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兵塚 司馬中原精品集:刀兵塚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系列作品之一,經典之作,勾人心弦。

作者簡介:
司馬中原,本名吳延玫,江蘇省淮陰市人。他的作品曾多次榮獲臺灣各種文藝獎項,有第一屆青年文藝獎,1967年度教育部文學獎、1971年度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第二屆聯合報小說獎的特別貢獻獎等。其作品內容包羅萬象,除以抗日戰爭為主的現代文學;以個人經歷為主的自傳式作品外,更有以鄉野傳奇為主的長篇小說,最為受到讀者歡迎。近年則以靈異的鬼怪故事受到年輕讀者的喜愛,其代表作有:《狂風沙》、《荒原》、《青春行》、《煙雲》等。

內文簡介:

傳說是水遠無法敉平的,它會像樹苗般的在人們的心裏生長;新的傳言,仍會像遍地的野林野草,很快的生長起來……

這座沒頂子大墳裏,究竟是埋著大漢子梁致遠?還是雪獅子巫愷?會能有個分曉嗎?

在多難的土地上,到處都有被人記憶著的刀兵塚,每一處塚堆裏,都埋著很多曲折的但不一定動聽的故事,但至少,它們能描摹出過往時空的影子,告訴人們,有一些人物,曾在某一些很特殊的情境中活過,誰說那不就是鄉野歷史的真容?

內文精摘:
野胡胡的荒天底下,有很多很多覆碗似的墳堆,墳堆裏面,埋著很多代死去的人。墳頭多過人頭的土地,總是那麼遼闊,那麼荒涼。
久而久之,人跟人聚在一起,便津津有味的講起鬼的故事來,若把時空朝回推,所有墳堆裏的枯骨都曾在人世上長長短短的活過,他們似乎應該有生前的故事和死後的故事。

白果莊就是這樣的一個村莊,它坐落在老黃河邊的砂礫地上,無數多稜多角、薑黃色的砂礫在岡坡和平野間滾佈著,像無數無數常年忍飢受凍的人頭。孩子們上樹去摘白果,朝東看,也是墳堆,朝西瞅,也是墳堆,一些近處的家墳,凸起在田地裏,還有黑鬱鬱的墳林護著,而那些密密扎扎的野墳,怕寂寞似的擠在近溪邊的窪野上,或是想登高望鄉,牽結的爬上岡子去,像三國演義裏那種七百里連營,即使太陽照在墳頭上,也脫不了那股子陰氣。

莊前有座老義塚,傳說葬的都是前朝前代逃荒避亂來的外鄉人,說起來,比天邊的雲還遠,但在盤辮子老爹的嘴裏,能當成一卷書來講。

凡是白果莊的孩子,沒誰不喜歡聽盤辮子老爹的故事,那些新奇古怪的故事,像奶水一樣,把許多野孩子從小餧大,墳墓就是他們的書本。

百十來年的大白果樹,合抱粗的樹幹筆直筆直的朝上舉,樹身褐黑褐黑的,彷彿滿臉都是雞皮皺,樹梢怒張開來,成一把大綠傘,恰好把青麻石雕成的大石碾罩在傘蔭下面。一夏一秋,盤辮子老爹都愛在大石碾的碾盤上坐著,身旁吊著一捆燃著了的火絨繩,手裏掂著半人高的長煙桿,瞇細著兩眼,用他講不完的故事,團著哄著那些光著屁股蛋兒的野囡囡。

在孩子們的印象裏,盤辮子老爹已經很老很老了,比傳說裏的老侏儒還要老得多,他頭頂上是一塊發亮的沒毛光板,只有腦後還有些白髮,依依不捨的戀棧著,他便替它們捻成一根細細長長的小白辮子,盤在腦殼上,變成兩道白箍,不但箍住那個瘦得骨岩岩的腦袋,同時也箍住了那許多零零星星、天南地北的故事。

當然,在白果莊裏,有盤辮子老爹,旁的地方,同樣也有著很多會說故事的老人,在樹蔭下,瓜棚邊,或是圍著熊熊的爐火,倚著向陽的南牆,慢慢吞吞,瑣瑣碎碎的說著那些故事,使墳墓裏的死者和陽世上的活人交通,如果沒有那些故事,密密墳堆也只是一些逐年剝蝕的黃土罷了,誰知道相隔許多代歲月,他們是怎樣的活過?閒暇時刻,咀嚼亂塚堆裏那些野鬼,竟然是很有味的事情。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