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001 YB002
書名:寒蟬變之(1)橫空魅影(2)霸氣商戰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這個世界,真的有鬼神嗎?
如果有,為什麼沒人見過?
如果沒有,為什麼《聊齋》寫得繪聲繪影?

商場的大起大落,是神的加持?還是鬼的報復?
首部深度探討神鬼人三界的奇幻小說!
今年最震撼人心的神鬼傳奇!

作者簡介:
夏言冰。自小閱書無數,擅長講述凡人無法理解的奇幻異事,自娛娛人。其想像力如火山熔岩,猛烈且綿延千里。在網海悠遊數年,文筆力求感動自己,感動他人。
自從幼年偷看了一部聊齋改編的鬼片,被嚇得哇哇大哭,我就對神鬼世界產生了莫名的好奇。

「這個世界真的有神仙及妖怪嗎?如果有,為什麼現在沒人見過?如果沒有,為什麼《聊齋》寫得繪聲繪影?」孩提時的疑問,一直存在至今。及長,搓揉了自身經驗及奇想,塑造了神鬼體系,寫成《寒蟬變》一書,也算是為自己解惑。

任超凡,父母雙亡的孤苦青年,在一次偶然事件中,意外惹來殺身之禍。
然而,不知是幸或不幸,任超凡竟奇蹟似地復活了!一個名叫史乙成的怪老頭聲稱是自己救了任超凡,而這個怪老頭竟是居住在任超凡祖傳的一個石雕寒蟬中。

從此,任超凡有了怪老頭的加持,彷彿脫胎換骨,原本不起眼的外貌,變得俊秀無比;發育不良的矮短身材,也扶搖直上,惹得女孩們尖叫連連,昏倒休克。更驚人的是,任超凡的視力可媲美最精細的顯微鏡,連物質分子這類的細小結構,都能瞧得一清二楚!
只不過,怪老頭再三警告,在任超凡還未能自行取得先天能量之前,不得近女色!
這下可苦了任超凡,他正做著擁抱全世界美女的美夢哩!
既然暫時無法一圓美夢,任超凡只得先求賺得荷包滿滿。
他運用其超人的眼力,看透物質分子結構,以便宜的材料賺得暴利,迅速累積個人財富。
當他正想進一步開設公司,成就商場霸業時,卻發生了怪事!
任超凡以極低廉租金租下的辦公大樓,竟傳出鬧鬼事件!
每到夜晚,這棟辦公大樓的八樓便傳出淒厲鬼叫,桌椅漫天飛的怪現象。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任超凡又該如何挽救自己的公司?

(1)橫空魅影(試閱)  
雲南,西雙版納,一個叫猛滿的美麗的邊陲小鎮。
月亮斜掛在天邊,如水的月光撒在小鎮上。銀色月光下,邊陲小鎮顯得如此安靜祥和。
凌晨兩點,小鎮上大多數人都進入了夢鄉。任超凡卻還在和蚊子進行艱苦卓絕的鬥爭。
任超凡是今天傍晚隨著旅遊團來到這個猛滿小鎮的。
說實話,這裏的風景確實非常迷人。
椰子樹在微風中搖曳著迷人的身姿,空氣中充滿了不知名的花香。寺廟建築上長著尖尖的屋頂,非常像電影中泰國的寺廟建築。街道兩邊是用竹子和木板搭建的傣族傳統民居吊腳樓。街上行走的都是穿著傣族服裝的男男女女,講的是傣語。任超凡一句也聽不懂,彷彿來到了異國他鄉,心中有種莫名的興奮。

晚上在導遊的安排下,任超凡等遊客和美麗熱情的傣族少女圍著篝火跳起了傣族傳統舞蹈。那些美麗熱情的傣族少女又捧來一碗又一碗自家釀製的香甜苞米酒,讓所有的男性遊客都喝得熱情無比高漲的同時錢包迅速空虛。
任超凡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碗酒,和多少女孩子跳過舞。最後他暈沈沈的被人扶到一間吊腳樓上休息。
半夜,在無數蚊子打算將任超凡擡走的時候,任超凡終於醒來了。
雖然無盡的酒意使他覺得自己的頭有平時的兩個大,但是他身上某些地方被蚊子叮咬的腫包卻比他三個腦袋加起更大。
什麼蚊子這麼恐怖?是從美國停泊在泰國灣的航空母艦上起飛的基因武器?是賓拉登精心策劃的生物恐怖襲擊?
任超凡在點了六盤蚊香,噴了三罐殺蟲劑,抹了九瓶花露水後,終於宣佈戰爭失敗,放棄了抵抗。
既然蚊子都進了房間,那麼任超凡只有選擇出去。
外面果然一隻蚊子都沒有!
在如水的月光照耀下,任超凡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嗯,不錯。乾脆到鎮外去欣賞一下這迷人的熱帶叢林風光。 
任超凡信步走著,不一會已經將小鎮抛在身後,全身心地融入到迷人的美麗夜景中去了。
夜色是很美,不過在這極美的夜色下,如果能再抽支煙就更快活了
香煙雖然帶來了,可是任超凡竟然忘記帶打火機了。
對號稱資深煙槍的任超凡來說,忘記帶打火機簡直是不可思議的重大失誤,就好比狙擊手瞄準了目標,卻發現沒帶子彈一樣。

任超凡正在考慮是不是學習一下祖先鑽木取火的方式點燃香煙的時候,前面忽然出現了兩個黑影。啊哈,原來還有人和自己一樣睡不著啊!
哈哈,正想瞌睡呢就有人送枕頭來了。他們一定帶有打火機。
任超凡一邊向兩個黑影走去,一邊叫道:「先生,也睡不著啊?借個火可以嗎?」
兩個黑影一哆嗦。其中一個黑影低低的罵道:「他媽的!這個時候還有人來叢林裏,怎麼辦?」
另一個黑影說:「做掉他!說不定是條子假扮的呢!奇怪,我們這次交易很秘密啊,難道兄弟中有人洩密?」
兩個黑影迎著任超凡走了過來,雙方很快走到一起。
任超凡掏出兩支煙,一個人讓了一支,然後用嘴熟練的從煙盒中叼起一支煙,嘴裏含糊不清的說:「深夜在叢林中漫步,兩位先生真有雅興啊。」

兩個黑影將任超凡夾在中間,其中一個黑影拿出打火機,將任超凡嘴上的煙點燃。
就在任超凡的目光集中在打火機的火光上時,忽然覺得心口一痛,身體軟軟的向後倒下。
另一黑影將任超凡圓睜的雙眼掩上:「算你倒楣,誰讓你我們交易的時候亂闖過來呢?」
兩個黑影迅速離去,竟沒有發覺任超凡已經破碎的心臟,竟然又開始微微跳動起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