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文學小說
書系列別:沈石溪作品集新封珍藏版
書系編號:X-+03
書籍名稱:一隻獵雕的遭遇【新封珍藏版】
作  者:沈石溪
編  者:
定  價:$300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637-7
原印條碼:978-986-352-637-7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10.09

出版重點:
※原本應該在天空中展現英姿的金雕,為何會淪為獵人覓食和斂財的工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果真是永遠無法打破的自然法則?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動物最佳代言人沈石溪感人熱淚傑作!
※對一隻獵雕來說,失去自由,就等於是失去了自我;然而牠卻甘心犧牲自由,以報答人類的救命之恩,只是,牠的一再退讓,真的能夠滿足人類的貪心與私慾嗎?
※一向以細膩筆觸深刻描寫動物的喜怒哀樂,將動物擬人化的沈石溪,這回亦不負重望,將金雕戲劇性的一生,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隨著他的文字,讀者的情緒亦為之高潮起伏,久久不能自己。書中亦不忘探討人性的善惡與大自然的殘酷,絕對是一本不可不看的佳作。


作者簡介:沈石溪,原名沈一鳴,上海人,八○年代初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已出版五百多萬字作品。所著動物小說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讀者的喜愛。沈石溪的動物小說,擅於揣摩動物行為與心理,描繪生動。其著作《第七條獵狗》、《一隻獵鵰的遭遇》、《紅奶羊》、《象母怨》、《殘狼灰滿》、《混血豺王》等,皆獲得各種文學優秀作品獎項,得獎無數。《狼王夢》並獲台灣第四屆「楊喚兒童文學獎」,《保姆蟒》獲行政院新聞局1996年金鼎獎優良圖書出版推薦獎,《狼妻》、《黑熊舞蹈家》、《美女與雄獅》、《野犬姊妹》、《虎女金葉子》等八部作品亦被各大報章推薦。作品更被譯成英、日、法等多國文字,廣受全世界讀者歡迎。


內文簡介:

牠是金雕,生來就是藍天的精英。
金色的圓點從輝煌的陽光裏突顯出來,
越變越大,變成一隻威風凜凜的雄性金雕,
在山谷上空頡頏翻飛。

牠覺得疲倦了,寧靜地闔上了雙眼。
牠的腦殼連同半截脖子被凍成了冰柱,
高高聳立在鸚鵡嘴石頂上,
金色的羽毛仍然色彩鮮豔,栩栩如生。
牠究竟是進了天堂,還是墜入了萬劫不復的地獄?
失去了翅膀的獵雕,要如何才能再次翱翔在空中?
被人類救回一命的天之驕子,只能犧牲自己報恩?
以為終於不再流浪,沒想到卻是失去自由的開始?
牠的一再退讓,真的能夠滿足人類的貪心與私慾嗎?
野金雕巴薩查遭遇可怕的旋風,跌斷了一條腿,又摔傷翅膀,眼見要被山豹吃掉,千鈞一髮之際,遇到獵人達魯魯,把牠從豹嘴下救了下來,從此牠成為達魯魯豢養的獵雕,為了報恩,牠被迫充當誘雕誘騙同類,也失去了自由。為了掙脫人類的控制,回到日思夜想的森林,牠不惜付出了最寶貴的性命,命運再一次回到了起點。

【目錄】
一、金雕巴薩查
二、隱憂
三、雕格
四、考驗
五、成為幫兇
六、屈服
七、愛侶白唇雕
八、另一種生涯
九、籠中鳥
十、自由的代價
十一、夢魘
十二、衝出牢籠
十三、回歸山林
十四、重生
十五、疑雲
十六、第三者
十七、訣別
十八、意外
十九、父愛
二十、覓食訓練
二一、清窩
二二、原點
二三、義雕

【*內容精摘】
巴薩查飛遍了日曲卡雪山北麓,還是沒有發現任何值得牠去捕獵的目標。牠飛累了,撐開巨大的翅膀,靜止不動地躺在空中,任憑強勁的河谷氣流托著牠向前滑動,牠圓睜著雕眼,聚精會神地俯瞰著地面,希冀能幸運地看到一隻幼麝在古戛納河邊飲水,或者能遇到一頭小岩羊在懸崖邊溜躂。遺憾的是,平緩的山坡和狹長的河谷裏,連個可疑的黑點也看不到。
冰涼的太陽高懸在天空,給大地投下了一片冷寂的光。
嚴冬剛剛過去,雪線才褪到半山腰,草芽還沒有破土,樹枝還沒有泛綠,赤裸的紅土地還沒有恢復生機。那些食草類動物,都遷移到遙遠的四季如春的古戛納河的下游過冬去了,還沒有回來。對食肉類動物來說,乍暖還寒的早春季節確實是個春荒難關,很難找到食物。
假如僅僅是為了裹腹充饑,牠是不會如此辛苦地在古戛納河谷上空來來回回飛巡的。牠可以憑著野生動物一種奇異的生存本能,準確地在河灘的巨卵石底下或河岸的枯樹根部找到冬眠的小蛇,或用雕爪刨開被雪水泡得酥軟的土層尋找蜥蜴或地狗子。整個冬天和春荒階段,其他野金雕經常靠這種辦法來維繫生命。
但牠不是普通的野金雕。牠是丫丫寨獵人達魯魯豢養的獵雕。牠是按主人的吩咐到古戛納河谷來狩獵的。主人不喜歡冬眠的小蛇和地狗子,主人要的是幼麝、岩羊或其他值錢的禽獸。
太陽偏西時,古戛納河上游飄來一塊烏雲,不一會兒就下起了小雪。紛紛揚揚的雪粒被凜冽的西風吹刮著,攪起漫天雪塵。這是日曲卡雪山一帶常見的倒春寒。氣候這樣惡劣,能見度愈來愈低,再飛下去也是徒勞的,牠想,該回去了。牠仄轉尾羽,掉頭朝丫丫寨飛去。
剛飛出河谷,牠又猶豫了。今天又一無所獲地空著手回去嗎?主人一定又像昨天那樣站在木屋外手搭涼篷翹首等待牠歸來。昨天也是在這個時候,當牠降落在主人腳邊,當主人看清牠什麼也沒帶回去時,燃燒著希望之光的眼神一下變得黯淡,被山風刮得極粗糙的臉似乎又添了一條皺紋。主人沒有責怪牠,也沒有抱怨牠,只是朝牠淒苦地笑了笑,就默默地回小木屋去了。
主人的這種無可奈何的失望表情,比訾罵和鞭笞更厲害,更讓牠痛苦。牠曉得,主人這段時間連遭厄運,先是上個月他到鋪滿白雪的森林裏去打狗熊,連狗熊的影子還沒見到,就在下坡時滑了一跤,扭傷了腰,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個月。主人剛剛能起床,主人的女兒莉莉又患猩紅熱病倒下了。主人家本來就不富裕,這下就更窮了,連買鹽巴的錢都掏不出來了。如果日子過得不是這樣窘迫的話,主人是不會在早春時節獨自放牠進山狩獵的。
早晨,主人打開搭在木屋前大青樹權上的雕巢,臨放牠進山時,摟著牠的脖頸,把牠的腦袋抱在他厚實的胸懷裏,用長滿繭花的手掌在牠的脊背上輕輕撫摸。牠是一隻通靈性的金雕,跟隨主人多年,摸透了主人的脾性,曉得主人是在祈禱獵神賜給牠好運,讓牠滿載而歸。牠感覺到主人在撫摸牠時,手指在微微顫抖。主人是把戰勝厄運度過難關的希望都寄託在牠身上了。
牠怎麼能在主人最需要牠幫助的時候無所作為呢?
牠重新仄轉尾羽,飛回古戛納河谷上空。無論如何,牠今天再也不能空著手回去了。哪怕獵到一隻草兔,也能救主人的燃眉之急,能換回點錢把莉莉的病治好。
細密的雪塵打濕了牠的翅膀,使牠飛翔時感覺到有點滯重。乳白色的霧嵐,像只巨大的罩子,罩住丁古戛納河谷,地上的岩石和樹樁等都變得模糊不清了。牠拍拍翅膀,一頭扎進河谷,貼著樹梢作低空飛行。
牠又飛巡了五六個來回,但河谷裏仍然看不見一樣活的東西。昔日慷慨的獵神,在關鍵時刻卻變得吝嗇了。
太陽很快就要墜落到雪峰背後去,明亮的天地很快就會被蒼茫的暮色吞沒。牠灰心了,垂頭喪氣地準備再次撤離古戛納河谷。突然,牠看見左前方山坡上,似乎有一樣東西晃動了一下。開始,牠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但再飛近了些,那東西竟然蹦蹦跳跳從一個洞口移動到一棵大樹下。牠尖叫一聲,迅速飛過去,呵,原來是隻狐狸!狐狸火紅的皮毛和坡上的紅土融為一體,再加上瀰漫的風雪和大團的霧嵐,怪不得使牠看不清楚了。
狐狸是晝伏夜行的動物,總是在傍晚離穴外出覓食的。
假如現在發現的是一隻幼麝,牠會高興得仰天長嘯,但對方是狐狸,牠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牠當然不怕狐狸,可話說回來,狐狸也不怕牠。牠現在飛得那麼低,翅膀扇動的聲音那麼響亮,嗅覺、聽覺和視覺異常靈敏的狐狸不可能不知道牠已飛臨頭頂,但這傲慢的傢伙竟然連頭都不抬一下,還在聚精會神地對付樹根下一隻灰鼠洞。可惡的狐狸壓根兒就沒把牠當回事。
從內心講,牠不願意飛撲下去捕獵這隻狐狸。狐狸雖然沒有野狼兇猛,也沒有狗熊蠻橫,但也是食肉獸,有一口能咬斷獵物筋骨的犬牙和四隻能扯碎羽毛皮肉的利爪,狐狸一旦受到襲擊,絕不會像食草動物那樣束手就擒或一味逃命的,牠會為捍衛自己的生命廝殺到底的。更重要的是,狐狸的智商在叢林所有的走獸中是最高的,常常會在強敵面前玩弄一些別出心裁的花樣,迷惑對方的神經,讓對方上當受騙。牠曾親眼看見一隻狐狸躺在地上裝死,把一隻慣食腐肉的禿鷲引上鉤,就在禿鷲嘴殼快啄到狐狸眼窩時,裝死的狐狸猛然間從地上跳躍起來,一口咬住禿鷲的脖子,可憐的禿鷲,成了狐狸一頓美味晚餐。
怪不得連人類都要羡慕和妒嫉狐狸的智商,把狐狸當作陰險狡猾的代名詞了。
要是此刻正在樹根邊挖掘灰鼠洞的是隻乳臭未乾的幼狐,或者是隻拖兒帶女的母狐,牠不會有這麼多顧慮。遺憾的是,這是隻臉頰上的白斑呈濁黃色、資歷頗深、閱歷頗廣的老公狐,細腰寬肩,胸部肌腱飽滿,四肢堅實有力,耳邊紅色的皮毛間有一道十分顯眼的月芽形傷疤,不知是狼咬狗啃留下的痕跡,還是同類間情鬥留下的記錄,起碼說明了這隻老公狐和死神打過交道,曾經受過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的嚴峻考驗。
要想捉住這樣的老公狐談何容易啊!
這將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搏鬥。不,情形似乎對牠更不利些。雪塵打濕了牠的翅膀,影響了牠的飛行力度和飛行速度。牠已在河谷上空飛巡了一整天,消耗了不少體力,肚子也早餓空了。極有可能,牠逮不著狐狸卻惹了一身騷,也許更倒楣,變成送上門去的點心。
再強壯再老練再勇敢的野金雕,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會去襲擊豺狗、狐狸、狼這類食肉類走獸的。食肉類猛禽和走獸之間,和平共處是最明智的選擇。
罷罷罷,就當沒看見這隻狐狸,牠想。
牠甩甩尾羽,在狐狸頭頂繞了幾圈,想飛走了。但似乎有一個吸力極強的磁場,牢牢地吸引住了牠。多好的一張狐皮啊,冬雪把這隻狐狸的皮毛擦得光滑晶亮,如同塗了一層彩釉,毛色純淨,紅得像團燃燒的火焰。牠曉得,一張細密厚實的上等冬狐皮極珍貴,可以賣很好的價。這是今天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機會了,錯過了這個機會,牠就只能空手而歸了。牠不忍心再見到主人淒苦的面容,不忍心再聽見主人憂傷的嘆息。牠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白白放走這隻老公狐。為了主人,牠決心鋌而走險。
牠在空中調整了方位,飛到狐狸背後,突然間將翅膀收斂成四十五度角的小夾角,毫無聲息地向老公狐迅疾滑去;這是金雕特有的偷襲方法,沒有翅膀扇動空氣的聲響,速度猶如自由落體,快疾如風,當被襲擊者發現來自天上的恐怖投影逼近自己想要轉身迎敵時,已經來不及了,金雕一雙鐵爪已穩穩攫住了獵物的脊背。這是名符其實的死亡的撲擊。
老公狐仍然在用前爪摳灰鼠洞,既沒有回頭張望,也沒有豎耳傾聽。這老公狐一定以為牠不敢隨便襲擊,所以放鬆了警惕,牠想,這隻愚蠢的老公狐,很快就要為自己的輕敵付出血的代價啦。
牠已滑到半途,只要再過幾秒鐘,牠的雕爪就要摳進老公狐的皮肉了。老公狐還懵然無知,將尖尖的狐嘴探進灰鼠洞窺望。牠心花怒放,都說狐狸狡猾,看來也不過如此,並不比擒捉一頭小斑羚更費勁。牠的雕爪已快觸摸到柔滑的狐毛了,牠左爪對準老公狐的屁股眼,右爪瞄準老公狐頸根那塊凹部,這兩個部位都是老公狐身上的薄弱環節,連帶著還有一個好處,可以避免狐皮破損。
牠將雕爪狠命抓下去。只要把老公狐攫離地面,哪怕離地一寸,牠就算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對走獸來說,離開大地就喪失了力量。
就在這最後半秒鐘,突然,老公狐一縮身體就地打了個滾。牠抓了個空,不,比抓空更惱火,牠的雕爪由於用力過猛,插進土層,抓了兩把紅泥;由於沒防備目標會在最後一瞬間突然躲開,牠的心一慌,身體一歪,竟然站立在山坡上了。
對正在和敵手殊死搏鬥的金雕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姿勢,就跟走獸離開了大地便喪失了力量一樣,猛禽離開了天空便陷入窘境。牠一米多長的身軀,巨大的翼羽,在空中靈活自如,可一旦站立在地面上,巨翅便會成為累贅。最大的弱點就是起飛緩慢。小小的麻雀可以在零點一秒的瞬間凌空飛起,但牠從扇動翅膀到彈跳起飛,必須要有蹲腿、曲爪,縮脖、擴胸、展翅等十幾秒鐘的連串動作和準備過程。在平時,十幾秒鐘算不得一回事,可面對利牙尖齒的敵手,兩三秒鐘的停頓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牠明白了,老公狐其實早已看到並覺察出牠的企圖,老公狐假裝專心致志地挖灰鼠洞,其實是要讓牠造成一種錯覺,引誘牠上鉤。真不愧是連人類都要讚嘆的老狐狸!
就在牠雕爪誤插進土層的當兒,老公狐已在地上打了個滾迅速翻爬起來,呲牙咧嘴朝牠撲咬過來。牠在地面上動作笨拙,躲閃不及,被老公狐撲了個正著,老公狐騎在牠的背上,四隻狐爪按住牠的翅膀,一張腥臭的大嘴朝牠細長的脖頸咬過來。
完全出於一種死裏求生的本能,牠猛烈地搖動自己的身體。不知是因為羽毛被雪塵飄濕增加了潤滑度,還是因為老公狐剛躍上牠的背脊還沒來得及掌握好平衡,老公狐一下被牠從身上搖落下來,仰面跌倒在地,又順著山坡往下滾出好幾米。
真是僥倖,牠只損失了十幾片金色的羽毛。
牠趕緊猛蹬雙腿,想平地跳起來扇動翅膀飛上天空,擺脫目前的困境,可是被雪水泡了整整一冬天的山土太酥軟了,幾乎沒有什麼反彈力,身體無法跳躍起來。老公狐卻又一次俐落地從地上翻爬起來,朝牠躥躍撲擊。牠只好一面高聲嘯叫,為自己虛張聲勢,一面蹣蹣跚跚朝後退卻。牠脖頸上的羽毛豎立著,尖利的大嘴殼始終瞄準老公狐那雙賊亮的眼珠子,恫嚇性地亂啄亂咬,迫使老公狐不敢輕舉妄動。牠一直退到山坡左側一棵枯倒的大樹前,跨上樹幹,利用枯樹結實的反彈力,也利用樹幹與地面那點可憐的落差,終於撲扇翅膀飛起來了。
升上天空,牠才鬆了口氣。
死裏逃生,好險哪。現在,最好是立刻飛離古戛納河谷,離開這隻狡猾的老公狐越遠越好,牠想。事實已教訓了牠,牠根本沒有把握把老公狐捕捉住的。力量對比牠並不占絕對優勢,智力上也不是老公狐的對手。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不,是飛為上策。牠開始螺旋形升高。
牠看見老公狐直立在山坡上,一隻爪子清洗著狐臉上的泥垢,一隻爪子朝空中揮舞,表情哀戚憂傷,像是在跟情侶道別。這混蛋,是在恣意嘲笑牠!嘲笑牠的無能,嘲笑牠的失敗,嘲笑牠的退縮。牠的雕爪關節捏得嘎巴嘎巴響,一股熱血湧上腦門。牠猛禽的自尊心受不了這樣的污辱。要麼接受挑戰,要麼接受嘲笑,牠別無選擇。牠在老公狐頭頂盤桓著,改變了主意,決心要把這場搏殺進行到底。
老公狐朝牠滑稽地聳了聳肩,不再理牠,東張西望地在枯樹附近尋覓著可以挖掘的灰鼠洞。
牠在空中一面盤旋一面思忖。是的,牠在體力和智力上都不比老公狐強,但有一個優勢是老公狐永遠也無法得到的,那就是牠有翅膀,老公狐沒有,牠能飛,老公狐不能。牠什麼時候想攻擊就什麼時候攻擊,想用什麼方式攻擊就用什麼方式攻擊,主動權完全掌握在牠手裏。牠覺得剛才之所以偷襲失敗,關鍵是地形對自己不利,妨礙了自己施展翅膀的威力。假如山土不是那麼潮濕酥軟,牠不至於會陷入無法彈跳因此也無法起飛的窘境,假如剛才是在峻峭的落差很大的陡坡上,牠極有可能早就制服這隻老公狐了。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牠要耐心選擇最佳地形。
可惡的老公狐,慢慢吞吞在平緩的山坡上溜躂,就像逛街一樣輕鬆。牠看出來了,老公狐是以逸待勞。牠也不能傻泡在空中白白消耗有限的體力。牠飛到附近一棵枝葉凋零的杉樹上,佇立在樹杈上,等待時機。
老公狐彎彎曲曲迂迂迴迴地朝一座小山崗上運動。這是一個好兆頭,牠想。小山崗上鋪滿了砂礫和堅硬的岩石,有利於牠蹦跳並縮短從地面起飛的時間。小山崗南面是筆陡的懸崖,有數十丈深,可以大做文章。只要老公狐一登上山崗,牠就立即出擊。可恨的是老公狐走得極慢,老半天了還在緩坡上磨蹭,惹得牠心裏癢癢的。
天空變成鉛灰色,雨雪霏霏,淒迷陰森。再過一會兒,濃重的夜色就會像塊厚實的幕布一樣把古戛納河谷的一切都遮蓋起來。黑夜會給牠帶來諸多不便。牠不是貓頭鷹類的夜視眼,牠的雕眼雖然銳利,卻沒有夜視的功能。假如天晴,日曲卡雪峰的反光和星星月亮的照耀,牠還能看清物體,但現在是烏雲遮蔽,夜會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牠只能勉強看見近距離內物體模糊的輪廓。
這是無法補救的弱點,是致命的缺陷。
牠的弱點恰恰又是老狐的優勢。狐狸習慣於在夜裏覓食,濁黃的狐眼一到漆黑的環境便會變幻成瀅瀅綠色,像兩粒鬼火,視力絲毫也不比白天差。牠必須在天完全黑下來前讓老公狐登上小山崗!
牠拍拍翅膀,飛到小山崗的上空尋找辦法,牠運氣不錯,很快發現亂石堆裏有一對灰鼠正在啃食乾漿果。牠悄悄飛撲下去,將兩隻雕爪拳成半空心,像罩子一樣猛地把這對倒楣的灰鼠罩在自己的爪下。牠不想把牠們捏得粉身碎骨,也不想把牠們囫圇吞進肚去,牠要牠們做活的誘餌。那對灰鼠在牠的雕爪下魂飛魄散,吱吱怪叫。牠又將兩隻雕爪稍稍往下壓了點勁,灰鼠發出更加響亮的慘叫聲,在寂靜的山野傳得很遠很遠。
饑餓難忍的老公狐到底失去了耐心,被灰鼠吱吱慘叫吸引著,三步並作兩步,小跑著登上了小山崗。
牠放開被抓得半死不活的灰鼠,振翅飛上天空。老公狐嘴角流著涎液,撲向誘餌。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