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騎令(一) 鐵騎令(二) 鐵騎令(三) 鐵騎令(1-3冊)完結篇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鐵騎令》為上官鼎作品中相當奇特的一部,因為這部作品寫的是兩代人的故事,而上一代所佔的份量,無論在情節比例或象徵寓意上,都不比年青一代為少。

*行政院長劉兆玄(上官鼎)昔年叱吒風雲的武俠著作

*著名武俠評論家陳曉林作推薦序
*
特邀國寶級藝術文學家楚戈封面題字

作者簡介上官鼎

為劉兆玄,劉兆黎,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之共同筆名,隱喻三足鼎立之意,而以劉兆玄為主要執筆人。如今,劉兆玄正是現任行政院長。

上官鼎文筆新穎,表現方式亦頗現代,且在武打招式及奇功祕藝上,可謂新舊並冶,故深得各方好評,金庸對他也公開推譽。

上官鼎下筆清新自然,以描寫手足之情與朋友之義見長,而其揣摩小兒女心態,一派天真摯情,尤其傳神。其筆下人物,皆生動活潑,刻劃得栩栩如生,故極受讀者喜愛。

內文簡介:

曾經叱吒風雲的蓋世高手岳多謙早已偕老妻及四個兒子退隱終南山,然而平生至交「散手神拳」范立亭受傷慘死,臨終前掙扎趕到岳家隱居之所,而岳多謙赫然發現他竟是為了追尋岳家失落的信物「鐵騎令」而不惜浴血捨身,激動之餘,決定重出江湖。

 

在岳多謙離去後,家中忽起猝變,終於迫使全體家人也涉足武林紛爭。隨父學過武功的三個兒子芷青、一方、卓方同行禦敵,固然有步步驚魂的遭遇,對武學全無興趣的幼子君青陪同老母一路出奔,更是迭有奇遇,終也成長為一代英俠。

內文精摘:

黑夜。

竊竊私語。

「喂,老九,我瞧這廝倒像是個練家子,咱們在這樑上盯他,不知會不會被發覺?」

「算了吧,這廝身上掛了彩,耳朵上都全是厚紗布,怎麼會發現?倒是你老兄說話的聲音可不可以低一點兒!」

「若是我老眼不花,這廝懷中之物必是無價之寶,咱們索性多瞧一會,既然來採盤子就採個清楚。」

「誰說你老眼花啦?咱們『綠林十三奇』一向是三年不作案,作案吃三年,就憑你『火眼狻猊』和我『萬里秋毫』的眼光,還會有錯麼!」

「噓,輕聲點,瞧那廝把那珠兒又掏出來啦──」

「這傢伙盡把珠兒對著燈瞧個什麼勁?嗯,果是無價之寶──」

「老九,說實話,這等大明珠我『火眼狻猊』還是頭一遭見得呢!」

「我瞧價值總在百兩黃金之上,嗯──」

「嗯──」

沉默。

 

 

「咦,老九,你瞧,那廝在幹什麼?」

「他把珠兒握在手中用勁捏,難道想捏碎寶珠不成?」

「聽,聽他口中在說什麼?」

「唉,若不是我受了重傷,這珠兒雖硬,豈放在我姓范的眼中,唉,只好尋到岳老哥再說了──」是樑下那人的聲音。

「老九──」

「嗯──」

「他幹麼要捏碎這寶珠?」

「不知道呀──咦,你瞧桌子上!」

「呀,那桌子上寸深的拳印難道是這廝方才靠在桌上用力捏珠時弄上的?」

「啊,我想起來了──快,快退,到那旁梧桐樹上我告訴你!」

 

 

梧桐樹上。

「你緊張些什麼?」

「老九,憑良心說,方才你我瞧見那珠子時都沒講話──咱們兄弟無話不談──實在都有不告訴老大吞為己有的意思,你說對不?」

「照哇,咱們兄弟不必隱瞞,我方才確是在打這個算盤。」

「可是現在不成啦,咱們非去報告老大不可。」

「怎麼?」

「這廝自說姓范,又是這等功力,你說他是誰?」

「啊,范立亭,你是說范立亭?」

「嘿,不是他是誰?是他的話,咱們兩人成麼?」

「嗯──」

「只好去報告老大啦!」

「好,咱們走!」

…………

黑夜。

 一 步步為營

豐原城西郊的「謝家墓地」乃是畔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林子,荒涼地倘佯在山麓之下。

由於樹林生得很密,是以天光很難透過,墓地裡益發顯得陰森森的,淒涼得緊。

這塊「謝家墓地」乃是前朝一個大富翁謝某的葬身之地,已有近百年的歷史,以幾十畝的墓地,只埋著一個人,由此可想見這人生前的富有了。

近幾十年來,謝家的子孫衰敗了下去,十幾年來,這墓地都沒有人來過問,墓上雜草蔓生,竟然成了一片野地,一些貧苦人民無力購地葬祖的都葬到這塊空地來,不到三年,這墓地就成了一個亂葬墳場。

黑沉沉的天邊,漸漸露出一線魚肚色的淡白天光,黎明了……。

密織如網的樹枝把那一絲微弱得可憐的天光阻擋得更是微弱,樹枝孔中稍稍透進些許亮光,枝影被拖得長長的,像一個個厲鬼的影子在張臂舞爪。

「沙」,「沙」,樹枝動了動,是風?

不,這會兒根本沒有風,草尖兒都不曾動一動。

「咕」,「咕」!

驀地裡,這一陣令人刺骨寒心的聲響傳了過來,真有說不出的刺耳難聽,就如女鬼夜泣,冤魂不散,替這淒涼可怖的墳場上,增加了幾分陰森的氣氛。

「咕咕」,難道真是幽魂出現?

「沙」,「沙」樹葉簌簌散開,光線登時透了進來,一個修長的影子緩緩映進林子,這影子緩緩移了一點兒,「咕「咕」怪聲又起,於是影子陡然停了下來。

隨著影兒前移,樹枝一陣暴響,進來了一個「人」!

這聲亂響方歇,忽聞「咕」的一聲,一團黑影「噗」地升了起來。

「嘿!該死的貓頭鷹……」這是從心底裡叫出的,並沒有傳出聲波,黑黑的墳場仍是一片寂靜。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