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套書專賣店系列
書系編號:Ba017
書籍名稱:官商鬥法第1輯(全套共20本)
作  者:姜遠方
編  者:
定  價:$3,980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裝箱)
ISBN:978-986-352-572-1
原印條碼:978-986-352-572-1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7.15
【*組套尺寸: 長×寬×高(公分)】33.6*23.3*21.5cm
【*組套頁數】:5184頁
【*組套重量(公克)】:8600公克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官場智慧的最高境界 紅頂商人的不傳心法
揭開你不知道的官場文化 探密你不敢看的官商內幕
◎官與商如何勾結?官與官如何相護?官商之間又是怎麼鬥法?不能說的潛規則怎麼運作?人生勝利組必備傳家心法!官場智慧的最高境界,紅頂商人的不傳心法!
◎官與商常是命運共同體,可以勾結,可以相護,卻也常常互鬥,一旦利益衝突時,再好的朋友也會翻臉。官場文化和商場逐利的潛規則又是什麼?
◎跟對人,前途無限光明;押錯寶,人生從此黑暗。一個初入社會的菜鳥,因為優秀的辦事能力,受到長官賞識與重用,將他從偏遠小鎮提拔到權力中心擔任地方官。從此,他開始捲入複雜的官場生活……
◎一個社會菜鳥,因為優秀的辦事能力,受到長官賞識與重用,將他從小鎮提拔到權力中心擔任地方官,從此捲入複雜的官場生活,無法自拔……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官場和商場,看盡社會百態;
高人加貴人,保證一路亨通;
鬥智又鬥勇,玩弄權謀心機;
膽大且心細,人生精心佈局。
名利是一條不歸路,要成功只能鑽門路?
官與商之間究竟是共存共生還是互相鬥法?
有些事能說不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說;還有些事不能說也不能做。到底哪些事是能說又能做,哪些又是只能做不能說的?
官場——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有多少人在其中呼風喚雨、扶搖直上:更有許多人抱恨鎩羽而歸、戰死沙場。沒有人教你如何明哲保身,你只能冷靜面對明爭暗鬥!
 
【官場智慧語錄】
聰明的官員,遊走上下之間;
厲害的商人,橫跨黑白兩道!
故事主人翁傅華,擁有一流學府高學歷,為了照顧病母,只好從繁華的大都市回到家鄉海川。因為優秀的辦事能力,深受長官曲煒的賞識與重用,將他從市長秘書一職,提拔到北京擔任駐京辦事處主任。從此,他的人生開始了完全不一樣的變化。在北京這個繁華的城市,充滿了形形色色的各類人,以及五光十色的誘惑,要如何在這樣的大染缸中保持原本的初衷,成了一大考驗。在北京,他除了要往來應對各階層官員,也認識了許多新的朋友,更與大學時代的女友再度重逢,他與她之間還會再有什麼火花嗎?
 
 
◎目錄:
第一章 神秘老人
第二章 駐京辦事處
第三章 舊愛重逢
第四章 財團招商
第五章 守株待兔
第六章 凶籤
第七章 投其所好
第八章 不速之客
第九章 飛來艷福
第十章 鬼市淘寶
第十一章 空心大老官
第十二章 仙境花魁
第十三章 天意
第十四章 退出江湖
第十五章 官場大忌
 
 
【試閱】
「年輕人,不要急著走,我們可以談談啊。」身後不遠處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傅華沒有搭理這個陌生的聲音,繼續往前走著。
身後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說你呢,年輕人。」
傅華這才意識到那人是在喊他,便回過頭去,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留著幾綹長鬚,瘦瘦的,正衝著自己笑,便問:
「您是在叫我?」
老人銳利的目光在鏡片後掃了傅華一下,點點頭:「就是叫你。」
傅華自嘲地笑笑:「不好意思,已經好久沒人稱我為年輕人了,乍聽還真不習慣。我們見過嗎,老先生?」
老人搖了搖頭:「我們不認識,不過有幾句話想跟你說一下。」
傅華這時注意到了老人面前桌子上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鐵口直斷」四個方方正正的大字,便知道這老人是做什麼的了。他向來對這些怪力亂神的事不太相信,笑了笑說:「老先生,我不信這個的。」
老人笑了:「年輕人,我不是想騙你的錢,只是有幾句話想跟你談談,沒別的意思。反正你現在也沒什麼事要去做,何不陪我聊聊呢?」
傅華忽然來了興趣,想想也是,現在回去,回到那個空空的家,還不如跟這個老人聊聊。他向來很尊重老者,就在老人對面坐了下來,笑道:
「老先生,不知道你有什麼指教?」
老人指了指傅華胳膊上戴的孝箍:「不知是哪位尊親仙逝?」
「家母。」
老人點了點頭:「令堂雖未享高壽,此時離世對她來說卻是一種解脫。看來她是病故的,而且是久病不治。我說得對嗎?」
傅華驚訝地看了老人一眼:「您是怎麼知道的?」
這個卜卦老者的一句話,說中了傅華母親的狀況,讓傅華心中不由得暗自驚詫。往事歷歷,禁不住如電影般一幕幕出現在眼前。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顆會吃到什麼口味的。」這句經典的台詞源自《阿甘正傳》。
傅華第一次看到這句話時,剛到北京念大學。
那時他才十九歲,青春年少,野心勃勃,世界在他眼裏是絢麗多彩的,他還不能體會這句話的真正含義。當時看過就看過了,並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今斗轉星移,十二個寒暑過去,回過頭來再想起這句話,心中便多了幾分酸澀。
在傅華大四的下學期,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擊倒了他的母親,往日健壯的她變得日漸羸弱,撐到傅華畢業的時候,她只能臥床,終於徹底失去了工作能力。
傅華的父親早年因病去世,是母親支撐起這個家,辛苦賺錢把他養大,供他讀書;現在母親這個樣子,傅華明白是應該反哺的時候了,於是,他徹底打消了繼續攻讀研究所的念頭,收拾起行李,回到了家鄉海川市。
雖然海川是個地級城市,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京城念大學的學生分配到這裏工作。當時,曲煒剛到海川市上任副市長,聽說秘書處分來一個小秘書,是北京的大學畢業的,就特別點名將他要了去。
傅華是一流大學高材生,又做過學生會幹部,在校時十分活耀,各方面的能力都出類拔萃,曲煒用起來自然得心應手,因此十分賞識傅華。
一晃八年過去了,曲煒從海川市副市長做到了市長,傅華一直是他的秘書。期間,曲煒也曾覺得把傅華留在身邊做秘書似乎有些委屈了他,動過把他放出去的念頭,可是跟傅華交流意見後,卻被他拒絕了。
傅華覺得自己目前的生活重心,不在做什麼工作,而是照顧治療母親的疾病,陪在母親身旁。而留在一個賞識他的長官身邊,可以獲得很多方便,這比被放出去做一個小官對他更好得多。
這八年間,傅華想盡了一切辦法為母親治病,可是仍然沒能遏制住疾病的惡化,母親終於還是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彌留之際,母親拉著傅華的手說:「華兒,我的好孩子,媽要走了,這些年來,是媽拖累了你呀。」
傅華看著母親,痛苦地搖了搖頭:「媽,別這麼說,能做您的兒子,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
母親依依不捨地撫摸著傅華的臉頰:「孩子,我走了,你要好好找一個好女孩。哎,你也早該成家了。」
傅華苦笑了一下。
雖然他長得一表人才,又是遠近聞名的孝子,很多人提起他來都嘖嘖稱讚;可是真要一個女人結婚後馬上就去伺候一個常年臥床的病人,很多女孩子立即就會退卻。
尤其是那些條件好,相貌出眾的,就自然而然地打了退堂鼓;傅華又自視甚高,不肯屈就那些條件相對差的,所以過了而立之年仍是孑然一身。
海川市不同於一些大城市,適婚的年齡在二十五六歲,過了三十歲,即使是男人也算熟齡青年了。
「媽媽,您不要擔心這個,好好養您的身子,我會給您找一個好媳婦的。」傅華的聲音已經帶了哭音。
母親搖了搖頭:「孩子,我怕是看不到了。我走是一種解脫,記住,我走了以後你不要哭,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你都不要哭;要笑,像我一樣笑。」
母親摸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感覺到頭髮有點亂了,就笑著對傅華說:「華兒,幫我再梳一次頭吧。」
傅華含淚點了點頭,拿起梳子給母親梳起了頭。
母親原本有些花白的頭髮在他的梳理下,變成了像雪一樣的純白,久病發青的臉此刻變成了像玉一樣的瑩白,抬頭紋舒展開了,她微笑著,慢慢地,笑容在母親慈祥的臉上凝固起來。
傅華呆坐著,看著母親的笑容慢慢黯淡下去,他終於明白這世上那個最疼他、最愛他的人已經永遠地走了,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
母親後事辦完後,傅華悵然若失。以前照顧母親是他生活的重心,現在這個重心沒了,他的心裏一下子空了一大片。
屋中似乎還迴響著母親爽朗的笑聲,母親的笑容彷彿就在眼前,可是以前這伸手可及的景象卻是那麼虛幻,虛幻得就像肥皂泡一樣,一碰就會破滅。
空間中少了最熟悉的人,一切彷彿都變得陌生和壓抑起來。
當初,傅華之所以選擇做市長秘書,是因為這份工作有穩定的收入,可以支撐他和母親兩個人的生活。現在這唯一的理由不在了,傅華覺得是應該重新考慮自己的定位問題了。
傅華信步走出了家,家裏的壓抑氛圍不適合他冷靜的思考,他需要換個地方。
不知不覺,他走到了大廟一帶。這裏是海川市的舊貨市場,時常有人在這裏賣古舊書刊。傅華很喜歡在這裏淘些古書。這是他在工作和服侍母親之餘,唯一可以透口氣的地方。
由於不是週末,大廟裏擺攤的很少,也沒多少顧客,顯得有些冷清。傅華習慣性的在幾個攤子面前逛著,有一搭沒一搭地翻看著書攤上的舊書。
書攤上的書籍真假混雜,沒什麼能引起他注意的,傅華心中鬱鬱,便想離開。
一甩眼,卻看見在最後一個書攤上,放著一疊巴掌大的線裝書,便走了過去,伸手拿過來一本,只見封面上用小篆寫著《綱鑒易知錄》,字跡古奧有勁,心裏就有七八分喜歡。
翻開封面扉頁,就看到尺木堂《綱鑒易知錄》卷三的字樣,蠅頭小字,字畫清晰,一看就知道是石印本。心裏一喜,這是自己久聞其名的一套書,是清山陰吳承權編撰的通史,初刻於康熙年間,流傳很廣,很有名氣的。
傅華拿起了全部的線裝本,細細翻閱,發現這是光緒十二年的刻本,但是不全,缺失了第一本。雖然有所缺憾,傅華還是覺得這套書難得一見,決定把它買下來,便問攤主這套書多少錢?
老闆是一個五十多歲、樣貌略顯猥瑣的男子,見傅華問價,伸出了兩個手指頭,「兩佰」。
傅華笑了笑:「不值吧,這書品相很差,又缺了第一本,兩百有點貴了,你說個實在價。」
老闆看了傅華一眼:「你說多少?」
「五十我就拿走。」傅華還價道。
老闆說:「你殺得也太狠啦,這樣吧,一百,不能再低了。」
這個價格跟傅華心裡設定的價位差不多,他掏出一百塊錢遞給了老闆,拿起《綱鑒易知錄》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候,眼前的這位老人出現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