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311神幻大師11【珠寶新貴】Xf312神幻大師12【生死關頭】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11 Xf312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11【珠寶新貴】 12【生死關頭】
作  者:打眼
定  價:每本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4.19

出版重點:
※靠技術致富的叫科技新貴,那麼靠賭石發財的,方逸無疑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顆明星。除了擁有超人的神識力,加上一手無人能出其右的巧妙手藝,方逸由一個默默無聞的山中小道士搖身一變,也晉身為最炙手可熱的珠寶新貴啦。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

內文簡介:
特異功能降奇蹟 淘寶世界變莫測
古玩天地顯神通 玩轉乾坤名揚威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故事簡介】-11(珠寶新貴)
香港的珠寶商原本高價聘請余宣擔任鑑定師,卻因為一位世交之子的懇求,余宣只好改變計畫轉去雲南。方逸也帶著小魔王前往會合。一行人再由雲南進緬甸,參加公盤大會。
方逸在成堆的賭石中,除了靠自己的神識辨別石頭好壞,更發現小魔王竟然也具有敏銳的靈知,幫方逸找到不少的好料,使方逸在這次賭石公盤上獲利頗豐。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緬甸竟發生政變,方逸他們能夠平安地連人帶石都順利脫身回國嗎?

【故事簡介】-12(生死關頭)
由於陳凱的關係,方逸結識了爽朗義氣的彭斌,兩人武功相當,氣味相投,乾脆結為拜把兄弟。緬甸政局瞬息萬變,一行人只能靠香港富商鄭少恭的私人飛機離境,方逸卻決定留下,與彭斌共進退。兩人本打算穿越野人山,以躲開政府軍的炮火,沒想到竟在山中迷失方向,更慘的是,還碰上超級恐怖的巨蚺怪物,兩人該怎麼擺脫巨蛇的致命攻擊呢?


【神幻小檔案】-11(珠寶新貴)
毛料——是指未經過加工的原石。在翡翠交易市場中,毛料也稱為「石頭」,滿綠的毛料稱為「色貨」;綠色不均勻的毛料稱為「花牌料」,無高翠的大塊毛料被稱為「磚頭料」。整體都被皮殼包著,未切開也未開窗口的毛料稱為「賭石」,或稱「賭貨」。

【神幻小檔案】-12(生死關頭)
森蚺——是全世界最長、最大也最重的蛇之一,主要棲息地為南美洲,最長可到十至十二公尺。森蚺在陸地上移動遲緩,但是在水中則十分迅速敏捷。牠的眼睛與鼻子位於頭部前方,可以讓牠們的身體在獵捕獵物時幾乎完全浸在水中。

【目錄】
第一章 明標暗標
第二章 珠寶新貴
第三章 首席鑑定師
第四章 天材地寶
第五章 賭石聯盟
第六章 如魚得水
第七章 血本無歸
第八章 二道販子
第九章 冰種飄花
第十章 敲門磚

內文精摘:
「方逸,這種表現,就能稱得上是蛋清種了,你看它的透明度,是不是像打在碗裡的雞蛋清呢?」
在接下來的鑑定中,余宣主要是在教導方逸,每看一塊原石,都會給方逸仔細的講解一番,由於剛才鄭少恭的事,陳凱倒是不好意思去催促余宣了,只能聽任余宣給方逸現場授課。
不過陳凱也不是沒有收穫,余宣挑選出幾塊表現不錯的中檔原石讓陳凱記錄了下來,以余宣的眼光,這些半賭的料子基本上是不會看錯的,連裡面能掏出來多少翡翠,余宣也能計算的八九不離十。
還別說,余宣挑選緬甸的翡翠公盤來教導方逸,還真是選對了地方,因為在外面難得一見的極品翡翠,在這裡卻並不罕見,走到高檔區域的時候,那些動輒上百萬美金的原石,即使沒有經過打磨拋光,也散發出寶石的獨有光澤。
「哎,你幹嘛呢?」
正聽著老師講解一塊達到滿綠冰種的料子時,方逸發現原本一直挺老實的小魔王忽然從他肩膀上跳了下去,用鼻子嗅了下那塊滿綠的原石後,居然伸出小爪子在上面抓了一下。
不知道這松鼠究竟是什麼品種,牠那爪子真的很鋒利,就算是堅硬的玉石,也被牠抓出幾道爪痕,看得方逸嚇了一大跳,連忙將小東西給抓了回來。
「老師,這沒事吧?」
方逸看著那翡翠表面上的幾個細微爪痕,不由心中忐忑起來,要知道,在這塊料子旁邊的報價單上,分明寫著三百八十萬的字樣,也就是說,這塊料子的價值最少在三千萬人民幣以上。
「沒事,不過你別再讓牠闖禍了。」
余宣也有點心虛,抬頭看了一眼之後,發現對著這塊料子的攝影鏡頭剛好被方逸給擋住了,這才鬆了口氣,給方逸使了個眼色,幾人又往下一塊石頭走去。
「你小子,給我老實點!」
這次方逸沒有再把小魔王放在肩頭了,而是給塞進口袋裡,小傢伙知道方逸是真的生氣了,沒敢怎麼吵鬧。
「行了,十二點了,吃飯去。」
方逸他們來的本來就晚,看了兩個多小時後,就到了中午十二點了,按照規定,中午是閉館的,原本在場館內的人都陸續走了出來,相互打著招呼準備去吃飯。
舉辦單位想得也挺周到,在公盤期間特意在外面開了家中餐館,雖然不怎麼好吃,但總算是能填飽肚子,時間緊張的玉石商們都是在這裡湊合一頓,開館的時間一到,又是一頭扎進場館內。
「方逸,這從豆種到玻璃種,從淺綠到滿綠陽綠,你算是都見到了,等會你自個兒看看料子吧。」
下午進館,余宣沒有再帶著方逸看毛料,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該說的要點他都已經告訴了方逸,至於方逸能有多大的成就,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悟性了。
「方逸,你要是看中了什麼料子,就把價格和編號記在這上面,回頭我和余叔再去幫你看看。」
陳凱這會正巴不得余宣專心幫自己看料子呢,是以聽到余宣的話後,從那些標單裡數出了二十張,說道:「投標是個技術活,你千萬別急著填寫金額投進標箱裡,回來咱們商量著辦。」
陳凱知道方逸是第一次來緬甸公盤,對賭石是個生手,很害怕方逸頭腦一熱,將五十萬全都給砸了進去,所以特別交代方逸一番。
「凱哥,放心吧,我這次主要是來學習的。」
方逸聞言笑了笑,對一直跟著他的阿虎說道:「虎哥,這裡面很安全,你也不用老跟著我,我看大廳那邊有休息的地方,你坐在那裡等我就好。」
「沒事,跟著你不累。」
阿虎搖搖頭,彭斌讓他跟著方逸,對彭老大的話,阿虎不敢有絲毫的違背。
「不累不也是無聊嘛,」方逸指了指休息區,說道:「反正你坐在那裡也能看到我,就別跟著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多大來頭呢,身後還跟著個保鏢。」
「那……那好吧,不過,你要是出了我的視線,我就要去找你了。」
彭斌想了一下,點頭答應下來,因為他發現剛才遇到的那個鄭少恭的保鏢,此時也在休息區,並沒有一直跟著鄭少恭。
「大哥也真是厲害,能讓人對他如此死心塌地。」
支開了阿虎之後,方逸不由鬆了口氣,他之所以想自己轉悠轉悠,其實是想試試自己的神通,是否可用從翡翠玉石中吸取到那種神秘的能量,從而壯大自己的神識。
方逸神識的幾次異變,除了那塊嘎巴拉之外,和玉石都有脫不開的關係,只不過世上玉石雖多,但蘊含那種能量的卻是極少,眼下來到翡翠玉石的產地,方逸自然要嘗試一下。
「先從品質最差的玉石開始吧。」
方逸本就不是來賭石的,對於別人很緊張的時間,他卻可以十分悠哉,從櫃檯拿了瓶水,便晃晃悠悠的來到門口擺放原石的位置。
「魔王,不准鬧啊!」
方逸拍了拍口袋,交代小傢伙要老實一點,中午吃飯時,方逸特意問了陳凱,在公盤期間故意或者是無意損壞了原石,是需要根據損壞程度賠償損失的,最低是成交價的百分之五。
之前小魔王抓出爪痕的那塊料子,標底就將近四百萬美元,如果成交價是一千萬的話,賠償百分之五就是五十萬,也就是說,小魔王的那一爪子就能讓方逸的錢包立馬空掉。
「吱吱……」
小傢伙從口袋裡伸出小腦袋,用爪子指了指方逸腳下的原石,又扭過腦袋往前面指了指,方逸從牠的眼裡看出一絲不屑的神色。
「你什麼意思啊?是說這裡的翡翠不好?難道你也會鑑定翡翠?」
方逸哈哈一笑,沒當回事,把小魔王的腦袋瓜又給按回到口袋裡,蹲下身體查看起面前的這塊原石來。
方逸所看的這塊原石,是個有雙切面的料子,只不過兩邊的切面都表明這只是塊最低檔的豆種毛料,買下來充其量也只能磨製一些抵擋的翡翠飾品,所以標價也不高,標底只有一千美金。
方逸之前聽陳凱說過,像這樣的料子,在公盤上流拍的機率很高。因為像這樣的料子,即使被人買去分解開,做些飾品,也都是十幾塊錢一件的小東西,費工費時不說,最後賺取的利潤很少,大多數玉石商都不會在它們身上浪費功夫。
「沒有靈氣,一點都感應不到。」
方逸將手貼在光滑的石面上,調動神識將一絲真元度入到玉石當中,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現在方逸想要動用體內的神通,已經不需要再誦讀經文了。
「嗯,不對,壞了……」
就在方逸想繼續感應的時候,忽然聽到喀嚓一聲細不可察的輕響,方逸連忙鬆開手,向剛才掌心貼著的玉石看去。
「無量那個天尊,竟然裂開了?」
方逸看到原本光滑的就像是鏡面一樣的原石切面上,竟然出現一根髮絲般的裂紋,他百分之百的肯定,在先前這道裂紋是絕對不存在的。
「難道是玉石品質太差,經受不住我的真元?」
方逸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似乎也只有這種解釋,才能解釋得通裂紋的形成原因了。
「吱吱……」小魔王的聲音從口袋裡傳了出來,似乎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得,轉移陣地。」
方逸像是做賊似的站起身體,左右打量了一眼,慢吞吞的離開了這塊原石。
其實方逸沒必要這樣,因為這塊料子裂開的紋路十分的纖細,一般人不用放大鏡根本就看不出來,就算看出來,也只會以為是石頭本身的裂紋。
「再試一塊……」
往前走了四五米,方逸又在一塊磨盤大小的原石前蹲下身體,這次他手裡拿著放大鏡和強光手電筒,裝模作樣的先觀察了一番之後,才將掌心貼在原石的切面上。
「還是不行,又裂了。」
和上次一樣,方逸先是在腦中聽到那聲脆響,然後細細的裂紋就出現在原石的表面上,這是因為裂紋是從內部產生的,所以才會先聽到響聲再看到裂紋。
「事不過三,再試一次。」
方逸現在有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心態,反正都裂了兩塊了,也不差再裂一塊,而且話說回來,就算是被組委會發現,那也找不到方逸的頭上,反正他又沒拿著錘子去敲擊原石,找不到他的錯處。
「一定是因為玉質太差,承受不了真元導致的。」經過這三次的實驗,方逸幾乎可以斷定原因所在了。
「再到前面去試試。」
方逸有些不甘心,面對這滿場數萬塊的翡翠原石,要是不能占點便宜,頗有種入寶山空手而回的感覺,這麼多玉石,再不濟也能遇到一塊蘊含點靈氣能量的吧?
「這一塊差不多能達到師父說的冰種了。」
來到一塊被好幾撥人仔細查看過的原石旁邊,方逸又先拿出強光手電筒和放大鏡先查看了一下,這塊半賭的料子切面上的翡翠光澤很好,方逸憑著他有限的理論知識,辨別出這應該是塊冰種料子。
「給我吸……」
方逸將掌心貼在玉石切面上,一絲真元悄無聲息的遊走了進去,不過就在短短的十幾秒後,方逸的臉色卻是忍不住一變。
「無量天尊,三清老祖,你們是在開我的玩笑嗎?」
這次他輸入進去的真元,並沒有對這塊玉石造成損壞,但同樣的,這塊翡翠也沒有回饋給他之前從別的玉石中吸取到的那種靈氣,而他的真元輸入進去後,卻無法再收回來了。
「奶奶的,難到翡翠玉石都是屬貔貅的,只進不出嗎?」
方逸苦著臉收回手掌,如果單單輸入一點真元他倒是不在乎,關鍵是跟著真元進入翡翠的,還有他的神識,這東西收不回來卻是會讓方逸有頭疼欲裂的感覺。
「不對,肯定是哪裡出問題了。」
方逸默默的蹲在玉石旁思考起來,以前他動用神識真氣,在玉石或者是物件中遊走一圈後是可以收回來的,為何這次卻發生了意外,問題究竟是出在什麼地方呢?
「莫非只有那種被人把玩過,蘊含人體氣機的物件才會產生那種靈氣嗎?」
想了良久,方逸腦中閃過一絲靈光,他突然記起吸收到靈氣的那些東西,無一不是被人把玩過的老物件,而從揚州購買的那批和田玉,即使品質最好的籽料,也無法從中吸取到靈氣。
「應該是如此了。」
想通了這個關節,方逸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看來想走捷徑這條路是被堵死了,那種蘊含靈氣的物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雖然無法吸收靈氣,但用自己的方法卻可以鑑定出翡翠品質的好壞啊!」
失望過後,方逸眼中又露出一絲精光,只要翡翠能吸收自己的真元就好,吸收的越多,說明品質越好。
「自己只要神識不再進去就行了。」
方逸想了下,眼睛向四周望去,卻又苦起了臉,因為他體內修煉出來的真元有限,而這裡足足有數萬塊原石毛料,方逸總不能一一試過啊,別說時間不夠,就算是他一邊修煉一邊輸出,產生的真元怕是也趕不及消耗的。
「想要撿漏,只能挑那種別人都看不上眼,而裡面卻是有料的原石了。」
方逸琢磨許久,才出這麼個主意,可這主意也不見得有多高明,因為場內不起眼的料子多了去了,方逸也無法一一去試。
「方逸,你幹嘛呢?站在那裡發呆?」
就在方逸冥思苦想的時候,耳邊傳來陳凱的聲音,回頭望去,陳凱和余老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這片區域。
「我在想有什麼料子不起眼,裡面又有寶貝呢。」方逸將自己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既然是賭石,都切開了還怎麼賭啊?好料子壞料子,通過這些切面大致也能分辨出來的吧?」
方逸剛才有心想去碰碰那幾塊被眾人追捧的料子,但那幾塊料子旁邊,總是有人在仔細的觀察,他如果掌心貼上去半天不動,肯定會被人懷疑的。
「方逸,你莫非是想去賭全賭的料子?」
方逸隨口的一問,卻沒想到陳凱提醒了他,解說道:「全賭的料子從外表上是看不出好壞的,但有人從裡面曾經開出過玻璃種的帝王綠,那些職業賭徒,最喜歡賭的就是全賭原石。」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全賭的毛料啊?」
陳凱的話像是一道閃電,擊中方逸的腦袋,對啊,半賭的料子就算好,憑他手上的那點美金也爭不過這些珠寶大鱷們,但全賭的原石卻不同,誰也不知道裡面的好壞,標價應該不會很高。
「方逸,我帶你來,是想讓你多看多學習的,可不是讓你來賭石的啊。」
看方逸臉色一變再變,原本蹲在那裡看毛料的余宣有些不滿的站起身來,說道:「這裡切面的料子很多,從豆種到玻璃種都有,這些就夠你看的了,不要去沾全賭的料子。」
全賭的毛料,就算對余宣來說,也不敢保證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為皮質好的老坑種也有可能出極差的料子,而有些看上去沒有絲毫特徵的料子,卻開出過最為極品的翡翠。
所以在來之前,余宣就和陳凱說好,全賭的原石毛料,只占他們這次賭金的百分之二十,而且要陳凱做到這百分之二十的資金有可能血本無歸的心理準備,余宣都如此沒把握,可見全賭料子的高難度了。
「老師,我這次來就是長長見識的。」方逸嘿嘿一笑,也沒說賭也沒說不賭,他是極有主見的人,雖然師從余宣,卻不是那種事事都聽老師話的好學生。
「隨你吧,我這會兒可沒工夫教你。」
余宣也知道自己的這個弟子不是尋常人,別的不說,就憑方逸那一手宗師級的金石篆刻的技藝,就足以和自己平起平坐了,收下方逸這個徒弟,算起來還是他占了大便宜呢。
「自己還是先看看這些不同種類的翡翠能承納多少真元吧。」
方逸想了一下,並沒有冒然前往全賭石的毛料區域,而是繼續在半賭石的地方轉悠了起來,他了幾塊不同品質的原石料子,逐一的試了起來。
「豆種的一碰就裂,品質太差……」
「糯種的還能承納一點真元,不過也是不行。」
「冰種的純度不錯,可以堪比和田玉中的極品了。」
「玻璃種簡直就像是個黑洞啊,吃了我那麼多真元竟然都沒有反應?」
一下午的時間,方逸幾乎就泡在這些原石上了,而經過這一下午的實驗,方逸對於各種品質的原石所能承受的真元總量,也估算出了一個大概的數值。
像是那種沒有什麼價值的豆種料子,幾乎是一絲真元灌輸進去,就會使其內部發生裂變,這樣的料子根本就無法拿來製作法器,對於方逸沒有任何的意義。
而糯種的翡翠原石,只比豆種的稍微好一點,但想要在這樣的玉石裡刻畫陣法也是不可能的,由於玉石品質的原因,糯種玉石最多只能承受方逸十多秒的真元輸入。
讓方逸滿意的,只有冰種和玻璃種兩種品質的原石,這兩塊料子,他都是在完全剝離了石皮的翡翠上嘗試的,冰種翡翠的純淨度足以讓他在裡面刻畫陣法,其堅韌程度比之和田玉籽料也是不遑多讓。
至於玻璃種的翡翠,則給方逸帶來了一絲驚喜,因為他發現,玻璃種玉石的純淨度相當高,就算是自己刻畫陣法失敗,這種品質的玉石也不會破碎開來,也就是說,方逸完全可以用玻璃種的翡翠來製作更高一級的法器。
「無量那個天尊,這……這也太貴了吧?」
看著標底上寫著的一千兩百萬美金的價錢,方逸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別說是他了,就是陳凱也沒有財力將這塊比足球略小一點的玻璃種接近陽綠的翡翠給吃下來的,因為一千兩百萬美金僅僅是底標,誰知道最終這塊料子會被拍到一個什麼樣的價格上。
「吱……吱吱……」
不知道為何,方逸在這塊翡翠前駐足的時候,口袋裡的小傢伙老是想出來,方逸怕牠闖禍,一直按住了口袋,不讓牠有跑出來的機會。
「魔王,別鬧,等會咱們就出去了,到時候就給你放風。」
方逸安撫著口袋裡的小魔王,這個區域全是已經分解開的翡翠料子,動輒都是百萬美元起跳,看守也異常的嚴密,方逸可不敢讓小傢伙在這裡折騰。
「只差一點,這塊料子就能被稱之為帝王綠了。」
方逸耳邊響起一個人的聲音,回頭一看,卻是那位鄭家的三少爺鄭少恭。
「鄭先生對這塊料子有興趣?」方逸稍微往後退了一步,把前面的空間給讓了出來。
「當然有興趣了,這種極品的翡翠,幾年都是難得一見的。」鄭少恭點點頭說道:「怎麼,方先生也看上這塊料子了?」
「正如鄭先生說的那樣,我當然看上了。」方逸苦笑一聲,老實地道:「可是看中了也沒用啊,這料子的標底就是一千多萬,我可買不起,也只能看看了。」
「除了鄭先生,這次公盤能買起這塊料子的人可不多。」余宣出聲道。
今天的公盤已經到了尾聲,余宣和陳凱正在四處找方逸,看到他正在和鄭少恭說話,便走了過來。
「余老師說笑了,每次公盤都有那麼多藏龍臥虎的人,鄭家的這點產業也不算什麼的。」鄭少恭謙虛地笑道。
鄭家財大勢大不假,但他們主營的是黃金飾品,像是翡翠和玉石只是兼營而已,投入比例並不是很大,所以純粹以翡翠產業的規模而言,有幾家的資本完全不遜於鄭家。
「余老師,晚上要不要一起用個餐?」
和余宣等人一起往外走時,鄭少恭邀請道:「我和方先生一見如故,想多點和他接觸的機會,晚上方先生一起來吧。」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