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32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16【全面反擊】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42-8
原印條碼:978-986-352-742-8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12.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臥牛嶺派往各地的官員紛紛離奇暴斃,華雲飛的人按圖索驥般,將被安插的內奸全部繩之以法
但有反抗者當場格斃;一派血雨腥風當中,整個臥牛嶺上風聲鶴唳……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李大狀激動地看了一眼華雲飛身後百餘名出鞘尖刀般的少年武士,目中閃過一抹欣然。他謹慎地從袖中摸出一摞麻紙,遞給華雲飛,華雲飛接過一看,嘴角微微露出了一絲笑意。
華雲飛吩咐道:「一個伍長負責一份名單,敢予反抗者,格殺勿論!立即行動!」
拿到名單的伍長把手一擺,便率領所屬匆匆進入臥牛嶺,臥牛嶺中的人大多尚不知情,都愕然地看著他們,不明白他們殺氣騰騰的意欲何為。
華雲飛帶著他那一隊人馬跟李大狀進了寨子,直奔土司府。
土司府此刻已在黨騰輝等人的嚴密控制之下,但人手明顯不足。為了不打草驚蛇,葉小天和田妙雯沒有動用寨中武裝,此時華雲飛趕到,需得加強土司府的防禦,以防有人狗急跳牆,鋌而走險。
刀槍如林、腳步鏗鏘,一場大清洗就在無數人驚愕的目光中迅速開始了……
 

◎明朝小檔案:「土司府」
雲貴地區大多數的土司府皆背山而建,居高臨下,可以把領地盡收眼底。居高臨下既是一種軍事安全上的考慮,同時視野開闊,地理位置高,本身就是地位的一種象徵。府前同有拴馬樁、下馬蹬、石獅禦門。


【目錄】
第一章 戲中戲
第二章 直男的求婚
第三章 「暴露」身分
第四章 全面反擊
第五章 煽風點火
第六章 八卦版本大匯集
第七章 瘋狂大逃亡
第八章 洪閻王的怒火
第九章 刺殺楊天王
第十章 喪家之犬

內文精摘:
陸悠悠,聽起來有些女性的一個名字,初到省溪司一帶籌建司法衙門的時候,光是因為他比較女性的名字和清秀的外表,就很為當地土官、士紳所不屑。
但是經過近半年的努力,他的努力已經使他在當地人中間贏得了普遍的尊重。
由他負責的地方方圓三十里,這片區域內有兩個頭人和三個吏目,這五個土官再加上當地村寨的一些耋老、長老,共同構成了這片土地的統治階層。
朝廷要在這裡建立司法衙門,剝奪他們的一個重要職權,他們當然不開心,由於是臥牛嶺在協助朝廷實施這一措施,他們不敢明白反抗,卻可以消極抵制,為了贏取他們的支持,陸悠悠使盡了渾身解數。
他每日裡除了督促施工就是奔波在這些頭人、吏目、耆老、長老們之間,走訪談心、聯絡感情、打消疑慮,經過這麼久的接觸,這些地方勢力的代表,雖然不是心甘情願,卻也漸漸採取了合作的態度。
眼看著一座莊嚴的官衙從一片荒蕪的土地上矗立起來,只剩下最後的粉刷、清理工作,衙門所需的桌椅櫃幾等辦公用具業已打造出來,正在進行最後的打磨,當地土官對此衙門的成立也漸漸不再對立、抵制,陸悠悠心滿意足。
他的心血、他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白費,這半年多來,他吃不好、睡不好,像一頭老黃牛般任勞任怨,一番心血終究沒有白費!
他已經知道天王派楊大岐出兵了!很快,以調停名義穿過童家,進入原曹氏地盤的楊大岐就會與臥牛嶺聯手發難,一舉控制石阡銅仁兩府,到時候他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本地的最高統治者!
播州派來告知這一消息,令他早做準備的密探是一個走街串巷的貨郎,陸悠悠常從他那兒買廁紙。這個時代,對大明來說,只有較貧窮的百姓人家還用廁籌,稍稍講究一些的人家都用廁紙了。
省溪司這個地方更形落後,有些貧窮人家連廁籌都用上,但這樣的地方貧富差距也大,所以廁紙還是很有市場的。陸悠悠是童生,講究一些並不引人注意。
他買了一包廁紙回來,同時也得到了令他振奮的好消息。苦日子終於要熬出頭了,興奮之下,陸悠悠馬上招呼他的小跟班汪千和,叫他去買點酒肉以作慶賀。
「千和啊,千和,去!買半斤豬頭肉,三兩豆腐乾,再打兩角酒回來!」
汪千和很爽快地答應一聲,從陸悠悠手裡接過錢,就風風火火地出了門。汪千和年紀不大,今年才十四歲,但是在此地許多人家,這已經是成家立業,獨立門戶的大男人了。
陸悠悠對汪千和很滿意,平素裡對他也不乏拉攏。改旗易幟成為土司之後,陸悠悠需要一些得力臂助幫他治理這片領地,汪千和是一個很好的人選。
汪千和攥著十幾枚大錢,趕到鎮東頭的熟食鋪子,那熟食鋪子掌櫃給他切了肉篩了酒,汪千和便離開了肉食鋪子,雙方只是禮貌性地打了句招呼,別無閑言。
但是汪千和在接過用油紙包好的豬頭肉時,一張小紙條也悄悄遞到了他的掌心。汪千和無需找個隱秘處再看,他一路走,一路悄悄展開紙條,攤在掌心,不動聲色地就把那紙條上的字看完了。
他沒有作聲,只是輕輕抹了一下嘴巴,那張小紙條就被他吞到了肚子裡,如果有人不巧看見,也只會認為他是趁人不備偷吃了豬頭肉。又有幾人會注意到他看到紙條內容時,眸中倏然掠過的與他的年紀不太相稱的那一抹殺氣?
陸悠悠只覺得這孩子聰明伶俐,卻並不知道??他識字!
汪千和是和父親、大伯一塊兒被派來追隨陸悠悠籌建司法衙門的山民,而在此之前,他並不在山裡,而是在銅仁,他是葉小天出資籌建的那所文校的學生,他是那所學校第一批畢業的學子。
與他同期畢業的那些山民出身的學子,現在都和他一樣,分別在父兄的陪同下,追隨著某一位在地方上籌建司法衙門的播州間諜。他們都和汪千和一樣,在相近的時間裡,通過各種方式收到了相同內容的一張小紙條。
收割的季節,到了!

陸公悠悠,某年月日,於省溪司黃桑寨,夜食豬頭半斤、豆干三兩,飲酒兩角,卒。時年三十五歲。
臥牛嶺派往各地主持修建司法衙門的官員紛紛離奇暴斃,病死的、毒死的、掉進茅坑淹死的、被人刺殺而死的,死法五花八門。
施溪司,追隨落第秀才周玉文來此建造司法衙門的隨從們抬著他那具稀爛扁平的屍體,聚眾召開了一場控訴大會。
周秀才是在施工現場被大石滾子給輾死的。這座衙門倚山而建,地勢傾斜,用來平整夯實土地的那只大石滾子被人抽走了硌在下面的青磚,於是轟隆翻滾而下。
而堆放在路旁的一堆木料又突然垮塌,把猝不及防的周秀才撞倒在地,大木料還壓住了他的雙腳,使他脫身不得,於是當大石滾子鏗鏗地砸著地面輾過來,一直砸到山腳下時,他只剩下雙腳還是完整的了。
周秀才的小跟班、同樣畢業於銅仁文校的左謙熠激憤地大聲控訴著:「周秀才是楊應龍派來的人暗殺的!楊應龍圖謀不軌,意圖侵佔石阡銅仁兩府,是以要先行剪除臥牛嶺羽翼,可我們會向他屈服嗎?絕不!」
左謙熠的父親唾沫橫飛地幫腔道:「俺家狗剩兒說得對!楊應龍可是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壞透了。播州百姓交重稅納重賦,苦哇!他現在還想來禍害咱們?俺們絕不答應!」
左謙熠是讀書識字後才改的名字,以前就叫狗剩子,被老爹當眾叫起小名,左謙熠稍微有些尷尬,但他馬上振臂大呼道:「倒下一個周秀才,還有千千萬萬個周秀才!我們會繼承周秀才的遺志,永不屈服!」
「說得好!狗剩兒啊,你一直跟在周秀才身邊,這裡的事兒你比我們都明白,爹支持你接替周秀才,帶著大傢伙兒繼續幹!大家說怎麼樣?」
「我贊成!」
「行啊!狗剩兒啊,你就接替周秀才吧,我們都聽你的!」
眾人紛紛應和,左謙熠趁熱打鐵地道:「咱們不能讓葉土司失望,不能讓施溪司的父老們失望!各位叔伯既然信得過,那小侄謙熠就接替周秀才,咱們這施溪巡捕司,一定會建立起來!」
同樣的事不僅發生在省溪、施溪兩地,曾經在銅仁文校學習並被派至播州間諜身邊充當跟班小廝的那些少年們在這些間諜離奇暴斃後,紛紛被推舉出來,接任了他們的職務。
與此同時,本該在六龍山中培訓土司死士的華雲飛也出現在臥牛嶺上,不只他來了,由他負責訓練的、那些從銅仁武校畢業繼而又被選拔出來成為死士的年輕武士們也隨他一起出現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