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 司馬中原精品集:流星雨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系列作品之一,經典之作,勾人心弦。
司馬中原鄉野小說中少見以族群融合為主旨的書,全文充分描寫了台灣初墾時省籍械鬥的情形,也傳達了作者人文關懷的一面。

作者簡介:
司馬中原,本名吳延玫,江蘇省淮陰市人。他的作品曾多次榮獲臺灣各種文藝獎項,有第一屆青年文藝獎﹐1967年度教育部文學獎、1971年度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第二屆聯合報小說獎的特別貢獻獎等。其作品內容包羅萬象,除以抗日戰爭為主的現代文學;以個人經歷為主的自傳式作品外,更有以鄉野傳奇為主的長篇小說,最為受到讀者歡迎。近年則以靈異的鬼怪故事受到年輕讀者的喜愛,其代表作有:《狂風沙》、《荒原》、《青春行》、《煙雲》等。

內文簡介:

一樣的鄉野,不一樣的傳奇!

亮灼灼的流星的雨,歷史的雨,劃出一道道短促而急速的光弧;這不是一個人的故事,而是一群人的故事……

這不是一個人的故事,而是一群人的故事,在無數墾民裏面,有明鄭軍的後世,有放農邊荒的流犯,有閩東山區的樵夫和農戶,有粵省的漁民……太多行業的人自不同的年代逐次移居,匯聚成早期開拓的社會,誰也不是什麼樣的英雄,什麼樣的好漢,而他們結成整體,便創造了開拓的歷史。

時光是這樣的浪湧著、推移著,當年的開疆闢土的人們,如今早已物化,或埋骨郊野,或歸青山,成為他們手墾過的泥土的一部份了。但後代的人們跟著繼起,顯示了大生命的傳遞,這樣的衍傳著,譜成一闕可歌可泣的詩。

內文精摘:
鐵錘打在紅紅的熱鐵上,火星子便朝四面飛迸,老鐵匠自覺他的胸脯,也像鐵胚一樣,經二燧那番言語一錘擊,也迸出了無數的火花。……沒誰弄得清漳泉兩地的械鬥,究竟是何時打開了頭的?

老鐵匠記得自己當孩子的時刻,就親眼瞧見過械鬥的光景,那一次是雙方糾眾搶奪隘口,銅鑼聲隨風走,鍠鍠的響遍許多村莊,人群像得了瘋魔症似的,抄起扁擔、木槓、鐵叉和斧頭,爭著簇湧出來,遠遠看上去,像出窩的螞蟻。雙方的人,在隘口附近的大石坪上相遇了,互相咒罵著,吶喊著,然後便絞纏、糾結,使用刀叉棍棒毆打起來。

他站在石崖上,看過那種激烈的群毆;人團結成半里寬長的圓陣,農具、刀矛,在太陽底下閃著奇異又淒慘的光采,人頭滾來滾去的你追我逐,兵器在人頭上不斷的舞動,那光景,就像蟻群咬鬥一樣。圓陣不斷的往覆推移著,這種推移,全看雙方的後援人力多寡而定,一會兒工夫,這邊添了生力軍,就把對方推到隘口那邊去,一會兒,那邊又添了應援的,便抖擻精神,直追向這邊來。白銅隘口附近,有些山茅結成的棚屋,也不知被誰點火燒著了,黑毒毒的濃煙在人群的上空騰湧著,那種血腥的毆鬥,變得更酣、更烈、更瘋狂了。

黑煙、紅火,嗄聲的殺喊,滾落的人的肢體,飛迸的血汁,使那塊石坪變成一座淒慘的地獄,時辰一分一分的挨過去,缺腿的、斷胳膊的、破腦袋的、拖肚腸的,被人摻著、架著,或是用門板抬著,暫時撤送到小鎮上來,遍地都是血滴子,滿耳都是呻吟的聲音,恰跟初上陣時截然不同。

他瞧見一個斷了胳膊的漢子,一把亂蓬蓬的鬍鬚,根根倒豎著,牙齒咬得錚錚響,臘黃的臉被過度的憤怒和仇恨扭曲得變了形,他在街心跳著雙腳大罵,說是:「給我再找一張刀,我非要把對方那個黑大漢剁成八大塊不可!」

但他跳著跳著,忽然顛躓一下,一跤跌下去,渾身黏著地面上的細沙,像一條黏了麵粉待炸的死魚。照說,對方那個黑大漢子該夠厲害了,但就在當天傍晚,這邊的八個人圍住了他,八支長矛從四面八方戳進他的身體,使他站在原地,張著的嘴朝外溢血。

這種樣的械鬥,只要一打開頭,就會像野火燎原似的,無法遏止,直到雙方打得筋疲力竭了,便形成一種僵持的局面,雙方領頭的人,會到處散帖子,請他們鄰鎮的人出來應援,略獲喘息之後,接著來的,便是另一場更慘烈的拚鬥。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