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20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4【膽大包天】
作  者:打眼
編  者: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29-2
原印條碼:978-986-352-629-2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10.09

出版重點:
※到底是太白目還是太自大?有人竟膽大包天到敢直接挑釁皇室御用的降頭師?方逸和彭斌不惜千里尋找的神秘空間究竟是什麼怪地方?他們能找到嗎?又是否能順利地回到現代的文明世界呢?
※《神幻大師》全新第二輯精彩展開,看方逸還會遇到什麼奇遇和奇人!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本以為命在旦夕、無藥可醫的彭斌,在喝下小魔王的鮮血後,竟神奇地將體內的毒素排出,撿回了一命。方逸這才知道原來是因為彭斌想求得不傳功法,故而膽大包天擅闖皇宮竊取國師秘笈,這才慘遭毒手,彭斌也從秘笈中得知了驚人的秘密,為了找尋國師曾經去過的神秘空間,他和方逸踏上了尋寶之路。這個神秘空間是否真的存在?他們又會遇到什麼危險?

【神幻小檔案】吳哥窟:位於柬埔寨,意思為「毗濕奴的神殿」,建成於十四世紀前。是吳哥古蹟中保存得最完好的的廟宇,以建築宏偉與浮雕聞名於世,是世界上最大的廟宇。也是一座巨大的水上都市。1992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目錄】
第一章 桑香佛舍
第二章  萬毒涎
第三章  狹路相逢
第四章  金蠶降頭
第五章  百毒不侵
第六章  撒旦傭兵隊
第七章  上古陣法
第八章  功法大忌
第九章  膽大包天
第十章  神藏無窮


內文精摘:

行走在山石鋪就的路上,兩旁時不時的可以見到一些雕塑,只是這些雕塑並非是佛像,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像和動物。
「兄弟,這些都是什麼雕刻啊?」彭斌看得有些奇怪,用胳膊肘碰了下方逸。
「不知道,佛道典籍裡沒有這樣的雕塑。」方逸搖搖頭道:「你去問問那老頭啊,他們村子裡的東西,他應該知道吧?」
「說的也是。」彭斌一把拉住前面的老人,嘰裡呱啦的說了起來。
「大哥,他說什麼?」等彭斌和老人結束談話後,方逸開口問道。
「他說……」
彭斌忽然停住口,看向龍旺達,不滿地道:「老龍,你不厚道啊!」
「我怎麼不厚道了?」龍旺達被彭斌說的一臉莫名其妙,就算他佛法造詣深厚,這會也差點被氣出真火來。
「你事先知道這個地方,難道沒有派人過來嗎?你的人過來是怎麼和他們交流的?」彭斌似笑非笑的看著龍旺達。
「這個……」龍旺達的臉龐紅了起來,苦笑一聲說道:「我的確讓人來過,不過他們並沒有驚擾這個村子的人,也沒有和他們交流什麼。」
在等待雲皓的那幾天裡,龍旺達查出了這個村子的位置,他相信在龍婆托的筆記裡一定藏著自己不知道的什麼秘密,便派人在這裡搜尋了一番,他派的人是夜裡來的,身手都很高明,並沒有驚動這裡的住戶。
當然,那一次的搜尋,龍旺達沒有任何收穫,否則他也不會去找彭斌和方逸合作了。
「嘿嘿,我就猜你沒那麼老實!」彭斌嘿嘿一笑,說道:「道路兩邊的石雕,都是這個村子裡的圖騰,傳說是上古神人,有飛天遁地翻江倒海的本事,不過他們是什麼神話人物,那老頭也不知道。」
「不是佛道中的人物,也不像是西方人的神靈,真不知道上古年間這裡究竟發生過什麼?」
方逸剛才仔細觀察過其中一個石雕的圖案,那是一個長了九個人頭和一個蛇身的怪物在與敵人大戰,而它的敵人則是一隻神鷹,整個圖案看起來頗為詭異。
「兄弟,你的意思是,這個村子在上古年間就存在了?」彭斌詫異地說。
「很難說,那些石雕有可能是後代子孫為了追憶先賢留下來的。」方逸想了一下,推斷說。
「先找找看吧。」彭斌向方逸使了個眼神,示意他不要多說,龍旺達那老傢伙在後面正豎著耳朵偷聽呢。
這個村子並不大,一共也就只有十多戶人家,但依山而建的房子卻是不少,老人說這些房子以前都曾經有人住,但是耐不住山中艱苦,這些人出去之後就都沒有再回來。
來到一處平緩的地方,老人在一棵大榕樹下站住了腳,榕樹下有一個水井,還有一口鐘掛在樹上,和彭斌說了幾句話後,老人敲響那口鐘。
「這鐘也是個古物,最少有數百年時間了。」方逸看著那口銅鐘,忽然想到什麼,說道:「大哥,我記得龍婆托的傳記裡,似乎記載過這口銅鐘?」
龍婆托的自傳中,曾提及村子裡有口古鐘,鐘聲悠揚,每當村子裡發生什麼事情,村中宿老都會敲響這口鐘用以聚集眾人。
鐘聲遠遠的傳了出去,片刻之後,村子裡的人紛紛往大樹聚集過來,人不多,只有七八個,而且大多是老人,整個村落顯得暮氣沉沉。
「剛才那個老頭跟我說,這個村子裡出去的人都不會再回來,或許再過一些年,這個村子就不在了。」彭斌剛才問老人龍婆托是不是在這個村子裡出生,老人的回答讓他有些失望。
彭斌和方逸說話時,老人也在和村子裡的人說著什麼,講了一會後,老人拿出剛才彭斌給他的錢,然後發到村民手中,接到錢的村民,臉上均是一副笑顏逐開的模樣。
「彭先生,他們在幹什麼?為何要把錢分出來呢?」
龍旺達向彭斌問道,雖然他不怎麼想跟彭斌說話,但無奈只有彭斌才能聽得懂這裡人的方言。
「拿到錢的人,會把自己家的房子讓出來給咱們住。」彭斌簡單的回了句。
「那他們去哪裡住?」龍旺達聞言愣了一下,道:「我們都帶帳篷了,不需要他們讓出房子,你告訴他們。」
「我和我兄弟可沒有帳篷!」聽到龍旺達的話,彭斌不由翻了個白眼,差點又指著龍旺達的鼻子說他不厚道了。
「我們讓出兩頂給你們。」龍旺達很乾脆的說道。
「那好,多謝老龍你啦。」彭斌哈哈一笑,上前和那個村子裡的宿老交談起來,過了一會兒,他走回來,打了個響指道:「談好了,咱們的帳篷可以搭在這個地方,另外,這個村子所有的地方咱們都可以去,一日三餐由他們來負責。」
大山裡的村民很是質樸,送來很多他們從山上採摘的瓜果,用清泉清洗後,味道十分的鮮美。
借著考古的名義,彭斌帶著眾人鑽到村民們的家裡,裝模作樣的查看起他們家中的那些鍋碗瓢勺,但除了方逸是真正的在查看一些有年代的老物件外,其餘的人則是將目光都盯在有限的書籍上。
不過讓龍旺達失望的是,這些村民們家中的書籍,大多是小孩子的畫冊,根本就沒有年代久遠的古籍,村民們說,以前是有些舊書,但都被他們用來燒火做引子了。
彭斌心不在焉的在和村民聊著天,方逸則是手裡把玩著一個拳頭大小的海螺,這個海螺通體呈黑色,螺壁沉甸甸的很厚實。海螺的螺壁上,被鑿出了六個孔洞,用嘴吹的時候,可以用手指按住孔洞,使其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
旁人看到方逸把玩,只當它是個普通的工藝品,但方逸卻知道這個東西很不簡單,因而特意向龍旺達討來一張十萬柬埔寨鈔票,和一戶人家換了過來。
為了歡迎客人的到來,晚上村子裡的人特意殺了一隻羊,舉辦了隆重的篝火晚宴,龍旺達也讓弟子和隨從們給村民們獻上精美的食物。
不得不說龍旺達很會享受,他帶來的帳篷,全都是充氣式的,每一頂帳篷都和一個小蒙古包一般寬敞,裡面還有臨時的供電設備,可充電的電池足以維持一夜燈光所用。
甚至龍旺達的隨從們不知道從哪裡搞來冰塊,將其放在帳篷裡專門存放冰塊吸熱的地方,如此一來,即使是在炎炎夏日,帳篷內的溫度也十分涼爽。
至於在山裡最令人討厭的蚊蟲問題,在兩位大降頭師面前則就更不是問題了,原本聚集在一起的蚊子,全都躲得遠遠的,讓村子裡留下來陪彭斌聊天的宿老一個勁的嘖嘖稱奇。
「彭先……不,彭斌,你和他在聊些什麼啊?」
等村子裡的老人走了後,龍旺達湊了過來,向彭斌問道。
「沒聊什麼,就說些家長裡短的事,我主要是問他知不知道龍婆托,他從村子裡走了之後有沒有回來過……」
彭斌半真半假的說道,實際上,他剛才問的是這村子周圍有什麼去處,孩子們一般都喜歡去什麼地方玩耍,因為按照龍婆托筆記中的記載,他是在幼年的時候無意中進入到那個空間的。彭斌和方逸推想過,一個孩子在五六歲的時候不可能跑得很遠,那麼龍婆托所進入的那個空間,應該就在村子附近,彭斌準備明天和方逸一起前去查找。
「別的沒什麼了嗎?」言語不通受制於人的感覺讓龍旺達很是難受,但不管彭斌說的是真是假他也只能聽著,就像是龍婆托的筆記一樣,儘管知道彭斌翻譯出來的東西有些不盡不實,也是無可奈何。
「沒有了,要不你自己去問他啊。」彭斌兩手一攤,擺出一副就這樣的姿態,龍旺達只能悻悻的回到自己的房間。
「兄弟,你玩了半天這海螺了,它有什麼特別的嗎?」彭斌睡不著,忍不住問方逸。
「沒什麼特別的,我看著做工很精緻,拿來玩玩。」方逸朝彭斌使了個眼色,對這海螺他心中有些想法,只是不想讓龍旺達知道。
「嘿嘿,我知道這群王八蛋在偷聽呢,要不要急急他們……」彭斌也向方逸擠了下眼睛,故意說道。
「大哥,你可真夠壞的,咱們還是換個他們能聽懂的話來說吧,不然他們這一夜也甭想睡安穩了。」方逸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正如方逸所說,旁邊不遠處正豎著耳朵偷聽的龍旺達這會兒已經在抓耳撓腮了,恨不得身上有個萬能翻譯器才好。
龍旺達昨兒是真沒休息好。方逸和彭斌說的時間不長,總共加起來也沒有幾句話,但就是這幾句話,使得龍旺達像是被貓爪撓了一般,心裡那叫一個難受,只不過他也沒法去指責彭斌,大家合作歸合作,也不是事事都需要向自己通報。
不過龍旺達想了個笨辦法,那就是緊跟著彭斌和方逸,彭斌和方逸去到什麼地方,龍旺達就跟到什麼地方,就連他們上手拿過的東西,龍旺達都要拿起來檢查一番。
只是這樣也沒有什麼結果,第二天方逸仍然是在那些村民家裡度過,搞得跟在後面的龍旺達是苦不堪言。至於彭斌,龍旺達讓雲皓緊跟在他身邊,也沒有什麼收穫,一天下來,龍旺達和雲皓都感覺身心十分的疲憊。
以他們倆的身分,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啊,到了傍晚,雲皓乾脆讓自己的隨從盯住方逸和彭斌,他則是拉著龍旺達上車離開了村子。

「這兩個老小子去哪兒啦?」站在村子裡的一個置高點,彭斌看著龍旺達和雲皓乘坐的車子開出了村子,不由撇了撇嘴說道:「這兩個老傢伙不會是忍不住,想對咱們出手了吧?」
「應該不會,他們還沒得到想要的東西。」方逸搖搖頭。
「被這兩個傢伙跟著,咱們也沒機會出去找啊。」彭斌壓低了幾分聲音說道:「要不乾脆把龍旺達和那個什麼雲皓一起幹掉吧,奶奶的,自己走了還要留下個盯梢的人在。」
「大哥,你還真想和泰國皇室不死不休啊?」方逸吐嘈說:「龍旺達跟著咱們過來,泰國那邊肯定知道,他要是死在咱們手上,我估計泰王就是脾氣再好也會對彭家出手的,他不用派出軍隊,只要雇上三五個實力強勁的傭兵團,就能讓彭家吃不消了。」
「有他們跟著,咱們根本就沒法去四處查找。」彭斌鬱悶的說道:「殺又殺不得,趕又趕不走,那要怎麼辦啊?難道就一直這麼和他們耗下去嗎?」
自從進入這個山村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號稱全球信號無死角的衛星電話居然也打不通了,彭斌今兒一天表面上神定氣閒的在和那個宿老聊著天,其實心裡也有些著急了。
「要不然咱們找咱們的,讓他們跟著就是了……」彭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來,「不行,要是咱們找到了那個空間的入口,豈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其實讓他們跟著也沒關係。」方逸皺著眉琢磨了好一會,說道:「咱們還是先找再說吧,反正咱們哥倆在一起,就算有什麼發現還能落到他們手裡去嗎?」
「好,那就這麼辦吧。」彭斌點點頭道:「我問出了幾個地點,咱們明天先去這幾處地方轉轉,要是沒有發現,再擴大搜索的範圍。」
「明兒帶兩個孩子,小孩的心思都是相通的,說不定就能發現點什麼呢。」
方逸腦子一轉生出了個主意,帶著孩子滿山轉雖然消除不了龍旺達的疑心,但會讓他有些摸不清頭腦,說不定一個不耐煩,龍旺達就會提前離開這裡了呢。
方逸想的沒錯,的確是有人不耐煩了,不過卻不是龍旺達,而是被龍旺達請過來助陣的雲皓。
作為在整個東南亞地區名氣很大的降頭師,跑到這山窩裡蹲著,雲皓早就一肚子情緒了。
要知道,降頭師雖然整天要鑽山林尋找毒蟲,對山中的生活很適應,但這不代表降頭師就不喜歡享受。別看雲皓已經六七十歲,但他還是一個極其熱愛生活的人,尤其是降頭師的秘術可以讓他夜夜御女而不傷身,所以除了降頭術外,女人就是雲皓最大的愛好。
雲皓在去山中搜尋毒蟲的時候,就讓手下從芭堤雅買了一對雙胞胎姐妹花,正準備休息一段時間,好好品嘗一下那對雙胞胎的時候,卻被龍旺達給拉進了這山窩裡。加上接連好幾天沒有任何的進展,雲皓早已極度的不耐煩,要不是龍旺達許諾的萬毒唌還沒到手,恐怕雲皓早就撂挑子不幹了。
雲皓拉著龍旺達上車離開村子,避開方逸和彭斌後,沒走多遠,兩人站在一處視野開闊的緩坡上,說起話來也不虞被人聽到,商量著對策。
「老龍,這事你看怎麼辦?那兩人根本就不像是來找東西的,我看倒真像是來考古的。」雲皓現在乾脆跟著彭斌喊起了老龍。
龍旺達想了一下後,說道:「龍婆托是我國的首任國師,如果真有遺物的話,那麼我是一定要得到的,雲兄,還希望你能理解。」
「不就是些佛家典籍或者是修煉的功法嗎?」雲皓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道:「老龍,別說的那麼理所當然,要說龍婆托的身分,他是我們柬埔寨人才對,那他的遺物豈不是要留在柬埔寨嗎?」
「雲兄,你竟然存著這個心思?」
龍旺達眼中射出一道精芒,他不希望在一無所獲的時候就先起了內訌,如果雲皓心懷不軌,那麼龍旺達寧願放棄這次的行動。
「我又不修煉你那些佛門功夫,那些功法就算給我也沒什麼用。」見龍旺達變了臉色,雲皓趕忙解釋道:「放心吧,我雲皓向來是說一不二,如果真的找到什麼東西,我絕對不會跟你搶的,但咱們也把醜話說在前面,即使最後什麼都沒找到,那萬毒唌你也要給我。」
「咱們交易了那麼多次,我何時違約過?」
聽到雲皓這番話,龍旺達頓時放下心來,因為他知道雲皓所得的傳承,是最為純粹的降頭術傳承,雖然也有用降頭術錘煉身體的法門,但那和修煉卻全無關係,是以龍旺達知道對方所說不是虛言,當下臉色緩和了下來。
「好,那咱們就說說怎麼對付那倆小子吧。」雲皓臉上露出一絲狠厲之色,說道:「我看你是過於小心了,只要讓我的降頭咬傷他們兩個,到時候有什麼話咱們逼問不出來?何必如此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們身後呢?」
「不行,先不說他們對咱們一直都有防範之心,降頭能不能傷到他們不說,就算是咬傷了他們,恐怕也是兩敗俱傷的局面,此為下下策,最好不要用到。」
聽到雲皓的話,龍旺達不由連連搖起了腦袋,當時他和十多位弟子聯手面對彭斌一個人,而且還是在對方大意之下被降頭咬傷的情況下,都被彭斌殺出了重圍,現在想要傷到對方,絕對不是一件易事。
更何況彭斌身邊還多了一個高深莫測的「三炮」,不動聲色之間就破解了自己獨門的降頭術,讓龍旺達忌憚不已,所以在沒有摸清方逸底細的情況下,龍旺達不敢冒然行動。
「我看你是身居高位太久了,膽子是越來越小啦!」
雲皓臉上露出不滿的神色,降頭師素來是以心狠手辣、手段詭異出名,只有旁人忌憚他們才對,眼下龍旺達的態度卻像是反過來了,讓雲皓難以接受。
「我沒有把握拿下他們。」龍旺達坦承道,他雖然也是殺人如麻,卻很少和人正面對敵,上次和彭斌在皇家寺廟中的一戰,彭斌身上的殺意在龍旺達心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深刻印象。
「不用你出手,我來對付他們怎麼樣?」雲皓越聽心裡越不是味道,想了想道:「這樣吧,我明兒約他們切磋一下,如果將兩人拿下了,咱們就逼問他們有關龍婆托遺物的事,如果拿不下來,那也不傷和氣,你看怎麼樣?」
「如此……倒是可以試一試。」龍旺達沉吟了一會終於點點頭,開口說道:「雲兄,到時千萬不可下殺手,別弄出個無法善了的局面。」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