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編號:Xf427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11【明槍暗箭】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707-7
原印條碼:978-986-352-707-7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7.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徐伯夷聽說夏盈盈已到了京城,不禁大喜過望。
葉小天奪走了他的女人,害得他如此下場,他要把葉小天的女人送上皇帝的龍床,看著葉小天痛苦不堪,他才會開心!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葉小天暫居的城南橘園,半夜突然傳出爆炸聲,沖宵紅光。
隔天得知消息的向驛丞連忙趕來查看,到了現場不由一愣,橘園的籬笆門已經向外倒伏下來,由此本該看到的三間大瓦房已完全消失,地上只有三個深深的大坑。
「這……這是怎麼回事?」
向驛丞正茫然四顧,葉小天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笑吟吟地:「向驛丞,你來了啊!」
向驛丞道:「啊!葉大人,這裡……你昨晚沒事吧?」
葉小天笑道:「沒事啊,我昨晚舒服得很,橘香滿園,落葉雙飛……」
向驛丞道:「大人你要怎麼飛,才能把房子飛沒了,地上再震出三個大坑來啊?」
葉小天道:「咳!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明朝小檔案:「太監的自稱」
太監的自稱很多,對皇帝自稱奴婢,對同級自稱咱家,對下級自稱老公。還有一些不太常用的自稱,是有職司的高級宦官使用的,那就是對皇帝自稱臣,對外廷官員自稱官名。
 
【目錄】
第一章 最好的結局
第二章 新官壓力
第三章 名份已定
第四章 與牢獄緣份不淺
第五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六章 順利收編公婆
第七章 紫陽葬身之地
第八章 午夜沉雷
第九章 老獄卒被綁票
第十章 不是開玩笑
 
 
內文精摘:
葉小天離開三清觀回轉自己居處時,天色已經全黑了。前方挑起了兩盞燈籠,眼看將至住所,前方忽然發生了一陣騷亂,葉小天被護在中軍,並不清楚前方發生了什麼,他只注意到車駕停了下來,四周的衛士飛快地向他的座駕靠攏,槍矛沖外,嚴密戒備。
華雲飛用力一揮手,車轎四面的擋板便鏗鏗鏗地落了下來,這種硬木就是用利斧劈砍,沒有十幾下子也休想劈開,天下沒有任何箭矢能夠洞穿。
過了大約一盞茶的功夫,擋板升起,車隊繼續開始前行,華雲飛提著一隻熄滅的燈籠鑽進了車廂。
「怎麼回事?」葉小天鎮定地問了一句,在他看來,應該是路上遇到了什麼小意外,如果是展曹等人派人伏擊,不會這麼快就恢復行路。
華雲飛把那只破了個窟窿的燈籠放在桌上,手腕一翻,又把一口閃閃發光的飛刀拍在桌上,對葉小天道:「剛剛有人以飛刀熄了一盞燈,前方查過,並無伏兵,所以繼續前進了。」
葉小天沒有聽他說下去,他已經看到刀柄上用絲線纏著一張紙,葉小天把飛刀拿在手中,看了看那鋒利的刀刃,扯斷線頭,一圈圈打開,將那張裹在刀柄上的紙取了下來。
華雲飛目不轉睛地看著葉小天,葉小天只看了一眼,就把紙條團了起來,對華雲飛道:「有人向我示警,紙上只有八個字:速離貴陽,深山可安!」
華雲飛皺眉道:「這是什麼意思?」
葉小天道:「這意思就是說,貴陽很危險,叫我馬上離開,躲到深山老林裡去,那樣就安全了。」
華雲飛眉頭皺的更緊:「這是誰傳書示警,為何要大哥躲回深山?看來……,他知道大哥的真正身分。」
葉小天沒有回答,他只是挑開轎簾,向外邊茫茫的夜色中看了一眼。夜色深沉,什麼都看不到,但他似乎依稀看到了一張美麗的面孔正在關切地凝視著他,葉小天手中的紙團攥的夠緊了。
展凝兒藏在林中一株樹上,遠遠地眺望著,車隊停歇了一陣,在四下搜索無人後便繼續前行了,不過原本前方有四人負責采探,現在則變成了八人。
展凝兒幽幽地歎了口氣,慢慢抬起頭,眺望著空中一輪明月,清輝無盡,照得她的心中一陣空明,一時間什麼也不願想、也不願稍有動作,就那麼癡癡地望著。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恬淡安靜的心態了。
展家、張家和曹家密謀了針對葉小天的辦法,她在展府雖然被排斥在外,卻也不會一點消息都打探不到。預感到葉小天這一次在劫難逃,她實在做不到坐視不理,掙扎良久,終於還是來了。
可是,她沒有勇氣見葉小天,不是她做過對不起葉小天的事,沒有勇氣面對他,而是她來,就意味著對家族的背叛、對親人的背叛,她沒有勇氣以這樣一種身分出現在葉小天身邊。
相見不如不見,該放下的卻又放不下,她只好採用這種掩耳盜鈴的手法。她知道,葉小天一定會明白這封示警信是誰傳給他的,他不會懷疑信中的警示。
展凝兒喟然一歎,幽幽地想:「只希望……他能聽我良言相勸,就此退回深山去吧,只要他進了山,天王老子也拿他沒辦法了,葉展兩家的仇也就無從報起了,也許……那就是最好的結局。」
至於她的終身,她沒有想過,沒甚麼好想的了,如果能青燈古佛了此一生,不用再為了家族和葉小天之間的恩恩怨怨苦苦糾結,那已是她夢寐以求的幸福!
車隊剛回住所,華雲飛就急急找到了李秋池,把路上有人示警的事告訴了他,葉小天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他可不能不慎重。
李秋池聽了也很緊張,馬上來見葉小天,葉小天已換了一身便袍坐在燈下,見李秋池急急趕來,不禁笑道:「你也是來勸我回臥牛嶺……不,是避入大萬山的?」
李秋池道:「東翁,是何人示警,信上說些什麼?」
葉小天道:「何人示警,不曾有人看到。不過,此時此地,能向我示警的,只能是一個人。」
李秋池脫口道:「展姑娘!」
葉小天默默地點了點頭,李秋池緊張地道:「如果是展姑娘,那麼消息應該不假了,信上怎麼說,他們要用什麼手段對付東翁?」
葉小天搖搖頭道:「信上沒有說,不過……凝兒既然覺得我只有避入深山才能免禍,看來這次他們給我出的難題,一定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李秋池聽了頓時負起手,在房中踱起步來,看他臉色,顯然心中十分掙扎,過了許久,李秋池才止住腳步,對葉小天道:「東翁,壯士解腕吧!」
葉小天眉梢微微一挑,道:「怎麼,你也認為我該走?」
李秋池道:「東翁打下今日基業實屬不易,學生也捨不得。不過,東翁正當壯年,便是回山避個十年八載又能如何?到時山外時局更易,東翁再重出江湖,未為遲也。」
葉小天搖搖頭:「功虧一簣麼?我這人小氣得很,不捨得啊!」
李秋池急道:「東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葉小天冷笑道:「你覺得,即便是葉巡撫到了,想拿我開刀立威,他會不會殺了我?」
李秋池呆了一呆,仔細想想,搖頭道:「不會!」
葉小天道:「理由?」
李秋池道:「東翁現在是土官,不是流官。殺了東翁,會造成更大的動盪,而獲利最大的,卻又是那些聽調不聽宣的土皇帝,巡撫大人怎麼會擅以流官之法制罪呢?除非他們能硬栽東翁試圖謀反,而巡撫大人也相信了這個罪名,否則,懲處會有,但殺頭萬萬不會!」
葉小天笑道:「既如此,我還怕什麼?」
李秋池急道:「縱然沒有死罪,如果東翁就此身陷囹圄,又或者受到其他什麼嚴厲的懲罰,展、曹、張那三家人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嗎?他們會趁機下手的。」
葉小天微微瞇起了眼睛,道:「我覺得並沒有那麼嚴重。」
李秋池還待再勸,葉小天道:「你還記得我今日讓你記下的那副卦辭?」
李秋池微微一怔,道:「學生記的,怎麼?」
葉小天把長風道人對他說的話向李秋池說了一遍,又重點道:「這是葉巡撫托花知縣告訴我的話!」
李秋池細細品味一陣,疑道:「若照這所謂的卦辭所言,巡撫大人分明是對東翁有所暗示了,只是……其中會不會有詐?」
葉小天搖頭道:「不會!」
李秋池道:「東翁相信他?」
葉小天道:「我相信!身為一方封疆大吏,地位尊崇,如果他要懲治我,此舉又合乎大多數貴州權貴們的意願,他何必自降身分,用此卑鄙手段呢?」
葉小天緩緩站起身來,道:「夜已深了,你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咱們去迎一迎這位新任巡撫!」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