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干戈(一) 七步干戈(二)
七步干戈(三) 七步干戈(四)七步干戈(1-4冊)完結篇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行政院長劉兆玄(上官鼎)
昔年叱吒風雲的武俠著作
*著名武俠評論家林保淳作推薦序
*特邀國寶級藝術文學家楚戈封面題字

 

【導讀推薦】--著名武俠評論家--林保淳

 上官鼎與武俠小說

       ──七步干戈所映現的情懷

在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上,「上官鼎」是一個很特殊的名字。

「上官」複姓,在百家姓中居於「司馬」和「歐陽」之間,並不是常見的姓氏;但卻是武俠小說世界中顯赫的世家,饒具古典、俠義的氣息。寫武俠而以上官為姓,是非常符合武俠小說情味的。

 「鼎」是古代用以調和五味的器具,因而有「調和鼎鼐」之說;它也是象徵國家的重寶,相傳大禹聚九州貢金鑄了九個鼎,夏、商、周代代相傳,春秋時期,還引起楚莊王的覬覦,欲問「鼎之輕重大小」。三代的鼎,一般是圓腹、兩耳而三足的,因此我們常說「三足鼎立」──而這顯然是「鼎」的命意所在,劉兆藜、劉兆玄、劉兆凱三兄弟,共用這一筆名,合力撐開了自己一片武俠的天空。空軍將軍劉國運一門六博士,都是學理工出身的,而這隻鼎卻跨越到文學界,兆藜寫男女之情,兆凱寫英雄演武,而文學根柢深厚、文字清新暢達,富於想像、巧於結構的劉兆玄,無疑是最關鍵的一隻腳。

 上官鼎的「鼎」,或許在取名時也隱含著對自己未來武俠創作分量的期待。試看那個武俠小說正風起雲湧的時代,一九六○年,是台灣武俠小說在經歷「暴雨專案」無情的掃蕩後重新轉型出發的重要的一年,前輩作家臥龍生的《玉釵盟》正開始展現膾炙人口的魅力、司馬翎的《劍神傳》逐漸模塑著一代大俠石軒中、諸葛青雲的《一劍光寒十四州》持續著白馬青衫江湖行;而一代奇才古龍,則從《蒼穹神劍》到《孤星傳》,聲譽鵲起,英風俠影,縱橫於武林之中。此時,上官鼎的《蘆野俠蹤》,也不甘寂寞的以新秀姿態,在江湖中留下了身影與蹤跡。面對著前輩、頡頏著同儕,這時的劉兆玄,年方十八,還是師大附中高三的學生,少年英銳如斯,如果說沒有武林雄心,沒有自我期許,純粹是「著書只為稻粱謀」,恐怕也是不可思議的。儘管這隻鼎的輕重大小,尚沒有明確的定論,而且他自己也未必充分意識到,但三劍齊揮,啼聲初試,上官鼎就已經締建了未來武林重鎮的初期架構。

但真正讓上官鼎樹立旗號,打響知名度的,是他的第二部作品《劍毒梅香》。

《劍毒梅香》(一九六一)原本是古龍與清華出版社簽約所寫的武俠小說,但不知何故,古龍中途輟筆,只寫了前面三集,是劉兆玄自告奮勇,承接而續寫的。據說古龍後來十分懊悔,因為他對書中以劍術、輕功、掌力、詩、書、畫、色七項絕技傲視天下的「七妙神君」梅山民,太過喜愛了,而此一原是他精心撰造的故事,卻為上官鼎無心中承繼過去,失去了主導權,不免覺得萬分可惜。古龍在一九六一年的《遊俠錄》中仍念念不忘「七妙神君」,刻意延續梅山民─←辛捷─←丁伶─←石慧的譜系;而後來更索性重寫一部《神君別傳》,以續前緣。

《劍毒梅香》由古龍肇始,卻由上官鼎續完。此書也是上官鼎成名之作,書中敘寫父母慘遭仇人所害的少年辛捷,巧遇武功盡失的七妙神君,學成七藝後,以七妙神君的身分行走江湖,一面尋訪仇蹤,一面代師雪恨,中間經歷了與方少?、金梅齡及張菁三位少女的情感糾葛,最後奮起抗衡天竺番僧,終成一代大俠的故事。全書故事線索明快清晰,易讀易懂,很合乎通俗的三昧,而其中對情感的描摹較為出色,上一代梅山民因「色藝」而生的糾葛、新一代辛捷因多情導生的波瀾,乃至辛捷與吳凌風友情與感情的衝突,寫來多格外著力。

上官鼎從一九六○年開始創作,到一九六六年寫完前半部《金刀亭》(後半為偽作),其後遠赴加拿大留學,在這六、七年間,除了前述諸作外,大約完成了《沉沙谷》(一九六一)、《鐵騎令》(一九六一)、《烽原豪俠傳》(一九六二)、《七步干戈》(一九六三)、《俠骨關》(一九六四)等,共九部作品,其他皆屬坊間冒名頂替、魚目混珠的偽濫之作。其中,《七步干戈》是最為人稱道的代表作之一。

《七步干戈》,顧名思義,寫的是兄弟間的衝突與仇怨,這頗讓人立刻聯想到上官鼎也是家有六兄弟。上官鼎家中六兄弟,在大哥劉兆寧領軍下,步調齊一、感情融洽,早已傳為昆玉美談。劉兆玄對兄弟情誼的眷念,早在《鐵騎令》中就有所展現。《鐵騎令》這部作品,雖向來未受足夠的矚目,但是他唯一一部企圖將武俠與史事結合的作品,在點到為止的敘事與穿插中,即已具有相當不凡的史識,對秦檜之所以必欲置岳飛於死地,能直指出高宗與徽、欽二帝之間的矛盾。書中以青蝠劍客挑戰「武林十三奇」為骨幹,而著力描摹十三奇中最富聲望的鐵旗岳家父子五人的事跡,父慈母愛、兄弟同心,各有奇遇;而於岳家芷青、君青、一方、卓方四兄弟的相互扶持友愛,顯然特別眷顧,甚至還以秦檜、秦允兄弟的一場箕荳相煎作了對比。

《七步干戈》則更進一步,從誤會、衝突到渙然冰釋、醒悟的過程中,凸顯兄弟情誼之難能與可貴。此書表面上以天劍董無奇、地煞董無公及董其心、齊天心兩代的兄弟反目為主線,但矛頭所指,卻是針對其中挑撥離間、設計陷害他們的禍首「天禽雙座」,強調的反而是血濃於水的家庭父子、兄弟之情。本書更感人的是丐幫諸豪傑的英風浩氣,以及董其心與這些草莽英俠間生死不渝的真摯友情。就在故事的最後,當董家上一代的誤解冰釋時,董其心、齊天心這兩位堂兄弟,眼看著又要為莊玲這位可愛的女子拔劍相向時,董其心想起了三國曹家兄弟煮豆燃萁的故事,想到了董家兩位老人一世的仇怨,「七步干戈歷史豈能重演」?他毅然決然的就做了退讓。儘管這樣的退讓說服力明顯不足,且不免令人質疑,但卻深刻透顯了這部小說的主題。

 在現實社會上,劉兆玄是外和內剛,有為有守,且非常堅持原則、定見不疑的人,這讓他在歷任大學校長或政務官的時候,擁有相當高的聲望,但也得罪過不少的人。化名為上官鼎,寫起小說,他有時候也難免會因刻意強調某些特定主題意識而犧牲、扭曲了書中人物的性格,且兄弟同心,未必才力亦相同,三人輪番上陣的寫法,不免也有不少顧此失彼的窘狀。這或許正是上官鼎雖成武俠重鎮,卻未能蔚然成宗師的原因。

劉兆玄大抵志也不在成為一個作家,和大多數的武俠作家一樣,他喜愛武俠文學,也投入武俠創作的行列,但武俠創作,不是他安身立命之所在,更未必會因此而高抬武俠文學的價值──或者,他只是將武俠視為他的「少年英雄夢」,而成長之後,還有更重要的夢想該去達成。上官鼎的「鼎」,另有一個「調和鼎鼐」的功能,這與他目前所擔任的「行政院長」職位,或可密合無間了。

內文簡介:

《七步干戈》是上官鼎最為人稱道的代表作之一。顧名思義,寫的是兄弟間的衝突與仇怨,這頗讓人立刻聯想到上官鼎也是家有六兄弟。

 

《七步干戈》從誤會、衝突到渙然冰釋、醒悟的過程中,凸顯兄弟情誼之難能與可貴。此書表面上以天劍董無奇、地煞董無公及董其心、齊天心兩代的兄弟反目為主線,但矛頭所指,卻是針對其中挑撥離間、設計陷害他們的禍首「天禽雙座」,強調的反而是血濃於水的家庭父子、兄弟之情。

 

本書更感人的是丐幫諸豪傑的英風浩氣,以及董其心與這些草莽英俠間生死不渝的真摯友情。就在故事的最後,當董家上一代的誤解冰釋時,董其心、齊天心這兩位堂兄弟,眼看著又要為莊玲這位可愛的女子拔劍相向......

內文試閱:

一 箕豆相煎

 

日正當中。

那座奇特的高峰孤獨地睥睨著四周的山巒,說也奇怪,那座山峰與四周都脫了節,周圍的山巒就沒有一座與它相連,就更不可能從四周的山尋到一條路走到這孤峰上來了。

只是在左面,一座長滿松樹的山頭與它相距僅僅只有十餘丈之隔,雖說只有十幾丈,但是這一道深溝相隔上下數千仞,絕無相連之處,溝谷下一片淡淡濛濛的青霧。

就在那孤峰的尖兒上,相對立著兩個人。

左面的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道士,紅潤的臉色襯著雪白的鬍子,像圖畫書上的呂祖一般。右面的卻是一個又高又胖的大和尚,年齡怕不也有七十上下了。

老和尚揮舞著單薄的僧袍大袖,說話的聲音宛如古鐘一般,在空氣中凝聚不散:「周道長,也虧你尋的好地方,只是這地方雖絕,這一道天溝隔絕通路,倒也沒有難倒我老和尚。」

白髮道士稽首道:「大師言重了,貧道又怎敢拿這區區十來丈的山溝考較大師,飛天如來的輕身功夫獨步天下,想想貧道怎會班門弄斧?」

老和尚嘿然笑了一聲道:「只是周道長這地方選得妙,天下武林豪傑欲知貧僧與道長之約結果如何的人何止千萬,這一下恐怕都只得在四周的矮山上乾等了,想當初,武當崑崙掌門之戰每次都轟動武林,咱們這次只得邀清風日月為證了,道長不覺太寂寞了麼?」

老道士捋髯長笑道:「自三十年前大師在北崑崙怒擲武林怪傑曹子孟後,飛天如來之名如日中天,依貧道愚見看來,只怕縱使令師崑崙大俠復生,怕也難及得大師今日功力,試想貧道怎敢當著天下英雄面前敗在大師手下?是以只好選擇這地方啦。」

老和尚長眉一掀道:「周道長何必過謙,故作違心之語,武當一脈自從你周道長接掌以來,蒸蒸日上,威霸武林,莫說天下英雄,只怕便是道長自己本人也暗自以天下第一高手自許了吧!」

老道長笑道:「大師的話還真說到貧道心眼兒裡去了,只怪天老爺生了我周石靈,又生了你飛天如來,有你飛天如來在,貧道敢妄稱天下第一這四個字麼?」

老和尚辭鋒如箭,他緊接著道:「如此說來,周道長若是今日勝了我老僧,便以『天下第一』自許了?」

老道長沒有想到他如此一說,但是他立刻朗聲道:「大師不必在唇舌上爭勝,不說你崑崙飛天如來,少林的不死和尚,天山的冰雪老人,個個都是愈活愈健朗,憑我周石靈夠得上麼?再說還有那……」

說到這裡,忽然住口,臉上顯出凜然之色。

老和尚道:「貧僧知你心中所欲說的是誰──」

老道士點了點頭,低聲道:「那人近來似乎已經達到御劍飛身的地步了……」

老和尚再也忍不住,睜目喝道:「你是說董無公?」

老道士道:「不錯,正是董無公!」

說到這裡,他長歎了一聲接著道:「董無公在三個月之內連斃十餘武林成名高手,劍下不留半個活口,其手段之狠之毒,令人不寒而慄,看來此人功力之高,已是驚世駭俗了……今日……今日之戰,若是貧道敗了,日後尚望大師為武林正義,多多注意地煞董無公的行蹤……」

老道士原是在口齒之中與和尚唇槍舌劍,但說到這裡,觸動了他滿腔悲天憫人之情,聲音竟自有些顫抖起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