鑼唱戲了,葉小天坐在人堆裡發現皇帝興致勃勃地看著戲,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的意思,這才發現自己之前的自我感覺實在是太過於良好了。
由於上一次入宮給皇帝留下了好印象,隨後又奉上了他精心準備的禮物,他還以為這次見面皇帝會表現出很器重他的態度,是以精心做了一番準備,準備了一套說辭。
誰料到了這裡才發現,皇帝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他坐的位置也太遠,舉目望去,滿堂朱紫,隨便拎出一個官兒來,官職之高都能把他壓得死死的,葉小天不禁心生絕望,這要如何給皇帝留下一個深刻印象呢。
李國舅做為當今皇帝的舅父,坐的位置距天子很近,在他左右坐的都是皇親國戚,李國舅與身邊的人隨意地聊著天,偶爾掃一眼葉小天,眼神甚是陰鷲。
葉小天並未注意到李玄成也在,但李玄成卻是從他一進城就開始盯著他,自然知道他承蒙聖恩,有幸參與今日之會。旁邊湊過一隻手,為他半空的杯子緩緩斟滿,李玄成微微側目,與斟酒人目光一碰,不著痕跡地交換了一個眼色。
斟酒人是徐伯夷,他已被李國舅調到司禮監。當然,在司禮監裡,他只是個給大太監端茶遞水的雜役,但是,他胸有才學,一旦能入了哪個大太監的眼,立即就能飛黃騰達。
而且在司禮監裡,他接觸天子的機會也多,說不定一句奏對合了天子的心意,就被調到身邊伺候了。李國舅等於是給他創造了無數的機會,投之以桃,就得報之以李,何況葉小天也是他必欲除之的人物。
兩人心照不宣地碰了碰眼色,徐伯夷便悄然退下了。戲台上咿咿呀呀一番唱,萬曆皇帝聽得很高興,待一段戲唱完,便朗聲道:「今日朕與眾卿同樂,各位愛卿有何才學不妨都當場展示一下,助助酒興如何。」
眾大臣交頭接耳一番,便有人起身拱揖道:「陛下,臣觀今日盛況,心有所感,想到了幾句詩,願呈於……」
萬曆皇帝興致缺缺地擺了擺手,道:「哎!應制詩麼,就算了,詩詞字畫,揮毫潑磨的事兒今兒都不要,要助酒興,還得輕快隨意些才好,不知哪位愛卿擅於歌舞的,當眾展示一番如何?」
萬曆皇帝這一問,園子裡那麼多人,竟鴉雀無聲。其實不少大臣閒暇時候也會哼哼小曲兒唱唱戲,可是在他們心裡,這種玩意兒自娛自樂尚可,卻不登大雅之堂。只有詩詞書畫這等風雅之物,拿出來才顯得出格調啊,堂堂朝廷命官,咿咿呀呀地當眾唱曲兒?如何使得!
萬曆見自己一句話落了地,竟然沒有人接,不禁有些掛不住了。這時一位白髮白須的文官輕咳一聲,仗著自己歲數大,輩份尊,又站起來火上澆油:「陛下貴重,不可輕狂!」
萬曆皇帝勃然大怒,用力一拍御案,喝道:「一派胡言!以詩詞歌賦娛興於酒,和歌舞戲曲娛興於海,有什麼不同嗎,朕的道德君子們,嗯?」
這句話說得重了,把那老文官噎得愣了一愣。
其實萬曆天子本不是會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就大發雷霆的人,但是唱戲這事兒曾經給他留下一段慘痛的記憶,那是張居正和馮保還在位的時候,萬曆皇帝有一次喝了點酒,就讓一個小太監唱戲給他開心一下。
那小太監不會唱,萬曆就說他是抗旨不遵,仗著酒意,用劍割了他的一綹頭髮,說是以代首級。宮裡大事小情,就沒有張居正不知道的,這事兒自然也迅速傳進了他的耳朵。
小皇帝要不學好了,這哪兒行,責任感甚強的張大首輔馬上進宮,到太后面前奏了他一本,太后對張首輔是言聽計從的,小皇帝被喚去長跪半天,聲淚俱下地檢討了一番這才過關。
如今張居正已經死了,馮保發配去了南京,慈聖太后也靠邊站了,萬曆已經親政,不再是當初那個小皇帝了。他只是想讓節日氣氛更濃烈一點,不想官員們竟然如此上綱上線,頓時勾起了他心中那屈辱的一幕。
壓抑得深,反彈也就強烈,「如今張居正已不在人世,你們還想挾制我這個天子麼?」想到這裡,萬曆皇帝的眼珠子都有點紅了。他氣咻咻地冷笑道:「朕欲與眾卿同樂,就是昏君,就是輕狂了,是麼?」
一見皇帝憤怒若斯,眾大臣心中都有些凜然。葉小天一瞧大喜,機會終於來了啊!他此番回京,是為了爭取合法的土司職位,一旦土司之位到手,他回去就可以大展身手了!
到時候,很難說一點風聲都不會傳到皇帝耳中,這時候皇帝對他的觀感好壞,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皇帝未來將對他採取的態度。他又豈會把今天這個機會只當成陪皇帝看戲的資本。
像林侍郎這樣的人,要結交也不能急於一時,他得慢慢來,先把林侍郎搞定,再通過林侍郎結交更多的人,漸漸就能建立他的關係網。但是討好皇帝的機會,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呀!
至於說文官們因此會對他心生鄙夷……,有個卵用!自從他決心要成為土司的一員,而且要扮成一個無害的土包子土司,就已經被人鄙視定了,再多一點鄙視,心理強大的他也抗得住。
葉小天馬上離席而起,向前迅速衝出兩步,高聲叫道:「臣平日裡好唱唱曲兒,今日陛下與眾大臣共慶新歲,臣願唱上一段,博陛下與諸位大人一個樂呵!」
有人解圍,萬曆皇帝自然高興,轉眼一看,覺得此人有點兒眼熟,便招手道:「近前說話!」
葉小天到了近前,萬曆突然想起了他,微笑道:「呵呵,你是……」
葉小天馬上一個長揖:「臣銅仁府推官,葉小天!」
萬曆「啊」地一聲道:「不錯!葉推官,你既會唱曲兒,那就上台去,唱一段兒給大家聽聽。」
葉小天躬身道:「臣,領旨!」
葉小天轉身繞到台後,三把兩把扯掉官袍,急火火地對那戲班班主道:「快著,快著,給我扮上!」
那班主還以為他打算上台清唱,一聽他還要扮妝,不禁訥訥地道:「這位大人,你……你打算扮誰,得先跟小人說一聲啊!」
葉小天一拍額頭,道:「糊塗了,糊塗了,扮誰,扮誰?我唱哪一齣好呢?」
葉小天在戲棚裡轉悠了兩圈,突然眼神一亮,道:「有了,就扮他!陳子高!」
那班主肚子裡裝的都是戲,自然知道他說的是哪一齣,當下不敢怠慢,立刻把戲班裡最有本事的一班人都聚攏過來,給葉小天梳髻的梳髻,勾臉的勾臉,換戲裝的換戲裝,七手八腳打扮起來。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