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05重返狼群二部曲【風雲30週年紀念典藏版】

2022年10月新書預告:
出版類型:文學經典小說
書系列別:風雲時代三十周年紀念暢銷典藏版
書系編號:A-005
書籍名稱:重返狼群二部曲【風雲30週年紀念典藏版】
作  者:李微漪
譯  者:
定  價:$45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624頁
ISBN:978-626-7153-37-6
原印條碼:978-626-7153-37-6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22.10.20
出版重點:
※愛,就是永遠的關懷與支持!虎媽狼子劇情真實上演,中國第一「狼女」李微漪超越生死之作!
※明明已經放狼歸山了,為什麼又要再次千里迢迢的找到牠?重回狼族的格林在多年之後,還會認得她嗎?本書紀錄片已於2017年上映,並榮獲國際紀錄片節「最佳新人紀錄片獎」!
※圖騰仍在飄揚,狼已成為傳說!當這隻小狼意外走進她的人生,她的生命從此有了不同的意義,也開始了他們史無前例的奇妙情緣和永遠無法割捨的心靈羈絆!且看「格林童話」另一章!
※《重返狼群2》是《重返狼群》的續篇。格林重返狼群兩年後,回到城市的李微漪聽說格林在草原被抓,心急如焚的她和亦風決定在過年前夕再回草原尋找格林,同時也全程記錄了狼群的繁衍遭遇和草原上的幾種動物家庭的生死離合。
※《狼圖騰》作者姜戎、央視主持人 白岩松….等見證推薦。
作者簡介:
李微漪,女,四川人。畫家、作家,曾在草原與狼同生共死長達八個月。歷時兩年半,根據當時日記和珍貴的影像資料,整理成四十萬字的《重返狼群》。出版作品:長篇紀實文學《重返狼群》、《重返狼群二部曲》(風雲時代出版)、《讓我陪你重返狼群》,此書同名電影於2017年上映。 同名網路紀實劇於2021年3月在優酷網播出,劇中李微漪再走重返狼群之路。
這是一人一狼以命成就的書,她說:其實我只是一個記錄者,真正的作家是小狼,牠是我書中所有故事的創造者,我在牠的故事裡笑著哭,哭著笑……牠要透過我的文字告訴人們有關自由、競爭、生存、夢想、尊嚴、情誼、草原和狼……
內文簡介:
風雲三十  堅若磐石  時代傳承  珍藏一世
重返人群  再續人狼永世前緣
重返狼群  寫下真愛不朽傳奇
人狼不可思議的連結,譜成新世紀神話!
已經放生回歸的小狼,還會再記得她嗎?
多年之後的再次重逢,竟是另一次心碎?
一個關於自由、生存、夢想、尊嚴、草原和狼的故事
「格林回來了!格林!」亦風的聲音哽咽了。
「格林……」我的淚花把那兩顆星綠朦朧成了四顆、六顆……
兩年了,我幾乎是看著星辰月落,
整夜整夜地盼望著這種重逢時刻。
是你嗎?這不再是夢了吧,我揪起臉頰,又急忙鬆手,
不,哪怕是夢,我絕不要醒!
意外從老牧民手裏救下的小狼,在作者「照書養也照豬養」的照料下,竟長成一隻漂亮的大狼,只是都市本不是小狼真正的家,於是經過一番「職前訓練」之後,她終於痛下狠心,在2011年2月將格林放回原野。然而,即使人狼殊途,格林卻是她心中永遠的牽掛。因此當她看到微博中讀者的緊急留言,說格林被抓,正待價而沽時,潛藏多日的母性再也忍不住,她決定立刻去解救格林。然而,歷經了一年的尋找,嘗盡大自然艱苦的考驗,更幾次遭遇盜獵者險些亡命,經過九死一生後,就在她幾乎要放棄的時候,她終於見到了日日思念的格林,還有牠的下一代,只是,這次的重逢,卻是令人心碎的結局……
※【名人評價】
李微漪通過實踐,用自己的出生入死走出一個榜樣,一個信仰路子,這個信仰就是眾生平等,愛即自由。──知名媒體人  安波舜
中國所有的野生動物學家,沒有一個有李微漪這種經歷的,也沒有一個人想重複這種經歷。李微漪是真正喜歡狼,使我們心靈最軟的部分接受她那樣的文化。──央視資深主持人  趙忠祥
※【書中金句】
◎不是人類拋開了隔閡,動物就一定得迎合我們!
◎我們能拯救一匹狼的命,我們能改變狼的命運嗎?
◎人類學會了直立行走比其他動物站的更高了,視野更廣了,走的更快了,心裡大地也更遠了,但是人的根還在這片土地上。我們是不是能夠低下高貴的頭,認真的俯視一下我們的根源呢?
◎曾經,幸福圍繞在我們身側的時候,我們卻追尋不停,被期待所迷惑,為求之不得而苦惱,可是有些東西在不知不覺中失去,就再也回不來了。
◎天地狼心,道是無情卻有情。念念不忘也是需要勇氣的,既然都去了,就堅持到自己不後悔吧。
◎人們也許會認為自己曾經施以恩惠的動物應該對人感恩戴德,似乎他不親熱就算狼心狗肺,不溫暖就是「白眼狼」。但我現在更能理解格林-在狼的眼裡愛一定平等的,可是人與狼之間的大關係從來都是不平等的。人狼之爭中處於劣勢的狼幾近滅絕。
◎格林,如果有來生我願轉世為狼和你成為真正的母子,我們一起奔跑在天邊,也許只有這樣我才會真正明白你為什麼悄悄的來,又為什麼默默地離開。
我今生為人,很貪心,見了還想再見,聚了還想再聚,我已經把你當成我所擁有的。其實在生命的盡頭,我們註定將失去所有,也許這「所有」原本就不屬於我們。
※【目錄】
第一章   格林被抓了!
第二章   狼的剩宴
第三章   救狼
第四章   狼山之巔
第五章   動物園裏的新狼
第六章  對面山上的影子
第七章  天賜良駒
第八章  一張羊皮引發的「血案」
第九章  平原狼窩
第十章  必須趕在盜獵者前面
第十一章  奇怪的壓痕
第十二章  山神 狼與鹿
第十三章  將計就計
第十四章  誰幹的!
第十五章  大山的精靈
第十六章  盜獵者來了,你得離開這兒……
第十七章  劫難
第十八章  福仔和小不點
第十九章  小邦客和小蘿蔔
第二十章  護崽的母狼——辣媽
第二十一章  辣媽教子
第二十二章  與狼為鄰
第二十三章  人禍天災
第二十四章  老阿爸的擔憂
第二十五章  狼,調皮得很
第二十六章  追蹤打魚狼
第二十七章  口蹄疫襲捲整個草原
第二十八章  又發現一隻小狼
第二十九章  深夜來了一匹大狼!
第三十章  十月,鶴之殤
第三十一章  壞人,好人
第三十二章  「邦客圖騰!狼來了!」
第三十三章  四狼探母?
第三十四章  我們來得太晚太晚了
第三十五章  「狼群吃了一個人!」
第三十六章  誰動了我們的狼雕?
第三十七章  狼子歸來
第三十八章  格林,我想抱抱你
※【內文精摘】
一、格林被抓了!
「格林!格林……是你嗎?」我用電筒照著前方雪地上隆起的一團黑影,輕喊了兩聲。
狼影應聲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積雪,脖子上的鐵鏈嘩啦作響。夜色中,這匹狼被拴在特警部隊靠近路邊的鐵欄桿圍牆外,一雙綠眼睛怯怯地盯著我們的電筒光。牠埋頭豎耳,努力收縮瞳孔,想看清楚燈光背後的人。牠旁邊相隔四五米的地方還拴著兩隻大藏獒,衝著我們的電筒光狂吠,掙著鐵鏈撲咬。
亦風沉聲道:「格林還在就行,先別驚動部隊裏面的人,咱們天亮再來。」
我深知夜晚藏獒的厲害,關掉電筒,悄悄離開。
現在是二○一三年一月廿五日深夜,還有十四天就過年了。若爾蓋草原下著大雪,街邊行道樹上的雪越積越沉,壓得一些枝條幾乎垂到地面上。縣城裏很冷清,只有一家賓館還掛著營業的牌子,我們成了這家賓館僅有的房客。
我捧著一杯熱水坐在窗前,隙開一條窗縫,吹著雪風,儘量讓自己焦慮的情緒冷靜下來,我得想辦法救回格林。
這讓人放心不下的狼兒子,自從二○一一年二月二日回歸狼群到現在,牠離開我們有七百多天了,這七百多個日夜,我沒有一天不想牠。
格林小時候的照片、我們在一起的影像、留著牙痕的電視遙控板、踩著小爪印的畫……我珍藏著每一件我所能記住的東西,彷彿只有這樣才不會被時間帶走。
我們和格林散步的郊外空地上修起了一座座高樓,綠化帶變成了停車場,樓頂天臺立滿了看板……我也常常像這樣呆坐在城市的窗邊,用格林的視角看著外面的變化。回憶慢慢舊了,只有這城市新得越來越陌生。
我將格林的故事寫成《重返狼群》,讓更多的人記住這隻小狼,讓更多的眼睛關注中國狼的生存。人們最牽掛的就是格林現在怎麼樣了,牠還活著嗎?每當人們問起,我的心就緊縮在一起,我很怕,怕突然有一天傳來格林被捕殺的消息,甚至夜裏都會夢見格林饑寒交迫地哀嚎。多少次我想去找牠,可是又怕好不容易放歸的小狼有了「親人」的召喚會遭到狼群的排斥。我更怕的是,再也找不到牠了……
今天早上我和亦風還在成都。我照常打開電腦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卻突然看到微博中彈出一位讀者的緊急留言:「微漪,我剛從若爾蓋草原旅遊回來,格林已經被抓住了,被人用鐵鏈拴在特警部隊門口賣呢!」
我腦袋裏一陣轟鳴,有那麼一瞬間根本看不清螢幕上的字。格林從小被人撫養長大,牠對人沒什麼戒心,自從我們將牠放歸草原以後,我日夜懸心牠會被人抓住,沒想到長久以來的噩夢終究成真了。我心急火燎地叫上亦風,立刻開車趕回若爾蓋!
趕到若爾蓋草原時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我們摸黑找到了讀者所說的特警部隊,下車繞著部隊鐵欄桿圍牆搜尋,在離部隊大門不遠處的牆根兒下,果然發現了被拴的狼。
雖然當時黑燈瞎火的看不清,但是我喊「格林」的時候,那狼確實站了起來,似乎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牠可能認出我們了吧。我越想越心寒——格林怎麼又落單了?難道牠熬不過這個冬天,到人類的地盤來找食被抓住了?又或許,那些人看見格林不怕人就把牠給誘捕了?
「糟!」我心一緊,「特警部隊是執法部門,難道格林闖禍了?牠傷人了嗎?」
「不會。這又不是人犯了法蹲大獄,況且格林的性格我們太瞭解了,牠不可能傷人。狼如果真傷了人,肯定早就被打死了,怎麼可能還拿來賣呢?」亦風說。
我逐字咀嚼網友的留言,不對味兒:「執法部門肯定不會賣野生動物……網友是不是說錯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甭管什麼情況,咱們最擔心的是格林死了。現在牠雖然被抓住,但總算還活著,只要活著就總有辦法救牠出來。有這麼一次被抓的經歷,下次牠會學聰明點兒。」
天剛亮,我們就把車開到離特警部隊圍牆最近的路邊,兩隻藏獒還在,格林卻不見了,只有一截鐵鏈拖在牆根前的雪地上。我們的心涼了半截,難道昨夜驚動了裏面的人,這麼快就把格林弄走了?
「格林!格林!」我們搖下車窗喊了幾聲,沒動靜。
我不死心,下車走近一點,雙手攏著嘴:「嗷————」
牆根前的雪堆拱動了兩下,格林披著一身的積雪站了起來,盯著我看。牠在!躲在雪窩子裏了!我的心快蹦出胸腔了:「格林,別怕,媽媽來了。」我邊說邊死盯著狂吠的藏獒,小心翼翼地繞過去,餘光瞄見格林緊張地踮了踮爪子,尾巴夾在肚子下面。
快要靠近了,我喉嚨裏嗚嗚呼喚著。這聲音狼兒再熟悉不過了。格林繃直了鐵鏈,使勁探過頭來嗅聞。我急忙伸手過去,一把抱住雪娃娃般的格林,撥開牠頭頂的積雪……咦,額頭上沒有疤痕!再捧起狼臉一看,生疏的目光!牠不是格林!
我「哎呀」一聲撒手後退,「心跳」霎時轉為「心驚肉跳」!格林被捕的消息先入為主,我靠近這狼時光顧著提防藏獒,也沒細看,竟然冒冒失失地抱住了一匹陌生狼!
再看那匹狼,牠比我還緊張,抖抖身上的雪,夾緊尾巴,耳朵直貼到了腦袋後面。牠脖子上勒著一個繫著死扣的皮項圈,緊得幾乎嵌進肉裏,頸間一圈皮毛早已被磨得光禿禿的,喉部的毛團裹著暗紅的瘀血黏結在項圈上,牠顯然被人拴了很久了。牠試探著嗅我的味道,伸出舌頭使勁舔我的手背,絲絲啞聲伴隨著鐵鏈勒喉的咳喘。雖然是不同的眼睛,不同的狼,但那親近人的表情,還有祈求撫觸的嗚嗚聲和格林小時候太像了。
牠怎麼會被拴在這裏?我揪著心本能地伸過手去,任牠把手指叼含在嘴裏輕輕咬著,只盼牠別再掙扎,別再讓那項圈更深地勒進喉頭……
暖暖的狼吻是多麼久違的感覺啊。我仔細看這匹狼:牠牙口很輕,不到兩歲,可能因為牠長期被拴養營養不良,瘦得像一道閃電;雖然早已成年了,可是牠的身形卻只有格林八個月時的大小。撫摸狼背,長長的狼鬃掩蓋之下,牠的脊梁像斧片一樣刺手。牠那麼乾瘦,我甚至可以隔著皮毛把拳頭伸進牠的兩片肩胛骨之間。我記起包裏有讀者送給格林的奶糖,摸出一把剝給牠。
「女娃兒膽子夠大嘛,牠居然不咬你。」部隊大院裏,四五個穿特警制服的人被藏獒的吠叫引了出來,「這狼你要不要?賣給你。」
真的要賣啊?我驚詫地看了看那幾個人,又下意識地望了一眼特警部隊的門頭。
「這狼哪兒來的,怎麼會拿出來賣?你……是警……?!」我死盯著賣狼人胸前的警號。
有個人聽出我語氣不對,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
亦風連忙接話:「我們是來旅遊的,聽說這裏有狼要賣,過來問問。」
感覺是買主,對方一樂,大大方方地說:「就是這隻狼,你們給多少錢?」
亦風反問道:「你要多少錢?」
特警笑了。「前幾天有人出價一萬五,我還在考慮。你瞧這狼皮,少說也值七八千,齊脖子這點兒壞皮不要了就是。」他用手掌在狼脖根處做了個切割動作,又伸手捏起狼下巴,像展示牲畜一樣掰開牙口,「你看這狼牙多完整,我們餵的全是剩飯剩水,沒嚼過骨頭,一點磨損都沒有,四顆獠牙也得值兩三千。這個狼舌頭,沒死以前把它挖出來,是最好的哮喘藥。狼肉補氣壯膽,狼骨狼髀是辟邪的……誠心價,兩萬!你拿走。」
狼掙脫嘴巴往我腿邊躲,抖得狼鬃都豎了起來,牠或許聽不懂這些人說的話,但肯定明白牠會發生什麼事。
我忍不住說:「狼是保護動物,販賣野生動物違法你知道嗎?」
「你跟我們講法?」特警笑了,「少扯這些閒話,要買就買,不買走人。」
一句話就把我嗆了回去。亦風把我拉到身後,跟那幾個特警遞煙打著圓場,探聽狼的來歷。特警只說這狼是從小拴養大的,其餘的便不再多說。亦風只得作罷:「這樣吧,狼先別賣,我們商量商量明天再來。這個項圈能不能放鬆一點?」
「不能鬆!開玩笑,這是狼!牠只要抓住一丁點機會都會掙脫逃跑!」
雖然這隻狼不是格林,但是愛狼敬狼的人哪能看著狼任人宰割。當初我們送一隻小狼回歸狼群何其艱難,甚至連命都捨得豁出去,因為我們知道如今草原上的狼死一隻就少一隻。這隻狼必須救!
我和亦風商量再三,我們不能買狼,一旦買了,賣狼有利可圖的消息傳開,就會有更多人去抓狼掏狼崽,更助長了盜獵販賣之風。這事兒得找部隊領導,畢竟這是特警在政府部門門口賣狼,知法犯法的事當領導的不可能不管。
第二天上午,我們又來到特警部隊圍牆外,確認藏獒已拴好,才小心地靠近狼。狼衝我們友好地搖著尾巴,鼻頭微微聳動。我摸摸牠的頭,剛把奶糖和肉塊掏出來,原本溫馴的狼突然人立起來,獠牙畢露,一雙前爪劈頭蓋臉朝我抓來!亦風「哎呀」驚叫一聲,迅速把我拉開。「呼」的風聲過去,狼爪從我臉前揮下,一爪子就把我手裏的肉打落。狼猛撲上來搶肉,「嘩啦」一聲,鐵鏈繃緊,狼眼看著肉掉在了地上。
「快讓開!牠聞到肉味兒了!」亦風急喊。
我踉蹌退後,伸手摸臉,有點熱辣辣的,還好沒抓破,兩人驚魂難定。
那狼不顧鐵鏈勒喉,一遍一遍地飛身撲來,但離地上的肉塊總是差著那麼一點兒,搆不著。狼被勒得嘶聲啞叫,狼牙咬得喀嚓爆響,眼珠子瞪出了眼窩,紅得幾乎炸出血來!
牠沒見過肉?!我哪敢再伸手,忙撿了一根木棍把肉挑過去。狼一口咬斷木棍,像驅逐了一個競爭對手。牠快速搶過肉叼到牆角,用爪子護住,齜牙環顧,低聲咆哮著警告周圍的競爭者。直到我們緩緩退到讓牠安心的距離,狼才收起了凶相,挪開狼爪,舔掉肉上的泥土,深深嗅聞著,像審視至寶。
牠平息氣喘,迸出兩聲沙啞的咳嗽,埋頭把脖子上的項圈略微抖鬆一點。牠並沒有立刻狼吞虎嚥,反而看著眼前的肉發呆。好一會兒牠虔誠地閉上了眼睛,側頭趴下上半身,用脖子在肉上摩挲著,打個滾,起身抖抖毛,換另一側身子,再滾……
我不忍看下去,這動作我們再熟悉不過了。小格林第一次找到囫圇個兒的死羊羔時也是這樣頂禮膜拜。格林算幸運的,而這隻已然成年的狼卻只能在鐵鏈的束縛下,對這巴掌大的一小塊肉舉行那屬於狼的古老的儀式。儘管牠和格林一樣從小遠離了狼群,但牠們的記憶深處都烙印了這份狼族的傳統。
直到「食祭」進行完畢,牠才嚼著肉塊艱難地往緊勒項圈的喉嚨裏吞。看著狼喉嚨裏肉塊的鼓包擠過皮項圈,我和亦風也不由自主地咬牙梗著脖子,似乎能幫牠嚼幫牠咽。
吞完肉,狼又把散落一地的奶糖也找來吃得乾乾淨淨,這才湊過來用爪子搭在我的膝蓋上,委屈地舔著我們的手。我蹲下時,牠又用濕鼻子嗅嗅我臉頰上差點被牠抓傷的地方。我和牠碰了碰鼻子,狼見了肉本該如此,怎麼會怪你呢。亦風托起狼爪,那本應銳利的爪尖已經在水泥地上磨禿了。狼啊,再忍一忍,我們等會兒就找人放你回家。
藏區冬季大多上班很晚。臨近中午,部隊裏漸漸有了幾個人走動。我們剛走到特警部隊門口,就被端著槍的警衛攔了下來,別說是找部隊領導了,門都不讓進。我跟圍上來的特警據理力爭要求放狼,反而被說成是要鬧事兒。雙方越說越僵,亦風連拉帶勸把我拽回車上:「不進去就不進去吧,這是部隊,別硬闖!我們在門口等,總能等到領導出來。」
主意一定,每天我們都去圍牆外看那隻狼,把肉割成方便吞咽的小塊給牠。然後靜靜等在部隊附近,然而三天過去了,沒等到一個管事兒的人。臨近春節,都放假了。
等到第四天,我倆心情很煩悶。越是看著那隻狼越是掛念格林。突然很想重回故地,去狼山狼洞狼渡灘看看。好久沒回去過了,不知道格林還在不在那一帶。
走在狼渡灘中,我們曾經和格林一起生活過的地方,到處灑滿了回憶。
下車步行一個多小時,兩人一直沉默無語,剛翻過狼山前的小山包,亦風就驚呼起來。我抬頭一看——山腰上一個小黑點,那不是我們曾經住過的小房子嗎?可是一年前我們回來那次,分明看見小屋已經被強風掀垮,我倆還在廢墟邊傷感了好久,這會兒怎麼……我摘下墨鏡細看,白雪中,那小房子竟然像一個夢境一樣依然立在山腰上,彷彿它一直就在那裏等待著遲歸的主人。
我們快步奔向山腰的小屋。小屋被修繕過了,加了幾道木頭的梁柱,屋頂的玻纖瓦也被理順蓋好,還壓上了石塊防風。壘牆的磚頭有新有舊,東北面的老牆還是原來的,西面的新牆將房屋面積擴寬了一米多。門窗也是從前的,依稀可見格林當初撓門的抓痕。窗戶被屋裏堆放的雜物遮擋住了,門是半掩著的,我隔著一掌寬的門縫向內張望,屋裏暗沉沉的,佈滿蛛絲,散發出一股塵土氣息,顯然很久沒人住了。
微風穿過門楣縫隙,吹出柔和的嗚嗚聲,彷彿是格林幼年時,我對牠輕聲哼唱的安眠曲。我的眼眶泛潮,屏住呼吸緩緩推開屋門,「吱——呀——」多麼熟悉的聲音……陽光射進了屋子,被驚醒的微塵在光線中飛舞,塵埃落處,我們用過的爐子、床墊、水壺、牛糞筐都在,甚至我們以前從狼山下撿回來的牛頭骨也靠在門邊。環顧一圈,處處都浮動著格林和我們的影子,滿屋往事彷彿聚成旋渦,頃刻間將我捲入了時間的深處。
還是那扇窗——記得那年沙塵暴遮天蔽日,我就坐在這窗前,用狼絨毛和草棍兒做成的「棉簽」幫格林掏鼻孔裏的黃沙,亦風給我們點蠟燭照亮,笑問:「《西遊記》裏寫的黃袍怪八成兒就是唐僧他們遇到沙塵暴了吧?」
每當狂風暴雪無法外出覓食時,格林和我就趴在這窗前,餓著肚子苦等天晴。
嚴冬的高原上,如果吃不到肉,就連喘氣的力量都沒有。我還記得我和亦風忍不住偷吃了格林藏在雪窩子裏的兔子以後,也是虧心地躲在這扇窗下,幾天後,卻看見格林又在雪窩子裏再次為我們埋下牠獵捕回來的兔子,當格林抬起頭望向小屋,狼鼻梁上綴滿了積雪,我永遠忘不了格林向窗子裏投來的深沉目光。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