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407夜天子7【風雲際會】Xf408夜天子8【紅杏出牆】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07 Xf408
書籍名稱:夜天子7【風雲際會】 8【紅杏出牆】
作  者:月關
定  價:每本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4.10

月關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後,再破百萬點擊率,最強力作《夜天子》!
看古裝版的痞子英雄葉小天,如何走跳大明朝!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夜天子」電視劇,並由月關親自編劇,陳皓威執導,徐海喬、宋祖兒領銜主演,精彩可期,萬眾矚目!

「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贏得了胭脂虎夏瑩瑩的芳心,夏家硬是要了一個名額送他成為舉人,下一步,這隻能翻天的孫猴子,又會鬧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花招?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內文簡介:

葉小天自從練會放蠱手法打敗果基格龍,就「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了,每日只管與瑩瑩卿卿我我,顧不上練蠱,難為了冬天這個老師,時不時就得抓些蟲子回去,以備葉小天練功時使用。
然而,隨著葉小天與夏瑩瑩的感情日漸加深,隱憂即隨之而至。尊者的二十年遊歷時間過後,葉小天就必須與夏瑩瑩生離。
得知葉小天是蠱教尊者,夏老爺子大驚失色,馬上召開了家族緊急會議。
參加會議的人除了夏老爺子外,只有瑩瑩的父親和母親,她堂兄弟們都屬於胸肌厚大,腦仁微小的暴力分子,如果讓他們知道這個消息,他們唯一能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把葉小天五馬分屍,連殘屍都想不起來掩埋,純屬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明朝小檔案:焚香-7【風雲際會】
明朝時候的焚香,並不是在香爐中插一根線香,人們用的是香球或香餅,焚香的手續也很複雜。要先點燃炭,把炭放在爐中,上邊再鋪一層香灰,在香灰上戳些孔眼,以免炭缺氧熄滅。接著要在香灰上放上瓷片,香丸就放在這瓷片上,借助香灰下面炭的熱力烘焙,把香丸的芬芳發揮出來。在這個過程中,炭火太旺了不行,太小了也不行,還要時時用手貼著香爐試溫度,隨時調整炭火的旺度。

◎明朝小檔案:彝人階級制-8【紅杏出牆】
貴州的大土司多數是彝族人,所以這裡的苗族大土司基本上也是按照彝人的階級習慣對本部落的等級進行排序。這個排序之中,最高一層的稱為「峨」,「峨」是擁有貴族血統的階層,包括土司和土目。「峨」的下一階層是「哪數」,意思是擁有高貴血統但沒有擔當官職的人,這些人擁有絕對的人身自由,相當於士農工商中的士;其下是「吐數」、「果普」和「臘勾」,相當於農、工、商三個階層。

【目錄】-【風雲際會】
第一章 禍水級的美女
第二章 葉小天成了殭屍鬼
第三章 鬼話連篇之福禍難測
第四章 情敵相對
第五章 緣份就是這麼奇怪
第六章 風雲際會
第七章 花溪之會的浪漫誓言
第八章 不怕死的英雄
第九章 糾纏不清
第十章 防閨蜜才至關重要

【目錄】【紅杏出牆】
第一章 七十二變的孫大聖
第二章 田大小姐的真面目
第三章 棲雲亭之會
第四章 果然無恥
第五章 女人,是守不住秘密的!
第六章 一枝紅杏出牆來
第七章 兩個活寶煮飯
第八章 鬧天宮的潛質
第九章 官場,只有一條向上的路
第十章 八字不合的老丈人

內文精摘:
「桃源客棧,瑩瑩,咱們就選這家吧!」
葉小天仰頭看著客棧上方牌匾上的名字,牽著瑩瑩柔軟的小手,一時心猿意馬。
瑩瑩道:「我還是覺得剛才那家同心客棧更好。同心,多好聽的名字。」
葉小天道:「瑩瑩,你不覺得桃源更好聽麼?」
「嗯?桃源會比同心更好聽麼?我怎麼不覺得?」
「這個……因為你書讀得比較少。」
「哦?」
「咳!其實是這樣,同心客棧是家大車店嘛,還是這家環境優雅些,一看門臉就是一家上等客棧,咱們成為夫妻的第一天啊,當然要選個好一點的地方。」
「嗯!還是小天哥心思細膩。」
瑩瑩俏臉紅得像只可愛的小蘋果,羞答答地瞟了葉小天一眼。葉小天看見她不經意間展露出來的嫵媚風情,不由得心弦一顫,恨不得馬上赴桃源一行,立即拉起她的小手道:「咱們進去吧!」
「別……」
瑩瑩忽然咬住了櫻唇。
葉小天擔心地道:「又怎麼啦?」
瑩瑩忸怩地道:「你也說,這是咱們成就夫妻的大日子。我想……我想……」
「嗯?」
「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買些紅燭喜字兒。雖說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人家……就要做你的妻子了呢。」
「嗯,你說得對!這可不能草率了。」
葉小天道:「走,咱們去買龍鳳紅燭!」

瑩瑩跑來告訴葉小天,她家裡獲悉葉小天身分的反應時,葉小天就想到了這招「釜底抽薪」之計,得到瑩瑩的堅決回應之後,兩人就離開了租住的房舍,臨行前葉小天特意喚過毛問智,對他囑咐了幾句,只說自己要跟瑩瑩去辦一件事情,今晚不回來,叫他們不必擔心。
葉小天喚毛問智囑咐也是有所考慮的。如果是冬天或華雲飛,恐怕都不會放心他單獨離開,而毛問智粗枝大葉的性子卻不會考慮那麼多,果然,毛問智大大咧咧地答應下來,於是二人順利離開。
葉小天買了龍鳳花燭、大紅喜字,包括喜酒,全都盛在一個筐子裡,上邊用一塊紅布蓋了,拉著瑩瑩的手,又回到了「桃源客棧」。
「掌櫃的,一間上房!」
站在櫃檯前,葉小天心中打鼓,強自鎮定著向櫃檯裡邊正撥拉著算盤的掌櫃說道。
那老掌櫃的尖嘴猴腮,身材瘦削,頷下一部鼠鬚,透著一股精明相。聽見有人說話,老掌櫃的尾指一翹,「啪」地一聲把算盤珠子定了一下,順手拿過一塊鎮紙,壓在已經算好的帳目上方,再抬頭時,已是滿面堆笑。
「哎喲!客官,是您呀,一間上房是吧?您放心,老主顧了,小老兒絕不坑您,老規矩、老價格,旁人可拿不到這麼便宜的價兒,嘿嘿嘿,您請,這邊登記一下。小四兒,先帶這位姑娘去上房,還是那間……」
葉小天心道:「不對啊,這什麼桃源客棧我是頭一回來啊,什麼老主顧,莫不是認錯了人?算了,與他理論這些做什麼,這不是還要給個便宜價麼,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吶!」
葉小天走到櫃檯前登記住客名簿,瑩瑩疑惑地看了葉小天一眼,被那小二領走了。
葉小天登記好住客名冊,提著筐子由那趕回來的小二領著,來到那間上房,推門進去,立即掩好了門,喜上眉梢地叫道:「瑩瑩!」
這裡果然是間上房,外間是間客室,有桌有椅,十分寬敞,隔著簾兒便是臥室,瑩瑩正在客房椅子上坐著,一見葉小天進來,立即跳起來迎上前,板起俏臉,警惕地問道:「這個地方你常來?」
葉小天一呆:「啊?」
瑩瑩道:「帶著姑娘來?」
葉小天又是一呆:「啊?」
瑩瑩氣道:「哼!你個花心大蘿蔔,我不理你了。」
瑩瑩甩袖欲走,葉小天慌了,趕緊把筐子一放,拉住她衣袖道:「什麼啊,我也是頭一回來啊,我根本不知道那掌櫃的為啥跟我套關係,想是認錯人了。」
瑩瑩乜著他,冷笑道:「編!你繼續編!巧巧的,人家就認錯人了?」
葉小天懊惱地拍了拍額頭,明明是個懵懵懂懂的小丫頭,甚至對男女間那點事兒一竅不通,可是為什麼吃醋、疑心這種事不學就會?莫非這是女人的天賦本能?
葉小天好說歹說,瑩瑩就是不信,葉小天惱了,拉起瑩瑩的手道:「走!咱們找那掌櫃的當面問個明白。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瑩瑩,你要相信我……」
瑩瑩哂笑道:「我哥哥們對我嫂嫂們一向都是這麼說的,可是他們出了門還是照樣風流。」
葉小天欲哭無淚,拉著瑩瑩怒氣沖沖地趕到前堂,就見那鼠鬚小老頭兒正衝著一個手提馬鞭、一手騎裝的豪客點頭哈腰:「哎喲!客官,是您呀,一間上房是吧?您放心,老主顧了,小老兒絕不坑您,老規矩、老價格,旁人可拿不到這麼便宜的價兒,嘿嘿嘿,您請,這邊登記一下……」
葉小天猛地站住,對瑩瑩道:「喏,你看到了,他跟誰都這麼說,應該是店家跟客人故意套關係。」
瑩瑩烏溜溜的眼珠兒一轉,遲疑道:「或許……這個客人也是常客呢。」
正說著,一個肩上搭著褡褳的高大漢子邁步進了客棧,粗聲大氣地道:「哎呀俺的娘哎,你們這貴州的道兒是真難走啊,俺這大腿都快顛得碎了,快給俺開間房,俺好好歇歇。」
鼠鬚小老頭兒連忙迎上去,點頭哈腰地道:「哎喲!客官,是您呀,您放心,老主顧了,小老兒絕不坑您,老規矩、老價格,旁人可拿不到這麼便宜的價兒,嘿嘿嘿,您請,這邊登記一下……」
那大漢直眉瞪眼地道:「這話兒咋說的,俺是頭一回來你們貴州,咋就成老主顧了呢?」
鼠鬚小老頭兒呲牙陪笑道:「來的都是客嘛,您聽著舒坦就好。一回生,兩回熟,下回您再來,可不就是老主顧了。」
那大漢放聲笑道:「你這掌櫃的會做生意,說得俺這心裡頭熱乎乎的。成,以後再來就住你這兒,趕緊給俺開間房,送十個饃饃進來,再弄兩道菜,一壺酒,俺滋洇兩口,歇歇乏兒。」
葉小天如見救星,趕緊對瑩瑩道:「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說這是那掌櫃的跟客人套關係吧?」
瑩瑩見狀也知道是誤會了葉小天,吐了吐舌尖,不好意思地道:「對不住啦小天哥,剛剛聽他一說,我這心裡頭就不痛快。都是人家不好,不該懷疑你的。」
葉小天牽起她的小手,柔聲道:「這說明你在乎我嘛,我當然不會生氣啦,走,咱們回房間去吧,眼看這天就黑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瑩瑩羞羞答答地道:「好!」悄悄遞出手去,讓葉小天牽著,小倆口兒就回了自己的住處。

兩個人把門窗關好,把買來的紅字兒貼在門上、窗上、床頭上,又把一雙龍鳳紅燭豎在床前梳粧檯上點燃,整間屋子頓時就變了味道,很有些洞房的感覺。
葉小天又把打來的一壺酒、兩道菜擺上桌,瑩瑩自取了蓋筐子的那塊紅布蓋在自己頭上,也不需司儀唱禮,就與葉小天對拜了,由他取下自己的蓋頭,眉眼盈盈,羞喜之態嬌媚可人,葉小天一時看得癡了。
瑩瑩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羞羞答答地伸出手,輕輕牽起葉小天的手,柔聲道:「相公……」
葉小天被她這一聲喚,只覺骨頭都酥了,望著眼前的嬌媚麗人,一時之間竟有一種身在夢中的恍惚感,雖然他們的婚禮簡陃到了極點,可是那種難言的幸福卻充溢了他的身心。
葉小天嗓子有些發乾,輕輕咳嗽一聲道:「娘子,我們……把合巹酒喝了吧。」
「嗯!」瑩瑩垂眉斂目,柔順地應著,很有一種小媳婦兒的感覺。
葉小天用微微有些顫抖的手斟滿兩杯酒,兩個人各執一杯,手臂相環,喝了一個交杯酒。
「咳咳咳……」
瑩瑩一杯酒下肚,頓時咳嗽不止,臉上浮起兩抹嫣紅,眼睛嗆出了眼淚,那眼波欲流的,反而更增幾分嬌豔。
葉小天接過她手中的杯放在桌上,輕輕拉起她的小手,柔聲道:「娘子!」
瑩瑩羞喜地回應道:「相公!」
葉小天往床榻上瞥了一眼,小聲道:「娘子,我們……我們是不是應該……」
瑩瑩垂著頭,輕聲道:「相公。」
「嗯?」
「從現在起,人家就是你的人了。」
「嗯!」
「那……我們現在就去找我爹爹吧。」
「啊?」
葉小天頓時呆住,結結巴巴地道:「現在去找……找你爹爹?找他做什麼?」
瑩瑩挺起胸膛,驕傲地道:「人家要去告訴他,人家已經是你的人了,他再也無法拆散我們!」
葉小天一腦門黑線,期期艾艾地道:「瑩瑩,我……你……我們現在,你現在還不算是我的人啊。」
瑩瑩瞪大眼睛,吃驚地道:「我們都已經拜堂了,還不算是你的人?」
葉小天被她純潔無暇的目光看著,忽然覺得自己很齷齪,他臊眉搭眼地道:「是啊!咱們……咱們得一起睡過覺,才算做了真正夫妻。」
「這樣啊……」
瑩瑩的臉更紅了,怯生生地道:「可是那樣……不是會有寶寶的嗎?」
葉小天道:「是啊,做了夫妻,有寶寶不是很正常嗎?」
瑩瑩低著頭道:「可是人家現在不想要小寶寶啊。」
葉小天趕緊道:「也不一定睡一覺就會有寶寶的。呃……最重要的是,只有這樣,你爹才不會拆散我們啊。」
瑩瑩咬著下唇掙扎良久,下定決心道:「好!那……那我們一起睡覺。」
葉小天喜上眉梢,趕緊應道:「好!」
瑩瑩鬆開葉小天的手,飛快地跳上床,拉過一床被子往身上一蓋,把羞紅的臉蛋兒也遮住了。
葉小天激動得難以自己,趕緊手忙腳亂地脫去衣裳,往床上一躺,手還沒有伸出去,瑩瑩便羞閉著眼睛,結結巴巴地道:「相公……」
葉小天顫聲道:「我在!」
瑩瑩道:「相公晚安!」說罷裹緊了自己那床被子,羞窘地轉過身去,準備睡覺了!
葉小天赤條條地躺在她身後,一時目瞪口呆。

葉小天光溜溜地躺在那兒,看著面前一床大被欲哭無淚。過了一陣兒,瑩瑩似乎感覺到葉小天正在背後看著她,忍不住羞澀地問道:「相公,你怎麼還不睡啊?」
葉小天乾巴巴地答道:「我睡不著。」
瑩瑩道:「哦!那咱們說說話兒吧。」夏瑩瑩輕輕轉過身,剛一張開眼睛,一張小嘴就驚訝地變成了O型:「啊!你怎麼都脫了啊!」夏瑩瑩飛快地閉上眼睛,紅著臉道:「這要著涼了怎麼辦?」
葉小天的臉頰輕輕抽搐了幾下,道:「沒事,我現在……熱得很。」
瑩瑩道:「是不是喝酒喝的,我也覺得熱。」
葉小天趁機道:「那你跟我一樣,全脫了吧。」
瑩瑩緊了緊被子,羞澀地道:「人家才不要呢,那多不好意思。」
葉小天苦笑道:「瑩瑩,咱們這個樣子是做不了夫妻的。」
瑩瑩驚訝地張開眼睛,不去看他赤裸的胸膛,只是望他的眼睛,問道:「咱們都睡到一張床上了,還不算夫妻呀?」
葉小天無力地道:「你知道怎麼才算是夫妻麼?」
瑩瑩道:「當然知道啦!我從小到大都不知參加過多少場婚禮,我的哥哥嫂嫂們拜堂成親的時候我都是看過的,拜天地,喝合巹酒,睡到一張床上,就成了夫妻呀。」
葉小天咳嗽一聲道:「其實不是這樣的。那個……,等鬧洞房的人離開以後,夫妻兩人還要做些事情才算成了真正夫妻。」
瑩瑩驚訝地道:「這樣啊,我還真不知道,哥哥嫂嫂們都沒跟我提起過。還要做什麼呀?」
葉小天快哭了,將軍箭已在弦,還要給她講解戰場常識不成?我的命怎麼這麼苦。
面對這麼一個萌妹子,真要讓他講,葉小天忽然又覺得有些難以啟齒了,猶豫良久,葉小天忽然想起了那天他和瑩瑩在山坡上看到的公牛和母牛交配的一幕。
葉小天馬上興奮地道:「瑩瑩,你還記不記得那天我們在山坡上聊天時,看到那頭公牛『欺負』那頭小母牛的事情?」
瑩瑩奇怪地道:「記得啊,相公為什麼突然提起這件事啊?」
葉小天吞吞吐吐地道:「那個……要做夫妻呢,男人和女人之間也要做那種事的。那個……當時那頭公牛不是在欺負母牛,牠們是在做夫妻呢。」
瑩瑩駭然捂住小嘴,道:「像那兩頭牛一樣?天吶,那樣子……好嚇人……」
葉小天道:「怎麼會嚇人呢,你看你那麼多的哥哥嫂嫂成親,不都是這樣子過來的麼?」
瑩瑩懷疑地看著葉小天道:「你是不是騙我?」
葉小天哭喪著臉道:「我怎麼會騙你,真是這樣子的啊!」

長夜漫漫,紅燭高燃,床頭喜字下面,可憐的新郎倌口乾舌燥地向他的新娘解說著「人類的起源、生命的真諦」,太過直白的話他又不好講,只好又是隱喻又是暗示地一番含蓄解說,本來就很懵懂的瑩瑩越聽越迷糊。不過看到郎君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瑩瑩還是相信了他的說法,瑩瑩紅著臉道:「一定要這樣子嘛?」
葉小天忙不迭點頭道:「是啊,是啊,必須這樣子。」
瑩瑩猶豫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捂住發燙的臉頰,道:「那你把蠟燭吹熄了吧。」
葉小天道:「新婚夜怎麼可以熄蠟燭呢,我把帷帳放下來就好了,你別不好意思,這裡只有你和你的相公啊。」
這句話似乎打動了瑩瑩的芳心,瑩瑩紅著臉點了點頭。
帷帳放下了,帳內一下子幽暗下來,瀰漫著一種神秘的氣氛。瑩瑩紅著臉爬起來,戰戰兢兢地跪趴在床上,擺出了和那頭小母牛一模一樣的姿勢。
葉小天茫然道:「你幹啥?」
瑩瑩羞澀地道:「你不是說,要跟那隻小母牛一樣,才算做了真正夫妻?」
葉小天被她雷得外焦裡嫩,整個人都麻木了。話說他也是初哥一枚,頭一回就擺出這麼高難度的動作,雖說看著挺誘人的,可是對他來說也挺手足無措的。
葉小天想:「還是由簡而難的好。」於是對瑩瑩姑娘又是一番口乾舌燥的解說……

「梆梆梆!梆!夜色深沉,關燈關門!」
「噹~,天乾物燥,防火防盜!」
兩個更夫,一個拿鑼,一個拿梆,慢悠悠地從長街上走過。已經三更天了,這對可憐的新婚夫婦終於結束了對「陰陽和合」的理論性探討,進入了實質性的探索階段。
瑩瑩被葉小天剝成了小白羊兒,捂著要害紅著臉兒躺在榻上動也不動,只有胸脯急促地起伏著。葉小天越湊越近,那張將天真嫵媚揉於一體的小臉已經近到看不清了,四片唇瓣便接在一起,涼涼的又甜又膩。
片刻後,兩人溫柔地分開,瑩瑩閉著眼睛微微氣喘,紅潤的臉蛋兒,嬌美的身段,媚得渾然天成。她本能地意識到將要發生些什麼,一雙小手便緊張地抓住了橫搭在腰間的被子,一雙趾斂踝圓的瑩潤腳丫也向被底輕輕縮了一縮。
「啊!」
葉小天剛剛碰到瑩瑩,瑩瑩就嚇得向後一縮。
葉小天氣喘吁吁地道:「你別躲啊,夫婦敦倫,人生大禮,這是必然要經歷的啊。」
瑩瑩閉著眼睛,顫聲道:「嗯,我不躲,不躲……」
葉小天向前一進,瑩瑩下意識地又是一退,葉小天發起狠來,也不說話,只管向前進攻,兩人就這麼一進一退尺蠖一般蠕動著,終於,瑩瑩「哎喲」一聲,頭碰到了床欄,身子也扭成了麻花。
葉小天又是緊張又是忙碌,已然急出一頭大汗:「瑩瑩,你別躲啊,往下挪挪。」
瑩瑩怯生生地道:「人家怕,人家想起那頭大公牛,就怕。」
葉小天啼笑皆非地道:「我又不是公牛,你不用怕,我會很溫柔的,你……往下挪挪。」
瑩瑩聽話地把身子蹭下來,可葉小天剛一進,感覺異常靈敏的瑩瑩便是一縮,兩人這麼一進一退的,直到「哎喲」聲再度傳來,瑩瑩的頭又碰到了床欄。
葉小天雙手撐在床上,已經微微有些打顫了,他鼻息咻咻,彷彿一頭憤怒的公牛,他氣極敗壞地道:「瑩瑩,你說了不躲的。你怎麼……你挪下來點……」
夏瑩瑩怯生生地道:「哦!」
又是一場進與退的廝殺,如是者三,精疲力盡的葉小天終於一頭癱倒在床上,一動不動了。瑩瑩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歉疚地對葉小天道:「相公,你怎麼了?」
葉小天有氣無力地道:「流血了。」
瑩瑩驚叫道:「啊!我流血了?」
葉小天欲哭無淚地道:「不是你流血,是我流血了!我的手腕……白天劃破過,剛剛因為用力太猛……」
瑩瑩怯生生地道:「相公,那咱們……」
葉小天垂頭喪氣地道:「我仔細考慮了一下,還是算了,你還小呢,等你長大些……再說吧……」
瑩瑩幽幽地道:「你生氣啦?」
葉小天道:「沒!」
瑩瑩委屈地道:「你看,你連話都懶得跟我說了,一定是生氣了。」
葉小天乾巴巴地道:「沒!我只是累的……」
瑩瑩咬了咬唇,輕聲道:「相公,要不我們再來,這一次我一定不躲了。」
葉小天振奮了一下,道:「你真不躲了?」
瑩瑩好像即將走上刑場似的義士,悲壯地點了點頭,道:「嗯!不躲了。」
葉小天大喜,一骨碌爬了起來,先把手腕上的傷勢處理了一下,又重新醞釀了一番情緒,躍馬揚戈,再度上陣……
「啊!好疼!好疼好疼!疼死我了……」
瑩瑩用被子掩著嬌軀,吃驚地看著捧著小腿痛苦掙扎的葉小天:「相公,你怎麼啦?」
葉小天上氣不接下氣兒地道:「抽筋!我的腿抽筋了,哎呀!疼死我了……」
瑩瑩張著一雙楚楚動人的大眼睛,一臉無辜地看著他。

雞啼三遍,天光放亮,兩個人衣裝整齊地躺在榻上,瑩瑩蜷身如弓,睡得香甜,葉小天徹夜無眠,枕著手臂,直勾勾地看著帳底,一臉惆悵。
大概是因為太緊張了,在瑩瑩的鼓勵下,葉小天奮起餘勇又嘗試過兩三次,可每一次都不等「入巷」,他那條剛剛抽過筋的腿就再度發作了,最終只能放棄。一棵水靈靈的小白菜都盛進盤子端到眼前了,葉小天這頭豬卻拱不掉,這心裡得有多憋屈?
雞啼聲吵醒了瑩瑩,瑩瑩揉揉眼睛,忽然發現葉小天就躺在她身邊,輕輕「啊」了一聲,臉蛋兒頓時紅了起來,心裡頭油然升起一種難言的甜蜜與滿足。
對於床事尚一片懵懂的她可沒有葉小天那濃濃的失落感,在心愛的男人身邊睡了一宿,對她來說,這就代表著一種完全不同的意義,似乎一夜之間她就長大了。
「瑩瑩!你醒了?」
葉小天剛剛轉過眼來,瑩瑩就羞得拿被子掩住了發燙的臉蛋兒,雖說昨夜葉小天不曾劍及履及,真個入桃源一遊,可畢竟赤裎相對,有過許多親密接觸,瑩瑩忽然就害起羞來。
「我又沒有真個把你怎麼樣,至於這麼不好意思麼。」
葉小天可不明白女孩兒這麼複雜的心思,看她如此模樣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他乾咳一聲道:「瑩瑩,我仔細考慮過了,你回去之後就對你爹講,咱們已經做了真正夫妻,說不定能唬弄過去,他就不會逼咱們分開了。」
瑩瑩輕輕拉下被子,露出那紅撲撲的小臉,一雙大眼睛動人地撲閃著,很認真地對葉小天道:「人家本來就已經是你的人了!」
這番深情款款的話,把葉小天感動得熱淚盈眶,要是昨夜真個順利入巷,那才是真的完美吧?可而今……跟一個絕色美人兒同眠一宿,居然還是處兒,這事兒要說出去得多丟人。他怎麼會想得到,這頓飯煮得這麼夾生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